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十九章 下去喂鱼(第二更!求支持送辣条!)

“臭小子,去死吧!死了后可不要怨我,毕竟你这人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也是累赘!”

“我劝你莫要反抗,这样还能少了许多痛苦!”

“死去吧,嘿嘿,一百万两银票是我的。”

十多个人,同时出手,都是阴冷的看着武沐,嘴里还在不停的嘲讽着后者。

此时的轩辕灵芯,惊讶的张开了嘴,瞪大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如此之弱的武沐,会成为最众矢之。此刻已经手指都被捏的惨白,心里慌乱之极。嘴唇已被咬的毫无血色,她只能在心中祈祷,武沐要平安无事。

隔着璃石,赵宣儿的美眸一直注视着武沐,看到了这一幕。她忽然有种想法,如果武沐就此死掉他是不是就能不用嫁给他了,自己就能摆脱束缚,获得自由。可是当她想到武沐死掉的那一刻,她忽然又有了一种失落的感觉,他想自己再也不能听到后者弹奏的古筝曲了。

一时间,她的心情忽然复杂起来,自打上一次的聚会后。多多少少,武沐还是给她的内心造成了影响。

而观众们却是群情激奋的高呼着。

“杀了他,杀了这个废物!”

“给锁阳阳丢脸的杂碎,宰了他!”

“丢脸的东西,下去喂鱼吧!”

众人的注视,使得武沐瞬间成为了场内的焦点。裁判不屑的声音,在此刻也是响起,不外乎将武沐大肆的贬低了一番,期待着丢尽脸面。

武沐淡淡一笑,动了。

“月步!”

“石化!”

“铁块!”

“三月抢!”

此时原地的武沐,只剩下了一道残影,攻击上来的众人,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武沐消失在了原地。

随后!

噗噗噗!

一阵声音响过,武沐连连动作,在众人之间不断拉出的残影,又瞬间消失。旋即,武沐又回到了原地。

所有动作连贯精炼,毫不拖泥带水!等到武沐一副从容的回到原地的时候,众人方才反应过来。而这十多个各国精挑细选的战士,此时却都是诧异的看着武沐,不知道对方对自己做了什么。紧接着,他们陡然发现胸口一凉。

所有人在此刻,仿佛都是统一收到指令般,整齐的低下头去,瞳孔收缩,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抚摸向了胸口。

他们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抑制不住的从中喷洒而出。

随后,扑通,扑通!

众人犹如下饺子一般的,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眼睛瞪大,充满不解,即使到死,他们也没明白,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好恐怖?

武沐淡漠的看了一眼倒下的众人,道:“在这个世界,为了金钱放弃尊严的人,才是累赘……”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震惊了!

一指毙命!

狠辣之极!

毫无反抗能力!

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是如此想法,从观众到裁判。从感受到这边动静的参赛者到赵宣儿,轩辕灵芯,赵均,黄胖子等等所有的人。就算是对武沐有所了解的,也都是吃惊的大张开嘴,被眼前这一幕,颠覆了!

场面竟然难得的静了下来,观众们有的再拿着踢腿啃着,此时呱唧的一声,掉落在地。有的人由于过度惊讶,嘴张奇大,下吧脱臼都毫无所知。

轩辕灵芯的内心充斥着喜悦,他在喃喃:我的儿子没事,我的儿子没事!她没有去想方才发生了什么,她只注重最后的结果。武沐的平安无事,使得他的眼角流出了几滴热泪。

赵宣儿以手掩着红唇,美眸紧紧的盯在了武沐,有些秀气的脸庞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不是纨绔吗,不是一个废物吗,怎么三个月间,忽然变得这么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他是一个天才?

不得不说,女性的内心十分复杂,只要给他一条信息,他就能关联到热和事物。

不过总之,武沐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完全颠覆,不再是以前那个一看到自己就流口水的富家子弟,不再是那个不学无术,只会败家的湾跨废物。

黄胖子此时也是高傲的挺起了胸膛,他有种想要状告全天下的冲动,这是我兄弟!

他身后的黄家之人,也是完全的傻住了。

阴影处,还有一个蒙面的少女,懒散的靠在了一个石柱上,曼妙的身形显露无疑,此时也是心里暗暗吃惊道:“这小子,怎么会又变强了!”

