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四十四章 再次迎战

刚送走一波,就又来了一波。

这次是不怀好意的何旦本,此时正一脸戏虐的看着他。

“真没想到,你也会来看我!”武沐头不抬眼不睁的道:“不过你若是来这说废话的,我还是劝你趁早离开,少在这自讨没趣!”

“哼,牙尖嘴利。”何旦本面色阴沉,随后又变了副嘴脸嘲笑道:“我看看你残疾没,如果这么有势力的人,每个胳膊没了腿,可不是让人遗憾吗?”

“你同情心很泛滥吗?那你可以去街上帮助那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啊,说不定,还能有人给你能刻一块好人的牌匾。请不要在我身边嗡嗡乱飞,像是苍蝇一样,很烦呢!”听着何旦本对自己的嘲讽,武沐也是挑了挑眉道。

“臭小子,我只是来警告你,在与我对决之前,是个男人你别跑。”何旦本黑着脸道。

“那也等你先晋级再说吧。”武沐耸了耸肩道:“万一不小心得罪了那个强者,把你扔湖里喂鱼了咋办。”武沐话里有话,暗指何峰就是得罪了自己,被扔进了湖中喂鱼的事,意思何旦本也将会是这个下场!

“哼!”何旦本泡芙一甩,冷冷道:“就怕到了那个时候,你跪下求饶,我们走。”

说完,带着几个何家的人,走出了武沐的休息室。

武沐打了一个哈气,听到了下一场比赛的开始的钟声。百无聊赖的倚在座椅上,睡起了大觉。

其实也不是他太懒惰,只是因为现在血灵丹的药效已经发挥,身体正在加速的愈合阶段,所以身体需要休息。

在武沐修养的时候,很快的,四组比赛全部轮完。何旦本表现则是十分突出,在场上除了武沐,怕是没有人有他表现的那么夺目了。

而现在在所有人中都流传着这一传言,武沐和何旦本必定是这场大赛的种子选手。至于谁能成为冠军,那就只能翘首以待了。

在此,有人提出了赌博,一听有这么好玩的事情,所有人蜂拥而至。

最后的结论是,压武沐赢得竟然比何旦本的人多出了很多。

这让何旦本心里很不爽。

也顺利的进入到了下场决赛,而第下面一场,他便对上了武沐。

听到这个消息,武沐只是撇嘴一笑,只要再给他几个时辰的时间,即使右手臂不能痊愈,也能恢复个七七八八,他倒也不怕何旦本的挑衅。

正如他所想,四组混战刚刚轮完,不知道何旦本怎么跑到了裁判台上,拿着扩音石叫嚷了起来。

“由于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我特向太子赵均提议,给大家来一段助兴的。”说到这里顿一顿,他看了看台下众人的反应。

即使何旦本在公众场合下,这么指名称呼赵均的名字,众人也没感觉不妥,毕竟人家是西域何家。这可是一个庞大的家族,相比一些族老出来,挥挥手都能灭到赵国。

这不是虚张声势,却是真实发生过!

台下众人因为这场比赛太过激烈,所以都有点余兴未消,此时何旦本提出加试助兴,场下气氛顿时再次热了起来。

何旦本意料之中的嘿嘿一笑,道:“而为了不让大家失望,这次我提议,由我和武兄今举行一次比武前的演习。正因为下一场就是我们的比试,所以这场也是为了促进我们之间的友谊赛。宗旨是互相切磋,以交流为主,绝不伤害对方。”

何旦本心想,武沐受了重伤,现在是杀掉他的最好时机。而且他方才也看了武沐的比试,在武沐全盛之时,他并没有把握能胜。而后者又受了伤,为了防止他易受伤名义退赛,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留住他。

场下的气愤哄闹起来,所有人都在讨论者何旦本的提议。

“他说要进行一场友谊赛,太棒了本来我都没看够呢,好期待!”

“可是武沐不是受了重伤吗,要怎么比赛,他难道不是趁火打劫?”

“什么趁火打劫,也就你这种卑鄙的人才会这么想。你不想看这场比试吗?你难道不期待吗?没听他本人说,主要是交流嘛,又不是硬碰硬,你傻吗?”

“有道理,有道理。”

听着台下众人的议论声,何旦本心里越加舒畅,一群愚蠢的人,被利用了还在给人舔鞋,哇哈哈,继续道:“不知武兄有没有意见?”

随后,全场观众的目光,‘刷’的转向了武沐的休息室的位置。就算身处在休息室里,武沐都感到了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

“真实一些愚蠢的人。”武沐叹了口气,道:“不过虽然这右臂不能动了,左臂已经恢复了。灵气好了七七八八,不得不说这血灵丹药效当真神奇!那何旦本的实力在通脉境巅峰左右,最强也就刚迈入淬体境一步而已,比之方才的黑鬼面具不知道弱了多少,所以就算迎战何旦本,也没有太大的危险,不过还是要谨慎一些才对。”

何旦本见武沐没有回复,讥诮道:“难道武兄是怕了我,不敢迎战,想做缩头乌龟?”

“何旦本,你太卑鄙,明明知道武沐受了重伤,你还如此对他。”武沐没回应,秦烈便是隔着璃石愤愤的大声吼道。

“我也只是想跟武兄切磋一下而已,又不是拼命。大家都知道,这只是预热一下明日的比赛,并不是搏命,武兄完全有放弃的权力。但是我在想,武兄若是不敢与我比赛,大可以直接退赛,也不丢脸的!大不了就被人们误认为怂了!”何旦本再次言语讽刺道,他认为自己必须逼迫武沐迎战,这样自己才有机会杀了后者。

“不战就是怂?”秦烈笑道:“那我试问你,你欺负一个受伤的人,难道不是不要脸吗?我真怀疑你的脸是怎么长得,怎么就这么厚!”

何旦本面皮抽了抽,不看秦烈,而是直接看看向武沐道:“臭小子,我劝你不要扰了大家的兴,大家可都有期待着呢。若是你想做怂货,我也不拦你!”

“众人的期望与我何干,我只是不想听到你这条狗乱吠而已。”武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淡淡道:“这场比试,我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