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四十九章 一碗百家面

此时一袭黑衣,稍稍易了容的武沐站在一个高塔的围栏后,遥望着武府的位置,心里悲痛欲绝。

光无和悟道的能力,让他的意识力远超常人,他感觉到了自己家里面那浓重的血腥气。

他现在决不能出现在武家附近,他不是小孩子。明白现在的武家已经被何家和赵家下了埋伏,自己去了只是送死而已。

况且就算他回到武府也没什么用,敌人还会傻到把人藏到武家吗,想必也是早就带走了吧。

此时武沐只期望能快点得到母亲的消息,这样自己才能把母亲就出来。现在的自己,太被动了。

四周满是风声鹤唳的官兵,自己进个城就需要过好几道安检,所以现在的他必须谨慎动作。

而就在这时,他发现脚下街道两侧的百姓越来越多,此时都望着街道的尽头指指点点,嘴里还议论着什么。

武沐趁没人注意,从高塔一跃而下,站在了众人身后,也是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街道的尽头。

在那边,此时正有着两排标志着皇宫的正规军慢慢行来,而在这些士兵的簇拥下,中间还有着一个囚车。

囚车上面是一个身穿囚服,手脚都被拷上铁链的少年。这少年与赵均相像,容貌英俊,只是他的眼睛不像赵均那么狠厉。

她的神色温和,气质和蔼可亲,即使身处囚车,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失落和绝望,只有无比的淡然。

此时,武沐听到了大家的议论。

“这人是谁?”

“这人你都不认识吗?他可是当今的二皇子赵烨啊!”

“啊?他就是赵烨,就是那个大逆不道用毒杀害自己父亲的赵烨?这人实在太猪狗不如了,竟然能对自己亲生父亲做出这等事。”

“你别胡说,我才不信二皇子能做出这种事呢!”

“对对,二皇子爱民如子,乐善好施,明明是个好人。”

“可是当今的陛下说是他杀的,这个怎么做假?”

“我感觉这里有猫腻,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我也想事情没那么简单,传说中就是他和赵均向来不和,而且在这之前一直争夺王位的继承权,不过好像最后是赵均胜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说是当今皇帝陛下杀了他的父亲不成。”

“嘘!这话可不能乱说,会被诛九族的!”

“赵均怎么可能杀自己的亲生父皇,你秀逗了吗?虽然我感觉和赵均没关系,但这不代表赵均不会借用此事除掉赵烨,但是我感觉赵烨也不是杀父凶手。”

“有道理,有道理。”

高手在民间。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一些观点和武沐心中所想很像,只是他的想发更偏激一些。

他认为赵轶的死,赵査的死,就是赵均下的毒手。

弑兄杀父这样的事,武沐认为,赵均完全做得出来!

众人正议论着,囚车已经渐渐行到了众人的不远处。一身白色囚衣的赵烨,也是清晰地出现在了武沐的面前。

随后,便听到了囚车里面的赵烨,突然来了一声喝止:“等一下!”

士兵狐疑的停下了牢车,走到了赵烨的囚车旁,冷着表情道:“怎么了,方才不是刚给你上过茅厕的吗,怎回又有了?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被人如此嘲讽,赵烨只是摇了摇头,面不改色道:“把这碗饺子送给那对母女俩吧。”

随后,只见他从身旁端起来一盘饺子,递到了士兵的手中。

众人沿着赵烨的视线望去,发现了在人群当中,此时正站着穿着乞丐服的娘俩。母亲衣衫裸露,脸上还有血迹。女儿瘦骨嶙峋,要不是母亲拽着,仿佛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到。

这母女俩好像很长时间都没吃过饭了。

此时两人也看到了赵烨的手里的饺子,小女孩眼睛顿时变得闪亮。

士兵看了看赵烨盘中的饺子,又回头看了看母女俩,满脸都是嫌弃。

“把自己父亲都给杀了,还在这装什么好人。”对赵烨无情的冷嘲热讽,士兵还是一把夺过了赵烨递过来的饺子,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扔到了母女的前方的地面上。

‘啪嚓’!

