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十六章 动手

何旦本用手捂着脸,像是一个被捉奸在床的女人一般,震惊的看着武沐。

啪!

没反应过来的何旦本,瞬间又接受了一个反抽!

武沐冷冷道:“这是还给那个女孩的!”

两次抽嘴巴,武沐都是用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只见何旦本两侧的脸庞,瞬间淤血红肿,出现了一个大大的五指印。这也就是他内力深厚,否则牙齿早就被抽掉了几颗。

啪!

又是一个嘴巴,不过这次何旦本反击了,当武沐手指仅仅粘在对方的脸庞的那一刻后,何旦本一拳打了过来道:“草你奶奶的,你敢打老子!不想活了!”

对方很气愤!

武沐明显的看到,他的头发都是竖起了几撮,心里暗道:“看起来,平时都没受过什么气啊。”

“石化!”武沐低喝,挡住了凶猛击过来的拳影,对着身旁秦烈喝道:“不要拖延,速战速决!”

对方人数众多,实力强劲,越是拖延时间,对武沐这边越是不利。今天的他,首要目的不是报仇,而是救人!

随着秦烈和武沐动手,何家的门口又闪进了几个人,使得本来胸有成竹的何家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后面出现的这几个人,配合默契,下手都是极其狠辣刁钻,即使何家实力强劲,一时间也难占上风。

他们都是惊讶,这些人从哪里出来的,为何实力不强,个个却如此拼命狠辣。

何家人有些惊讶,锁阳城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势力了?

这些人明显是很有默契,训练有素。而且看起来都是刀尖上舔过血的人,一招一式之间没有冗余拖沓,精炼无比的同时相当实用。

此时与‘秦巢’交手的何峰,却是深有体会,自己接近通脉境六段的实力,竟然丝毫不是通脉境五段实力的对手。

众人惊讶,武沐和秦烈到不惊讶。

因为,这些人正是‘秦巢’的人!

一个在过去与赵国军队抗争的势力,一个在过去一人可以抵挡上百正规军的势力!

“他们是……是‘秦巢’的人!!”此时突然有人惊呼了出来。

何旦本一愣,他完全没听过什么‘秦巢’,当下便是不屑的喝道:“管他什么‘秦巢’、‘鸟巢’,都给我杀了!”

武沐微微一笑,与秦烈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低沉喝道:“石化,铁块!”

紧接着,一个闪身,便是冲到了那些孩子的前面。

“他想救那些小鬼,拦住他!”何旦本一看武沐冲向了自己的后方,刚想转身,却瞬间被秦烈缠住了。

而此时,西域何家临行的长老也加入到了战局,武沐这边的战局越来越危险。

“月步!”武沐低喝:“三月枪!”

突然,武沐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伸出了手指,一指点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

何家侍卫们一看武沐冲向了自己,纷纷掏出了兵器,恶狠狠的砍在了武沐的身上。

此刻的武沐却是不躲不闪,另一只手也是点向了一个侍卫的胸膛。

众人都是讥诮的看着武沐,将兵刃狠狠的砍在了武沐的身上,只等下一刻,鲜血迸溅,武沐到地。

可是令他们惊讶的是,刀、剑、棍、棒,斧、钺、钩、叉,全都招呼在了前者的身上。

却只发出了几道金铁交击的声音。

嘭!嗡!

声音传来,武沐的身体却是毫发无损!

“这怎么可能!”众人吃惊,瞪大了眼睛。

武沐微微一笑,淡淡道:“以你们的实力,怎么可能让伤到我。”

这些人最强的也就在通脉境五段左右,要想破坏掉武沐改良的天陨八荒弱小版护身战技‘铁块’,太过之难。

而此时的战局却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武沐这边的人,明显有点抵挡不住了。

除了武沐和秦烈,剩下的人都处在下风。

此时武沐低吼道:“听我命令,带走孩子,全部撤退!”

