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十七章 做我小弟

冷月欣望着消失在山洞口的武沐,气的银牙直咬,随后脸色和缓一下道:“没想到‘秦巢’在这里,难道这小子与‘秦巢的人’有关系?不过就算你有关系又怎样,我就不信,你一辈子不出来!”

武沐在摆脱冷月欣之后,直接一头钻进了山洞。他从这原本身体的前世记忆中了解到,这山洞里面乃是,赵国第一大土匪窝‘秦巢’的大本营。而‘秦巢’原本不是在这里的,而是因为被赵国镇压,不得不沦落到了在山洞内扎根,这样悲惨的现状。

而‘秦巢’的老大秦烈,可是与赵均有些恩怨纠缠,这对现在人手不足的武沐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武沐刚一钻进山洞,便是愣住了。这里面竟然有如此之大,横足足有数十丈宽,对面是一些错综复杂的小洞口,看起来深不见底。而四周则是架着黄通通的煤油灯,让人感觉好像是来到了地狱。

“你是什么人?”正当武沐看着面前无数条小道发愁时,迎面走过来一个身穿铁甲,士兵模样的人。

“我是来找你们老大秦烈的!”武沐微微一笑,答道。

“找我们老大?”侍兵打量了武沐一番,问道:“你有什么事?”

“你们老大一定会感兴趣的事!”武沐笑道。

“我们老大在闭关,没时间见外客!”侍兵挥了挥手道:“你走吧。”

“哦?”武沐一听说‘闭关俩字’,道:“秦烈大哥的伤势加重了吗?”

“你怎么知道?”士兵一愣,警界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放心,我对你们并无敌意。”武沐笑了笑,道:“我只是要给秦烈大哥带来点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士兵听着武沐一口一个‘秦烈大哥’的叫着,感觉他并不像是来寻仇的。

“一个能让他伤势恢复的好消息!”武沐看着士兵,眼睛眨也不眨的道。

士兵看武沐的样子不像是说谎,想了想说道:“好,你在这先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说完便从左边的洞口进去了。

少顷,士兵便从右边一个洞口走了出来。

武沐心里暗道,这山洞果然很蹊跷,幸好自己没有盲目的走进去。

“洞主有请!”出来后的士兵明显的脸色和缓了不少,对着武沐一个抱拳,恭敬道。

武沐微微一笑,随着士兵走了进去。而这一次进入的洞口,与方才士兵走的洞口又是不一样,武沐心里知道,对方显然还是对自己有所戒备,防止自己看懂这山东的构造,不过他无所谓,他是来找秦烈的,又不是来研究山洞的。

武沐同时也明白了,被赵国打压后的‘秦巢’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这里易守难攻,洞穴错综复杂,确实是一个养精蓄锐的风水宝地。

不过这山洞还真是别有洞天,在外面看起来很憋屈,在里面竟然没有一丝憋闷的感觉,而且感觉很舒适,就只只这洞口就有三丈多高,而且被打磨的很光滑,一点也没有被石块挤压的感觉,看来也是花了不少的本钱。

不一会的功夫,武沐跟着士兵绕来绕去走过几个山洞岔路后,走到了一个室门前。

士兵看了一眼石门道:“这里就是洞主的居室,公子可以自己进去,我就不打扰了。”

“多谢!”武沐抱拳一礼,等着侍兵离开后,敲了敲石门。

随后,里面回复了一声:“是谁?”这声音很粗狂,很厚重,却带着一丝病态。

“武家武沐求见秦烈大哥。”武沐笑了笑,回复道。

“进来吧。”语气平常,没有波澜,但是武沐却听出了话语中的那一抹诧异之色。

哗啦啦!

石洞在武沐面前缓缓开启,武沐直接踏了进去。随后,便看到了在宝玉石台上坐着一个人。只见众这人身体敦厚,面相粗犷,眼角还带着一道猩红的疤痕。

这人身穿一身灰袍,全身散发着一股野性的性质,看起来很是桀骜不驯。

武沐笑了笑,上前一步道:“在下武家武沐,求见秦烈大哥。”

武沐自始至终都没称呼过秦烈‘洞主’什么的大名,而是很亲昵的叫着“秦烈大哥”,摆明了车马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这就是他的诚意。

“武沐。”秦烈从宝玉台上走了下来,打量着武沐道:“你是武将军家的那个武沐。”

“没错,正是我。”武沐也不掩饰,笑道。

“我可听说你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废物。”秦烈的眼睛里明显出现了一丝厌烦,道:“来我‘秦巢’做什么,我这里可没有女人。”

