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皇

第四章 好后悔

凌志踏前一步,道:“从前,我武道未成,为了生存,也是为了进击强者之路,迫不得已加入你们。

虽然你们曾辱我、欺我、贱我,但你们也带给我一场场生死间的磨砺,更是因为你们,我获得了不少的修炼资源,所以,如非必要,我并不想和你们为敌!”

“哈哈哈,凌志啊凌志,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这么说,你现在已经‘神功大成’了?”

蝮蛇哈哈大笑,阴冷的眸子越显锋锐,“或者说,你已经不顾忌你母亲的安危了?”

凌志目光凝了下,旋即摇了摇头道:“我的母亲,是汴梁城城主夫人,过去之所以受冷落,那是因为我的连累,但现在我武道修为有成,你觉得我母亲还会如从前一般?还是说,就凭借你们手头那点实力,能够硬抗汴梁城城主的怒火?”

“武道有成?我呸!小凌志,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可爱得我都有些舍不得杀你了,可是没法啊,出来时,盟主有交代,既然是喂不熟的狗,那就趁早宰掉,所以,希望你不要怪我……”

蝮蛇一声冷笑,毒蛇般的眼皮骤然张开,丝丝精芒迸射而出。同一瞬间,空气中突兀的飘起一团殷红的血雾,遮天蔽日,中人欲呕。

“血屠!他是血屠蝮蛇?”

这个时候,躲在凌志背后的黄青青忽然浑身一震,看向蝮蛇的目光犹如见了鬼一般。

难怪之前她听见“蝮蛇”这个名字会感觉有些耳熟,直到看见那片突兀飘荡起的血雾才想起。眼前的男人,不就是横行大夏国数十年,让无数人谈之色变,以残忍嗜杀著称的黑道刺客,血屠蝮蛇吗?

据说蝮蛇不仅残忍嗜杀,最是喜食人心,特别是喜食妙龄女子及婴孩的心脏。曾被大夏王朝发布过丙级通缉令。但有传言他一直活动在大夏国繁华的南方一带,怎么突然来了汴梁城?而且听刚才两人对话的意思,对方不仅来了,貌似还特意为黄家而来?

等等,如果蝮蛇是那传说中的人物,那凌志又是谁?

霎那间,黄青青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就在不久之前,她还把凌志当作一个不修武道的废物来羞辱,现在想想,两人间究竟谁才是废物?

“大蛇无双!”

就在黄青青心骇莫名时,只听蝮蛇一声大喝,一条数十丈长的巨蟒毒蛇从他背后蹿起,空间里顿时弥漫起一股腥臭的恶风,下一秒,只见毒蛇巨蟒张开狰狞大嘴,一口朝着凌志身躯咬下。

“毁天灭地斩!”

凌志同样一声大喝,血饮狂刀瞬间祭出,照准蛇头就是狠狠一刀劈下。狂暴的刀气肆虐而出,那巨大蛇头如遭雷殛,庞大的身躯定格在半空。

一条殷红的细线从蛇头中心呈现,“咔嚓咔嚓”的声响不断发出,又听“轰”的一声爆响,庞大蛇身轰然炸裂,进而淡淡化为虚无。与此同时,蝮蛇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嘴中喷出一口血箭,重重的跌落地面。

黄青青目光呆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传说中恶贯满盈的血屠蝮蛇,至少是玄武境三重的修为,竟然不堪一击。

能够一刀轰灭蝮蛇的毒蛇武魄,进而连蝮蛇本人都重伤不起,那凌志,又是多高的修为?这样的人,还是废物吗?

“好好好!凌志,是我小看了你,不过一日入组织,终身都是联盟的人,盟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蝮蛇嘴角淌血,怨毒的看了凌志一眼,又撇头朝黄青青看过去道:“还有你,黄家小丫头,区区汴梁城小家族,竟然敢染指盟主看中的东西,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说罢,右手奋力一抬,一掌扣在自己额头上,殷红的鲜血狂飙而出,脖子一歪,就此气绝。

“啊!他竟然自杀?”看见这一幕,黄青青心头颤了一下,又有些好奇的朝凌志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就算武魄被击灭了,只要人没事,总有恢复的一天啊。”

“他没有机会了。”

凌志把刀归入须弥指环中,平静道:“刚才我的一刀,不仅劈灭了他的武魄,连他本人的心脉也给斩断,就算他不这样,也活不过今晚。”

“是这样吗?”

黄青青痴痴的念道,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向凌志道:“凌志,你究竟是谁?你明明比大多数人都要天才,为什么要故意伪装成不修武道的废物?还有,刚才蝮蛇临死前说我们黄家拿了你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

“纠正一点,是‘他们’,我早已经脱离了联盟,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另外,你可以回去了,据我了解,这次他们来汴梁城的杀手里,最厉害的就是蝮蛇,剩下的小鱼小虾你们黄家应该能对付,告辞!”

凌志说完,转身就走,身后的黄青青却一下着急了,一把拉住他道:“等等,‘他们’究竟是谁?还有,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是谁?”

凌志转头,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汴梁城城主府九少爷,废物一个,这些你不都已经知道了吗?对了,回去后记得告诉你爹,我们的婚约,取消!”

凌志说罢再不停留,身形一起,逐渐消失在黄青青的视线里。

“喂,你别走啊……”看着凌志离开的方向,黄青青只感觉内心五味杂陈。

曾经,她以为自己找对了人生的方向,易风将会是她很好的归属。可是短短的时间里,跟着凌志经历了这一幕幕后,她突然发现,那心目中的超级英雄,竟然再不能提起半分兴趣。

“……坦白说,对于这桩婚事,我同样是反对的。”凌志的话犹在耳旁,当时她只以为对方是在报复她,现在想想,自己是多么的浅薄?或许,以凌志的天资纵横,他压根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吧?

