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三十四章 被抓

六月的锁阳城已经进入了夏季。即使在灵界大陆的最边陲。也难阻挡拥有的美好景色,在赵国方圆数万里的国土面积内,也唯独锁阳城的景色最美。

而且锁阳城是出了名盛产美女的地方。

这几天锁阳城明显越加热闹起来,西域一家家族的子弟都已试炼的名义来到锁阳城游玩。有的目的是看看这锁阳城公主的长相,一亲芳泽,或许能占为己有。有的则是目的不纯,在这赵国即将举行大会的日子,逃离家长的监督,钓几条大鱼,好快活快活。

总之,锁阳城热闹了。

此时的武沐,仍旧坐在灵石台上,呼吸吐纳。四周充满了斑驳的灵气,此时乌武沐的身体突然一颤,气势猛然提升了一个台阶,他突破了。

随后武沐睁开了眼睛,目中闪过一道精光:“我应该闭关接近一周了吧,终于达到通脉境的巅峰了,八道脉门全开。别人用几年时间做的事,我三个月不到,便完成了,这要是说出去,想必定会让人惊掉下巴。”

武沐缓缓走下灵台,活动活动了身子,道:“全身脉络打开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身体好松快。这回的月闪,至少我能跳五丈之高了,嘿嘿,这要是忽然在敌人面前跳起来这么高,还不把他吓死?”

“武兄?”武沐正观察着身体的变化,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的试探声,道:“我在!”

“武兄终于出关了。”这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是秦大哥吧。”武沐转动门口的机关道:“快进来,我把第一副紫灵丹给你。”

说着,便有一个壮汉走了进来,正是秦烈。

“这几天可把我等苦了。”秦烈一进来就委屈道:“你可不知道刚开始服用强心丹,我的头今日干一点也不疼了,可是这几天明显又要恶化。”

“放心吧,你只要按时服用紫灵丹,保证你像个正常人一样。”武沐笑道。

秦烈把铁盒接了过去,打开,嗅着空气中的一缕缕药香,感激道:“谢谢了。”

“客气的话就别说了!”武沐拍了拍秦烈的肩膀,笑道。

蹬蹬蹬!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震急促的脚步声,随后进来了一个侍卫道:“外面有个受了伤的小孩,说要事求见武公子。”

“受伤的小孩?”武沐想了想道:“长什么样?”

“十多岁的模样,一身布衣,眼睛黑亮。”侍卫答道。

闻言,武沐心里一惊,道:“快让他进来,不用了,我出去看看吧。”

听到侍卫的禀报,武沐第一感觉就是孩子们出事了。

很快的,连两人便来到了洞口,看见了一个受了伤的小孩,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

只见这孩子满身是伤,胳膊无力的垂着,眼眶全肿,嘴角还挂着血迹。

果不其然,这人正是小星。

武沐赶忙走上前去,急道:“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小星一看武沐走了过来,一个栽头便冲进了前者的怀中,顿时哭了起来:“沐哥,呜呜!我可算找到你了,沐哥……呜呜。”

“乖,乖,不哭……”武沐抚摸着小星的头,心下一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如此坚强的孩子,哭得这么悲伤。想想那时见到小星的时候,就算要砍掉他一个胳膊,都倔强到眼睛不眨啊。

“没事了没事了,快跟沐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武沐将小星从怀里抱出来,蹲下去问道。

小星啜泣了几声,强忍着见到武沐后激动的情绪,委屈道:“呜呜,昨天……昨天,我和老大还有其他的人正在一起吃饭呢,就忽然进来了好几个人,把我们围了起来。领头的也是像沐哥穿着高贵的少年,那人一言不发,就把我们全绑了起来。我们拼命反抗,可完全不是人家的对手。老大现在还是重伤,昏迷不醒呢。不过就在今天的早上,我趁他们不注意,在兄弟的帮助下,跑了出来。”

闻言,武沐低头沉思,像自己一样穿着高贵的少年,会是谁呢?赵均、刑泽、还是何峰?

“小星,你放心,沐哥向你保证,绝对会把他们救出来。”武沐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铁盒道:“你先把这肉完丹服下去,他有疗伤的作用。”

小星眨眨眼看了看武沐,道:“我不用,沐哥还是留给其他的伙伴吧,他们有的人比我受伤还重。”

闻言,武沐心下忽然一暖,微笑道:“放心,我这里很多。听话,你快吃下去。”

一边喂着药,武沐一边用手捏了捏小星软塌塌的肩膀,心下更是震怒。肩锁骨粉碎性骨折,肩关节已经摸不出了形状,此时就是靠着皮肉才没有让这胳膊断掉。

伤势当真眼中之极!

想想小星要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坚持找到这里,武沐瞬间感觉心底冰凉。他在想,这下手之人要多狠心,才能对这么小的孩子,下如此重的手。

看着小星强忍住疗伤痛苦,而变得抽搐的面庞,武沐心头顿时燃起一股怒火,道:“小星走,带我去不看伤你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此时的何府。

“你确定把这些小鬼抓来有用吗?”此时在何府的大厅首位上,正歪歪扭扭的坐着一个少年,只见这少年穿着华丽,面如冠玉,长相极佳。只是脸上的那抹阴毒之色毁掉了这一丝的和谐。

“我确定。”在少年的下摆,还站着一个人,这人看起来对这少年有些畏惧,此时恭敬道:“确切信息指出,前几天他和城南的郭富人有过冲突,其目的就是为了救这其中的一个孩子。”

“没想到还是一个慈悲的人。”少年讥诮道:“何峰,你现在到底废物到了什么程度,连个三曜晶石都保不住?”

何峰抽了抽嘴角,三曜晶石被俺走的事,也不能全怪我啊,道“何公子有所不知,小子生性狡猾,为人狡诈多段,还是注意点的好。”

“狡猾?”闻言,少年哈哈大笑,不屑道:“西域一些阴险的老鬼,我都见得多了,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要是敢来,就让你看看,是他狡猾,还是我何旦本残忍!”

话音一落,仿佛在回应他似的,外面陡然传来了一声怒吼:“何峰,你给我滚出来。”

声音雄厚低沉,像是古钟一般,震动了何府,冲进了大厅!

“来了。”闻言,何峰看向了何旦本道。

“哦,就是他嘛?”何旦本嘴角牵出一道恶毒,阴笑道:“你去把那些孩子都给我拖出来,我要在它面前好好的玩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