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章 小施手段

紫荆关,将军大殿。

此时的大殿内,一片低沉,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阴云密布,愁容满面。

武沐坐在次位上,是在座众人中唯一一个看起来悠闲的人。

首位上做的是武沐的叔叔武天烈,是在这次危机事件之后,被推选出来的掌权人物。

武天烈一身戎装,眉毛呈现剑锋之势,气场强大,倒也是难得的将良之才。

下摆还坐着一个少年,乃是他的儿子武岳,武沐的表哥。

冷月欣和雷力坐在最后,在他们之前还有这一些叫不上名的将军。

“我说武侄子,你爷爷现在还在昏迷当中,你爹还在对方的手里。你说你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此时武天烈看着武沐的模样,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处来道。

武岳也是看着武沐的模样,摇头叹了口气。你说派人来支援,倒是来一个靠谱点的,你拍一个这么吊儿郎当的,就算同时自己的亲弟弟,他心里也是感觉很不舒服。

正因为战场消息闭通,流通不顺。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武沐在锁阳城内的丰功伟绩,他们认为武沐还是一年前的那个废物纨绔。

不过他们不知道,武沐也懒得解释。

此刻武沐突然站起了身,道:“据我所知,还有一日尼弘国便会对父亲行刑,而在这期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所以在这里抱怨是没有用的。我现在只想去看看我的爷爷怎样了。”

武天烈微微一愣,没想到武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有道理的话语。

此时他和儿子武岳面面相敛,旋即武天烈道:“父亲现在危在旦夕,你有办法救治?”

“不敢保证,可以试试。”武沐道。

武天烈再次一愣道:“现在时间紧迫,各方战事紧急,半分时间也耽搁不得,你可莫要自说自话,狂妄自大!”

武岳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下手的一众将军也都是议论纷纷,对武沐的行为颇为置疑。

武沐无奈的耸了耸肩,道:“那你们呆着这里愁眉苦脸的浪费表情就不是浪费时间了?与其让你们这么在军中浪费士气,使军中队伍士气一蹶不振,莫不如大家都行动起来,还能让人有所期待。”

闻言,众人议论的声音却是缓缓的静了下来,武沐的话很对,他们确实在这这里浪费了太多表情。

此时的武天烈的脸色不尽的有些红了起来,被一个家族后生教导,还是点明要害的教训,他不禁感到有些害羞。

武沐继续道:“所以说现在军情不振也并不是我们有多么的弱小,士气低迷却是你们间接影响的。你们自己看看,自打我进到这个屋子的时候,便是一片愁云惨雾,就差点打雷刮风下雨了。试问,这样的军队,能打胜仗吗?”

“这……”武天烈想要反驳,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有的人已经点头附和了,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却也只能点了点头。

武沐耸了耸肩,道:“马上带我去见我的爷爷,如果他因为你们浪费了时间,耽误治疗?这样的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闻言,众人的额头,都出现了丝丝冷汗。随后,都是勉强的对着武沐堆出了一副笑脸。

武沐无语的摇了摇头,在武天烈有些尴尬的神情中,走出了将军殿。

“武侄,你确定有办法治好父亲的伤吗。”一路上,武天烈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不过此时却没有了方才的趾高气昂。即使武沐没在他面前展现实力,但从方才的交流中他也隐约的感觉到后者好像并不是在说大话。

武沐道:“我不能说我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我敢保证,也一定不会有生命危险。”

武天烈看了看武沐一脸自信的表情,没有说话。

可就在此时,突然跑过来了一个丫鬟,冲到了武天烈的面前,一脸着急道:“不好了,不好了,武将军,武将军他……”

丫鬟却是由于着急,半晌没喘上气来。看的武天烈也是跟着越加焦急,此时冷喝道:“好好说话,到底怎么了?”

丫鬟深深咽了口唾沫道:“武将军他,武将军他突然大口的吐血,全身抽搐起来了!”

