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五章 藏书阁抽嘴巴

站在金色的大殿前,武沐又开始感叹了。

“这,这还真是辉煌啊!”武沐眼中闪烁金.光道:“这要是都换成金子,那可要多少钱,赵国皇帝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有这钱还不如少让老百姓交点税,让他们吃点好的。唉。”

武沐摇了摇头便向着金碧辉煌的仓胡歌大门走去。

此时,在大门的两侧站着两个侍卫,威武的扫视着路过的众人。

“这藏书阁,我到底可不可以进去?”走到门前,武沐泛起了嘀咕,他感觉以他自己的身份应该没问题,以将军家的嫡子再加上驸马爷这一名头,不让进去才不合理才对。

而此时的身旁正好走过了几个人,这几人谈笑风生,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武沐。

不过武沐认得他们,丞相家的儿子还有几个将军家的儿子。

武沐看到,这几人走到金灿灿的大门前,看也没看守卫一眼,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而守卫也是致敬的低下了头。

看到这里,武沐也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站住!你是什么人?请出示令牌!”此时的守卫,突然朝着武沐吆喝道:“这里乃是皇宫重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不是我……”武沐指着刚刚走进去的那几个人道:“他们……”

“什么我他们的?”右手边长脖子的守卫骤然打断武沐道:“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这里是皇宫重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出入请出示令牌!”

武沐从来来过这藏书阁,去哪里弄令牌?不过闲人二字,却让武沐很是无语。

“我是闲人?”武沐凑近到长脖子守卫面前道:“您难道不认识我是谁吗?”

京城第一纨绔武沐,你竟然都不认识?

“不认识!”守卫茫然摇了摇头。

“你……”武沐一时语塞,看了看前者道:“你真是井底之蛙,今天我就告诉你我的大名记住了。我就是如今赵国第一将军武将军之子,当朝公主的驸马爷,武沐,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瞧瞧,我是闲人吗?”

“不认识!”守卫仍是一副不妥协的模样道:“这里乃是皇宫重地,如果阁下无事的话,就请离开吧。”

武沐无语,这都告诉对方自己的身份了,怎么还是这样。这是有意跟自己过不去嘛。

“如果你若是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们动手了!”守卫不但没妥协,反而握了握手中的剑柄威胁道。

“你就是不让我进去了是吧?”武沐最后问道。

“这里乃是皇宫要地!闲杂人等禁止入内!”长脖子守卫道。

“好!好!我是闲人!”武沐心里有气,但是他还不至于与一个守卫动手,正在他犹豫不决是否要离开时,他忽然看到了远方迈着八字步的太监。

武沐立刻抻长了嗓子喊道:“我说洪总管,您这么急,是要干嘛去啊?”

洪总管手拿着响净鞭,晃着屁股向着前边走着呢,此时却听到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洪总管一愣,转过头,真看着武沐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自己。他的心里突然一突,怎么在这个档口碰上他了,真够倒霉的。

“我道是谁,原来是武侄。”洪总管唏嘘的走了过来,寒暄道:“武侄这是在做什么?”

“我来这里能做什么?”武沐道:“当然是学习来了,可是你们的侍卫不开眼啊,说我是闲杂人等。”

“这……”洪总管看了看两个护卫,道:“误会,可能是误会。”

“什么误会?”武沐道:“我都说我是谁了,可还是不让我进呢!”

长脖子护卫一看洪总管来了,深怕自己被责怪,道:“殿下有令,出入藏书阁等要地,闲杂人等必须出示令牌!”

“你自己看吧!”武沐。

“笨蛋,笨蛋!”洪总管赶忙上前敲了几下守卫的脑袋,道:“武侄是闲杂人等吗?还要令牌,他是武将军之子,当今的驸马!你们是猪吗,连他都不认识?”

长脖子守卫低着头不说话,但是看他样子好像很是不服。

“武侄,您可一进去了。”洪总管愧疚的笑了笑,看向了武沐。

武沐没有移动,只是很不爽的看着长脖子守卫。

洪总管愣了愣,看了看武沐,又看了看长脖子守卫。明白了武沐这是心里不舒服,让他惩罚一下这没眼力见的守卫。

“笨蛋,笨蛋!”洪总管又是锤了长脖子守卫几下,看向了武沐,武沐仍是没有动作,仿佛没有尽兴。

洪总管一咬牙,下了狠手,直接一嘴巴抽了上去。

啪!

