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十五章 谁威胁谁

“皇极霸拳!杀!”

金远征一拳轰出,风雷滚滚,空气爆炸,力量早已超过寻常黄武九重的极限九千石,誓要一拳把凌志给毙于拳下。

“斩!”

凌志怒喝一声,血饮狂刀大力一抡,殷红的刀气出现,使得金远征目光一凛,那轰出的必杀一拳似乎都出现微微的停滞。

“哼!我修皇极战诀,实力远超同阶,又身负天级神兵皇极圣凯,无坚不摧,看你怎么攻过来!”

金远征一声冷笑,拳势不改,金黄色的拳锋,宛如天威下劈出的闪电,竟然拖出阵阵雷霆咆哮,整片空间都因为这霸道的一拳而黯然失色,威势一时无两。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但就凭你这身豆腐般的乌龟壳,也配称‘无坚’二字?”

凌志目露讥讽,神识骤然间释放开来,把金光熠熠的金远征看了个通透。

下一秒,一道御风诀施于脚底,在对方金色拳头轰击中自己的前一瞬,身体化作柳絮,飞快的擦身而过,同时反手一刀朝金远征脖子劈去。

“蠢材!你就这点本事?明知我穿的皇极圣凯你还劈……”金远征看见凌志一刀劈来,哪怕是对准的自己脖子那种要害部位,心头也丝毫不惧,甚至故意停下来等着凌志的劈斩。

然而,他话未说完,那得意的笑容突然一下僵在了脸上。

只见一道血线从脖子处缓缓升起,很快,殷红的鲜血狂飙而起,一颗大好头颅,径直朝地上掉落。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脸上还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临到死都不相信,同样是天级神兵,而且自己还是黄金武魄,对方凭什么能够一刀破了自己的防?

“这就是你所谓的无坚不摧?在我眼中,连一块破布都不如!”凌志收刀卓立,目中说不尽的讥讽。

“死了?”

人群心脏抽搐,眼睁睁看见凌志从金远征尸体上收走储物袋,又从其中取出上百块蓝色令牌,却没有一个人敢再说一句话。那其中,甚至包括几名自诩实力超过金远征,之前还想着好好在白冰清面前表现一把的强者。

简直就是开玩笑!

就算那金远征黄金武魄再废物,可他穿的皇极圣凯,到底是天级神兵。就这么被凌志一刀劈死,而且看对方动作还是如此的轻松潇洒,这时候再上去,那就不是表现,而是切切实实的送死!

一时间,空间里静如鬼域,众人看向凌志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起来,带着深深地忌惮。

然而,众人不知道的是,看似表现得很轻松不屑的凌志,实际上并非如此。那皇极圣凯的确不愧是天级神兵,防御效果不是一般的强,即便以凌志的自负,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刀能够劈出效果。

但天底下本没有无缝的天衣,拥有神识的凌志,能够看见常人所无法看见的细微处。刚才临敌时神识一扫,瞬间就发现了皇极圣凯浑身上下至少不下数十处破绽,最后通过脖子处一丝连接缝隙而一刀建功,也就说得过去了。

“你杀了他?你竟然敢杀他?凌志,你好大胆,你知道他是谁吗?”老半晌,白冰清回过神来,眼神冰冷的朝凌志看过去。

凌志表情一怔,像看白痴一般看向白冰清,根本连回答的欲.望都没有,直接单手一扬,殷红刀锋牢牢锁定白冰清的身子,“留下令牌,否则宰了你!”

“嘶……”

众人听见凌志的话后,再次倒抽了一口冷气。疯了,这人简直就是疯了,竟然敢威胁白冰清交出令牌?甚至还口出恶言要杀她?

即便他先后败了葛存志金远征二人,即便他拥有无敌的天级神兵,但白冰清是谁?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吗?

“你刚刚说什么?你还想杀我?”