“什么?”武天烈只感到心里一抖,焦急的吼了一声,急忙向着厢房跑去。

可就在他动身的刹那,他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一个人影以着让他震惊的速度迅速消失在原地。

他看看了自己的周围,发现武沐已经消失了踪影,不禁暗自道:“好恐怖的速度……”

随后,众人也是随着武沐的身体,逾越而进。

此时的武沐已经站在了武长天的床前。

在武沐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此时一脸难色摇着头。这人乃是赵国第一御医,吴永生,乃是赵国前皇帝赵轶赐给武家的专属御医。

这人一手医术,十分精湛。来到武家后,却是连连施展神技,救了很多性命。

战场受伤,在所难免,所以这人乃是整个武家的财富,甚至说是救命稻草也不为过。

可是此时的吴永生却摇着头,连连叹气。

武天烈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前者的臂膀,道:“我父亲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有救?”

吴永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低沉道:“我已经尽力了。”

闻言,台下的所有的将军都是眼睛呈现了死灰之色,武长天是他们的顶梁柱,是军魂,如果无常坛出了事,整个军队都会立马崩溃掉。

武天烈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固然一抽,不甘心道:“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你可是神医啊!你有办法的对吧,你一定有办法的!”

吴秋生看了看四周的众人,又看了看武天烈,仍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见此,所有人都是心底凉了一片。

武天烈嗡动着嘴唇,有些颤抖的将手从吴永生的肩膀上拿了下来,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眼睛里没有半分神采。他有些悲痛的看向了床上的父亲,就在此时,他看到了武沐将手放在了后者的胸膛。

“涙气入体,全身经脉尽损,下手之人实在歹毒。”武沐将自身的本源灵气输入到前者身体中,护住了他的心脉,探查道:“五脏全部震裂,没有一丝生机。全身灵气溃散,完全没有复苏希望。”

武沐的言语,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此时所有人的心理,更凉了。武沐探查的结果和吴永生的结果大致相同,所以吴永生并没有说什么。

武沐继续道:“还好,心脉没有受到伤害,大脑也没受到大的损伤,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闻言,众人惊呆了!

这小子方才说什么,没有生命危险?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武天烈眸中闪烁,忽然出现了几分神采。旋即他转身对着众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后又回头一脸期待的看向了武沐。

吴秋生也是有些惊讶,这在他看来必死的伤势,这毛头小子竟然说没有生命危险,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武沐没有理会众人,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铁盒,随后掏出了一粒血红色的事物,放入了武长天的口中。

武天烈好奇的问道:“你拿的这是什么?”

武沐淡淡道:“丹药。”

武天烈和下面的众人都是一愣,还没来得及消化‘丹药’这两个字,便是惊讶的看到武长天的脸色,骤然从金纸色变得红润起来。

武沐拿的这颗丹药是他手中最后的一颗丹药,而这颗丹药正是那活死人肉白骨的血灵丹。

现在武长天的伤势,也就只有血灵丹能救了。

旋即,武沐将手搭在了前者的脖颈处,暗运灵气,一点一点的帮助后者消化着药力。

片刻的时间过去后,武沐方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道:“没事了,脱离危险了。”他也是有些后怕道:“就差一点啊,这要是再耽搁一会,可就真没救了。”

闻言,台下的众人又都是脸红了一片,像是猴屁股一样。

武天烈脸色也是有些潮红,但是随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吴永生不可置信的上前走了几步,好奇的翻了翻武长天的眼皮,随后又拿过手腕,号了号脉,随后眸中越来越是惊讶。

武沐道:“爷爷现在伤势并没有痊愈,还需要休息,所以没有什么事的就先请回去吧。”

众人此时都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前者丢了性命,他们这些跟随武长天征战数十年的老兄弟,恐怕都会内疚死。

而就在他们要转身时,突然有人惊呼道:“动了,动了,眼皮动了!”

闻言,众人又都停止了脚步,看向了床铺上的武长天。却是发现后者的眼皮在不规律的颤动着,几秒后,缓缓的挣了开来。

此时,众人都是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感觉,这简直就是奇迹,实在是太过神奇,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一个方才还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重伤之人,此刻竟然有了意识。

“奇迹,简直就是奇迹。”此时的吴永生赞不绝口,有些兴奋的瞪大了眼睛道。

武天烈和快要流出眼泪的武岳赶忙走上了前,握住了武长天的右手。

武沐也是有些惊讶,他也没想到,药效会这么快。不过仔细想想,也是释然,血灵丹在凌天境的高手身上都能起到生死人肉白骨的作用,那在一个淬体境人身上药效会有多么强大可想而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