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五十三章 气到吐血

武沐清了清喉咙道:“何家的前辈们,你们能听到我说话吗?”

何风一个机灵,突然左顾右盼,后道:“武沐?你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呵呵,这是什么地方呢,我想你心里也有数。”武沐笑了笑道:“至于现在的情况,是很危险的,如果你们答应我一些事,我可以保证你们平安无事的出去。”

“小儿,休要让我相信你的鬼话!”何风喝道:“你受了重伤,怎么可用出这等战技?”

闻言,武沐摇了摇头道:“我也没说这是武技啊,如果确切的说,这是我的一个劫难!但确切的说,你们很倒霉,因为某种原因,也被迫参与了进来。”

听到此话,何家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武沐继续道:“现在呢,劫数已经开始了。但是呢,我碰到了一点问题,也就是说,这场劫难有可能渡不过去。这样产生的结果,就是你们也会和我同归于尽!”

何风老眸一眯,道:“你什么意思?让我们帮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说的话?”

“答对了,老头还算聪明。”武沐道:“至于怎么想你们证明,下一刻,你就明白了。”

武沐感受了一下何家人的站位,控制已经要毁掉下一撇经络的经脉移了过去,随后‘忽’的一声,经络化为飞灰。

而此时的何家人里面,突然有人惨嚎了一声。

啊!

所有人向其望去,只见此时何家的一个后辈,惊恐的摸着自己的脸颊,拼命地在嚎叫着。

众人也都是吃惊的看到,后者的面膛此时竟在消融着,就像是冰雪消融般,诡异地缺了一块。

“快用你们身体内的灵气,控制住他身体的会挥发,否则一旦她身体能量全部消失后,那可就要完全的死掉了。”这时,武沐提醒道。

此时,却没有一人动作。

任其何家的人惨嚎,最后完全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你们这些人,就是这么自私。”武沐仿佛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其实吧,我的这个劫难只需要你们帮助,大家或许都可以平安无事的活着出去。”

“武沐,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何风突然恶狠狠的喝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不管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他死的,想杀掉我,那就痛快些,别跟我玩这阴险手段。”

武沐呵呵一笑道:“老头,你为什么就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呢。我现在是在渡劫啊,我自己碰上了困难。只有你们的帮助才能走出去,如果我走不出去,你们也得死。至于方才那一幕,只是我确保他一个人的能量切好其用,我才敢拿他做例子,否则换了一个人,说不定,我们早就死在这里了。”

何风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他脑袋里的那些信息,根本猜不透武沐到底在想什么。此时的他,也完全不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方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无论如何,你们都要帮我们。”武沐严肃道:“就跟你们说清了吧,帮我有活命机会,不帮,必死无疑。”

此时的何家人都气的牙根直,何风却是咬牙切齿道:“帮,我们帮还不行吗。”

武沐呵呵一笑道:“别一副像是被强逼的模样,一会说不定还要谢谢我呢。”

其实武沐并不知道,自己渡劫失败,何家人会不会死。他只知道这些人在自己渡劫的时候,帝之本源为了防止这些人妨碍自己,便把他们屏蔽在了一个空间,而这个空间恰好和自己的身体相连。

而每个人都是能量体的存在,武沐自身的能量不够,所以只能向别人借。

此时的何家人正好能帮他,方才那人死,不过是武沐用了一点小手段弄死的而已。

因为想要达到身体能量守恒,武沐必须要这些人团结起来,完全受自己掌控才能做到。

“说吧,让我们怎么做!”何风一咬牙,喝道。

“先等一下,在此之前,我还要说明一下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因为这是重点!”武沐道:“现在的我们是拴在一个草绳上的蚂蚱,不管我们之前有多大的仇恨,出去了再说。现在,只要合作开始,有一个人有二心,其他人可能就会跟着遭殃,你们可是明白了。”

何风看了看身后的众人,吼了一句:“听懂没,谁要在下面搞小动作,看我不拔了它的皮!”

“是!”整齐嘹亮的回答。

“不不!”武沐摇了摇头道:“我最担心的是你!”

“好,我知道了。”何风面皮不禁的红了一下道。

“好,听我命令,围成一圈,就地盘坐,互相把手搭在对方肩膀上。”武沐指挥道:“将身体所有防备全部散开,灵气输出!”

