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五十一章 重伤

武沐闪退过后,感到脸侧火辣辣的疼,轻轻一抿,才发现脸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气道:“为什么往我脸上砍?羡慕我比你帅?就算你长得丑也不能这么做啊?你妈妈没叫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

赵青的眼角抽了抽,天性不怎么会说话的他,此时碰上伶牙俐齿的武沐,更是嘴笨口拙。干脆索性不开口,一把剑便刺向了武沐。

“你倒是说话啊,难道你是个哑巴?”武沐不放弃的嘲讽道。

对战之中,如果能让人失去理智,心里生火,对方也能出现破绽,武沐道是无所不用其极。毕竟赵青的剑法在赵国可是非常出名的,就连巅峰的秦烈都不敢小看。实力真可谓是赵家第一人。

赵青仍是一言不发,剑路刁钻的刺向武沐!

武沐使用身法,连连躲避,身体向着何家人的方向移去。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用尽全力留住所有的何家人加上赵青,为秦烈争取到进入监狱的机会,方才他已经看到禽类带着‘秦巢’的人手下去了,所以他现在要在秦烈救出人的同时,将这些人全部引开。

嗖!

武沐在一只暴君熊的后面一个闪身,紧接着,剑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月牙,武沐堪堪避过,暴君熊厚实的外皮,却被削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飞溅。

“好犀利的剑技。”就算是重生过的武沐,都不得不赞叹后者剑技的刁钻狠辣:“这要是进入某个大宗门或者是大家族的后代,未来不可限量。然而却生在了世俗界,可惜了,可惜了。”

赵青眼角不断抽搐着,武沐现在给他的感觉,很让他恼火,明明每次都是差一点伤到对方,却总能被对方避过去。你说像是一个泥鳅般滑溜也就算了,你嘴上还一直在念叨着,真真是让人火大之极。

不过赵青从小就被训练成了赵均的杀手,他只负责保卫后者和杀人,从来不需要说话。所以也练就了一副不凡的心性,倒也不会因为武沐几句话就被毁掉了。

武沐继续做有闪避,也不攻击,他在保存实力。因为接下来面对的才是最困难的。

嗖!

武沐又是一个闪身,便是看到了不远处的何风。微微一笑,向其冲了过去!

“小儿,这回看你还往哪跑!”此时的何风也是看到了武沐,眼眸一眯,直接翻掌冲了过来。

武沐微微一笑,直接躲过,再次冲向了何家另一个实力在淬体境左右的。

武沐大致的粗略算过,这一次何家派来的高手,何风依旧是最强的,据说在何家长老里面排第八。其次便是一些不入名的,但实力也远超武沐,皆是一只脚踏入了淬体境,这样的人有五个左右。

再加上通脉境巅峰的,大约有十个左右,一共不到二十人。

在方才的浑水摸鱼中,武沐将通脉境巅峰的除掉了三个,接近淬体境的阴掉了一个。

所以现在剩下的还具有威胁力,也就十五人左右。

现在武沐需要做的就是,在秦烈将人救出来之前,将剩下的这些人全部吸开。

武沐猴子般灵活的在中日跟之间钻来钻去,何风和赵青也是一路追赶。无奈人数太多,武沐又偏偏朝人多的地方跑,两人怕伤到自己人,所以出手难免有所束缚。

这也正着了武沐的道,他们不用全力,就不可能抓得住武沐。

此时的武沐又是在何家一个长老后面偷袭成功,轻飘飘的一掌拍过去,这人反应过来时,武沐已经退走了。气得他一咬牙,直接跟了上去,想要报复回来。

就是如此,一个接一个,最后都成了武沐的对手。

此时,武沐的身后便积累的一个小队。追打武沐小队。

数十个长老气的面色铁青的追赶着他,却是好不下手余地。武沐淡淡一笑,知道时间已过得差不多了,一个闪身,便是脱离了战圈,直接冲出了锁阳城的北门。

众人一看,也是跟了上去。

十数个何家高手,加上赵国第一侍卫赵青都是跟着除了锁阳城。

除了锁阳城,武沐便是转弯,朝着顺林跑去。‘秦巢’在西方城郊,他必须避开。

所以众人浩浩荡荡的便也跟着跑了过去,他们也没想着武沐有什么计谋。他们也不会去想,毕竟何家的目的就是除掉武沐,才不会去管牢狱中关的是谁,会不会被就走。

此时赵青却是犹豫了一下,但想到了赵均对他下达的命令,还是跟着众人,追了过去。

后方在追赶,武沐在前逃,武沐的速度快。赵青和何风的速度更快,至于剩下的那些人,则是在勉强跟着。

武沐知道,被后方人追上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可就在此时,只听到后方何风的断喝。

“风舞长天·龙卷!”

