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共主

04章 逼婚

看着少年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那抹寒意,面若冠玉的少年便是一声冷哼,就要拔出背后的长剑,当他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道淡绿色的倩影时,双目中闪烁着炽烈的光彩,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上涌上一抹冷笑,转身走入了大殿。

两方人马相继鱼走入大殿,两方分宾主分别落座,两边弟子分左右两边整齐的站在各自长辈身后,目光不善的对视着,不多时,便有弟子奉上了茶水。

“前几日石某说的联姻之事,不知云掌教考虑的如何?”待奉茶弟子退去,石庆对着坐在首位的云天岚微微一笑道。

在见到石庆等人时,他就已经猜到了石庆今天的来意,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摩崖洞对这件事居然如此上心,距离上次石庆提及此事不过十天的光景,今天居然直接找上门来了。”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这些天宗门事情太多,居然忘记了此事,看来不服老不行啊,石长老见谅啊!”云天岚一拍脑门,做恍然醒悟状道。

“呸,就你们这么屁大一点的地方,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的弟子,还事多?你他娘的就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石庆怒骂一声,但那肥肉横陈的脸上却是满面笑意的道:“云掌教事多,一时忘记而是在所难免,石某厚颜再说一次,我家洞主想和云掌教联姻,还请云掌教给予答复,好让石某回去交差。”

说话间,那双眯成缝隙的小眼,还有意无意的瞟向云蝶所在的位置,意图非常的明显。

“呵呵。”云天岚一笑,摩挲着红木椅子的手柄,淡淡的说道:“楚洞主的厚爱云某记下了,孩子还小,高攀……”

“云掌教别忙着拒绝,先见见正主再谈不迟。”石庆突然打断云天岚的话,也不看他有些难看的脸色,扭头对着身后那名面若冠玉的少年道:“楚生,过来见过云掌教。”

“这个混蛋!”云天岚暗骂一声,想要阻止已经不及,毕竟那叫楚生的少年已经从石庆身后走了出来,站在了大厅中。

“晚辈楚生,见过云掌教。”楚生对着坐在主位上恭敬一礼,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白净玉瓶,双手捧在手心,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恭声道:“临行前,家父让小侄将这三枚龙元丹献给伯父,说是对突破小灵天境有不小的帮助。”

“不必多礼。”云天岚淡淡的一笑,虚空一拖,楚生那即将拜下去的身躯,生生的停在了半空,愣是没有拜下去,与此同时,云天岚的淡笑声也传来了过来,“龙元丹太过贵重,清风宗胃口小,吃不下这种贵重之物,还是带回去吧!”

“这老家伙的实力果真不简单,几乎能够和爹比肩了。”楚生心头一震,暗自嘀咕道,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丝无奈的苦笑道:“这…这怕不好吧!”

“就是啊,云掌教,你不会为难一个小辈吧,这要是传出去对你们清风宗的声誉怕是有不小的影响啊!”石庆在一旁帮衬道。

“声誉你娘,清风宗的声誉早被你们这群混蛋败光了。”

闻听此言,云天岚便气不打一处来,握着椅子把手的手不觉间也加重了些力道,心中暗骂一声,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和善之色,道:“着实抱歉的很,此物云某着实无福消受。”

“哦?云掌教这是在拒绝我们洞主的好意,还是觉得楚生少爷配不上云蝶姑娘?再怎么说,楚生也是我们洞主最疼爱的儿子,难道云掌教真的要一意孤行不成?”石庆心底冷哼一声,语气也变得生硬了许多。

在一旁听着两人斗嘴的云蝶,闻听此言,脑袋便是嗡的一声,直觉的有些天晕地转,洁白如玉的小脸上涌上了一抹苍白色。

“姐姐!”一直冷眼旁观的云飞,手疾眼快,连忙扶住身躯不稳的云蝶,星目中满是关切之色。

摩崖洞那咄咄逼人的态势,让清风宗一干弟子彻底愤怒了起来,一个个的怒视着石庆一干人等。

而摩崖洞那一边的人似乎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嘴角挂着一抹不屑的笑意,似乎很乐意见到他们有这样的表情一般。

看着小脸有些苍白的云蝶,云天岚有些于心不忍,尽管他心头的怒火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但还是警告自己一定要冷静。

一时间,气氛变得紧张而压抑,让人有一种沉闷的窒息感,整个大殿变得十分的沉寂,落针可闻,就连那徐徐吹来微弱山风在这一刻都被凝固了一般。

待云蝶好转一些,云飞这才看向站在大殿中央的那道修长的身影,眼眸的寒光更加浓郁了几分,可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摩崖洞一定要逼云天岚将云蝶下嫁给楚生?

