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章 见死不救

武长天颤动着眼皮,缓缓睁开了眼睛,使得武天烈差点喜极而泣。

此时武长天传来虚弱的声音道:“我这是……死了吗。”

武岳半跪在武长天的床前,泪眼婆娑道:“没!爷爷您没事了,您没事了。”

武长天微微一愣,后又看到了床前的一些人,恍然道:“多谢御医救了我。”

吴秋生楞然,旋即有些愧疚道:“武将军,不是我救得你,我可没那么高超的医术。救你的,是这位小兄弟。”

武长天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那么重的伤都能被治好,更没想到还不是吴秋生治的。此时顺着目光看去,确实发现有着一个少年,微笑着看着自己,他瞳孔骤然缩了缩,不可置信道:“武沐?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惊讶于吴秋生口中的少年,竟然是武沐!他可是对这个孙子,太过熟悉,那是武狂然口中经常提到的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废物啊。可今天,自己是被他救的?这是什么情况?

武沐微微一笑道:“爷爷,你感觉怎么样了?”

“不行,你让我先静一会。”武长天一时间难以相信眼前事实,此时老眸一眯,深呼吸好几次。

武长天见状,急忙问道:“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武沐耸了耸肩道:“放心吧,爷爷现在生命迹象平稳,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武长天此时看着武沐,疑惑的道:“真的是你救了我?”

武沐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武长天忽然感觉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问起了,不过这个个让人惊讶的事实,却是让他心中有些兴奋,脸色顿时有些涨红。

“爷爷,您现在伤势才刚刚好,还是不要太过激动的才是。”武沐道。

武长天在武沐的记忆中,虽不是很熟悉,但也见过几次。记忆中的武长天每次都是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给幼年的武沐最大的印象,便是英雄形象。唯一几次回到家中,武长天第一做的事便是将武沐抱进怀里,唏嘘道:“这就是我武狂然的孙子,未来绝对是栋梁之才!”

没想到的是,变成了一个纨绔。

在这之后,即使武狂然经常在武长天耳旁念叨武沐多么的不争气,可武长天还是溺爱这个孙子。但因只长期驻守边关,却一直没能回到家族。

此时武长天看着武沐的脸庞,不禁有些老泪纵横,道:“孩子长大了,长大了。”

全场静默,紧紧几个小时,武沐展现的手段,已经让在场众人折服了。

此时武沐道:“爷爷,我知道您现在需要静养。但是还是有些问题,必须问一下,却是耽误之急。”

武长天看了看武沐,随后道:“你们先下去吧,天烈和岳儿,你俩也先下去吧。”

闻言,众人都是抱拳一礼,走出了大殿。武天烈在转身的一刹那,对着武沐笑了笑,显然礼貌了许多。

武岳则直接示好的拍了拍武沐的肩膀,道:“弟弟,我先下去了,爷爷就交给你了。”

武沐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所有人都退出了大殿,武沐还没说话,武长天便是开口道:“我们之中,有奸细!”

“奸细?”武沐疑惑道:“你说这次的事,是被算计了?”

“有可能。”武长天老眸中,精光闪烁道:“我和狂然的决定在这之前,已经做到万无一失,但还是被敌军知晓了,先扶我起来。”

武沐上前给武长天拿过一个靠枕,扶着武长天坐了起来。使得武长天不由得连连赞叹道太过神奇。

“爷爷现在知道内奸是谁吗?”武沐疑惑道。

“不知道,所以说一定要小心。”武长天看了一眼武沐,发现连自己都看不清后者的实力,道:“孩子,你现在什么实力了?”

“淬体境血完段中期。”武沐老实的答道。

武长天愣了好一会,方才道:“最近的锁阳城,发生了不少的事吧。”

武沐点了点头。

“现在的皇帝是谁?”武长天道。

“赵烨!”武沐淡淡笑道。

武长天又是一愣,看武沐的眸中,满是神采,感叹道:“孩子真的长大了,长大了!不知道现在的狂然看到,会作何感想。”

武沐低头,神情有些失落:“父亲被敌军带走,就在两日前下战书,说要在明天当众施行绞刑。”

武长天瞳孔一缩,脸色骤然阴沉下来,道:“一帮蛮夷,也敢侵犯我赵国尊严!”

武沐谈了口气道:“爷爷,你能跟我说说,现在我们的处境吗?”

