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二十章 我弹,你听

武沐淡淡一笑,不急不缓的继续解释道:“我的意思就是说你的曲子没有灵魂,什么是有灵魂的曲子,那就必须满足这几点。引起人们的共鸣,走进人的内心,还要必须让心灵得以净化!”

“一个能让别人共鸣的曲子,就是一首好曲子吗?那未免也太简单了吧,只要技术到位,给他时间,有一点音乐细胞的人都能做到。而这些曲子又能给人们带来什么,一无所有!曲子没内涵,空洞乏味,最多也只成为了人们宣泄情感的道具!试问,这样的曲子,能叫有灵魂的曲子吗?”

“反观你的曲子就是这样,只得到了人们的共鸣,却使的人们内心杂乱不堪,压抑之极。即使在你的感情倾诉之后,也没得到一丝的缓解,反而更加的沉闷难受。古筝弹奏有着三个境界,独奏,共鸣,和超然。你最多也就达到了共鸣的境界!”

“以你现在的水平想要达到超然的境界,想让听者的心灵得到净化,还差的太远!”

武沐像是审判一般的铮铮冷语,自得的赵宣儿,瞬间打击到了谷底。

“难道我就那么差吗?”赵宣儿不服气道:“你难道在怀疑周老的实力?”

“我并没有质疑他。”武沐耸了耸肩道:“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这些东西是他前世的记忆再加上‘光无’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而得出的结论,相信就算是灵界最顶级的古筝评论师来到这里,也挑不出一丝毛病,所以武沐也不是在编谎话,都是实情。

众人震惊了,他们没想到武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内行的话语,而且他们看公主的模样,并没有发火,反而脸色微红,仿佛被说中了一般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赵均犀利的眸子,深深的看了几眼武沐,嘴角微掀,他感觉武沐这人很有趣。

何峰的心里有些不甘,他万万没想到武沐竟然真的懂琴艺。现在不但没让后者出丑,反而成为了宴会的焦点。此时看着所有包间内议论纷纷的声音,还有许多琴师埋头苦思的样子,尤其是赵宣儿看向武沐,那明显有些改变的眼神,他感觉气的心脏都在颤抖。

“我看你定是在哪看了几本书,在这滥竽充数,被喜爱来糊弄大伙罢了。”何峰话语阴冷,嘲讽道。

“我说何公子也是琴师,在琴乐方面也算是个人物,书上有没有这些话,你心里不清楚吗?那怎么还能说出这么外行的话呢?”武沐故作恍然道:“难道说何公子就只是看了几本书而已,其实是一个门外汉?”

本来想数落一下武沐的何峰,此时听到这一番话,脸色不禁的一红,随后他便听到了众人对自己有些怀疑的声音,登时气的银牙紧咬,不过他仍是不放弃的道:“说的这么好,你来弹一段啊?”

“我只是外行,不会这些东西。”武沐摆了摆手,笑道:“还是不献丑了哈。”

“哼,就只会说大话,不过还是只会丢脸的废物。”何峰见杆就爬,马上戏虐道。

武沐没说话,赵宣儿却皱了皱眉,她不喜欢何峰说话的方式,但他也确实想让武沐弹奏一段,便道:“你如果真有实力,就别遮遮掩掩,若是真没那实力,直说就好,也没人会为难你。”

武沐内心一动,这是在为自己找台阶下吗?呵,看在你为我说话的份上,就给你们展示一段吧。

武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黄胖子在身后拉了拉自己的衣袖道:“武兄,你干啥去。”

“弹琴啊!”武沐理所当然道。

“你会吗?”黄胖子凑近了武沐耳边道:“你刚才风头都出够了,就别为难自己了。我知道你想要在公主面前耍耍威风,可是也不能冲动啊。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这样,你一会就装晕倒,我就把你抬出去,说要看郎中,你看咋样?”

