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十七章 借势

武沐瞳孔放大,急忙闪身避开,一个风刃竟然在身旁‘嗡’的一声爆裂。

风属性武技,而且至少人级高阶以上。

“小儿,我何家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花白胡子老头瞪大眼珠,身体袍服无风自震。

“我说怎么能穿过尸毒,原来还有风属性护体战技。”武沐低头一沉思,喝道:“糟老头,我就来了,而且还就走了,有种你来追我啊!”随后清喝:“月步。”

白胡子老头看着身法诡异,瞬间加速逃走的武沐。抖手便是挥过来去两道风刃,随后形影相随的追了上来,他这次奉大长老之命陪伴何旦本来锁阳城,职责就是保护何旦本的性命。

但是在这和小小的锁阳城,又有谁能伤害得了何旦本,所以他也充当着为主子擦屁股的角色,此时主子受了气,他必须要为其出头。

武沐在前方一边辗转腾挪,闪避后者挥出的刀刃,一边想着办法反击。硬碰硬基本是没可能,对方实力远高于自己,就算他用尽底牌,也不可能赢得了对方。

而且现在两人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嗡!

又是一颗大树被后者拦腰砍断,武沐完全的额比拦住了去路。

他索性一转身,也不跑了。

“小儿,。”白胡子老头眼神戏虐的看着武沐道。

“喂,我说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小儿的,别看你长得比我老。其实我都能当你爷爷了!”武沐鄙夷的喝道。

“小儿,强词夺理,还不乖乖就擒,免得吃苦头。”白胡子老头低沉一喝道:“风舞长天。”

一股极强的气势从老者的身体内井喷而出,武沐只感到四周的风压急速变强,呼呼风声,挂的猎猎作响,有的树杈直接被大风折断。

武沐强稳住身体,眯着眼睛看着白胡子老头,脑眼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金光。

老者的白胡子,此时随着暴躁的空气流动,好像跳舞一般的上下飞舞,浑浊的老眼陡然一亮,嘴唇爆喝:“弩炮!”

感受到前方空气在一点一点的压缩中,武沐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这一武技实力强,而且还是淬体境高手使用,他不得不谨慎,暗自低喝道:“石化!”

空气压缩的越加迅速起来,此时两人的周围满是飞舞的树叶,树杈,小草对等植物。一时间,两人的视线都被掩盖了起来。

“去!”此刻,白胡子老头骤然低喝,一道大腿之粗的气波,突然冲向了武沐,白胡子老头大笑道:“小儿,受死吧!”

武沐稳了稳身体,并没有发出动作,仿佛在迎接着这一道气炮。

气炮直直的冲向了武沐,一路上把天空中飞舞的植物,全部绞个粉碎。

猛烈地气压甚至将两侧的大树,横摇刮断,威力十分之强。

白胡子老头极有信心,武沐在这一招下,必死无疑,即使侥幸,也会重伤,难以站起。

武沐神色低沉,感受着气炮迅速飞向自己,他一咬牙,低吼道:“铁块!”

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轰然之声,突然响起!

武沐中招了,白胡子老头不明白武沐为什么不闪不避,就算是没有闪避的机会,出手格挡一下也是好的,可是后者却是大放空门,把自己全身都裸漏出来,实实的撞在了气炮上。

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又听到了武沐的低吼。

“解,月步!”

老头楞然的看到,武沐竟然在的面前‘飞’了起来,身体像是一只离弦之箭般,迅速的射向了高空。

“这小子不闪不避,也不格挡,难道只是为了把我的气炮当成助力,逃跑吗。”老头震惊道:“这小子太疯狂了。”

此时站在原地的白胡子老头,很是不解,他不知道武沐用什么抵抗住了自己的攻击,虽然后者很可能是用巧劲化去了气炮的一些威力,可那也不是一个通脉境能够抵挡住的,此时的他很是茫然。

其实这就是认知上的差距,武沐能以巧劲在诡异身法和防御战技的巧妙配合下,化去更多的气炮威力,这要花一个人,就算他有武沐这些武技,也是做不到。因为这还需要精确的感知力,加上对时机精妙的毫秒的把握,武沐有神通力,有前世对战丰富的经验,所以他做得道。

此时已经飞向了高空的武沐,看着逐渐变小的白胡子老头,没忍住咳出了一丝鲜血,笑道:“哈哈,臭老头,来日方长,我们有缘再见!”

必死之局,今日被对方轻松化解,白胡子老头气的胡子都飞上了天,此时恶吼道:“小儿,记住我何风,将来必杀你!”

远方的武沐,仿佛听到了这句话,淡淡一笑,喃喃道:“将来?哪用那么久,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反观此时的何家人,却正在清理何府。

此时的他们都是站在了,被一指毙命的何家侍卫尸体的面前,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这武沐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如此之强,传言不是说锁阳城第一废物纨绔吗?”此时他们同意的感觉,这传言也太操蛋了,名不副实也就算了,还把他们害得这么苦。

就连一直不屑的何旦本,眼中也划过了一抹慎重。而在何峰那里得知明日的比武大会,武沐也会参加,道:“何峰,你去跟赵军说,明日的比武大会的比武大会给我一个名额。”此时何旦本眼眸闪烁寒光道:“我要在擂台上,狠狠的折磨死他!”

……

嘭!

武沐砸到了一个大树,呲牙咧嘴的手扶着腰,站了起来,随后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扔进了嘴里,骂道:“还好老子聪明,否则今天还不交代在这里。”

想想就有些后怕,先是武沐用尸毒挡住了众人的去路,后世用‘借势’的手段加以逃脱。这里面只要哪一部出现了一点问题,偶过不堪设想。

最后它若不是想到了逃跑的办法,只要再被那老头纠缠一会,尸毒物散尽,何家人追上来,那他可就必死无疑了。

不过今天他倒是确定了一件事情,这尸毒还真是好用。如果以后遇见,一定要再弄一些。武沐想了想,暗道:如果弄不到,那就算了,这东西还是少碰的好,否则玩火自焚,可就得不偿失了。

向前走了几步,武沐也是吃惊,他没想到自己的降落点竟然如此准确,不远处,便看到了‘秦巢’的山洞。

而此时秦烈正焦急的站在门外等着他。

武沐淡淡一笑,迎了上去。

秦烈也看到了武沐,还没等他说话,便是急匆匆的迎了上来,道:“你快去看看那些孩子们吧,有的伤势过重,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闻言,武沐一惊,与秦烈快步走进了秦巢。

经过长达六个时辰的忙碌,孩子们终于算是没了太大的危险,不过此时武沐的心头的那丝火气,却丝毫没有消除。

阴险的何峰,卑鄙的何旦本,这两人给武沐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因为武沐知道,何旦本如此针对自己,一定有着何峰挑拨的关系。而且武沐总有种感觉,这背后与赵均可能还有着一丝的关系。真是,防君子难防小人。

武沐抬头看着深邃的夜色,喃喃道:“既然仇已结下,就没必要在退舍三分,明日比武大会想必也会刁难与我。到那时,就撕破脸皮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