武沐心头一惊,前行的身体戛然而止。

随后数十棵大树,在他面应声而道。

轰隆一声!

便是将大地都震的颤了颤!

“叫你跑了这么久!也应该歇一歇了。”何风讥诮道:“给你活着的机会,你不要,偏想死,我便成全你。”

旋即,便是其身而近。而与他一起上前的还有赵青,此刻他的眉头一皱。

武沐看着两人解释上前的身影,知道今天怎么也是逃不掉了。

可在此时,何风却是停了下来,对着赵青道:“那小儿是我何家的猎物,还请阁下先退去吧。”

赵青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武沐,像是有些结巴般的,说出了这几个字:“他是我的猎物。”

何风瞪了一眼赵青,道:“那就看谁能先把他拿下。”

本来心里还想戏耍一下武沐,此时却已经放弃。

随后大吼:“风舞长天!”

而此时赵青心里的想法是,自己是受到了赵均的命令,杀掉武沐,他的自尊不允许别人在他的面前抢了人头,随后也是喝道:“怒之剑!”

武沐抽了抽嘴角,一个都够他受了,竟然来了两个,无奈也是摆开了架势。比武大会的伤势好没好全,他现在可不干再用一次天陨八荒,此时喝道:“逆暗刻!”随后旋转起了身体,一拳轰出。

此刻何风喝道:“弩炮!”

赵青只是嗡动了一下嘴角:“断碎!”

无形的剑气,蛮横刮来,还伴随着强烈的空气炮!

赵青与何风的杀招,竟然结合在了一起。

剑气匹练无双,四周还包裹着毁灭的空气威压。一阵轰鸣声起,这股毁灭性的能量便一路摧枯拉朽般的射向武沐。

方圆数丈内的植物花草,直接粉碎,空气都是震荡起来,发出一阵阵的破碎般的‘嘶嘶’声!

武沐只感到头皮发麻,身体像是被重物压到一般喘不过来气。

这两人结合过的武技是在太过强大,堪比地级高阶战技,甚至比武沐施展的天陨八荒差不太多。

“好强的气势!”武沐旋转的身体,越加迅速起来,只等着爆发那一刻,但此时他的内心,确实有些冰凉。

轰!

一拳轰出,两者相撞!

余波匹练向四周倾泻而出!

剧烈的风势不减,直接将离得近的大树,连根拔起。

武沐吐血倒飞而出,嘴角苦涩道:“果然好强,不过我的母亲应该已经逃了出来吧。这次实在是我太失算了,没显得借尸重生后,还能遇到如此危局。”

武沐心里叹气,怪就只能怪,自己这一段时间,太顺利了。有着前世的记忆,还有帝之本源的增幅,自认为无人能敌,却忽略了敌人的狡诈。

如果当时是自己送走母亲的话,可能就会好很多吧。

噗通,武沐的身体直接撞飞了一颗大树,随后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壑,听了下来。

胸膛深陷,体内剑气狂暴。

他发现现在的自己想要伸入怀中,掏出一颗丹药都难。

赵青远远地看了一眼武沐,自信的收回自己的三尺青剑,不屑转过身,一言不发的走了,他要回去复命。

他相信任何人在自己的三尺青剑下,都不可能生还。从过去到现在,没有一人能生还。

即使有,死去,也只是时间问题。只因他的剑气太过狂暴,只要入体,这人必亡。

看到赵青转身而走,何家人没有理会,而是上前皆是走到了武沐的身边。

何风道:“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把我们引到这里,但是结局都是一样,你必死无疑!不过在此之前,你还不能死的这么轻松。

何三,去把他的手脚经脉全部挑断,以防万一。”

“是!”身后一灰袍人恭敬一礼,随后掏出了一把短刃,直接走到了武沐的面前,低身道:“小子,你杀了我何家后辈,便会有今日,这可怪不得谁。”

随后一把短小精悍的匕首刺了下去!

噗噗!

噗噗!

鲜血飞溅!

武沐痛呼,却是强忍着没有出声!

鲜血流了一地,何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找个绳子,把他捆起来,拖着走。然他知道知道杀我们何家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何凤狂妄大笑,心里正残忍的想着怎么折磨武沐,却突然发现眼前一红,脑袋骤然昏沉起来。

随后他便感到脚步虚浮,身体轻了许多。他心里一惊,却时突然看到四周早已不是森林树木。

而变成了一片血红,还有着无数血红的脉络,他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一个人的身体内,四周都是经脉一般。转身一看,何家的人,竟然都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