看着这些人听话的按照动作做着,武沐继续道:“为了方便起见,我以何长老的位置为一号,顺时针往下排,没人都记住自己的顺序,一会点到谁,谁听话照做就可以了。”

此时何家的人已经全部盘坐了下来,只等着武沐发号施令。听到编号这一句,不由得都是感觉呼吸都别扭起来,想象这里有几个都是活了上百岁的老头子。竟然像是小孩做游戏一般的被编号,不由得尴尬之极,但为了活命,也没办法了。

“六号你做什么呢?”武沐道:“你你你!就是说你呢,你还数什么什么啊,不识数嘛,灵气多散溢出一些,让你们这个圈子来达到一个稳定值。”

被当众批评的六号,就是一个上百岁的长老。闻言,忽然感觉脸庞发烫,面红耳赤,很是丢脸的低下了头。

武沐继续道:“不要低头,六号你是诚心和我过不去是咋的,眼睛目视前方,看别人的灵气粮是怎么运转的,感知不会吗?感知?”

“还有十三号,你是猪吗?别人都把手放在了肩膀上,你放哪呢?你在这耍帅呢?还是不知道肩膀是哪里?诶诶诶,这会才对嘛,也不傻啊。”

“三号你的灵气多输出一些……”

“九号放松……”

“十四号……”

“一号……”

此时的何家人,真的要被武沐玩坏了。

在经过仅几分钟的折腾后,以最慢速度到达下一处经络的本源灵焰,已经燃了起来。

武沐深呼吸,一口气冲了过去。随后喝道:“加大灵气输出,守恒!控制住,缩小……”

可是,意外还是来了,就在此时!

啊!

突然何家的众人中,突然有一个人的手掌‘呼!’的一声燃了起来,悲鸣声顿时响起。

武沐应急冷喝:“不要管他,把他退到一旁,下一个上!”

身后之人也算听话,毫不顾忌家族之情,直接将前面的人一脚踹飞,顶了上去。

随后,众人的额头都是冒出了冷汗。

他们只感觉自身的灵气在一点一点的被掏空,身体越加疲惫起来。

此时武沐沉喝:“收!”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完了。”何风喃喃道。

“完了,你也太天真了?”武沐闻言,不屑道:“这还没走完一条经脉的三分之一呢。”

什么?

顿时所有人都是呆住了。

“这么做的确不是办法,速度实在太慢了。”武沐低头沉思,他发现众人之时将手放在对方身体上,在灵气在转换的过程中,并不是那么的灵活,游刃有余,而且灵气量的调配根本不够:“必须要找个办法啊。”

思前想后,武沐看了看众人道:“你们把鞋都脱了!嗯…袜子也脱了。”

众人没动,都是怪异的看着上方,发出声音的地方。

“你们都看我干嘛!”武沐冷喝道:“我让你们把鞋和袜子都脱了,还想不想活命走出去了。”

“可是……”何风有些委屈道:“这不是按照你说的做了嘛,还要我们脱袜子,拖鞋做啥?”

“这样能加强灵气的转换和输出,你有问题吗?”武沐呐呐的解释道。

“可是这……”何风老脸一红,道:“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你让我们脱鞋脱袜子,这成何体统?”

“我管你提桶还是水桶,要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少废话。”武沐埋怨一句道:“老大不小了,怎么这么爱墨迹呢?莫非,你已经很多年没洗脚了,味道很浓。”

“我……”何风当下真有一种大口吐血的冲动。

“我什么我,快到了,别墨迹了。”武沐催促道。

闻言,众人都是一副没被答应的痴女无限哀怨的表情,脱掉了鞋子还有袜子。

“我却,这是谁的脚这么臭!”何风突然捂着鼻子道:“你别挨着我,离我远点。”

此时只看到一人,刚脱掉了鞋和袜子,便迎来了不熟的鄙夷目光,此时看到众人嫌弃的眼神,尬尴的面红耳赤。

“不行!”武沐当即提醒道:“按照方才的顺序来,我好不容易对你们的实力有些了解了,现在换位置,不是浪费时间吗?不是而且还有可能增加危险的几率!”

闻言何风再次气得要吐血,咬了咬牙,撤下了两块布料,恶狠狠的塞进了鼻孔里面。

“好,这次听我命令。双手双脚都要与对方身体接触,脚放在对方两侧肾俞穴位上,手依旧搭在两侧肩膀的肩井穴上。好了,一二,灵气传输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