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共主

15章 大丰收

不管粗布男如何的咆哮与不甘,失去的再也不能要回来,尤其是落在了云飞的手中,毕竟他现在可是非常的需要灵币,而且是越多越好。

经过一下午的扫荡,不仅收获了八株所需的灵药,更是打劫了一笔对他现在来说不小的灵币,今天对云飞来说可谓是大丰收的日子,此刻他正优哉游哉走进酒坊街。

酒坊街可以说是皓月城的销金窟,这里不仅有食宿一体的酒楼,还有地下赌坊,以及青楼,来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坊间曾流传着这样一句民谣。

女人胸脯晃一晃,灵币如水就到账,地下赌坊更霸道,入时光鲜出来光屁郎…

民谣虽有夸大的成分,但却说明了这里的繁华与热闹丝毫不亚于坊市。

虽是夜晚,但酒坊街却是灯火通明,老远便能听到一片的嘈杂声,路上更是不时的有人走进酒坊街,或三五成群,或特立独行,或乘豪华车架,总之,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在酒坊街数十米远的地方,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正跪伏在地,头如捣蒜,口中念念有词,说着吉祥之语,目的就是能够得到那些大老爷们的打赏,和酒坊街的热闹与繁华相比,这里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黑暗。

对于那些跪伏在地上的乞丐,云飞只是摇了摇头,迈步走进了酒坊街,不是他心不慈,而是他见的太多,这些乞丐中不乏那些真正贫穷之人,但这些人却是寥寥无几。

而更多却是那些不劳而获,贪图享乐之辈。对这些人云飞没有一丝好感,他宁愿把钱扔进水里,也不会施舍他们一毫。

用云飞的话说,他们不配。

“官人,里面请!”

“哎呦喂,公子长的好俊俏,你看这脸蛋细皮嫩肉的,让我们姐妹都好生嫉妒呢!”

“官人,你的肌肉好发达耶,奴家好喜欢!”

刚走进酒坊街,云飞便看到一群打扮的花枝招展,胸前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那高耸的两座山峰几乎要挤破那单薄的衣衫,呼之欲出。

而那些搂着他们柳腰的男人们一个个的哈哈大笑,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女子胸前的沟壑,不时的还在上面摸一把……

看着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子,寻欢作乐的男人,云飞无奈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便加快脚步向着酒坊街深处行去。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酒坊街真实的写照。

茶盏的功夫,那些喧闹声渐渐的远离,而此刻的云飞正站在一处阁楼的门前,看着门口旗帜上的字,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油然而生。

“清风宗酒楼!”五个大字,随着干燥的夜风吹来,在灯火下摇曳着,发出哗啦的声响。

清风宗在皓月城的产业并不多,只有两处,一处便是这座酒楼,而另外一处便是和普通人做交易的杂货铺。

数十年前,清风宗的产业可不止这么一点,鼎盛时期,在皓月城的店铺多大数十间,日进斗金。可惜随着那一次会试,清风宗每况日下,再加上摩崖洞以及其他宗门势力的暗中打压,慢慢的那些店铺相继关门,唯独剩下了这座酒楼还有那间杂货铺。

杂货铺并不盈利,而且每月还有亏损,但云天岚却一直秉承着宗规,未曾关闭。

身为清风宗大弟子的牛大壮,对云天岚的做法,曾经不解的问过一次,但云天岚却只说了一句话,便让其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问及过此事。

“做人不能忘本!”云天岚当时如此说道。

而这座位于酒坊街的酒楼却不一样,每月的净利润就多达数万灵币,虽然让摩崖洞那些暗中打压清风宗的势力眼红,但却没有人敢在这座酒楼惹是生非,究其缘由,却是无人知晓。

即便是此时,吃饭的人依旧将整个大厅占满,说是座无虚席也一点都不为过,里面的堂倌来回的奔波,显得异常的忙碌。

“客官,里面请!”看到在门口有些发怔的云飞,一个刚送完菜,手中还拿着托盘的堂倌连忙从大厅中出来,热情的招呼道。

尽管云飞年龄很小,穿着也并非大家族,大势力的公子哥,但是堂倌也明白,敢进酒坊街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主,更何况来者是客,即便是不对付势力人员,只要你敢进来消费,我就敢招待,就敢收钱。

云飞点了点头,拾阶而上,朝着大厅中行去,不过,他并没有去往任何一张餐桌,而是径直的走向了柜台,那里正有一个身着青衫的人,低头翻看着什么。

“客官…”堂倌见状,连忙追了上来。

“李叔!”没有理会堂倌的喊叫,云飞径直来到了柜台前,看着里面的熟悉的身影,轻声喊道。

追上来的堂倌闻言便是一愣,刚要张口说出的话,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心里暗自嘀咕,这小家伙是谁?

