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八章 玉女玲珑体

天空之上满是黑色积云,厚厚的压在了锁阳城的上空。仿佛像是人们心中,积压许久的沉闷情绪一般,让人痛苦不堪。

天空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时不时还有电闪雷鸣。

豆大的雨点清洗着世俗的污秽,却洗涤不了人的内心。

冷月欣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任行人从自己的身旁匆匆行过。

她的头发已经被打透,身上也是全都湿了。她的脸庞也满是雨水,混杂着泪水,从脸颊流下,大颗大颗的滴在了地上。

他感觉自己像是游魂,像是行尸走肉。他的内心已经完全的崩溃了。

坚持了十五年,无非是希冀能见到自己的亲人。

今天,一切化为泡影。

自己被赵均玩弄了十五年,一切却只是个阴谋。

阴谋散去,奸人笑了。

她,却哭了……

浑浑噩噩的前行,冷月欣已经不知道,自己的何去何从。

或许自我了断,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月欣已经行出了一处矮巷,她面前出现了一座大建筑。

她忘了过去,大门上歪歪扭扭的还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武府”。

昔日辉煌的大家族,今日却破败如此。

她知道武家的传闻,她也为武家感到惋惜。她感觉武家和她好像同命相连,都是一样的悲戚,凄惨。

冷月欣叹了一口气,她忽然想起了那仅存的记忆中,还有着半分容貌的母亲,那可爱娇小的妹妹,那生活的一点一滴。

她的,所有的幸福……

她想报仇!

她想复仇!

即使她实力太弱,她也想要为亲人报仇!

啊!

此刻,冷月欣突然向着天空怒吼,眼泪滂沱一般的决堤而下。

然而,她的实力微乎其微,却是什么也做不到……

可就在这时,在她的视线内,正对着武家的方向,街角的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年,像是一棵苍天大树般站在那里,任凭狂风吹过,身子却是稳如磐石。

少年一袭黑衣,黑影遮盖住了脸颊,但是露在外面的嘴唇,却带着独有的倔强。

冷月欣突然扑了上去,泪雨滂沱。

少年楞了一下,将其抱住。

“求求你,帮帮我。”冷月欣放肆的嚎啕大哭,像是一个婴儿般。

武沐看着扑在自己怀里,梨花带雨的冷月欣,瞬间明白了一切,却是淡淡道:“好。”

闻言,冷月欣哭声更大了。

感受着怀中少女的体温,武沐不禁怔忡了一下。由于冷月欣的身体都被雨水打湿,衣服已经变成一块纤弱的薄皮,软塌塌的贴在身体上,不但勾勒出了玲珑的曲线,而且还有着一种朦胧美。

此时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武沐却是充分的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温度,还有那湿润润的身体。

一时间,武沐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可是在这样的场景下,理智告诉他,绝不能乱想。此时武沐把冷月欣从怀中推了出来,道:“找个地方避避雨吧,否则这样会生病的。”

此时冷月欣也会然发现自己的一系列行为,有点过度了,尴尬的面孔红了一下,呐呐的点了点头。

随处找了个废弃的茅草屋,冷月欣和武沐走了进去。

冷月欣先开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武沐笑了笑道:“刚好路过。”

“我……”冷月欣想要解释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情,却被武沐突然打断。

“不要说了,我能想得到。”武沐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报仇!”冷月欣毫不避讳道。

武沐在心中有些赞叹,冷月欣却是够坚强。放之一些普通的女孩,可能早就自暴自弃了。

“我可以帮你。”武沐淡淡道:“这几天,我已经联系了足够多的势力,只需要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大军杀往锁阳城。但是在此之前,我却有一件很在意的事。”“什么事?”冷月欣疑惑的看向了武沐的侧脸。

“地下死士!”武沐斩钉截铁道:“这件事关乎到这次行动的成败。”

“地下死士……”冷月欣若有其事的呢喃了一句,恍然道:“你是说血盟的人?”

“血盟?”武沐惊讶道。

“对!”冷月欣想了想道:“据我所知,赵均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拉拢到了一些血盟的手下,随后便在锁阳城地下建立了一个组织,被你们称为‘死士’,这些统一都是不怕死的主,没有痛觉和知觉。据说都是血盟的人,训练出来的。”

武沐点了点头,其实让他惊讶的不是这些,而是血盟的这两个字。在他前世记忆中,‘血盟’乃是血域分散出来的一个组织。虽然前一世没打过什么交道,但是他听说血域出来的人,都很诡异,而且都是亡命之徒。

武沐问道:“你知道怎么才能找到那些人吗?”

“你想要干什么?”冷月欣突然瞪大了眸子问道。

“除掉他们。”武沐理所当然道。

冷月欣张大了小嘴,道:“你疯了,那些人可不是你能对付的。你还记得上次的武比大会吗?那个黑鬼面具便是血盟的人之一,你难道忘了你吃了多少苦头嘛?”

“今日已不同以往。”武沐自信的笑了笑,道:“我现在已经有了更多的底牌,而且我还有你的帮助。”

“我?”冷月欣惊讶道:“别傻了,我一个小小的通脉境巅峰,能帮你做什么,到时候不扯你后腿都是万福了。”

“哈哈!”武沐笑道:“你还真有趣,谁说你一直会是通脉境了。相信我,三天之内,我会把你变成淬体境高手,而且还能稳固!”

冷月欣登时瞪大了眸子,道:“你没骗我?我可是卡在这个阶段好多年了。虽然我感觉我的天赋不错,但是却一直没找到升上去的窍门。”

“可以让我探查一下你的身体吗?”武沐一本正经的伸出了手,道。

旋即,冷月欣迅速的护住了胸部,警惕道:“你要干嘛?”

武沐汗颜,道:“就算你胸大,我也不可能总往哪里想吧。就算你胸大,也不能如此自作多情啊。”

“我……”冷月欣还想说话,却被武沐直接拉住了一截皓腕。

登时,冷月欣的面皮便是一红。

武沐捏着冷月欣的手腕,任其体内的本源灵气灌输进后者的身体,探查起来。

这么一查不要紧,登时吓了一跳。紧接着,武沐咽了口唾沫,放下了冷月欣的手腕,惊讶道:“竟然是玉女玲珑体?”

武沐道:“你还是处女?”

“废话!”冷夜欣因为武沐的置疑,很不开心,道:“你把我想象成什么人了。”

“额。”武沐尴尬的咧了咧嘴,道:“我只是没想到,有这么一个美女在身旁,那赵均竟然什么都没做,真是有点不科学啊。”

“武沐!你在胡说什么!”一听此话,冷月欣怒了。

“额,我错了。我错了。是我猥琐肮脏下流无节操了。”武沐立刻道歉:“我这也是随便说说,并无恶意。”

“武沐,我看你并非传闻那么的污秽不堪,我才想要你帮我的,莫要以为我是要寄人篱下。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冷月欣突然脸色冰冷道:“希望你能对我尊重些!”

“额……”武沐无语叹了口气。他怎么就忘了冷月欣十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是很坚强的活者,这样的人自尊心可是最强的。

“我错了,我很诚意的向你道歉。”武沐道:“为了表达我的无限友好之情,我必须要给你解释一下什么是逆天的‘玉女玲珑体’体质!”

“这是你应该做的。”冷月欣白了一眼武沐道。

武沐只能讪讪的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