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十九章 顽固老头

“三百年以上的羽灵花和五百年以上的紫幽青兰!”武沐道。

一听此话,秦烈完全的愣住了,这两株药草,他真是听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去找了。而且三百年和五百年这两个时间,听着都让人头大,他不禁失落道:“能不能想想其他办法,或者换一种丹药,或者用其他的药物代替。”

“不行!”武沐义正言辞的道:“换其他丹药根本不可能治好你,甚至还可能有生命危险!至于其他的药材,你别想了,我说的这就是最普通的了,要向其他的代替,跟本不可能。”

其实在这,武沐就留了私心,紫灵丹是不需要羽灵花的,而武沐要羽灵花的目的,则是为了融合三曜晶石的力量,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不过紫幽青兰确实是需要的,但是他是医生,秦烈是是病人,武沐说什么他都得照办。

其实秦烈也不敢怀疑他,万一撒手不管了怎么办。

闻言,秦烈叹了口气,有些颓废的低下了头。因为才刚刚得知自己的伤势能痊愈,没想到下一刻就把自己打落到了谷底。

“你也别太垂头丧气。”武沐安慰道:“这东西也需要一个机缘,也是需要巧合的,说不定哪天一出门就碰上了。”

“唉,不用安慰我了,放心吧,我不会放弃的。”秦烈低着头,沉默不语,不一会有突然抬了起来,惊讶的看着武沐。

一时间,武沐被看的毛骨悚然:“怎…怎么了?”

“我想到了!”秦烈眼漏笑意,拍了一下手掌,乐呵呵的道:“刚才咋就没想起来呢?我真是笨,笨死了……呵呵。”

武沐茫然的看着秦烈,心想这货哪根筋错位了了?在抽风?

“嘿嘿!是这样的。”秦烈忽然发现自己太过激动,表现有点过头,尴尬一笑道:“在几年前,西域有个叫姜言的炼丹师,因为年龄已近黄昏,所以回到了家乡锁阳城度过晚年。我记得自己那时好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而这人非常喜欢草药,家中有个药院,珍贵丹药数不胜数,我心想可以去试一下。”

武沐眼睛一亮道:“你知道他的家在哪吗?”

“当然知道,就在锁阳城近郊的宅邸,很大一片的建筑。”秦烈道:“只是不知道他还认不认识我,我可是听说那老头有点自视甚高,又一次那狗皇帝生病了求见,都是被拒之门外。”

“在赵国,还有敢惹赵轶的人。”武沐不解道。

“怎么没有,多了去了。”秦烈听到这个名字,好像很不爽道:“他以为自己是赵国的皇帝,就可以坐拥天下吗。这个世界上比他强的人多了去了。”

这句话倒不假,不要说灵界,就是世俗界,比赵国大的国家也是数不胜数。

武沐道:“可是强龙南压地头蛇,他在赵国的地盘上生活,难免也需要赵姓的关照啊。”

“对啊,我就是在说这个吗。”秦烈皱眉道:“这姜老头十分迂腐顽固,只要是他看不上的人,都会被比拒之门外。”随后看了一眼武沐道:“尤其是你这种纨绔败家子,他是最痛恨的。”

武沐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怎么什么都能跟自己搭上边。

“由于姜老头在西域是出了名的炼丹师,所以也没人敢得罪。他认识的高手太多,怕只是随便找来一个,都能让赵国灭国。”秦烈叹口气道:“这样的人,我们想要见到,确实有困难啊。”

听着秦烈的表述,武沐低头沉思,没有说话。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要投其所好,还是有一定的几率的。”秦烈看了看武沐道。

“你说是丹药?”武沐道:“我也正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引起他的兴趣。”

“心动不如行动,一味的想也不是办法,我们倒不如去试试。”秦烈看了一眼武沐,站了起来。

“嗯!”武沐点了点头,他也同意秦烈的决定。

连日跟也不含糊,在秦烈交代完‘秦巢’的事后,直接与武沐走出了山洞。

不过这一路上,秦烈一直在好奇的问武沐:“我怎么感觉咱们跟踪了,你知道是什么人吗?”

武沐故作疑惑的回过头,看到了一丝黑影闪进了街边的店铺,心里暗笑,这丫头竟然还不死心,嘴上却道:“不知道,可能是我父亲暗中抛出来保护我的吧。”

秦烈看了几眼武沐,没有说话。

锁阳城近郊。

这里真可谓是锁阳城最美的地方了,小桥流水,花草树木,遍地芬芳,而且还有很强的灵气气息。

武沐和秦烈站在了庞大的建筑前,瞩目四顾。

“怎么样,这建筑的规模,很庞大吧!”秦烈赞叹道。

武沐看着这十分像中世纪古堡风格的建筑,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你的‘秦巢’壮观。”

秦烈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随后两人便一起走到了宅门前,看着宅门,就知道这里住的主人很讲究。

没有华丽的装饰,也没有雕刻任何的图案,只有几块清风石镶嵌在象牙木上而制成,看起来很素雅,又不失风度。

而且清风石加上象牙木还能起到冬暖下凉,凝聚灵气的作用。

武沐看了看大门,便向前走去,却被秦烈伸手拦住了。

“记住我的话,在姜老头的面前千万别提‘顽固’这两个字。千万记住了!”秦烈一脸谨慎的看着武沐道:“上回就有人当面顶撞过他,后来那人差点被砍成渣。谁都想要欠姜老头一个人情,可没有谁想得罪他的!”

“恩恩。”武沐点头如捣蒜,答应道。看着秦烈这么一个粗犷的汉子,漏出如此一副小心谨慎的表情,不禁觉的有些好笑。

“记住了,如果进去了,少说话,让我来应付他!”秦烈再次嘱咐道。

“恩恩,你放心吧。”武沐拍了拍秦烈肩膀,笑道。而心里却在想,如果这老头不给自己好脸色,那就让他知道知道,为什么花儿这样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