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六十五章 决断

武沐冲着一处石台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这些孩子本来是一群孤儿,我看着体质都不差,就想着让他们练练武,至少以后不会被坏人欺负,呵呵。”

冷月欣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也不知道听没听见武沐说的话,只是附和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去帮你沏点茶。”看着冷月欣魂不守舍的模样,武沐不禁有些纳闷,随后便预站起来。

“我……让我来吧。”冷月欣直接站了起来,旋即有些尴尬道:“茶叶……在哪里?”

武沐疑惑,旋即用手指了指身后的石箱。

冷月欣走了过去,翻找片刻后,掏出了一包上好的茶叶。紧接着,拿来了热水壶,然后抬起,将滚烫的开水淅淅沥沥的倒入其中,又慢慢的放进了茶叶。

此刻的她,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武沐,看着对方背对着他,偷偷地将手深入了怀中……

“这是你的茶!”冷月欣微笑着,将茶托放在武沐的面前,赞美道:“这茶不错,很有品味。”

武沐撇嘴一笑,轻轻拿起了茶杯,道:“现在应该和我说说了吧,为什么一直想要杀掉我。”

“我……”冷月欣低着头,含糊其辞道。眼角却是一直盯着武沐端起的茶杯。

茶杯还差一寸就碰到嘴角了,已经要喝下去了,喝下去了……

噗!

此刻,武沐却突然全都喷了出来,随后伸着舌头道:“这茶好烫啊!”

被喷了一脸茶水的冷月欣,完全的呆住了。随后‘啊’的尖叫一声,一下子从石座上,跳了起来。

“抱歉,抱歉,抱歉!”武沐故作脸色慌张的拿出了一块毛巾,帮着冷月欣擦起了脸。

偶然间,武沐的手指撑到了后者的脸颊,他不禁在心里暗自称赞道:这皮肤,啧啧,真是滑.嫩!

“没事,没事,我没事。”冷月欣心里有鬼,心神在就不在这,她只想要武沐快些把茶喝下去,此时却道:“我给你换一些凉些的茶吧,随后有朝着武沐的背后走去。”

武沐看了看冷月欣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又坐回了石台上。

片刻后,冷月欣再次的走了回来。

武沐道:“你怎么了,从方才就看起来魂不守舍的?我跟你说话,你也都没听进去!”

“我……我没事。”冷月欣眼神闪躲,目光虚浮,看了看武沐后,将茶杯再次推到了武沐的面前。

武沐目光闪烁了几次,笑了笑,将茶杯轻轻地放在了嘴边,随后又放了下来,道:“这茶,这回又太凉了。喝凉茶可对身体不好啊。”

“啊?”冷月欣楞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慌乱道:“我在给你换!”

随后,已被崭新的温茶,再次出现在了武沐的面前。

武沐看了看茶杯,又看了看冷月欣道:“这次的不错,不过今天你的表现很反常啊。而且怎么这么殷勤,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即使我再傻,也应该看出来了,你,是在茶水里下了毒吧。”

冷月欣顿时额头留下了冷汗,瞳孔缩了缩,眼神却是故作镇定。自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用毒了,为什么从来没像这次这么紧张过!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所有的一切武沐都看在眼里,此时却道:“哈哈,瞧你吓的,逗逗你而已。”固然一本正经道:“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冷月欣的神情更加紧张了,掩饰不住的葱白一般的手指,在互握之间搅来搅去。

武沐淡然的端起了茶杯,放在了嘴边。下一秒,便准备豪放的一饮而尽。

啪!

冷月欣一把打落了武沐手中的茶杯,此刻却是喝道:“别喝,里面有钩毒!”

怕擦!

茶杯掉落地面,应声粉碎。

骤然,冷月欣的面庞塌了下来,表情失落,像是石人一般的坐回了石凳上。

最后一刻,他也没能杀了武沐。

她,失败了。

因为自己复杂的心情失败了。

或许,武沐在他的心中,已经得到了证明,或者让她感到敬佩。

总之这一刻的冲动,她自己也是有些不理解。但是她还是做了,做的理所当然,毅然决然。

此刻的武沐,却是一脸从容,从保持着端着茶杯的手势,此时,缓缓的放下来,笑了笑道:“能跟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望着武沐似乎毫不惊讶的样子,冷月欣先是不解,后来生气一股想法,自己被玩了。

她突然喝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茶里有毒。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揭穿我,这样很好玩吗?”

武沐语气轻松道:“我相信你会告诉我的。”

“你到底想怎样?”冷月欣突然莫名爆吼。

“是你到底想怎样?”武沐针锋相对道。

“我要杀了你!”冷月欣仿佛失去了理智。

“可是你没有那样的实力!”武沐实话实说道。“为什么这么想要我死。能和我说说原因吗?”

“因为我想要看到我的妹妹和母亲。”冷月欣顿时眼角泛红,仿佛压抑了几年的悲伤,此时却再也忍不住了,抱头痛哭了起来。

现在的她,已经不可能杀掉武沐了,他也感觉自己不可能见到母亲和妹妹,所以他很失落,很绝望。

“为什么?”武沐有些已疑惑的看向了她,他不知道冷月欣的身世,在这个外表看起来十分坚强的女孩的心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故事。

“为什么?为什么……”冷月欣突然眼泪决堤,十分悲痛。

武沐知道对方的‘为什么?’,不是在反问,而是在质问她自己,就像在质问命运的不公一样。

“你可以冷静一下。”武沐道:“也许和我说说,我能帮你也说不定。”

武沐总感觉,冷月欣的事和赵均有关系。

此时的冷月欣仿佛把积压十几年的悲痛全部发泄出来了一般,眼泪决堤,好似婴儿。

“和你说有什么用吗?”冷月欣此时用冷眸看着武沐道:“就算你有实力又怎样,你能把我的母亲救出来吗?你能吗?”

武沐沉默,没有把我的事,他不敢保证,更何况,他根本不知道后者发生了什么事。

“是赵均,是赵均派我来杀你的。”冷月欣此时绝望的呼了一口气,道:“我的母亲和妹妹都在他的手中,她说只要我能杀了你,就还给我们自由。”

武沐微楞,心道:“原来如此,终于知道冷月欣为何三番五次找自己的麻烦了,原来她是赵均的手下。”

不过他心里也是有些纳闷,虽然他杀那些贪官的时候,自爆过姓名。可是并没有知道他还活着,以赵均的认知,自己应该死了才对。

武沐道:“赵均知道那些狗官,是我杀的?”

冷月欣不解的看了看武沐,道:“不知道,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你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可怕。”

武沐看着冷月欣有些惊恐的眸子,不知道后者到底经历过什么事。但是为了自己以后能少些麻烦,自己还是要帮帮她。

“那我现在有个办法,你要不要听?”武沐道。

冷月欣不解的看向了他。

“稍等我一会!”武沐道:“你就呆在‘秦巢’,那也不许去,等着我回来。”

还没等着冷月欣询问,武沐便直接走了出去。

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后,武沐拎着一个布袋,嘴角含笑的走了回来。

随后,他直接将布袋扔在了地上,道:“打开来看看!”

冷月欣好奇的看了看地上有些发红的布袋,有看了看武沐,不知道后者在搞什么鬼。但是还是顺从的打开了布袋。

紧接着,一颗人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冷月欣因为职业的关系,并没有感到惊恐,却是瞪着武沐道:“你又在滥杀无辜?”

“又?”武沐冤屈道:“我什么时候乱杀过无辜?更何况,这人是今天被处刑死的,管我什么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