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共主

06章 我的规矩

看着云蝶身处险境,云飞心头的怒火像火山一般喷发开来,但重生后的他只有化气境三重的修为,即便前世丰富的打斗经验,此时也有些鞭长莫及的味道,即便如此,他也没丝毫的犹豫便要冲进场中。

身躯未动,一道神秘而又微弱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脑海,与此同时,一股浩瀚的力量直达四肢百骸,虽然不至于让拥有前世的巅峰战力,但对付一个化气境七重的小家伙还是绰绰有余,而气海中的奇症也不再是阻碍。

“噌!”

云飞没有探查为何会如此,他只知道不能让云蝶受到一丝的伤害,在拥有力量的瞬间,双脚一踏地面,犹如一支离玄之箭,直射而出。

看着逼近的长剑,感受着森冷的剑芒,云蝶俏脸有些苍白,细密的香汗从光洁的额头渗透而出,呼吸也有些粗重了起来,贝齿紧咬朱唇,便要奋力一击。

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破空声,眼角的余光看到一道瘦弱的身影疾奔而来,正准备将长剑递出的楚生,突然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逼近,顿时寒毛倒立,脸色大变。

“找死!”

虽然他只是模糊的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但瞬间就判断出来人是谁,顿时变得怒不可遏,当即怒喝一声,本能的抽回刺向云蝶的长剑,向左侧横扫过去。

“白痴,你以为长剑是刀吗?”

疾奔而至的云飞突然顿住身形,并指如剑点向楚生的手腕的命关穴,速度之快,只有一道模糊的残影划过,当楚生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强猛劲风时,便要变招,可是为时已晚,命关穴一阵的刺痛,整条手臂都酸痛难耐。

“哐啷!”

长剑坠地,可这一切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云飞以左腿为基点,身体一个旋转,一个鞭腿直接甩在了楚生的胸口上。

登时,一声惨叫在演武场上空响起,众人连忙凝目看去,只见楚生犹如破败的柳絮一般,横飞了出去,胸口传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而后又砸落在地,滚了几圈。

“怎么可能?”云天岚心性再稳定,此刻也再也坐不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脑满肠肥的石庆则被气的脸色铁青,肥乎乎的双手紧握成了双拳,脸上的横肉也是颤抖个不停,像极了乐器上的一个个音符。

“姐姐,你没事吧!”

云飞没有趁胜追击,而是连忙将云蝶扶起,言语间满是关切之意。

“嘶…不是吧,小师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是啊,小师弟不是故意藏拙啊?”

“是啊,从来没见过小师弟这样生猛过啊!”

当看清楚场中站起的那道身影,牛大壮等人双眼睁的像灯泡,嘴巴张的老大,几乎都要脱臼了一般。

“这小子是谁啊,从来没听说过清风宗有这样厉害的人物啊!”

“会不会消息有错啊?”

“我觉得这小子不咋样,他是趁楚哥不备突然偷袭才得手的!”

看着场中站着的云飞,摩崖洞那些少年低声议论了起来。

“放开我!”

就在这时,被摩崖洞的少年扶起来的楚生,刚甩开另外两名少年的搀扶,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传来,嘴角的血迹还未擦去,张口又吐出一口鲜血。

那一脚力道很大,楚生的伤势看上去也很严重,但却没有性命之危,对曾经是大灵天境的强者,这点力道的掌控,完全是小儿科。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先前的风度,头发散乱,沾满了泥土与枯叶,和叫花子没什么两样。

“楚哥,先服下伤药,再战不迟。”

楚生恨恨的瞪了云飞一眼,从一名少年手中接过伤药,直接扔进了口中,调息了起来。

“小子,你违规了,你不知道比试的时候外人不能插手吗?”石庆站起身,脸色有些难看的对着云飞吼道。

“违规?”抬起头,看着肥猪一样的石庆,云飞嗤笑一声,道:“你想要规矩吗?好,我给你!”

