力皇

第十七章 被逼退出

凌志下意识的愣了下,显然没料到这金衣男子会突然找自己的晦气,难不成,自己看起来很好欺负?

正欲踏步上前,一旁的华雄一把抓住他,语带凝重道:“冷静点!”

“冷静?”

“他是独尊堡的少堡主唯独,绰号唯我独尊,实力深不可测,有传言说,即便是玄武境三四重的高手都不是他对手,现在有落霞宗的长老在这里,我们不宜和他硬拼!”

“两个废物,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我让你们过来没听见?”看见凌志二人听到自己的话竟然站着不动,韦独又厉声喝了一句。

“韦独,算你小子命苦,可怪不得我了!”旁边的风狂冷眼看着这一切,心头却是乐开了花。至于出口提醒对方,他却是连想都没想过。无论是凌志还是韦独,都是他巴不得除之而后快之人。

“华兄,别人都骑到脖子上来了,你觉得这事还躲得掉?”

凌志淡淡一笑,甩开华雄的胳膊,“你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这小子究竟是如何唯我独尊的!”

说着,凌志径直来到韦独面前,笑着道:“你喊我过来,有事?”

“废物,刚才我和风狂说话,你在旁边看得很过瘾?”韦独一脸冰冷,或许是在闯第二关时杀了不少妖兽的缘故,他的身上至今还凝聚着浓烈的杀气,凝而不散,看着十分骇人。

凌志冷笑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和风狂打起来?好让你这只蝼蚁坐收渔人之利?”

韦独嘴唇裂开,露出一个鄙夷的笑容,“简直就是无知,就算我和风狂真干上了,凭你这样的垃圾,一只手指就可捏死!”

“你找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凌志寒声道。

“滚过去,自己去和落霞宗的长老说,你自愿退出此次大比竞选!”

“如果我不愿意呢?”凌志冷笑一声。

“你会愿意的,我保证!”

韦独说完,一股庞大的杀气释放而出,同一瞬间,双手化作利爪,飞快的朝凌志眼皮罩落。

“够了!”

蓦然间,戊剑的声音传了过来,“战神台下,禁止杀戮!”

韦独的手悬在半空,有些不甘的看向戊剑道:“前辈,不知你说的战神台,所为何指?”

“那里!”

戊剑袍袖一挥,指向广场正中央高高耸立的三十面战台,“落霞宗禁止同门相残,如果一定要分生死,必须签订生死状,然后上战神台决斗!”

“那我现在就邀请他上战神台可以吗?”韦独态度坚决,似乎今天不废了凌志誓不罢休。

戊剑并没有立刻回答韦独的话,反而把眼神落在凌志身上,显然是征求他的意见。

却见凌志一脸平静,朝着戊剑抱拳道:“前辈,我愿意接受!”

“既然你们都愿意,我自然不会阻拦,不过今次毕竟是宗门弟子选拔大比,接下来即将开始的第三轮比试,你们获胜的每一个人都有上战台的机会,所以我建议,就算要比试,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戊剑说完,就收手退回到人群中,再不看两人一眼,反正话已说明,如何选择,已经不关他的事情。

那韦独听完戊剑的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稍作沉吟后,就朝着凌志冷笑道:“既然前辈这么说了,我就让你这废物多活片刻!”

“我很期待!”凌志迎着韦独的目光,脸上连半分惧色都没有。

“你找死!”

韦独勃然大怒,刚按下的杀意噌的一声又燃烧起来,然而就在这时,身后那扇水幕大门光芒又是一阵闪烁。

紧跟着,接连不断的人影从里面出现。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凌志的“老熟人”白冰清,而跟着她身后的十来个男性武修,也多是早前碰过面,跟在她左右的狂蜂浪蝶。

看见这些人的出现,凌志目光微微凝了下。

尽管他对这女人一行人并无好感,但也不得不承认,按照真实实力而论,今次近万参赛者中,白冰清和她那些拥护者,足以排在第一梯队。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连续拥有白冰清,葛存志,金远征这种大高手坐镇的一群人,他们的整体实力,甚至要超过韦独风狂等人。

“哈哈哈,我道是谁,排场如此之大,原来是冰堡的小公主白冰清,白小姐,韦某久仰了!”