“云飞?!”听到喊声,那青衫男子抬起头,当他看到那张清秀而有些稚气的脸庞,脸上满是惊喜之色,连忙从柜台中走出,双眼中流动着激动之色,摸着云飞的小脑袋,亲切的问道:“你怎么来了?累吗?饿吗?”

堂倌登时傻眼了,这位人称冷面的掌柜,何时有过这种表情,心中更加怀疑云飞的身份,暗自嘀咕:难道是冷面掌柜的私生子?

听着那真切关心之语,云飞心中觉得十分的温暖,没有丝毫的迟疑,便重重的点了点头。能够让云飞这样感觉到无拘无束,坦诚相待的除了云天岚外,便是眼前的这位中年青衫男子。

中年男子皮肤有些黝黑,两条浓黑的眉毛如同两柄宽厚的大刀,那双不算太大的双眸却闪动着商人应有的精光,看上去年龄有四十来岁,其实他的年龄和云天岚相仿,多年的劳心劳力在他脸上早早的刻上了岁月的沧桑。

中年男子名叫李贺,和云天岚从小到大的玩伴,但两人的身份相差却是非常的悬殊,李贺的父亲是不能修炼的普通人,同时也是云天岚家里的奴仆,而李贺虽然能够修炼,但资质太过普通,如今都三十多岁了,依然不过是化丹境中期的实力。

虽为主仆,但云天岚却待他如同手足,两人的关系也非常的融洽,根本没有红过脸,而李贺对云飞的疼爱也一点都不比云天岚少,只不过他俗事缠身,很少回到清风宗。

数十年前的会试,李贺因为修为太低而无缘参加,也因此避过了一劫,不然,现在清风宗的老一辈,剩下的只有云天岚一人了。

“你去吩咐厨房多做几样好菜,送到静心居。”脸上洋溢着浓郁的笑意,李贺转过身吩咐堂倌道。

堂倌应了一声,又看了云飞一眼,这才转身向着后堂跑去。

“走,带你先去住的地方,先洗个澡休息下。”兴奋的李贺,一把抓住云飞的胳膊向着后院走去。

李贺反常的举动,让得大厅中的一些常客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毕竟,无论是谁到来,李贺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今天这般的真诚,看着两人逐渐走远,这些人一边吃,一边猜测着云飞的身份。

“这小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能让冷面掌柜这般热乎的人,一定是大有来头。”

“以我看,倒像他的私生子…哈哈!”

一时间,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气氛比刚才似乎更加的热闹……

“都三年没见了,一眨眼,就长这么高了!”看着个头都到了他肩膀的云飞,李贺笑着道。

自从云飞来到酒楼,李贺脸上的笑容都未消失过,也难怪其他人会有那般的猜测。

“这次来了,就多住几天,李叔叫人陪你好好游览一下皓月城!”走在回廊中,李贺笑着道。

云飞此次前来皓月城并非游玩,而是要购买灵材,不过当他看着心情大好的李贺时,也不好拒绝他的一番好意。

李贺没有成亲,他和云天岚一样,几乎将他所有的爱都给了云飞和云蝶两人,在他的眼中,云蝶和云飞便是他的子女,所以,见到云飞到来,他的情感毫不掩饰的表露了出来。

幽深的小径旁边栽种着翠绿的植被,两旁的水池中盛开着娇艳的荷花,清香扑鼻而来,让人心中颇感清爽。

他们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独院,这里优雅而清净,远离街道的繁华与喧嚣,颇有一种深谷幽静的韵味,这里便是李贺为云飞准备的住所,静心居。

“李叔,这次来我父亲让我特地告诉你一声,他要闭关,这段时间就不来了。”洗过澡换过一身干净的衣衫,重新来到大厅坐下后,云飞开口道。

李贺点了点头,以示知晓,并未多言。

就在两人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那位堂倌便把饭菜送了过来,一天没有吃东西的云飞,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便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云飞的吃相,李贺一脸幸福的笑容,不多时,风卷残云,一桌子的菜肴被云飞全部消灭,慵懒的靠着椅子后背,打了声饱嗝。

为了不影响云飞休息,两人又稍微交谈了片刻,李贺便起身告辞。

等李贺离开后,云飞这才有时间轻点战利品,立即跳将起来,将打劫来的钱袋一股脑的全部倒了出来,一大堆晶莹的灵币如下雨一般落在了桌子上。

“真是大丰收啊!”云飞小脸上满是兴奋的光芒。

“咚…”

就在这时,一声硬物敲击桌子的闷响在房间内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