“秦烈大哥说笑了。”武沐被嘲讽,也不生气,道:“素闻秦烈大哥英名盖世,在下今日得见,也是三生有幸。”

“少说客套话,你今天到这来找我,所谓何事?”虽然秦烈看起来不耐烦,但面色明显和缓了不少,仿佛很喜欢得到人的夸奖。

一看有效,武沐也不着急说明来意,毕竟初次见面,印象分很重要,便继续道:“秦烈大哥的威名,小子也是早有耳闻,说是如雷贯耳也不为过。”武沐道:“为了给自己的弟兄报仇,单枪匹马杀进锁阳城皇宫大殿,却又是完好无损的离开,真可谓英雄事迹,我辈楷模啊。”

“呵呵。”闻言,秦烈冷笑了一声,毕竟自己的事迹,被别人歌颂,晚生崇拜,难免有所虚荣,笑道:“你这小子到会说话,不过今天来我这里,可不是为了夸奖我,来见我的吧?”

“秦大哥也是性情中人,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一看秦烈对自己的戒备心少了很多,武沐唏嘘道:“当今的太子殿下赵均,想必秦烈大哥也是知晓。我与他素有恩怨,这段时间。锁阳城很不太平,他总想找一些人收拾我。而我有没有什么实力,所以想着来找秦烈大哥,不知你是否能帮帮忙。”

“有什么好处?”秦烈不答应,也不拒绝,反问道。

“我可以帮助你治疗你的暗疾!”武沐道:“我听说秦烈大哥由于当年的一战,伤势至今没能恢复。我在江湖郎中那里学到了一个偏方,可能会对你的伤势恢复有所帮助。”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秦烈想了想,自己当年一站,确实给自己带来了太大的伤害,这几年修炼不但没有长进,反而倒退了许多。此时,他不管武沐能不能帮助自己恢复伤势,还是想试试。只要对方开出的条件不是太过格,他还是会答应的。

“做我小弟”武沐义正言辞的道。

“什么?”秦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道:“你让一个堂堂淬体镜高手做你的小第?你开什么玩笑!就算我现在有伤势在身,也不可能做你的小弟?!小友,我看你对我有帮助才和你聊这么久,若是你在在这大言不惭,可别怪我把你赶出去!”

武沐无语,很想脱口而出,老子以前还是个三转至尊呢,让你做我的小弟,很冤吗?不过奈何形势比人差,只能道:“你也别着急拒绝,先看一下我们这样的合作是不是公平。”

秦烈瞪着武沐,看起来像是在压抑怒火,他感觉小弟这个词就是在侮辱他。想想他这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不屈居人下,才一手创建了这个势力的吗?此时声音冷冷喝道:“不可能的,别做梦了。如果不想被我赶出去,识相的就马上离开,不送!”

武沐耸了耸肩,淡淡道:“我走倒是可以,可是让你每天晚上受罪可就不好了吧。”

“你在胡说什么?”秦烈明显面皮一抽,仿佛被说到了痛处道:“你怎么知道我天天晚上受罪?”

“经过方才的观察,我看出了你身体上有一些问题。”武沐也不隐瞒,淡淡道:“下颌阴影偏重,说明你丹田内有暗伤,这是影响你不能晋级实力的主要原因,也是你退步的主要原因,不过这却不是病因!”武沐微微一笑,看了看表情复杂的秦烈,继续道:“而主要的问题在于你的那快伤疤!你的眼角疤痕是赤红色血腥样的,这说明你在那场大战中,中的是剑伤,而且这一剑很狂暴。虽然你在这一剑上没有丢了性命,但是狂暴的剑气却在你的身体里面扎了根,之所以每天夜里你的头就会像是爆炸一般的疼,就是这件其的原因。尤其是阴天雷雨天气,会更疼。那时的感觉会让你感到生不如死吧!”

秦烈震惊,因为他发现武沐说的话,竟然与现实情况一点都不差。不过他不否认,可能是有人将自己的事情透漏给武沐,道:“哼!就算你知道这些又怎样,你能治吗?”

“暂且不要问我能不能治!”武沐耸了耸肩道:“先说说你到底有多么的迫切需要治疗,还要必须了解,你的伤到了什么程度!就我所知,恐怕这股狂暴的剑气已经入侵到了你的心脏吧,也许你也有所察觉,这几年你的实力不进反退。就我所知,几年前你还有淬体境第二段的实力。现在的你,恐怕只是淬体境初期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