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四十七章 硝烟预起

“光天化日之前,你就敢如此杀人吗?”武沐耸了耸肩道:“这可是在赵国,不是你们西域何家的地盘。”

何风气的牙疼,明明是你杀了我们何家少爷,现在你又如此说话,当下要跳脚大骂道:“赵国又怎样,信不信我我连周边几个国家都给他除名!”

武沐摊了摊手,道:“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问这些在场的观众干不干?”

此时看到何家有人动作,而且挡在了武沐的面前,明显是在仗势欺人。

当下便有观众义愤填膺的喝道。

“何家,你们未免也太过嚣张!就算你们是西域的大家族又怎样?难道要与天下做对吗?”

“就是!何旦本那个卑鄙小人,本来就该杀,死了反倒是为民除害!”

“不知道你们何家作何居心,比赛难免会有你死我亡,你们何家死人就算死,其他人就不算了嘛!”

“你看谁想听你们何家这么闹了,你们这就是仗势欺人!我们不服!”

我们不服!

我们不服!

我们不服!

一时间浪潮全部的倒向了何家,弄得何峰老脸十分尴尬。他有心想要喝止众人,却不能像何旦本那样无理取闹,毕竟他的年龄很大,做不出那种丢脸的事,而且如果在这里和这些世俗国家撕破脸皮,麻烦的还是自己。

“你看吧,他们都对你很不爽!”武沐耸了耸肩,不解道:“我就不明白你们何家为什么就这么容易让人反感,是不是祖上做了太多不积德的事,让你们后代遭殃啊。”

“武沐,我劝你说话最好注意一点!”何风听到武沐在骂自己老祖宗,狠狠道:“就算你有观众护着又如何,把我逼急了,我照样宰了你!”

“哦?这么说你一定要在这赵国嚣张跋扈,无视国法,肆意妄为了呗!”武沐道:“看来你们何家已经做好了与世俗国家战斗的准备啊。”

话音一落,在场观众再次群情激奋起来,有的甚至毫不避讳的围了上来,不为自己争口气,也为国家争口气!

而这些些人里面,最多的便是赵国人,这些人虽然以前反对武沐没有半点好感,但这次武沐表现出来的强势,天赋和实力,让他们很自豪。

武沐又是出了名的铁血战将武家一脉,未来更可能是赵国的顶梁柱,说不定还可能成为赵国崛起的资本。

所赐此时他们不允许外域的人,伤害武沐。

一时间,气氛越加紧张起来!

此时的赵均坐在了椅子上,皱着眉头。他很是愿意看见西域何家人帮他除掉武沐的,但是而且现在的武沐已经非常强大,这也是他没有料到的。

如果能接借他人之手除掉武沐倒是好事,可是现在自己的国民却站在武沐的一方。如果看着自己的国民和外国的人起了冲突,自己不管的话,很可能失去民心。并且更有可能,被别人骂成懦夫。

此时的他的心里不禁越来越仇恨武沐,这小子实在太狡猾了,从三曜晶石开始。便是一直用这种手段威胁自己,他在心中暗暗道:“不管这小子有意还是无意,这次事件之后,一定全力干掉他,否则未来对自己的危害不可估量!”

随后,他走下了高台,向着武沐所在的位置走去。

何风恶狠狠的定这武沐,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就立马动手的趋势。

武沐则是靠在墙上,打了个哈气。没有办法啊,对方人太多了。自己想回休息室,也走过不去。

此时他忽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武沐嘴角微掀,心里暗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赵均满脸堆笑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东厂的侍卫,离得最近的是一个满脸冰冷,扑克牌似的锦衣卫。

“呵呵,何长老,我们可是有些日子没见到了。”赵均一上前便是熟络的道:“何老最喜欢的喝的雪山湖,前几天赵某可是收到了不少,若何老有雅兴,我们不妨去叙叙旧。父王大人可是对何老甚是挂念,这次比武前,就提醒过我,一定要不能怠慢何老,千万不能少了礼数呢。”

何风面皮抽了抽,看了看武沐,又看了看围观的这些满脸义愤填膺的观众,又看了看赵均脸上的难色,脸上表情渐渐和缓。

“小子,今天我就暂且饶过你,但不代表我就此放过你。”何风看着武沐道:“今日过后,我必杀你。”