武长天看了看武沐,心里稍微缓和了一些,道:“上次三十万精兵被困在苍凉崖,回来的也只有不到三万多人。而我们现在的紫荆关内,也只有一万多人而已。而尼弘国盛产精装武士,距离本土又近,最近几年上下齐心,至少养足了百万的兵马。若是攻城,我们必败无疑。”

武沐心里一动,看来现在的形势真是太不容乐观了。

“我们这里有三关,分别是紫荆关,天狼关和汜水关。紫荆关是赵国的大本营,居于中间,乃是连接两关的核心所在。天狼关最靠前,是进攻的关隘,而汜水关则主防御。”武长天道:“两关以紫荆关为中心,辅助兵马进攻或者防御,三者缺一不可。”

“按其他两关现在有多少兵马?”武沐问道。

“勉强能凑到十万,与尼弘国比起来,九牛一毛。”武长天叹了口气道:“尼弘国身处龙江五大岛屿,乃是岛国,易守难攻。这几年多次进犯数个国家,很多却是拿它无可奈何。”

“真是太狂妄了。”武沐道。

“而就在此之前,明明我和狂然侥幸突围,汜水关却突然闭关不出,见死不救!却不知道做何道理!”说到这里,武长天顿时火冒三丈,气得都是咳嗽了起来。

“爷爷,您的伤势刚刚好了一些,还是不要动怒的好。事情,沐儿已经知道了,一切都交给我吧。”武沐看着武长天,语气异常坚定。

“你这次来,带了多少兵马?”武长天道。

“一万银甲骑!”武沐道。

“银甲骑?”武长天楞然:“竟然把银甲骑都调动了,那可是护国军队啊,看来锁阳城真的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武沐笑了笑:“有时间,我会和爷爷讲的。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和对方周旋,只要能撑到半个月,黄将军的支援,差不多也到了。”

“黄将军?”武长天眸中一片混沌,他知道赵国唯一姓黄的将军,有在这个时刻能被使用的,那么也就只有黄秋生了:“他也来了吗。”

“爷爷现在需要静养,有事情可以叫我。”武沐道:“沐儿先下去了。”

武长天叮嘱道:“你行事一定要多加小心,尼弘国人素来狡猾多端,残暴阴险。你一定要谨慎再谨慎,才是重中之重。”

武长天有心把所有的经验,都教导给武沐,却知道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便只能如此提醒道。

武长天话语中两个‘一定’,也让武沐感觉到了‘尼弘国’的难对付。

“沐儿暂时告退,爷爷暂时就多加休息吧。”武沐保全行了一礼后,从想放走了出来,直接回了将军殿。

此时的将军殿,一片肃穆,众人仿佛都在等着他。与刚来到这里不同的是,气愤不再那么沉闷,隐隐的变得箭靶嚣张了一些。

武沐走进了大殿,对着众人笑了笑,后看到武天烈也是对自己笑了笑。武沐不禁莞尔的找到了一处座位坐了下去。

“真没想到武侄还有这般能耐,叔叔今天算是服气了。”武天烈看着武沐,眼睛露出了一丝尊敬,此时唏嘘道。

闻言,台下的一种将军而又都是符合的点了点头。战场多变,受伤死亡乃是很常见的事,一个医术高超的医者,无疑会给将军士兵们带来很大的信心。

“呵呵,烈叔抬举了,只是一些小手段而已。”武沐笑了笑道。

武天烈连连摆手,道:“武侄与传闻中不同,却是让我很惊讶。不知武侄对这次的事情,有何看法。”

武天烈本意想要询问武沐下一步怎么做,可是当他想要开口时。发现这么说有些不妥,虽然武沐表现出了一等一的医术能力,但并不代表着后者其他的实力就很强。武天烈感觉那样说会感觉自己很卑微,毕竟自己乃是现在西域战场的掌权人物,即使有些人并不认同。

武沐笑了笑,他对谁有实权这回事并不在意,他只希望,他只希望作事的时候,没人打扰,就足够了,想了想道:“这次的事情纰漏很多,所以还需要从长记忆。但是我现在想要重点了解一下泗水关是怎么回事?我听爷爷说,在这之前,他们竟然闭门不出,见死不救!”

“唉!”武天烈突然叹了口气道:“那些人本来就是对武家一直是西域战场的掌权者,就颇有微词,这次确实借着他人之手,想要彻底摧毁武家,他们又怎么可能救我们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