白冰清等人进入广场后,韦独的注意力第一时间就从凌志身上转移开。

毕竟,比起凌志这种黄武境五重的废物垃圾,和自己齐名的白冰清才是他接下来真正应该重视的对手。

独自踏步上前,随即目光下意识的朝人群扫视一圈,顿时有些疑惑道:“咦?你的天字第一号拥护者葛存志那个软骨头呢?怎么没看见人?”

“怕不是在第二轮的兽潮考核中陨落了吧?哈哈哈……”风狂接过韦独的话,放声大笑起来。

此次宗门选拔盛会,不光外界一致把韦、风、葛、白四人评为最天才、种子选手,他们四人亦是如此认为,明里暗里争斗不断,现在见常年跟在白冰清屁股后面的葛存志不见了,自然不会放过打击的机会。

“哼!”

白冰清一声冷哼,正欲反唇相讥,突然发现人群外站着的凌志,一双美眸不禁凝了起来。

“白仙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凌志看见白冰清望着自己,遥遥做了个拱手的手势。

“凌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的闯过了第二关,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吗?希望接下来的第三关,你也能顺利晋级!”

白冰清似乎完全忘记了早前的一幕,闻言淡淡一笑,脸上看不见半分仇恨。

“咦?白小姐认识那只蝼蚁?”

同属于四大种子选手之一,韦独对白冰清自然深有了解。在他印象中,这女人根本就是个冰山石女,对谁都不假以辞色,偏偏又高傲无比。现在竟然对凌志区区一个黄武境五重的垃圾如此好脸色,心头顿时就有些不快。

“一个熟人,怎么?韦兄也有兴趣认识?我可以帮忙引荐!”白冰清笑着道,眼中充满了玩味。

“不必了,韦某不习惯和将死之人交朋友!”韦独听完后杀气四溢的朝凌志瞟了一眼,满是不屑。

“死人吗?”

白冰清越发玩味的看着韦独,和早前风狂生出同样的想法,这独尊堡的少堡主,还真是命苦啊!

随着时间不断流逝,从水幕大门中出现的人影越来越多。不过比较起最开始出现的凌志韦独,或者风狂白冰清等人的好整以暇,这些后进来的人样子可就很是狼狈了。

有些人甚至出现了缺胳膊断腿,刚刚才从门内出来,就一屁股就跌到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好了,三个时辰的考核时间已到,剩下还没进入者,视为淘汰!”

这个时候,戊剑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引得一众人群眼皮一跳,心头没来由的抽了一下。

三个时辰的考核时间?

第二轮开始前戊长老可不是这样说的。而且,第二轮参加考核的人选明明有五百多人,但现在出现在广场上的,却连一百人都不到,那剩下三百多人怎么办?

难道都陨落了?最重要一点,那戊剑长老之前不是说顺利晋级第三关的人至少有一半吗?

戊剑自然不会理睬众人的心思,在宣布完第二轮比赛结束后,又紧接着道:“顺利晋级第三轮的人选一共是九十七人,除开七名受伤颇为严重者,无法继续完成下面最后一轮考核,接下来参加第三轮考核的人选,一共是九十人!”

“首先,请允许我再一次恭喜各位,能够接连闯过两关,在整个大夏王朝年轻一辈中,你们足以自傲了,你们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是万里挑一的天才!

既然能够闯关到现在,诸如谁要退出的废话老夫就不说了,现在我直接说说第三轮的考核规则吧!”

话到这里,戊剑长老一转身,手指向广场上高高耸立的三十面战台,扬声道:“想必各位都看见了我身后那些战台,不错,第三轮考核就是一对一的比试。

每一轮,分别由三十人上台,各守一方擂台,直至下面的选手不断上擂台挑战,能够最后站在三十面擂台之上者,就是本次考核的最终胜利者,可以顺利成为我落霞宗的外门弟子!”

“三十人一一上台守擂?那谁先上台,谁后上台?”

“就是,怎么会有这么不公平的比赛规则?像这样的比赛,肯定是最后上台挑战的选手占便宜,这规则明显有漏洞,除非傻子,否则有谁会愿意最先上台被车轮战?”

戊剑的话声刚落,底下人群立刻纷纷议论起来,许多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