……

凌志离开黄青青后看了看天色,差不多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想着赶快赶回城主府去。对于凌家乱点鸳鸯谱,给他指定的这桩婚事,他自然是当狗屁一般,可是自己还有个母亲在家里。

上一世为了修真,凌志很小就离开了家,孑然一身,倒是未体会过任何的亲情人伦。但这一世不同,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十六年来,母亲含辛茹苦,一直对他不错,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谁是难以割舍的,那唯有母亲大人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心头一动,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嗯?这是……”

来不及多想,脚力极限放开,很快来到一片僻静的小树林,又放开神识四周扫过,最后选定一颗大树为掩护,背靠树干盘膝坐下。

连续调整了几次呼吸,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后,这才心念一动,随着他这个念头升起,一团模模糊糊的虚影,缓缓的从他后背升起,最后来到他的头顶上方。

“武魄?这就是武魄吗?……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不是早已经被认定为废脉,不具武魄吗?难道是因为我突破了筑基期?咦,不对……”

就在凌志盯着头顶那团模糊虚影莫明其妙时,突然浑身一震,眼中射出道道精光。

那模糊虚影似虚还实,面积大约十来个平方,原本凌志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可是当他运集目力时,竟然在虚影中看见了一副画的轮廓。

那画的内容很丰富,有山,有水,有蓝天,有白云……

如果仅是如此,他还不至于会惊讶,九州大陆,武魄千千万万,画武魄觉醒者也不在少数。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幅画他见过,不仅见过,而且还十分的熟悉。

山河社稷图!上一世的本命法器!

这幅画卷是上辈子他启蒙恩师送给他的一件法器。

说起他的师父,凌志现在想起来还是个谜团。师父的名讳,来历,甚至是具体修为,他都一概不知,甚至严格意义上来说,那邋遢老头都不算是他的师父。因为他从不让自己喊他师父。

他只记得,那老头就好像从天而降,突然来到他的身边,传了一套名为《自然诀》的修真功法给他,又亲自指导了他半年的修行,再后来就是扔下一副不知等级的画卷给他,飘然而去。

半年的相处中,老头和他交流很少,哪怕临走时,也未有留下只言片语,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在他结成金丹时,必须选择那副《山河社稷图》作为本命法器。

不管承不承认,愿不愿意,老头总算是引他脱离凡胎,进入修真的引路人,况且无论是老头留下的自然诀还是神秘画卷,虽看不出具体品相,但凌志本能的感觉都是好东西。

所以在晋级金丹境时,哪怕有许多更好的选择,凌志还是选择尊崇老头的交代,把山河社稷图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器。

但因为画卷在以后并未表现出任何的特别,凌志也就逐渐的淡忘了。到后来渡元婴劫失败,莫名其妙穿越来这片九州大陆,他更是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没想到今天,在自己晋级筑基期以后,竟然无端端的“觉醒”了武魄,而这武魄,更是莫名其妙变成了上辈子的本命法器山河社稷图。

但,这有什么用?

别说这里是武者为尊的世界,哪怕是上一世修真界,这幅图都未给他带来任何用处。

“不,或者,并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凌志突然想到,自己十六年来引而不发,明明通过修真,具备了武者相同甚至更大的力量,却硬是不敢表露半分,甘愿顶着废物的名头活着,害人害己。不都是因为不具备武魄的原因吗?

现在既然武魄觉醒,哪怕是山河社稷图这样的废武魄,就算战斗力上不能帮助自己半点,至少一身力量可以有个合理的解释啊!

想通此点,凌志心头一动,再不去思考这幅图为什么会以武魄形式觉醒的原因,而是站起身,开始练起了凌家家传的入门武道功法,凌天破灭诀。

两个时辰后。

“喝!”

凌志一声爆喝,跨步,沉腰,收腹,出拳……狂暴的一拳宛如闪电般轰出,重重的砸在前面的一颗粗大树干上。

“轰!”

暴烈的巨响声传出,只见偌大的树干,被一拳砸出一个碗口大的深坑,大树一阵摇晃,轰隆隆直朝地面倒去,漫天的烟尘木屑飞溅而起,刺激着他的脸庞。

凌志却半点也感觉不到疼,心中只有欢喜。

“武道进入黄武境,每一重都拥有一千石的力量,刚刚的一阵修炼,分明已经晋级黄武境四重的境界,但刚才那一拳,却不少于六千石的力量,而这还仅仅是肉体力量,仅靠武道黄武境的元气修为。”

仅用两个时辰,就从一名不修武道的“凡体”而一举修到黄武境四重的境界,哪怕是汴梁城,甚至是整个大夏王朝,都是独一份。不过凌志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

他知道自己修炼快,完全都是因为本身已经突破筑基期的缘故,毕竟,筑基期一重,真实战力不会低于武道玄武境中后期修为。

但也仅此而已,武道,和修真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往后想晋级更强大的武道境界,光凭修真带来的加幅是远远不够的。

“来日方长,进击武道不必急于一时,已经耽搁了这么久,母亲还不知道多着急,我现在已经是黄武境四重修为,本身战力更是远超同境界,现在回去城主府,看谁还敢逼我入赘黄家!”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又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清水诀洗去尘埃,凌志再不停留,转身直奔汴梁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