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四十一章 死亡囚笼(第一更!)

整个世俗界,论功法武技的稀有程度来说,要想得到一个地级武技,可是相当之难,所以武沐不可谓不惊讶。

此时的黑曜石比武台,显得异常阴森,偶尔还会感觉有阴风刮过,在还在汩汩流淌的血液渲染下,毛骨悚然。

观众席上,有的人连连囤着唾沫,眼睛里闪烁着恐惧。有的女孩早已经遮住双眼,另一些也是赶紧扑到了丈夫的怀抱里。

何旦本瞳孔是一缩,对黑鬼面具,突然产生了兴趣,看了几眼后,想着什么。

此时的赵均,则是撇了撇嘴角,微微一笑。看了武沐几眼,像是在看着一个活死人一般。

此时的台上,旧址上下了两个人,武沐、黑鬼面具。

“桀桀。”黑鬼面具此时发出了一连串阴森的笑声道:“竟然能躲过我的森罗地狱,这小子你还有点实力。”

武沐从空中慢慢下降,最后站在了地面上,不过身体没有解除强化的状态,原因是对方血剑太过恐怖,以肉体的强度,根本不可能受得了。

“桀桀,那就让我看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黑鬼面具再次蹲下了身子,双手抚地,暴喝道:“血海·死亡囚笼!”

只见黑鬼面具的手,骤然化成了透明的红水晶一,而且遍布赤血红色的脉络。随后,整个黑曜石比武台都跟着颤动了一下,所有方才比武天上的血液,突然蒸发起来,化为一片一片的血雾,弥漫在空中。

黑鬼面具再次低喝:“凝!”

嗡!

空气一阵颤动,所有的血雾仿佛收到了什么牵引一般,迅速凝聚,形成体型形态。

比武台是圆形的,此时红色的血雾已经笼罩在了比武台的上方十丈之高的位置,像是一个扣倒的大碗一般,将比武台严严实实的遮盖住。

武沐惊诧,迅速的向后退,却发现怎么也逃不出这血笼的笼罩。最后他只能生生一拳砸在了血墙上,却看到血墙紧紧颤动一下,一丝裂缝都没出现。

此时的观众们,全部都惊呆了。

因为此刻他们的面前的比武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血红色的血罩。他们现在已经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三月抢!”武沐爆喝,一拳砸在了血罩上,却发现血罩没出现丝毫的破损。

“不要白费力气了,蛮力是不可能将它破坏掉的,桀桀。”黑鬼面具阴森的声音,此时传了过来。

“用这么一大块粘稠的红色东西,将自己扣上。”武沐碎了一口道:“你不感觉很恶心吗。”

闻言,黑鬼面具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么,脸庞瞬间走样,恶狠狠道:“只要武技强悍,你管我恶心不恶心,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小命吧。”阴森的笑了两声道:“这死亡囚笼乃是用死亡之血汇聚而成,你不但打不破,实力还会被削弱。时间越长,削弱的越多。而我则是时间越长,实力越强!桀桀桀!”

武沐目光低沉,确实如黑鬼面具多说。他能清晰的感受,身体的灵气在一点一点的流失。虽然幅度不大,但只要时间够长。武沐便有很大的危险。

现在他能想到的便是速战速决。

“想要速战速决吗?”黑鬼面具的绿眸闪烁寒光,阴森笑道:“除非你死,否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吗?那杀了你,这囚笼不就破了。”武沐淡淡道。

“臭小鬼!”黑鬼面具目光阴沉,随后一挥手,瞬间一片血剑刺了过来。

“月闪,三月抢!”武沐沉喝,躲避身形中,双拳连连砸在血剑上,拳风凛冽,一时间血剑很难近身。

此时黑鬼面具挥出的血剑,并没有刚开始的森罗地狱的血剑威力强,而且还小了好几号。

砰砰砰!

嗡嗡嗡!

黑鬼面具不停的挥动着血剑,武沐闪动身体,则一直想办法接近前者。武沐认为,只有接近他,才可能找到击败对方的方法。

嗖嗖嗖!

武沐一刻也没停止奔跑的身体,而黑鬼面具也是相当聪明,只要武沐离他稍微近一些,后者便会闪身退出很远。

“你就只会跑吗?”武沐挑衅道:“有种和我来一次正面较量啊!戴着面具不敢示人,果然就是性格胆小怯懦的原因。”

“你说谁胆小!”黑鬼面具此时竟然停下了身体,冷冷道:“本来想让你多活一会,既然你想早点死,我变成全你!血海·森罗地狱!”

