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章 收兵权

武沐淡淡道:“我只是杀了一个造反的人而已,你们有意见嘛?”

武天烈楞然,他绝没想到武沐竟然真的将周康给杀了。此时他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武沐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都表现得很淡定,可能是后者从一开始就想要除掉周康。

想到此,他的内心不禁突突的跳了两下,他离开武家的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一个那么飞舞的少年,变得如此杀伐果断。

看着周康被杀掉,门外的士兵也都是傻眼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的反应。

曹广看着周康滚落在地的头颅,那瞪大的不可置信的眼睛,心底越来越是惊恐,此时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对着武沐连连磕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造反,不想造反……我承认,我有罪,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武沐蹲下了身子,看着曹广,微微一笑道:“跟我说说,你有什么罪。”

“我……我……”超广心里紧张,嘴角都是不利索起来:“我该死……我该死!”

“该死!”武沐愣了愣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可要杀了你了。”

“不不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曹广心肝颤抖,差点就哭出来了。

“你这人真的很任性啊。”武沐叹了口气道:“一边说自己该死,一边不让我杀你,你这样纠结,你说你让我怎么做?”

“我……我……”曹广颤抖着嘴唇,一时间竟然委屈的要哭出来。

武沐淡淡一笑道:“行了,站起来吧。我对杀掉你,不感兴趣。”

闻言,曹广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了武沐几眼,嘴角缓缓的裂开了,猛磕头道:“多谢不杀之恩,多谢不杀之恩。”

武沐明白,曹广这人只是贪生怕死而已,并没有什么坏心肠。一切的坏事都是周康在背后下的黑手,前者最多只是个提线木偶。

武沐缓步走到了武天烈的面前,笑了笑道:“圣旨的事,我不是有意隐瞒的,还请叔叔不要见怪。”

闻言,武天烈亏的的脸色一红,道:“这是哪里的话,我还要为我之恰恰你对你的施礼说声抱歉。战场之上没有亲情,可是只有上下级关系的。”

武沐淡淡笑了笑道:“烈叔,这些人就交给我处置了。”

武天烈点了点头,他现在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感觉,就是武沐任元帅一职,会比他做得好。

武沐也不啰嗦,直接走到将军殿,坐上首位,冷喝道:“曹广听令!”

曹广身体颤了一下,赶忙跪下道:“在!”

“曹广因延误军情,听信奸人恶言,造成不可挽回恶果,特撤销汜水关都统一职,观察等待在做发落!”武沐道。

曹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惊恐的眼神好转了一些,幸好只是撤了自己的头衔,沉声道:“末将得令!”

“武天烈!”武沐又是喝道。

武天烈一愣,没想到武沐还能叫到自己。旋即赶忙上前,半跪下去,沉喝道:“末将在!”

“本帅命你为战场副帅兼任汜水关都统,即刻上任!”武沐道。

“末将得令!”武天烈声音宏大,抱拳沉喝。

武沐笑了笑,随后从主位上走了下来,看着武天烈道:“烈叔,失礼了。”

“不要再叫我烈叔了,战场有战场的规矩。”武天烈道:“现在我是你的手下,你要在这么称呼,反而感觉我没大没小一样。”

看着武天烈这铁铮铮的汉子,有些埋怨的样子。武沐不禁哈哈一笑道:“好好好,都听武叔的。”

“下一步你想怎么做。”这句话,武天烈憋了半晌,可算是问了出来,他在想对方是元帅,是自己的上级,就算自己这么问,也不丢脸。

武沐想了想道:“明天便是爹的行刑之日,我必须要想一个好办法才对。”

“嗯,这一次的事情,尼弘国也会把他作为重中之重!必须要像个万全之策。”武天烈也是思量道:“硬攻绝对不行,所以只能和他们周旋。”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周旋的资本啊。”武沐道:“只靠那一万银甲骑根本不够看的,我在来的路上碰到的忍客,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武天烈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我记得咱们还有一个天狼关,那里可是主进攻的关隘,应该是会有一些高手的吧。”武沐疑惑道。

闻言,武天烈突然苦笑了起来,看的武沐又是一阵纳闷。旋即,他叹了口气,道:“天狼关确实有着以为十分勇猛善战的武将,名叫杨战,乃是整个西域都令人闻风丧胆的战将,就连你的父亲都是对其颇为敬重。可是自打藏来年个牙事件后,他便分离了出去,根本不服从我的命令,确实让我头疼之极。”

“哦?”武沐疑惑道:“怎么会这样?”

“唉。”武天烈有些自嘲道:“可能是因为我太弱了的关系。”

“从这里到天狼关需要多长的时间?”武沐问道。

“大概四个钟头的路程!”武天烈答道。

“敌军说要什么时候行刑?”

“明日午时!”

武沐思考了一会,道:“给我带一万精兵,我要去会会这个叫杨战的。”

“现在去!”武天烈骤然惊讶道:“杨战那人出了名的性子乖张,不受约束,你现在去,很可能连城门都进不去。就算你有圣旨,他可能都不听!”

“哦?”武沐嘴角一掀道:“这么有个性!”

武天烈苦笑道:“你可不知道,他挂在嘴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人却是有些狂玩自大。”

“没关系的。”武沐道:“我有办法对付他。”

“我劝你还是别去的好。”武天烈仍是反对道:“杨战这人不但有些狂妄,而且性子极易冲动,万一对你做出点什么事,可就完了。”

“放心吧,我有实力的。”武沐笑呵呵道。

“杨战一身的修为已经到了淬体境学完但中期,虽然我看不透你的实力,但我感觉你都不过他。”武天烈道:“我看还是算了吧。”

武沐看着武天烈这有些傲气的汉子,此时竟然也说出了这种邪气的话,不禁还真对那杨战有了几分期待。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吵闹,随后一个侍兵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抱拳道:“天狼关传来讯息,杨战因不满武家消极应战,现已发兵苍凉崖,准备攻打尼弘国洛水关隘!”

“什么?”武天烈顿时大吼道:“他疯了吗,就他那三万精兵,对抗对方数百万侍兵,这不是找死吗?!”

武沐沉思着,没有说话。士兵继续道:“杨将军还留下了一句话。”

武天烈冷喝道:“说!”

“他说……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与其委曲求全莫不如上阵杀敌。”侍兵瞄了一眼武天烈,淡淡道:“后面还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话直接说,别婆婆妈妈的!”武天烈吼道。

士兵缩了缩脖子,轻声道:“最后一句话说……武天烈是个懦夫……”

“你……”武天烈气急,想要立刻一掌拍过去,后想到这句话乃是杨战说的,一时间气的有些发抖。

武沐在后面强忍住笑意,走到武天烈面前,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道:“走吧,带一万精兵,我去阻止他。”

武天烈看了看武沐,也只能气急的‘唉’了一声,点头同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