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七章 绝望

紧接着,一个少女提着布兜,出现在了大殿上。赵均挥手遣退了众人,只留下了自己和随身护卫赵青,还有冷月欣。

“不愧是我的得力部下,办事就是麻利,比那些废物强多了。”赵均从龙椅上走了下来,皮笑肉不笑道:“让我看看,我们最棒的冷月欣杀手,给我们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赵均在冷月欣面前站定,嘴角撇出一个冷冷的弧度,随后伸出了手指。

赵均竟然想用指尖去刮冷月欣的脸蛋!冷月欣心中感到恶寒,却是强忍着恶心没有后退。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再忍忍,自己就自由了。

“哈哈哈!”赵均发出了极为嚣张的笑声,道:“不错不错,和我说说,昨夜你都看到了什么。”

“回禀陛下,我抓到了刺杀朝廷命官的凶手。”冷月欣一抱拳,脸上毫无表情道:“人头就在这布兜之中,还请陛下过目。”

“哦?”赵均挑了挑眉,看向了地上染血的布兜,道:“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和我做对。”

赵均给了赵清一个眼色,示意将其打开打开。

赵青上前,缓缓打开了布兜,紧接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骤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随后,赵均震惊了,眼睛瞪大,呢喃道:“这是……武沐!怎么可能会是他?”

看到赵均脸上的惊讶,赵青也是低头看了看,那张百年难得一变的扑克牌脸,竟然也出现了一抹诧异。

冷月欣的心里倒是舒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没认出真假。在心中对武沐的佩服,不禁又上升了许多。此时的她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激动,因为她感觉终于能见到自己的亲人了。

“这是怎么回事?”赵均语气有些生冷,却不是对着冷月欣,而是在质问赵青。

在以往,后者可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

“不会……他绝对已死。”赵青思考了一下,勉强从嘴中蹦出了这几个字。

“算了!”赵均淡淡一笑,道:“祸害已除,我也不用太过担心。只是空出了那么多的官位,我倒要好好的斟酌一番。”

冷月欣美眸看了看地上的人头,沉默不语。

“冷月欣,朕念你此番有功,可要好好的犒赏你一下。”

赵均笑道。

“民女不求身外之物,只求皇帝陛下兑现之前承诺。让我见到我的母亲和妹妹。”冷月欣欠身一礼,推辞道。

“哦?”赵均挑了挑眼眉道:“这个,可不好办啊。”

闻言,冷月欣心头顿时‘咯噔’一声,旋即面不改色的继续道:“还请陛下兑现之前承诺!”

“你就那么着急见到你的母亲吗?”此时赵均脸色突然有些变了,语气有些冷。

“还请陛下成全!”冷月欣道。

“这个不急,”赵均忽然笑呵呵道:“我可还不想我们的冷月欣小姐有什么身世挂念,这样会影响你的前途的。”

“我不要什么前途,我只想见到我的亲人。”冷月欣此时忽然抬起头,针锋相对道:“还请陛下兑现承诺。”

“亲人,前途,哪个更重要?”赵均突然嗤笑道:“承诺?都是一文不值的东西。”

自从赵均的第一句话出来,冷月欣的心便凉了半截,她知道赵均今天肯定会出尔反尔。

“难道堂堂的一国之君也会言而无信?”冷月欣寒着脸,质问道:“有你这样的皇帝,真是国家的耻辱。”

被如此羞辱,赵均也不生气,只是狂妄的笑道:“信誉,又值几个钱。我只知道谁才更有利用价值,在你还没有帮我做完事之前,想走?不可能!”

“卑鄙小人!”冷月欣寒着眸子紧紧的盯住了赵均的眸子,咬牙切齿道。

“卑鄙?”赵均撇了撇嘴道:“卑鄙的事我做多了,这又算什么。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你亲人的下落,我也不妨告诉你!”

冷月欣精神一振,心里顿时期待起来。她与母亲和妹妹,已经阔别整整十五年,从来没收到她们任何的信息,她只知道连日跟是被赵均关了起来。

那种对亲人无限的思念之情,一直萦绕在她心头,久久不散。偶尔午夜,她也常常会因此,从噩梦中惊醒。

孤独了一辈子的冷月欣,只有见到亲人的那一丝希望,才是一直苦苦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动力。

望着冷月欣看向自己的期待的眸子,赵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嘲笑,道:“只会把温暖寄托在亲人身上,永远都是懦弱的蝼蚁。我打不放的告诉你,你的母亲和妹妹,早在十年之前,便已经被我杀了!”

轰隆!

闻言,冷月欣只感到天空上有一道雷电划过,狠狠的击在了自己的胸膛。

她木然的摇着头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在骗我!”

“骗你!真是可笑。”赵均道:“你父亲死的那一刻,你母亲和妹妹,都已经死了。而你,我是看着体质特殊,才留下来的。没想到,却培养了一个这么出色的刺客,你可要好好的谢谢我。”

赵均的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打在了冷月欣的身体上。此时的后者,仿佛只能看到前者一直嗡动的嘴吧,却已经听不清后者说着什么。

她的耳中,在反复着这两个字。

死了,死了……

死了……

死了……

冷月欣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感觉自己的一切梦想已经崩塌。

她想去大罗域去看花海,想去找一个小山村,安度余生。这些总总的心愿,却被眼前的人,残忍击碎!

而此刻的赵均却没有一丝的同情,只是残虐的大笑道:“即使这样,却还要给仇人卖命,是不是感觉很愤怒,很不爽?可是你又有什么选择呢?这就是你的命运,你生下来注定就是个错误!哈哈!”

“人渣,我要宰了你!”冷月欣此时只感到全身都要焚烧一般,掏出了短剑,一把向着赵均刺去。

只见空气中骤然出现一道银光,一到锋利的短刃,狠狠的刺向了赵均的脖颈。

异变突生,赵均来不及反应,只是迅速的向后面狼狈的翻了过去。

赵青却是反应最快,当下直接抽出长剑,也是刺了过去。

砰!

金铁相击的声音脆生生的传了过来,冷月欣却是迅速的被震退了数步。

赵青太过强大,她根本无法匹敌。

可是就在方才的一刹那间,赵均还是被伤到了。他轻轻抿了一下脖颈上的鲜血,眼中满是恶毒。

而此时的赵青再次施展无双的剑技,刺向了冷月欣。

冷月欣爆喝:“千杀!”

就在她要施展必杀的一刹那,却生生被赵青断开。

此刻赵青断喝:“断碎!”

呲!

哗啦啦!

两人的武器,凶猛的撞在了一起,空气中骤然传出了撕裂一般的嗡鸣声。

砰!

而在冷月欣惊恐的目光中,她手中的短刃,竟然化作了片片碎片……

噗!

冷月欣的从嘴里喷出了一道血雾,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赵青的剑,太过狂暴。

她实力与其差了太多,而此刻的赵青已经提着剑,指向了她的纤弱的脖颈。

下一秒,赵青便预刺了下去。

刺杀赵均的人,在他的准则里,都是必死的。

“慢着,留她一条活路。”此时赵均突然冷喝道。

冷月欣怒目而视,恨不能立刻杀了前者。

赵均却蹲在了身子,突然捏住了冷月欣精致的下颌道:“贱货,你只是我的一个奴隶而已,我今天就宽宏大量的饶你一条命!不过,你若是想要逃离锁阳城,你将会必死无疑。”

冷月欣愤怒至极,却怎么也动不了身体,被赵青紧紧的禁锢住。

随后,赵均突然站起来道:“这辈子,你都只能心甘情愿的为你这个仇人卖命!我就要你永远的这么痛苦的生存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