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十一章 作诗(求收藏,买掌上脆)

看着武沐有些牵强的表情,赵均内心有些惊讶,这小子怎么不会被我的帝王心术影响,难道是知道了我对武家背后的迫害不成,不可能啊,除了挺有限的几个人,没人知道啊。

要不是三曜晶石很稀有,武沐迫切想得到,他才不想与一个仇人在这里浪费口舌,更不可能在大众面前展示自己。

何峰阴狠的瞪了一眼出尽风头的武沐,看了看台下众人,插话道:“太子殿下,你看这琴艺的比试还继续吗?”

“还比什么?你认为还有人可能超过武兄吗?”赵均反问道。

“那我们……直接进行下一项?”何峰试探性的问道。

“嗯。”赵均应允的点了点头。

何峰的心里也是这么想,毕竟武沐在琴艺上出尽了风头,他就不信后者还能有作诗的天赋,便大声道:“下面就我们进行诗词歌赋的选拔。今天的题目就是,作一首诗,夸夸我们的太子殿下!”

赵均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何峰,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看,什么叫做高级拍马屁,这才叫高级拍马屁呢!

何峰受到赵均的表扬,心里很是爽快,当下表态道:“我现在就有一首,不妨给你们开个头。”

武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两人一唱一和的,感觉很有趣。

何峰清了清嗓,朗诵道:“说我们太子殿下,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心存谋略何人胜?古今英雄唯是君!’。”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称赞道!

“好诗!”

“好诗,真是好诗!”

何峰淡淡一笑,故作谦虚道:“李兄,你感觉怎么样?还请不吝赐教!”

这何峰口中的李兄乃是赵国科举第一人,方圆千里之内,出了名的才子。

这才是真正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据传言乃是近几十年来唯一一个在考场上满分通过,破格宣召进宫,直接到都城做官的才子。

究其头上的头衔都是数不胜数!

被称作李兄的人,沉思了一会,道:“这诗作的确实不错,一文一武,充分的说明了太子殿下乃是经天纬地之才,后两句也充分的赞扬了太子殿下滔天伟略的雄才壮志。整首诗又是暗藏霸气,张而不显,显而不漏,确实难得的好诗。李某,佩服,佩服。”

看着赵均满意的点了点头,何峰更是趾高气昂的道:“不知李兄是否想好了!”

这人想了半晌,后道:“李某不才,一时想起的诗都不够味,确实很难得到何兄的高度。”李才子讪讪的笑了笑道:“何兄开的这个头实在是太难了,李某甘拜下风。”

何峰得意的摆了摆手,道:“李兄真是客气了。”随后望着众人道:“你们若是有好的诗也可以说来听听,说得好的我打打有赏。”

一听有赏,众人立刻活络了起来。交谈声,叫嚷声响彻大厅,不过都是伴随着叹息,或者否定的摇了摇头。

一时间,众人都是犯起了难。何峰这诗,真的不好接啊。

在议论了半天之后,场面又陷入了安静当中,每个人都是皱着眉头,使劲的想着什么。有人甚至不甘心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恨自己怎么就这么的没有才情。

就在众人纠结万分的时刻,场地的中央,突然传来恍然大悟的一声叫嚷:“有了!”

众人都是诧异的望了过去,却发现出声之人正是方才表现十分突出的武沐。

众人无不诧异的看向了他,不知道他是真的对上了,还是在捣鬼。不过根据方才的表现来说,对上了可能性更大一些。

“武沐,现在可是在给太子殿下作诗,你可别乱来。”何峰冷冷道。

“无妨。”赵均摆了摆手,也是有些期待的看向了武沐道:“武兄竟然还有这样的天赋,大可说来听听?”

“诗是这样赞美滴!”闻言,武沐清了清喉咙,目光在场中逡巡一圈后,一本正经的朗诵道:“说我们伟大的太子殿下是‘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安人妻。进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喜能一指欺少女,怒能把剑战老妪。哀能酒醉群鸡倒,乐握神枪迎万菊!”

闻言,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此时的武沐不但一边朗诵着,一边竟然还做着动作,其动作当真下流污秽不堪。而本人说了这么多恶俗下流无节操的句子,却是脸不红心不跳,还挺了挺胸膛,十分的满意的炫耀道:“因为前四句不能表达我对太子殿下的无限崇拜之情,所以又加了后面四句,怎么样,不错吧?”

场面安静,掉针可闻,此时没有一人敢出声说话。

一瞬间,众人都傻眼了。

这货在说什么?他疯了吗?还是吃错药了?

这几句话要是说说普通人也就算了,你竟然说当今的太子殿下!

想想太子是什么人,那可是九五之尊啊,你竟然会如此谩骂,这人绝对是精神出了问题,好人谁能做出这样的事!

你说你对个诗,对的差点也不丢脸。你这是赤果果的把大皇子从头到尾侮辱了一遍。而且还是以这么不要脸的方式!

说大皇子是基佬也就算了,还什么人妻,萝莉,老妪,妓.女?真真是让人无耻之极!

而且先前四句不够,又加了四句,天呢,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可别说我认识他啊,否则这辈子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所有人都是是瞪大了眼睛,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武沐!

大皇子则是抽了抽嘴角,脸色瞬间变绿!

武沐道:“咦?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啥?是不是有些葱白我了,嘿嘿。葱白我是很正常滴,不过想要追求我的话,可就要排队了。”

众人看着无比自恋的武沐,都是嘴角越咧越大,不解又十分惊讶的望着他。

赵宣儿则是直接把脸挡了起来,实在是太丢脸了!本来心想着武沐不再是以前那个纨绔,已经有所改变!没想到还是那副德行,真是到什么时候,都不会亏了自己的那一副臭名声。

何峰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赵均,怒极喝道:“把这混蛋给我赶出去!”

竟然敢在这种场合,如此辱骂太子,这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一时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武沐,武沐却是有些冤屈的道:“我明明做出了这么好的诗,你们不但不称赞我,还要赶我走。你们这不是嫉妒吗?”

我嫉妒你个大头鬼,我嫉妒啊!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此时台下众人统一都是这个想法,这要是因为这几句话得罪了太子殿下,降罪与你我们倒是管不着,可怕就啪被殃及池鱼啊。如果那样,可找谁喊冤去?真是倒霉透了!

“罢了!”赵努力均克制住自己想要杀人的想法,故作云淡风轻的道:“武兄的名声,我也是多有耳闻,本殿下不怪他。”

赵均这一番话,反倒感觉他特有气量。不但化解了有些尴尬的气氛,也是让得众人在心里上,对他的期待更上了一个台阶。

想一想,未来的皇帝能这么的有肚量,何愁国家不会繁荣昌盛。

此时的武沐倒是表现得颇为波澜不惊,好像本应如此一般。黄胖子则在下面对着武沐竖起了大拇指。心里暗道:武兄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真是强!连太子殿下都敢骂,佩服,由衷的佩服!

何峰明白,经过武沐这么一闹,作诗的环节变也要草草收场了。仔细想来,今日的比试都没有太平过,几乎都被武沐搅黄了,何峰不禁感觉心头有些被门难受。

而且此时得罪了太子殿下,他感觉自己必须要拿出干货了,这样才能让心里不舒服的太子殿下心情好一些。

“下面就是这次宴会的重头戏,也就是我们何家费尽辛苦得到的三曜晶石。”何峰朝着下人摆了摆手道:“拿上来!”

闻言,包括武沐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聚精会神的望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