白冰清愣愣的看着凌志,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凌志冰冷的吐出一个数字,再懒得和这女人废半句话。

“凌志,你很不错,不过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二!”

“凌志,你究竟知不知道我是谁?”

“一!”

“住口!”

白冰清终于有些受不了凌志威胁,不等他再往下数,直接从腰上的储物袋中取出上百块令牌抛了过去,“凌志,我希望你能够闯过接下来的两关,最后顺利晋级成为落霞宗弟子!”

“讽刺我?”凌志接过白冰清抛来的令牌,嘴角露出一抹淡笑。

“不!相信我,我是真心的,比真金还真!我们走!”白冰清冷冷的抛下这句话,又朝不远处已经被华雄揉捏得不成人形的葛存志看了一眼,随即挥了挥手,带着她的一干拥护者转身就走。

“这娘们莫非是爱上了你?吃了这么大的亏最后竟然还祝福你?”华雄来到凌志身旁,笑呵呵的打趣道。

凌志没好气的在他肩头锤了一拳,“爱你个鬼,对了,那姓葛的小子怎么样了?”

“被我宰了!”

华雄随口回了一句,又饶有兴趣的朝凌志手里的血饮狂刀看过去道:“兄弟,真看不出来,你的身份应该不简单吧?竟然连天级神兵都能搞到,这玩意连我都没有!”

“你想要?改明儿我送你两把!”

凌志有些无语,感情连这大块头也以为自己是沾了这把刀的光。

“什么?哈哈哈,凌志,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改天你真的要送我两件天级神兵?”听见凌志的话后,华雄两眼立刻放起光来。

“你真想要?”

凌志说完也不废话,直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两柄长剑,同样是昔日他闲着无事炼制的西贝货,随手抛了过去,“拿去,如果不是我这把刀已经用顺手了,现在送给你也无妨!”

“哈哈哈,好兄弟,凌志,我华雄这辈子最庆幸的就是交了你这个够意思的朋友了,哈哈哈……”

看见凌志眼也不眨就扔了两把“天级神兵”过来,华雄激动得连口水都快掉地上,不过很快,当他抽出剑锋仔细挥舞了两下后,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喂,我说,凌志,不带这样坑人的,你这也叫天级神兵?分明就是两根烧火棍嘛……”

“所有人,一炷香之内赶到指定地点,否则视为弃权!”

凌志正想说连自己手里这把刀也是一样的大路货时,空气中突然响起戊剑长老的声音。

“时间不多了,咱们赶紧走!”

“喂,你别走啊,说好的天级神兵呢?”

“自己看!”凌志也懒得解释,干脆直接把手里的血饮狂刀抛了过去,“你要喜欢,这把刀也可以送给你!”

……

一炷香后,两人同时来到了那处插云巨峰之巅。原来,在这座山巅之上,竟然建造得有一面巨大的战台,而战台之上,此刻早已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凌志两人的到来,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尤其是看见其中一人竟然只是黄武境五重修为,纷纷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不过当他们看见凌志旁边气息浑厚的华雄时,又都释然了,不用说,像凌志这种低阶黄武境,能够顺利过关,肯定是沾了华雄的光。

凌志自然不会理会人群的心思,此刻他正在通过神识观察起战台上各人的情况。

“竟然连六百人都不到……”

凌志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早前在落英广场参加大选的人数,一共加起来不低于一万人,没想到仅仅只是一轮比赛,淘汰的人选已经超过九成。

而以刚刚那一轮比赛的规则,这其中,陨落的又有多少?只怕绝对不会低于三成吧?

“嗯?”

就在这个时候,凌志突然心生感念,抬头看去,却是人群中的白冰清看到自己过来了,正瞪着阴冷的眸子看向自己。

除了白冰清等人以外,早前和自己打过交道的风狂,也在人群中怨毒的望着自己,不过当发现自己朝他看去时,又赶忙低下了头。不过即便如此,凌志也能感受到对方强烈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