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七十五章 战火

武沐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现在皇宫内,最少有五千宫廷禁卫军,还有三百多东厂高手。这么算下来,即使咱们有三千银骑加上十万精兵,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黄秋生也是一脸沉重的点了点头,现在他们的形势,不容乐观。

“留下一部分人,防止他们背后偷袭。”武沐道:“等秦大哥回来,就攻城吧。”

“好。”黄秋生也是没意见。毕竟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后退是不可能了,不妨趁着赵均没来的及时调动大军到来之前,直接攻城才是上上之举。

“一会派给我点人,偷偷混进锁阳城,再打探一下赵均的虚实。”武沐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嗯。”黄秋生道:“一会给你派十几个强大点的。”

闻言,武沐点了点头,随着黄秋生进到了帐篷内。

此时帐篷内,还有着一个熟人,这人由于身体肥胖,全身包裹的铠甲竟然像是别人的衣服,小了好几号。

这人正是黄胖子黄岩。

武沐看到黄胖子,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此时的黄胖子却是满脸委屈。

“哦。”黄秋生道:“这小子天天在家好吃懒做,我就把它带出来了,也想让他见见世面,有点改观。毕竟黄家乃是将军世家,不能因为他这一脉丢脸不是。”

武沐哈哈一笑,拍了拍黄胖子的肩膀,取笑道:“这样也好,至少我能天天看到你了。”

黄胖子此时一脸的委屈,道:“说得好听,我想你就是怕我和武兄的距离越来越远,才把我弄到这里充数的。”

看着黄胖子一脸悲戚的模样,黄秋生顿时气有点不打一处来。一辈子没追的上武长天的他,现在黄胖子也是被乌木拉的这么远,他怎能不着急。

见到此幕,钱这边要发火,可是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很急的号角声。

两人都是心头一惊,赶忙走了出去。

“发生什么了?”黄秋生冷喝道。

此时有一个银甲兵跑了过来,汇报道:“后方二十里内,突然出现十万精兵,看起来是邢家和何家的人。”

“怎么回事?”武沐惊诧道:“不应该是秦大哥吗。”

“报,后方邢家和何家的人与我方侍兵形成了大规模冲突!”此时又来了一个侍兵报告,一脸焦急,这是秦烈那面的人。

瞬间两人便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城外驻守的二十万精兵,就是赵均为了预防突发事件而准备的,此时一波调去阻拦住了秦烈,一方面攻向了自己。

“我们才三千银甲骑,即使这些银甲骑可以以一敌百。但如果现在战斗起来,我们将会双面受敌。”黄秋生此时分析道:“对我们太不利了。”

“留在这里,莫不如一口气冲进去!”武沐张鼎截铁道:“一口气冲进皇宫,杀了赵均。”

“若是这样,锁阳城的百姓可就要受苦了。”黄秋生叹了口气道。

“黄家和另外几个家族的人呢都安排好了对吧。”武沐问道。

“嗯。在此之前,我已经将所有的家属全部的调离了锁阳城。”黄秋生道:“可是城里还有着普通百姓啊。”

武沐道:“只要有战争,就要流血。为了以后的和平幸福,死几个人也是值得的。”

黄秋生犹豫不决,但是铁血的精神容不得他多想,旋即咬了咬牙冷喝道:“好,大军听我命令,全部上马,准备攻城!”

……

“报!锁阳城北门银甲骑已经开始攻城!”一个侍兵跪在赵俊面前,汇报道。

赵均则是用手‘啪’的一声,大力的拍在了桌子上,恶狠狠道:“我就知道黄家早晚会造反,这些人我定要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他们已经攻城了,我们现在皇宫内可没有人能抵抗啊,那可是三千银甲骑啊!”此时赵均身旁有着一个大脑袋矮胖子出声道。

这人是赵国第一文官,宋家的宋坤。

“史老,史老现在怎么样了?”赵均脸色阴沉道。

“陛下,我已无事!”此刻在大厅内,突然走出一个八撇胡子老头。只见这人头发稀松,身体佝偻,眼神浑浊,像是死人一般。

正是武沐方才差点杀掉的‘死尸王’,若是武沐此时看到,定会惊讶,因为后者已经爆掉的手臂,竟然长了出来!

“现在我们手上还有可以利用的死士吗?”赵均道。

“陛下,为了防止意外,我留下了三百死士!现已来到皇宫外,随时可以听从陛下的调遣。”

“好!”赵均阴测测道:“只要那些人赶来,我定要把他们撕成碎片!”