“糟糕!”武沐暗道,此时的他正处在血笼里,是不可能跳得更高的。而想要抵御住下面爆发而出的血剑,就需要耗费大量的灵气,这对武沐太过不利。武沐心道:只要抵御住这一波攻击,他便立刻闪身到黑鬼面具的身前。化劣势为优势。

“桀桀,一个刚到通脉境巅峰的小鬼,还想跟淬体境的人斗,未免太过狂妄了些。”黑鬼面具将灵气汩汩灌输进比武台。

随后,比武台一阵嗡鸣。大片大片的血剑,刺向了武沐。不过这次并不是无差别群体攻击,而是有目标的集中射向了武沐。

“麻烦了好多!”武沐心里暗道,身体在空中再次旋转起来,这样能有效的减小血剑攻击的目标性和受力面积。

“三月抢·突刺!”武沐沉喝,拳影密密麻麻,全部轰在了血剑上。

一时间,血剑很难进到武沐身前。

可是这一次的血剑,因为血笼的原因,明显比方才的多了太多。此时的武沐有些吃不消了。

“可恶,八王枪!”武沐爆喝,没办法了,身体快要挺不住了,为了不让身体受伤,也只能耗费大量灵气来保全。

轰,武沐身体戛然而止,向着前后左右连挥四拳,所有方向射向自己的血剑,都被他生生震退!

嗡!

刷刷刷!

血剑破碎的声音蜂鸣而起!

武沐把握住机会,一个月步,硬是扛着剩余不多的血剑突刺,猛的窜到了黑鬼面具的不远处,随后爆喝:“铁块,八王枪!”

黑鬼面具没想到武沐竟然如此拼命,心下一惊,手上立刻划出一道一米多长的血剑,横身挡了一下后,连连后退。

嘭!

武沐一拳打在了血剑上,血剑应声而碎,黑鬼面具猛哼一声,身形顿挫,闪向了很远处。

武沐心道;虽然对方武技强大,但耗费的灵气也不是一星半点。用过森罗地狱的黑鬼面具显然有些力竭,不过在血笼里面却是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武沐一招得手,哪能任其逃跑,直接其身而进,再次的喝道:“八王枪!”

而这次黑鬼面具却已经恢复了很多灵气,而因为自己受伤,感觉很屈辱,双手瞬间抚向地面,冷喝道:“小鬼,去死吧!血海·歃血天际!”

瞬间,一股强烈的血腥感弥漫四周!

紧接着,武沐肉体和心灵上,都感到了深深的压迫感。

“这气息!这武技最少也到地级中阶的程度了。”武沐不敢托大,原地站稳身子,运转灵气到双臂,沿着特殊的脉络凝聚到全身,也是喝道:“石化,铁块,三暗刻!”

嗡!

血笼内的血气攀升,空气突然变得浑浊不堪,囚笼也在嗡鸣着。紧接着一道红色光柱陡然从地面升起,射向武沐。

血色光柱蕴含能量十分骇人,感觉能把人轻易湮灭!

轰!

武沐一拳轰在了光柱上!

光柱颤了一下,完全碎掉!

而后,异变突起!

血笼,地面,血墙。在光柱应声而碎的一刹那,无数比血剑大数倍的圆锥,疯狂的次香武沐。

武沐心下一惊,挥拳爆吼:“三暗刻·突刺!”

砰砰砰!

无数血椎爆裂,可是武沐的拳头再快,也终究赶不上血椎的速度。

此刻,武沐的身体已经中了好几下,皮开肉绽,血液汩汩而出。

而就在下一秒,武沐的灵气供给,再也跟不上三暗刻的消耗。之间武沐的拳影一滞,无数的血椎都是冲向了武沐的身体。

噗噗噗!

一瞬间,武沐的身子就像是与大的浮萍,在血椎之间不断的摇摆着。

瞬间被穿成了千疮百孔!

骤然,血椎慢慢散尽。武沐从空中栽了下来,嘴角满是苦涩,这就是淬体境高手的实力,就算自己的武技再逆天,也抵挡不了实力的差距。

他的身体已经满是血孔,虽然石化加上铁块的强化,让他没有伤到五脏六腑,可是他的身体灵气已经所剩无多,而且流血不止,生机涣散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感觉,今天,他要倒在这里了。

黑鬼面具站起来,缓缓回复着灵气,阴森一笑道:“小鬼,就算你天赋在逆天又如何,惹了不该惹的人,也必死无疑。”

“是赵均请你来的吗?”武沐勉强从地上做起来,笑道。

“是,而且我杀你们武家人不是第一次了。”黑鬼面具桀桀笑道:“你门武家人还都是有点实力,不错不错,我喜欢。不知道下一个叫武狂然的,能不能想杀你一样,这么好玩!”

“你在说什么?”武沐心里突然一凉,喝道:对方的下一个目标,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