高台之上的餐盘,此时也砸吧着嘴,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赵均给他的演讲词里面,没有一句是称赞武沐的。此时,他也只能依靠本能喃喃道:“三个月前还被周将军的女儿吓得到处跑的纨绔废物,紧紧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方才十数个人,最弱的也是通脉境五段的实力。竟然被他在不过几秒的时间,全部秒杀!这也太过可怕,太恐怖了,这还是人吗,三个月,竟然成长到如此之强,相比在赵国,哦,不,就算在整个西域,还能找到这样的纨绔废物吗,这哪是废物,这是绝世天才啊!”

最后一句话音落下后,场面一下子像是核武器爆炸版,爆发了!

赞美声,激动声,兴奋声,仿佛深切感受自己如同逆袭了一般的喜悦声音,冲破云霄!

“这小子,我喜欢,哈哈。一看就知道是人中龙凤,三个月从什么都不是的纨绔,成长到如此之强,一定付出了常人不可想象的努力!”

“哇塞,实在太帅了,今天竟然能见证如此奇迹的一刻,真实不虚此行啊!”

“我说这人刚开始怎么看起来云淡风轻的,原来是深藏不漏啊!”

“好崇拜他啊,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的实力。”

“啊!帅哥,我要给你生猴子!”

看着台下激动的众人,武沐淡淡一笑,心底如止水般平静无波澜。

此时的何峰却是气的七窍生烟,奶奶的,自打藏书阁之后,自己每次与他与他相遇,都是给他做嫁衣!

想想以前,武沐看到自己闻风丧胆的模样,他的心里产生了非常不爽的落差感,这小子怎么就忽然变形了!

何峰感觉越来越捉摸不透武沐了。

武沐笑了笑道:“怎么,还打算做一只老鼠藏在动力吗,打了狗,主人应该出来了吧!”

“臭小子,你别得意太早!”何峰一把推开身前护着他的人,恶狠狠道:“我马上就把你扔下湖中喂鱼!”

“好啊,那就来吧!”武沐耸了耸肩,淡淡道:“也许这些小鱼,更喜欢你也说不定。”

“哼!”何峰冷哼了一声,随手把眼前的一个参赛者,一拳揍飞,缓缓走到了武沐的面前。

看到此一幕,观众们再次惊呼起来!

“看啊,何峰和那个纨绔子对峙起来了。”

“哇,又有一场好戏看了。”

“纨绔子那么厉害,这何峰能打得过吗?”

“我靠,你傻吧。难道没听说过锁阳城何峰的名字,那可是方圆几千里内,少有的天才啊。实力之强,就是一百个你都碰不到人家一根手指头!”

“对,据传言,何峰在一年前便已经打开了七道脉门,想必打倒这个纨绔易如反掌。”

“对呀对呀!就算这小子厉害,也不可能都得过何峰吧,何峰怎么也是锁阳城第一青年才俊,怎么是它的对手。”

“有道理,毕竟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了。而且紧紧这么点的时间,他怎么可能很好的驾驭这股力量。”

“我倒期待这纨绔废掉,奶奶的,我就感觉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

人声鼎沸,议论声接连不断,不过武沐再次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还有必败的对象。

感受到四周对自己赞美的声音,何峰挺了挺胸膛,有意无意的向着赵宣儿的方向瞄了一眼。意味明了,这就是我何峰,比起你那渣渣驸马爷武沐,就是如此的闪耀夺目。

“大哥,现在是在比武,想摆姿势回家摆好吗。”武沐无奈道:“回你家跟你的家禽摆出多少个姿势,也不会有人管你的。”

“臭小子,你敢骂我!”何峰眼眸阴森,气急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冷冷道:“看我一招,就用用一招,就让你见阎王。”

武沐也不言语,摆开了架势。

何峰拔出自己的佩剑后,全身气息爆发,一出手变是杀招,他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今日他必要除掉武沐:“天云剑·碧波秋水·秋风!”

话音一落,参赛者各家族首层,便是有人议论开。

“这竟然是何家独门绝技,人级天阶武技!”黄家一个矮胖老头,目光闪烁道:“没想到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如此高深的剑技,未来真是不可限量!”

观众此时也在高呼,就算他们看不出武技的级别,但他们和感受到了场中不寻常的气愤。

本来还在武沐身边游走的参赛者,此时竟然退避一空。在武沐方圆十丈以内,再无一人。

这些人都是感觉到了,何峰这一武技的恐怖。

何峰在原地挥着剑刃,一道道有如实质的剑气一点一点的攀升,最后到了一个高度,陡然向着武沐疯狂袭来。

这剑气给人的感觉像是流云一样洒脱,又有如秋风一般萧瑟,仿佛到过之处,寸草不生。

感受到已经能将脸庞刮的有些吃疼的剑气,武沐喃喃:“一招吗?好,那就一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