轰!

锁阳城城门被银甲骑巨大的攻城锤,瞬间撞破。

下一刻,山呼海啸的银色独角马,气势雄壮,骤然冲了进来。

大地在颤抖,空气也在颤抖!

许多百姓已经关紧门窗,躲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呼一下。发生战争的时候,最苦的仍是百姓。

片刻后,众人便踏着铁蹄来到了皇宫前。前面是五千的禁卫军,还有让武沐和黄秋生突然一惊的三百死士。赵均骑着一匹黑马,一身戎装的站在排首,此时恶狠狠的向这边盯着,开来已经是等很久了。

“赵均小儿,没想到今天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吧。”此刻武沐笑了笑道。

“我真后悔,当初怎么没直接杀了你。”赵均冷冷道,这却是他的心里话。莫不是武沐做出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他现在已经坐在皇位上高枕无忧,此时确是由于后者变得岌岌可危。他在心下十分痛恨武沐。

武沐耸了耸肩,淡淡道:“你什么时候也杀不了我,从前一样,现在也如此。”

赵均脸色阴沉的滴出水来,此刻咬着牙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全都上,给我抓活的,我今天要玩死他!”

“狠话说的这么好,有什么用,又不是让你去说书!”武沐嘲讽道。

赵均气急,大吼:“给我杀,给我杀!”

此刻的形势,双方真的不想再说言语。既然立场已定,心意已决,只有拼个你死我活,才是正确。

此刻的黄秋生,拍了一下独角马,从上面飞驰而出,一掌拍死了一个死士,迎向了八撇胡子史老。

武沐还没动作,便见到剑光一闪,一副僵尸面孔的赵青,顿时出现在了眼前,此刻后者吐出几个字道:“我说过,必杀你!”

“只怕你没了那实力。”武沐耸了耸肩,随后一拳轰去!现在已经不是以往,上次两人对决,武沐为了调虎离山,并未和对方拼杀。被对方误认为自己弱了,此时已经到了淬体境的他,更没了输的道理。

赵青也不言语,只是控制着长剑,玩出了一个剑花,随后犀利的刺了过来。

武沐登时冷喝:“月步,铁块!”

嘭!

金铁相击的声音骤然传出,赵青的眸子寒光闪烁,从以前开始,他便感觉武沐的武技很奇怪。虽然不是太高阶,但是很实用。此刻他也不想啰嗦,直接心中冷喝:“怒之剑!”

随后,凛冽的气势在后者身上,‘腾’的一声骤然出现。

武沐后退了几步,道:“又是这招吗,那就让你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还能让我受伤!现在的你,已经和我有了多大的差距!”

这边在战斗,那边的三千银甲骑也是喝五千禁卫军加上东厂锦衣卫,三百死士,战的不亦乐乎。

虽然银甲骑在人数上明显呈现弱势,但是此时的形式上,却隐隐的站住了高峰。

此时的黄秋生也是一掌向八撇胡子史老拍了过去,史老心里一惊,顿时道:“黄秋生!怎么会是你!”

“哈哈,史老,我也没想到是你!”黄秋生笑道:“当年被我打败的滋味,很舒服吧。”

闻言,史老的面容顿时阴沉起来,恶狠狠道:“当年就是因为你,把我变成了如今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虽然如今,我很感谢你我有了这幅身体,但是今天,你必死!”

“哦?我倒要看看,当年的丧家之犬有何实力对付我!”黄秋生骤然冷喝,一掌便是拍了过去!

两人气势正盛,瞬间都在了一起。黄秋生战场经验十分丰富,即使对方身体诡异,一时间也没落了下风。

嘭!

此刻的赵,剑势越加凛冽,冷眸闪烁过后,突然一剑挥向了武沐。

剧烈的风压带着周边,都是响起了空气的爆鸣声,武沐只感觉脸庞被剑气挂的生疼。不得不说,即使自己到了淬体境,身体强度强了一倍多,这赵均的剑,还是对自己有着很大的杀伤作用。

可是今日不同往日,武沐此刻不但能反击,而且实力更强。

只听他冷喝一声:“八王枪·百孔!”

随后,手指顿时化作无数,速度奇快的点了出去。

伴随着,一丝丝灵气的增幅,武沐面前的空气,顿时被戳的千疮百孔。

此刻暴躁的剑气,也是随之到来!

轰!

两股强大一丈多规模的凛冽劲气,突然相撞,带起了一股极强的风势余波!吹得四周的离得近的人,都是一个踉跄,若写的人差点倒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