武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就这么看着赵均带着何家的人,渐渐离开视线。

紧接着,一些观众颇为关切的上来准备和武沐寒暄了几句。

但是武沐却摆了摆手,因为看到了站在休息室拐角处,一直站立的轩辕灵芯和秦烈。

他想着两个人走了过去,脸上淡然的表情变成了温暖的笑意。

“对不起,母亲,我不小心把你送我的玉佩弄坏了。”武沐愧疚的挠了挠头,伸出了右手,守信是一块裂开的玉佩,而且缺了一角。

轩辕灵芯只感觉自己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感觉今天这一天,是她这辈子落泪次数最多的一回。此时却是温柔的摸了摸武沐的脸庞道:“傻孩子,玉配坏了娘再给你求。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娘,我有个要求,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武沐面露犹豫道。

“有什么事尽可以和娘说,不要吞吞吐吐的。”轩辕灵芯道。

“明天的比武大会,我还想参加,但是这次事件以后,何家的人会我们麻烦,尤其是武家。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留在赵国,赵国现在很危险。”武沐郑重其事道。

轩辕灵芯低下了头,叹了口气,随后看着武沐的眼睛道:“可是孩子你要跟我一起走,留你在这里我不放心……”

“没事的娘,儿子很有实力,而且还有秦烈照顾,您就放心吧。”武沐淡淡一笑道:“我在这里还有些事情。”

“沐儿,有什么事不要瞒着娘。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跟娘说实话,为什么要留在这里,跟娘一起离开这是非之地不好吗?”轩辕灵芯眼睛里带着一抹急色,自打她发现武沐变了以后,她就再也无法阻止后者的决定,后者在她的眼中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言听计从的孩子了。

“放心吧,娘!也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武沐淡淡一笑道:“娘我向你保证,最多半年时间,我就敢去轩辕世家,与你团聚!”

“沐儿……”轩辕灵芯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在武沐的眼中看到了她丈夫的性格,坚定,倔强,宁死不屈。她只能深红色呢的叹了口气,道:“沐儿,答应娘,一定不要出事……”

“嗯。”武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娘你现在就去回家收拾东西,抓紧时间离开锁阳城,现在的何家人怕是都在皇宫喝茶呢。而且很多国家的使者也都没走,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我有事,要去一趟秦巢,就让庞管家送你回去吧。”

……

看着轩辕灵芯缓缓坐上马车,留恋的看了看自己的面庞,越行越远,武沐方才转过头对着秦烈笑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对不住。但是既然梁子已结,就没有了转折的余地,如果秦大哥不想参与此事,我也不强求。至于良药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我还是会按时按量的给你提供灵的。”

“你在侮辱我。”一听此话,秦烈顿时瞪向武沐道:“你把我秦烈当成了什么人?背信弃义的小人?还是忘恩负义的下三滥?”

闻言,武沐忽然一愣,随后释然道:“对不起!只是想出了这么大的事,不想牵扯到你。”

“少跟我客气。”秦烈仿佛并没有往心里去,豁达的哈哈一笑道:“我今天算是明白了,自打我见到你的第一天,就被你算计了。那时候,你是不是就有料到有今天。”

“差不多,只是没想到会牵扯到西域何家。”既然秦烈已经决定帮助自己,自己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你这小子,看似老实,其实很会惹事。”秦烈拍了拍武沐肩膀,唏嘘道。

“怕吗?”武沐耸了耸肩,看了看秦烈,问道。

“怕!”秦烈哈哈大笑道:“我怕这些人根本不够我玩的。”

武沐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秦烈当年孤身一人闯皇宫,在大内上千锦衣卫的面前,眉头都是不皱一下,后来更是差点取下赵轶的人头。这硬汉一身的孤胆,如果说搜怕了,武沐才感觉不可思议呢。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西域何家毕竟可不是小世家。”秦烈问道。

武沐淡淡一笑:“我知道,我想先回秦巢,看啦看那些孩子们的伤怎样了,之后就要看形势了。”

“形势吗?”秦烈想了想道:“我看那赵均看你的眼神也不怀好意啊,如果再加上国家的力量,我们还真是四面楚歌啊。”

武沐耸了耸肩,反正何家自己也对付不了,加一个对他说也没啥。

紧接着,他看向秦烈认真道:“拜托你一件事,我想借用你‘秦巢’的力量,将我的母亲送出锁阳城,最好便是今晚。”

“好!”闻言,秦烈郑重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