美貌?显然不是,云蝶现在还很小,才十二岁,尽管出落的十分水灵,但毕竟没有完全发育,只能说是一个美人的坯子而已。

而云飞也清晰的记得,六宗会试的一年后,才十三岁的云蝶便嫁到了摩崖洞,从那以后,云蝶就像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没有丝毫的讯息传出,直到云飞被逼远走他乡,也没有再见过云蝶一面。

“此事容我考虑一段时间!”片刻后,云天岚深吸一口气,声音虽然平淡,但却犹如数九寒风,让人心生寒意。

“只是这个时间别太久了,不然,我们洞主怕是没有这个耐心呢!”石庆心中冷笑一声。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云天岚剑眉倒立,‘咔嚓!’一用力,把手被他生生的握碎了开去。

“云掌教何必动怒,我们洞主也是为了贵宗好,若是六宗会试前能定下这门婚约,你我两家一旦结成亲家,到时我们也有理由帮衬一把,三十年前的一幕也能避免,这对你我两家都有好处,你说不是吗?!”看着动怒的云天岚,石庆不以为然,满脸得意的说道。

提起三十年的一幕,云天岚双眸泛红,身躯都有些颤抖,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犹如一只发怒的狮子,怒视着石庆。

三十年前,六宗会试中,除了云天岚一身重伤侥幸的活着出来,其余清风宗所参加试炼的其他弟子全部身陨。

看着站起身来云天岚,他突然记起临行前洞主的吩咐,石庆心中便是一紧,暗道一声不妙,肥硕的手掌上瞬间布满了淡淡的灵力光芒,小心的戒备着云天岚。

与此同时,两边的弟子都紧张了起来,将手掌握在了刀柄,剑柄之上。

气氛再次紧张起来,充满了火药味,只需要一个药引,便能引发一场混战。

“咳咳…”

就在这时,大殿中突然的响起轻咳声,终生循声望去,只见云飞面带笑意的走到楚生的身边,看着眼前的那一张脸,云飞恨不得直接给撕下来,但他却生生的忍了下来。

“以你们摩崖洞的势力,至少也得拿出手的东西啊,三枚区区的龙元丹做聘礼是否有些寒酸了些啊。”云飞伸手从楚生手中拿过白净的玉瓶看了一眼,又放了回去,看着楚生笑着道:“你说,我说的对吗?畜生!”

云飞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场中凝固的氛围,愤怒中的云天岚心中一禀,清醒了许多,暗道一声,好险。

在进入大殿前,云飞一番暗藏机锋之语不仅侮辱了石庆,更是间接的侮辱摩崖洞,这让楚生心生恨意,更有灭杀他的念头。

而现在听到云飞之言,显然是向着他们这一方的,心念不由一转,这家伙倒不是那么讨厌。是以,没有阻拦云飞伸向白瓷瓶的小手,任由他拿了过去。

“口气倒是不小,三枚龙元丹也有几十万灵币,如果这样的聘礼都觉得寒酸,你倒说些不寒酸的东西来!”说话时,楚生高抬着下巴,一副高傲的神色。

“畜生就是畜生,果真有些见识,我从小没下过山,见识也不如畜生,我说出一个条件,只要你们能办到,联姻之事我负责帮你们从中斡旋,不然,此事日后休提,如何?”言毕,云飞扫视了一眼摩崖洞众人,目光又和云天岚对视了一下,眨了眨眼。

楚生?畜生!声音极其相同,语速快上一些,很难区分开来,云飞一口一个畜生,对方竟然毫无察觉。

“这小子搞什么鬼?”

看着使眼色的云飞,云天岚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云飞从小在山上长大,从未下山过一步,他不相信云飞能够说出什么异宝出来,刚欲开口阻止云飞,突然想起后山那奇怪的一幕,云天岚便没有阻止,他也想看看云飞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云天岚脸上逐渐消失的怒气,云飞也松了口气,现在可不是和摩崖洞闹翻天的时候,不然他重生后的一切想法将变得毫无意义。

“小师弟,你怎么这样,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

“这关系到云蝶师妹的幸福,小师弟别胡闹!”

云天岚不阻止,不代表云飞其他师兄买账,一时间,众师兄弟将矛头指向了云飞,很显然他们不相信云飞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

“小弟,你…”云蝶贝齿紧咬红唇,幽怨的眼神盯着云飞,当她看到眼角轻轻一挤的眼角,心智聪慧的她,瞬间便明白了过来,随即愤怒的瞪了云飞一眼,气哼哼的将头别了过去。

清风宗众人的反应和表情尽收石庆眼底,心头不由得冷笑一声,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又能提出什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