吼声一过,‘秦巢’所有人都是拼命摆脱了敌手的纠缠,配合着整齐的冲到了武沐的面前。

“别让他把人带走,一群废物!”何旦本大声呵斥道!却也感觉头疼之极,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破不掉秦烈的纠缠。他想用身法摆脱,后者便凭借凶悍的肉体,即使中招,也能生生把他阻挡下来。他拼战技,发现后者总能在关键时刻,阻止住自己。

少顷,‘秦巢’的人已经一人抱起了一个孩子,站了起来,可是何家的人又瞬间围了上来。

如果这些人再上前一步,攻击手上有着孩子的‘秦巢’等人,今天武沐等人必败无疑。

这些人,领头的是一个黑胡子老头,眼睛贼大,闪烁红光,冷冷道:“老子看你们今天往哪里跑,都给我死在这里吧!”

这是何家的侍卫头子,名叫张振翅,通脉境五段的实力。此时只见他,恶生生冲了过来,一个铁拳便是砸想了离得最近的一个孩子,而抱着孩子‘秦巢’的人,此时却没有空手,一时间显然有点慌了神。

武沐低喝:“月步!”

张振翅只感觉眼前出现一道残影,面前便突然出现一个面色淡漠的少年,随后只见这少年轻飘飘的伸出了一只手掌,拍在了自己的胸膛,自己确实避无可避。

随后,少年低喝:“石掌!”

“哼,雕虫小技!”张振翅喝道:“你会武技,我就不会吗?肉体强化!”

嘭!

武沐一掌拍在了后者的胸膛,后者傲气的挺了挺身子,不屑道:“就算是通脉境巅峰,也破不掉我强化过的身体。”

强化肉体,地级低阶武技,使用者可以让身体的额某一个部位的道一定的强化。

这武技虽然是防御战技,不过可比武沐的‘石化’逊色了太多,与‘铁块’更是不能比的。

张振翅呵呵大笑,道:“你以为再给我挠痒痒吗?”

其实,武沐这一‘石掌’威力并不大,但是主要是在后招。

此时,只见张振翅的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膛,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缩下去。旋即腐蚀,烂化,化为了黑水。

直到嘴里吐出了黑水,生机全无。他的眼睛还是瞪得奇大,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这样!

武沐将张振翅杀掉的一刻,何家的人差不多已经冲到了孩子们的面前,他顿时喝道:“翻墙撤退,我掩护!秦大哥,你也走!”

武沐低喝:“石化,铁块。”

全身强化后,向着何家的人冲了过去!

秦烈在与何旦本和后来加入战局的何峰,对了一拳后,瞬间后退。他看了武沐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一跃翻过了墙头!

此时的何旦本冷冷喝道:“别让他跑了,否则你们都得死。”

闻言,众人出了一身冷汗,急忙纵身想要追上去,却见武沐在他们之前,一个大跳,竟然跳到了十丈米高空上,吓得众人都是一惊,赶忙后退一步。

他们感觉武沐要放杀招了,而在方才的接触中,还有眼睁睁看着莫名死亡,他们感觉武沐太过可怕,所以都恐惧的后退了一步。

而高空的武沐却是笑道:“哈哈哈,上当了吧。”

随后又从高空落了下来。

登时,众人鼻子都气歪了。

一看此幕,何旦本气急道:“真是一群猪,给我宰了他!”

闻言,众人赶忙上前,挥舞着拳脚,向着武沐招呼了过去。

武沐看着向自己围拢的众人,把手摊开,喝道:“月步!”

随后,展开精妙的身法,以自己为点,在面前闪身画出了一道圆弧。

众人都是诧异的看着武沐的动作,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可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雾气,从武沐方才经过的地方,陡然升起。

离得近的何家侍卫,瞬间化为黑水!

“这是……尸毒!”何旦本身旁的一位长老喝道:“大家快撤退,这小儿当真歹毒之极。”

望着尸毒在自己面前围起了一道厚厚的城墙,武沐淡淡一笑,准备抽身而退,不过今天的仇,他记下了。因为武沐从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

可就在武沐转身的一刹那,便后突然传来一阵喝声,武沐心底顿时一凉。

“小儿,你往哪里跑!”一个白胡子老头,竟然毫发无损的从尸毒里面,向着武沐冲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