武沐好笑的看着黄胖子,眉眼中全是笑意,弄得黄胖子满头雾水道:“到底行不行啊。”

“算了吧,我的好兄弟。”武沐拍了拍黄胖子道:“放心吧,我能行的。”

黄胖子切身实地的为自己着想,武沐却是有点感动,但是今天他可是为了三曜晶石来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武沐也不啰嗦,直接走到了台上,看向赵宣儿道:“借你琴一用。”

赵宣儿点了点头应允了,看的身旁的婴儿大呼不可思议。她可是知道自家公主但是多么宝贝这琴的,就算是自己的几个哥哥都不能碰一下。今天竟然借给这个纨绔子使用。

其实赵宣儿没想那么多,只是有些期待武沐的弹奏而已,因为她真的很爱古筝。

“诸位可要听好了。”武沐正襟危坐,与方才懒洋洋的形象,判若两人:“我弹奏的这首曲子名叫天阙楼,是我无意中与一个江湖琴师那学到的。”

其实这首曲子乃是穆柔在天域苍寰雀楼为他所做,武沐听得习惯。便背了下来,不过他还真是第一回碰琴,不过他有信心。

赵宣儿走回了包间,眼睛直直的盯住武沐,一眨不眨。这一次的目光里面少了些憎恨,多了点期待。

何峰则是不爽的随处找了个座位,恶狠狠的瞪着武沐。

武沐单手抚琴,感受了一下音色,从记忆里调动出那抹美丽的身影,弹出了第一个音符。

震撼,众人只感觉震撼,尤其是懂琴艺的人,此时也包括何峰半张开的嘴!

一个音符就能看出是不是外行,就指着一个音符,包括音色,音韵,响度,震度,回响,都是完美到了一个逆天的程度。

琴声响起,场面一片寂静。众人都是洗耳恭听,期待着这一听觉的盛宴。

琴弦拨动,赵宣儿已经确定了武沐是内行。现在的她只想知道,武沐是否达到了琴艺的第三个境界,‘超然‘。

她很期待。

武沐继续拨动琴弦,此时的他,已经进入到了冥想之中。由于神通力的原因,他对前世的记忆记得更为的清晰,此时的他,仿佛又经历了一遍。

众人都徜徉在琴弦之中,他们的灵魂仿佛跟随者武沐,离开了身体,尽到了一个瑰丽的世界。

曲子悠扬婉转,有悲伤痛苦,也有欢乐,有离愁别绪,也有怅然若失,但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生活的期待。

赵宣儿在这首曲子里,听出了故事。她仿佛听到有一个老男人在对她诉说着什么。她内心凄凉,又很快乐,又很伤感,她感觉自己的内心五味杂陈。

这首曲子,武沐弹的特别用情,因为他在缅怀逝去的过去,追悼那个为了自己放弃了一切的女孩。

武沐的心里没有悲伤,只有看淡一切洒脱。老天给他机会,不是让他回来哭的。

曲子终了,众人也犹自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众人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灵得到了升华,他们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的魅力,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

他们感觉武沐就像是一个经历世事沧桑,洗去铅华蜕变过男人。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们感觉心灵震撼,十分震撼。

一个刚刚到二十岁的少年,竟然弹奏出如此有故事的曲子,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他不是锁阳城第一纨绔吗?

此时锁阳城第一湾跨的身影已经在他们脑海被狠狠击碎。

因为这就是事实,由不得他们不接受。此时下面有的少女,已经漏出了崇拜的目光,目漏小星星道,这人好帅!

赵宣儿知道自己输了,因为这首曲子有灵魂。这曲子并不空洞,她感受到了曲子带给她的改变。他看武沐的眼神也改变了,不再是不屑和厌恶,而是出现了一抹小小的欣赏。

不过这些还不至于她会心甘情愿的嫁给武沐。距离喜欢上后者,还差得很远。

武沐缓缓的站了起来,叹了口气道:“还是比我的预期差了一些,凑合吧。”他感觉自己和穆柔弹奏的天阙楼比起来,逊色了太多,里面蕴藏的神韵,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不过听到此话的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这样还是凑合。那我们弹奏的岂不成了狼嚎?

这人到底对自己有点多大的期望,这未免也太高了一点吧!

众人都是嘴角抽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武沐却是微微一笑,从台上走了下来。

此时赵均迎了上去,道:“武兄还真是深藏不漏啊,有时间定要向武兄讨教几招才是。”

“太子殿下谬赞了,就是些哄小孩的把戏而已。”武沐淡淡笑道。

“不不,武兄可不要谦虚,确实是有这实力。”赵均仿佛与武沐十分熟络的道:“武兄你可不知,我这妹妹就喜欢古琴,天天缠着我听,我要是能从武兄这里学到几招,不就能欺骗欺骗这丫头了吗。”

一闻此话,四周的众人都是笑了起来。武沐附和的咧了咧嘴,心里道:你要是背地里没有针对过武家,说不定我们真能成为朋友。此时的你不过就是在装出一副亲民的形象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