啪啪!

啪啪啪!

“你是猪吗?你是猪吗?”接连六个嘴巴,抽的长脖子守卫在原地转了两圈,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个通红通红的五指印。

长脖子守卫一只手捂着脸,一边仿佛要哭出来一般,委屈道:“你打我干啥,又不是因为我。没有令牌,闲杂人等就是不能入内。”

“你……”洪总管气的直咬牙,道:“你就是一头猪。”而后转过头,对着武沐道:“武侄,你看这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他吧。”

“嗯,算了吧。”武沐从鼻腔挤出了两声道:“我这人肚量还是比较大滴,暂且就饶过你。”

“武侄,若是没什么事,老奴就先告退了。如果有事,我就在隔壁的林园,可以喊我。”

“嗯,好,下去吧!”武沐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瞪了一眼长脖子守卫,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藏书阁。

身后的长脖子守卫,满脸委屈的看着武沐走了进去,没有说话。

一进到藏书阁里面,武沐却是傻眼了。

从外面看这藏书阁就不小,里面更是大,光一个书架就有三丈之高。这些书架同意都是大理石制成,里面还有细细的石灰粉,是防止潮湿用的。

“我去……我要找到什么时候?”武沐眼神四顾,发现对面的书架一眼望不到头:“这也太多了点吧,怪不现代的学生们有那么多的教科书,看来都是从古代遗传下来的。”

武沐向前走去,发现在藏书阁的一侧,有着许多的小房间,上卖弄刻着门牌号,看来是给皇宫贵族专门准备的阅览室。

武沐随便推开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发现这房间还真不错,茶几,床铺,木椅一应俱全。相信就算在这里睡几天,也没太大的问题,而且也很安静。

武沐点了点头,为藏书阁的配置点了个赞,随后他又头疼起来:“那么多的书,想找有关炼体和武技的记载的书,要找到什么时候。不是找不到,而是太多了啊。”

转了转眼珠,武沐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随后,走出了房间,喊道:“守卫,守卫在吗?过来一下!”

闻声,便跑来了两个守卫。武沐一看,正是刚才那个长脖子守卫和另一个门卫,两人此时都有些莫名其妙,这货不是刚进来吗,又怎么了?

“来来来,我交代你俩一个任务!”武沐道:“帮我把藏书阁所有的包括炼体和有关武技记载的书,全部搬来!”

“什么?”长脖子守卫一愣,道:“你让我们帮你搬书?”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武沐疑惑道。

“大人,我们是门卫,可不是小工!”长脖子守卫满脸不平道:“况且我们还有职责在身呢!”

“你做不做?”武沐梗着脖子道。

“不做!”长脖子守卫义正言辞道:“我们是大内护卫!奉旨守卫藏书阁,这是我们的使命!”

武沐看了他两眼,撇嘴笑了笑,随后大声喝道:“洪总管,我有事找你!”

一听洪总管的名字,长脖子护卫的心底登时一凉,感觉自己的脸又火辣辣的疼起来,忙匆匆道:“大人,你这不是难为小的吗?”

“我只是让你们帮我选选书,也就几本书而已。你看你们这副模样,好像让你爬到山下火海似得。”武沐道:“就这么简单的事,怎么为难你们了?”

“怎么就几本书,那可是……”此时的长脖子守卫真想自己抽自己嘴巴,怎么就得罪这位爷了,你说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他?此时看到武沐又要扯脖子喊洪总管,长脖子守卫急忙伸手揽下来,道:“别喊!别喊,我们做,我们做还不行吗?”

武沐无语,不就是让你们找几本书,至于这幅冤屈的模样吗,好想让你们杀子夺妻似的悲催,真是可笑。

目送着委屈的两名护卫出了房间,武沐直接盘腿坐在了床上:“这下子,可是省了不少的时间呢。”

不一会的功夫,武沐的面前变摆满了书,历史史记,国家发展史,个人传记,无论什么书,只要符合武沐要求的,都被拿了过来。

搬书的人里面,武沐还见到了几个生面孔。想想也是,这么大的藏书阁,就让两个人找,那可要找到什么时候。

“这守卫也不傻。”武沐心里好笑道。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武沐再次犯起了难:“这书也实在太多了。这看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守卫搬书的速度啊!”

“天了噜,这要看到什么时候?”武沐苦笑:“而且刚才看的这几本书,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