“小弟!”云蝶美目中满是焦急之色,看着欲要走入场中的云飞,连忙喊道。

“放心,我有分寸,相信我!”云飞眨了眨眼,冲着云蝶微微一笑,转过头,冲着牛大壮喊道:“大师兄,眼珠子掉出来了,还不赶紧扶姐姐回去。”

听到云飞的声音,牛大壮这才回过神,连忙和计勇跑了过来。

看着少年嘴角那抹笑容,云蝶心中有一种心安的感觉,更是有一种,没有什么事是眼前这个少年解决不了的,嘱咐了云飞小心一点,这才被牛大壮扶了回去。

“石长老,你不是要规矩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规矩!”看了一眼石桌后面那一团肥肉般的石庆,云飞唰的一下回过身,将地上的长剑一脚踢到疗伤的楚生面前,点指着他以及还有另外两名少年,朗声道:“为了节省时间,你们三个一起来吧,顺便教你们一下,什么才是规矩。”

声音隆隆,直冲霄汉。云飞站在那里,犹如一柄冲天而起的战戟,欲要撕裂苍穹,直击九霄云巅。

语不惊人死不休。

云飞的话刚一出口,全场登时哗然,一个个的睁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刚才的震惊还没有完全的消化,紧接着又来一次更加猛烈的。

就连云天岚这一次也蒙圈了,多年修炼的心性今天算是毁在云飞手里了,双眸中满是震惊之色,心中更是不停的自问:这小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小师弟不要冲动!”牛大壮吓的脸色一变,立即喊道。

“小师弟威武,霸气。这才是真男人,真汉子,我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了。”

“这小子莫非是找死不成?以为自己偷袭得手就无法无天了?”摩崖洞的弟子一脸的愤怒。

“小家伙,牛皮别吹大了。”石庆小眼珠一转,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刀剑无眼,别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云飞转首,看着石桌后面的石庆,嘴角一咧,冷笑了一声,未再多言。

“稚儿就是稚儿啊。”石庆心中畅快的大笑,大殿之前的一幕,让他暗恨,如今有了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楚生,你们三个就陪这位清风宗的小师弟练练手,也顺道指点一下!”石庆挥手吩咐道。

至始至终,云天岚都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他在那张小脸上看了一种自信。

楚生从调息中清醒了过来,队云飞这种几乎找死的行为,他实在想不通。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云飞的恨意。

“这是你在找死,怪不得我们!”一副病态的瘦高个,看着有些稚嫩的云飞,怪笑着道。

“废话少说,一起上吧!”背负在身后的小手一握,云飞冷声道。

他现在施展的力量并不是自己的,这一点云飞心中很清楚,他现在都能感觉到,这种力量有着开始消退的迹象,所以,他必须尽快一次性的解决战斗。

“一起上,宰了他!”楚生最为痛恨云飞,当即手持长剑,率先对着云飞疾冲而去。

一向高傲的楚生,在摩崖洞被人视为高高在上的天才,只有他蔑视别人,踩踏别人,何时受到过这种侮辱,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想杀了云飞。

同样,云飞也比任何人都想杀掉楚生,不过,他心里也非常的清楚,现在还不是时机。

在一阵震惊和惊呼声中,云飞同样朝着三人冲去。

“咻!”

犹如射出的箭矢一般,带着刺破虚空的音啸声,速度极快的向前冲去,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

“好快的速度!”云天岚瞳孔猛的一缩。

“这小子不会吃药了吧?”石庆一揉小眼,震惊的道。

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中,三道身影犹如断线的风筝横飞了起来,紧接着,便响起了三道闷响声,楚生三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鲜血顺着他们的嘴角溢出。

云飞身影不停,一冲而起,直奔楚生,不待对方起身,云飞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口。

“这……”

众人直接呆愣在当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尤其是清风宗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更是恍若梦境。

“我说过,来到清风宗,是虎给我卧着,是龙给我盘着,这就是规矩。”一脚踏在楚生的胸口,一只小手还握着白净瓷瓶,抬着头,看着石桌后脸色铁青的石庆,冷冷一笑道,“这瓶龙元丹算是违规的惩罚,石长老可有意见?”

“放开我!”忍着胸口的剧痛,楚生想要奋力的站起来,可云飞的一只脚像是一座巨山一般,压得他动惮不得。

“只要你放开他,这瓶丹药就归你了。”石庆深吸一口气,压制着心头的怒火,眼中闪烁一抹杀意,冷声道,这次拜山他算是栽了,回到摩崖洞肯定少不了一顿训斥。

云飞咧嘴一笑,不再多言,收回踏在楚生胸口的小脚,可就在这时,一道饥饿意念传进了他的脑海,这道意念极其的强烈,不仅如此,体内那股浩瀚的力量也如退潮一般,开始迅速的退去。

“怎么回事?”突然的异状,让云飞心中一惊,连忙沉心内察,当他的意识飞进气海,眼前的一幕将他震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