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五章 动手

三人跟随两人走进将军殿,分为主次落座。曹广并没有礼让武天烈,而是直接坐在了主位上。

武天烈眉头紧皱,武沐却是拽着前者让其坐在了下摆。此刻,武天烈不禁有些纳闷,自从武沐来到这汜水关不知道为什么收敛了许多,比起刚到紫荆关的那股雷利果决的锐气判若两人。

武沐坐在下摆,看着首位上的两个人谈笑自若,脸上一片淡漠。

“呵呵,不知今日武将军造访我这小小城池,所为何事?”曹广在周康的眼神示意下,看向武天烈道。

武天烈刚想说话,便突然发现有人横手拦住,想起看去,发现是武沐。

武沐道:“我是这次援军的先锋指挥官武沐,至于这次来到汜水关调查,也是我的主意。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我。”武沐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卑不昂道。

曹广看向了武沐,忽然眼神划过一抹惊讶。既然前者姓‘武’,他便已经明白是武家的人,只是她真没听说过武家还有这么一个后辈。

据他听说,武家人丁奚落,后辈中除了一个废物外,已然没人。

周康也是闪动着眸子看了看武沐,他不知道这在武天烈面前喧宾夺主的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只是他看到武天烈此刻没动声色的样子,对武沐有了些许戒心。

“我刚来到此地,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却听说了关于你们的一些传闻,一些很古好的传闻。”武沐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两人道:“我想要你们,解释解释!”

闻言,曹广一愣道:“什么传闻?”

周康直接接过话茬道:“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又没犯法。”

武沐道:“犯没犯法我不知道,我就只问你一条。苍凉崖遇袭事件中,你们在哪?我爷爷和父亲来到城门下时,你们为何见死不救?”

“这……”曹广的脸上明显一变,额头渗出了几滴冷汗,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周康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心里暗道:就知道你会提起这件事。脸上却是从容的答道:“当时情况紧急,那么做也是无可奈何的决定。你可知道在两位将军的身后有着多少万的追兵,当时如果我开了城门,被追兵破门而入,城池沦陷。这样的后果,你负担得起吗!况且开了城门,也会危及到城中的百姓,这么做,怕也是来年两位将军也会认同吧。但是你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来质问我,该当何罪!”

周康明显是在狡辩,无理辩三分,武沐却也没生气,只是淡淡道:“什么危机百姓,城池沦陷,怕就是你们想要苟且偷生,贪生怕死罢了。”

周康只感觉被戳到了痛处,气息一滞,不免气道:“臭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可以在这教训我!不过是一个先锋指挥官,信不信现在我就将你打入死牢!”

“呦!好大的脾气啊。”武沐耸了耸肩道:“因为被戳到了痛点,就火冒三丈了。”

“好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周康骤然喝道:“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放肆!”武天烈‘啪’的一声,直接把椅子扶手拍个粉粹,站起来喝道:“武沐乃是皇帝钦点的西域战场先锋指挥官!你难道要造反吗!”

曹广一看气氛忽然紧张,赶忙上前打圆场道:“诸位都消消火,现在两军对峙,乃是生死存亡之时,还是不要内斗的好。”

“曹将军还知道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候,武某真心佩服!”武沐笑道:“我还以为曹将军是在游山玩水呢。”

“臭小子,我给你”曹广喝道:“方才给你机会,只是不想再看到你们武家在死人罢了,可莫要给脸不要脸!”

“是吗!”武沐耸了耸肩,淡淡道:“多谢曹将军的好意,武某心领了,可是你已经没有那样的权利了!”

“你什么意思?”曹光心里骤然一惊道。

武沐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色蚕丝卷轴,随手扔给了门侧的一个士兵,道:“来,你来读读。”

随后,武沐优哉游哉的坐在了一处红木椅子上,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喝了起来。

一旁的小士兵,惊慌的结果蚕丝卷轴,看了看曹广和周康,在两人的示意下,咽了口唾沫,打开了卷轴。

曹广和周康也想看看武沐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

小士兵手拿着卷轴,有些哆嗦。他只是个小士兵,何时见过这么多大的场面。想必一辈子都没被如此多的将军注视过,所以他的内心很是惶恐,手都颤抖起来。

除了武沐之外的所有人,都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小士兵。小士兵颤抖着将金色蚕丝卷轴缓缓打开,旋即眼睛也越瞪越大。

众人都是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周康已经不耐烦的喝道:“快念!”

小士兵顿时吓得手一抖,卷轴掉落在地,他赶忙又将其捡起,随后用这颤抖的声音念叨:“奉……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说到这里,曹广和周康都是一愣,连日跟没有完全没有想到,那金色的蚕丝卷轴,竟然是圣旨。

武沐手端着茶杯,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小士兵用颤抖的声音继续念道:“……任武沐为西域战场兵马大元帅,兼任总提督一职。所有……所有将军尽数听于武元帅指挥,如有不服者,可先斩后奏,钦此……”

话音落,周康和曹广都是愣在了那里,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武沐喝了一小口茶水,旋即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啪’的声响,在安静的颠内,清脆之极:“既然两位也都清楚了,那我们是不是要按规矩办事了呢。”

此时的武天烈不禁有些惊讶,他认为皇帝派武沐来到战场,只是为了起辅助作用,却没想到给了后者如此大的实权。而武沐方到紫荆城,却并没宣布这件事。可见武沐并不想拿权利压人。

此时,周康和曹广两人的额头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如果这圣旨是真的,武沐就会成为西域战场兵马大元帅,而知道真相的武沐,也会降罪于他们,他们以后的日子定然不会好过。

周康眸光闪烁片刻,忽然一咬牙道:“武沐,谁知道你小子拿的是不是圣旨?万一你做了个假的,我们怎么分辩得出!”

“你怀疑我作假?”武沐冷冷喝道:“你难道想要违抗君命,造反不成。”

周康心头一抖,半晌说不出话来,如果真是造反,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他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可是,他也不想被武沐处以刑罚。

一时间,他忽然进退两难。

身旁的周康只感觉后背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他没想武沐竟然拿出了这么强大的利器。旋即,他用眼睛示意周康,意思是让他退一步。

武沐冷哼道:“现在就认罪还来得及。”

此刻周康骤然紧咬牙关,突然抬起头喝道:“我无罪,我不信你的圣旨是真的!皇帝怎么可能让你这么一个战场小白做兵马大元帅,我绝不相信。”

“看来,你是想抗旨了!”武沐眸中越来越冷。

“我看是你们假造圣旨,欺下瞒上想要造反!”周康骤然指着武沐三人,眼睛都是红了一片,道:“今日我就要杀掉你们,为国除害!”

噗!

话音刚落,众人便是看到银光一闪!所有人眼前都是血红一片,只见一个人头飞向了高空,旋转数圈后,滴溜溜的滚落在地!

周康的话刚刚说完,便直接变成了一具死尸。此时,原地还剩下了一个没了人头的尸体,在狂喷鲜血。片刻后,这具尸体也是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随后都是惊恐的看向了动手的武沐。

这人竟然一言不发,直接杀人,实在太过恐怖!

此刻,武沐却笑了笑,淡淡道:“我只是想要杀了一个想要造反的而已,你们有意见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