盘子摔落在地,幸好还算坚固,没有碎掉。但是饺子却是洒了一地,少许几个还留在盘子的中央。

母女俩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盘子,还有散落还有饺子,又看了看赵烨。

赵烨看到士兵的动作,先是眼中一冷,又变回了一片淡然,紧接着表情温和的看着母女俩道:“吃吧,总比饿着强。”

妇女看了看地上的饺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无助的蹲了下去,将饺子一个一个的捡回了盘中,端到了小女孩的面前,随后站起身对着赵烨哽咽道:“谢谢你。”

赵烨微微一笑,看着小女孩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对着士兵淡淡道:“走吧。”

随后马车又行动了起来。

此时武沐的心里有些心酸,他感觉父亲的决定是对的。他知道,这人就是父亲想要竭尽全力保住的皇子,可是最后失败了,却被阴险狡诈的赵均夺走了皇帝之位。

如果赵国有这样的皇帝,怎么不可能不昌盛富强。奈何奸人当道,奸佞横行,正直善良的人却屡遭迫害。

这样的国家不是亡在他人手中,只会亡在自己手中。

而就在武沐心里灰意冷,准备离开时,他却忽然看到了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百姓,抱着一碗面,突然拦住了囚车的去路,兢兢颤颤的对着一个士兵说道:“二皇子是好人,最后让他吃一碗我们这百家面吧。”

士兵不屑的看了看百姓,没有理会,直接一把将其推到了旁边,嘴里喝道:“让开让开,没有时间。”

而此时,前方却再次出现了一些百姓。

二个。

五个。

十个。

越来越多。

直到囚车被挡住了去路。

士兵冷冷喝道:“怎么,你们是想造反不成!”

“我们只想让二皇子吃一碗我们义和村的百家面,绝无它意。”村民们脸上坚定,却是不退不让道。

士兵推了一把最前面的人,发现后者很是执着的又站了回来,当下冷喝道:“不行!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了。”

麻衣百姓大呼冤枉,道:“小民不敢,不信你看。”

士兵不屑的将装着面条的饭碗,一把抢了过来。旋即直接将手伸到里面搅了搅,紧接着就这么大把的将面条抓了出来,在眼前看了看,随后又放了回去,还给了百姓道:“行了,送上去吧。”

见到士兵的动作,百姓双手捧着面,愣在了那里。

碗中明明有筷子,他为什么还用手搅?他没想到后者竟然要这么做,这样的面要多脏,还能吃吗?

这是士兵对他们的不尊敬,是对他们的侮辱,是对赵烨赤裸裸的讽刺!可是他们又能怎么样?

暴.动,反抗,冲突?

他们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最后被残害的还是自己。

此时只见捧着面碗的麻衣百姓,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看着手中万里的百家面,眼角快要溢出了泪水。

此时,赵烨的声音缓缓却传了出来:“把面给我吧,我现在确实有些饿了。”

百姓有些愧疚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赵烨再次微笑示意,麻衣百姓方才有些自责的走了过去。

赵烨接过面,反而一点都没嫌脏,直接用筷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而且还微笑着说:“真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

闻言,一些百姓眼眶泛红,有的已经留下了泪水。

所有的一幕幕,武沐都看在了眼里。

此时的赵烨已经将碗里的面的吃得一干二净,明显的眼眶也有些红了,叹了口气微笑道:“你们的面很好吃,但真的不值得为我做了,我是一个罪人,是一个违背天理十恶不赦的犯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赵烨了。”

找也如此说,和义村的百姓更是伤心难过,此时有的人脸上已经流满了泪水。此时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冲动,冲上去救下赵烨,可他们却被自己的懦弱打败了。

赵烨微微一笑,将面碗还给了麻衣百姓。随后囚车轮子渐渐转动,向前离去。

囚车渐行渐远,人群中额武沐却紧了紧黑衣,也是跟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