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三章 被鞭打的武沐

与父亲谈完话,武沐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思考着这段时间的规划。

没想到就这么的,一宿没睡!

而此时正想着补上一觉,门外丫鬟的叫声,便传了进来!

所以他只能打着哈气,黑着眼圈从自己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困意十足的武沐,有些不耐烦的叨咕了一句:“这么早的,叫我干什么!”

看着武沐有些生气的模样,丫鬟害怕的退后了两步,委屈道:“对…对不起少爷!是老爷命令我来的…说是让你准备准备…去见新来的高手……”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武沐又打了几声哈气,摆了摆手道。

“这高手怎么来的这么快,肯定是收了不少的钱。”武沐心中腹诽一声,便向着武家大院走去。他也有些好奇,这所谓的高手,是什么样子。

慢慢悠悠的挪到了武家后花园,武沐看到了父亲武狂然和一个矮小的老头正站在一边聊着什么。

武沐掀了掀嘴角,走了过去,道:“爹,我来了。”

武狂然看着睡眼惺忪,有打着哈气的武沐,眼神黯淡了一下。他本以为昨夜他的一番话,能让前者有些转变。却发现还是那个散乱没教养的纨绔儿子:“这是我给你请来的师父,比武前的这段日子,你就跟着他学吧。”

“哦!”懒散的答应了一声,武沐抬眼看了看这所谓的‘高手’,身材非常矮小,站在180刚过的武沐面前,像是一个小矮人。如果拿他再跟武狂然这样的高大威猛的硬汉比较,几乎没了。

最经典的便是后者的鼻子,红红的一个酒糟鼻,让人很能联想到一个总赖在酒店不走的无家可归的乞丐模样。

武沐打量着老头,老头也打量着武沐,眼角带着一丝不屑。

“你就叫他吕师父吧。”武狂然道:“他在赵国可是有些名气的,以前也经常教导一些贵族子弟习武。武沐,你可要听从他的叫导。”

“哦,吕师父好!”武沐唯唯诺诺道。

“称呼我为吕高手!”老头挺了挺不是很直的后背道:“当今的太子殿下就是这么称呼我的,你们也不能乱了规矩。武将军,我倒是以你家这小子弱不禁风的身子骨,跟瘦鸡一样的,不一定能禁得住我折腾啊!”

“吕老尽管折腾!”武狂然笑道:“劣子从小性格乖张愚顽,缺乏教导,这次也能劣子一个教训,吕老大可放心!出了事,武某全权负责!”

“哦?”吕老头皱了皱酒糟鼻道:“那就好办,可是以你家这小子的糟糕体质,想要在三个月内打破五道脉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看看,这经脉瘀堵,骨骼僵硬,即使说不是废物,也差不到哪!”

吕老头拉过来武沐的胳膊指指点点,后者也不反抗,任其折腾。

“吕老尽管放心,即使家子没有达到规定的目标。银子也会一点不差的付给您!”武狂然虽然脸上有笑意,但心里却不舒服,在父亲的面前,说自己儿子是废物,谁都不会高兴。

“行了!既然这样,那现在就开始吧!”吕老头拍了拍武沐的肩膀道:“一会训练疼了,可别叫唤,我这人最烦大吵大闹了。”

“请放心,武沐会忍住的。”武沐淡淡笑道,他今天还真要看看这吕高手能玩些什么花招!

吕老头走到了场地中央,揉了下自己那通红的酒糟鼻,挺直了后背,道:“让你看看我吕高手的名字,并非徒有虚名!”

他决定在教导武沐之前,有必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让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开开眼界!

吕老头扎稳马步,活动活动四肢,摆开了架势。

武狂然退到了一边,虽然他已知道吕老头的实力,但是高手展示。他还是要仔细观看,揣摩武道,这样才能有所进步。

“嘿!”

紧接着便传来了一阵的呼喝,吕老头在场地中央,出拳,踢腿,或转身,却是有着一股大家的风范。

一招一式之间,与方才佝偻的小老头判若两人,当真是气势十足。吕老头打完一套套路之后,直接快速的移动身形,一个转身,便将身后的木桩击成粉碎!

武狂然微笑的点了点头,感觉这次是找对人了。

吕老头停下了手中动作,挺了挺象征性的酒糟鼻,斜眼看向了武沐,道:“怎么样,还行吧?许久不练,其实有些生疏了!”

“哦?这就完了?”武沐仿佛心不在焉的一愣,道:“不错不错!那我们快些开始吧!”

虽然吕老头的这一套拳法打的虎虎生风,有点味道,或许在这锁阳城里有点名头。不过在武沐的眼中,呵呵……

吕老头心想,这臭小子看完自己的拳路,没有立刻冲过来跪下去顶礼膜拜也就算了,连掌声都没有。

吕老头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火气,道:“一副懒散的模样,老夫今天就要好好调教调教你!”

吕老头从身子上直接抽搐了一条钢鞭,走到了武沐面前!武狂然内心一动,却没有出声,他暗想,是应该让武沐吃点苦头了。

“把眼睛给我睁开,站好!”吕老头抬着头,威吓道:“眼睛给我等大点,你是瞎子吗?”

“不是我不想睁啊!”武沐抽了抽道:“昨晚一宿没睡,难道你没看见这黑眼圈吗?你还让我怎么睁?”

“强词夺理!”吕老头伸出手拽着武沐的胳膊道:“先练习扎马步,手放平,腰挺直,膝盖成九十度角!你没长骨头吗?”

武沐懒散的伸出腿,脖子歪向了一边,模样昏昏欲睡!

“臭小子,不给你点苦头吃,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吕高手心中有火,直接甩开了钢鞭,一鞭子抽在了武沐的后背上!

啪的一生脆响,武沐后背的衣服被抽出了一道大口子。

武沐身体陡然一挺,睁大了眼睛,嘶,这老头下手够狠的。

这一下鞭打,使得武沐彻底从困意中苏醒了过来。

吕老头冷哼道:“我告诉你,武家小子,就算你是将门之后,我也不会留情!最好还是听我的,否则被我收拾的几个月起不了床的,可不要怨我!”

吕老头心道:“这回三殿下可是明令直言让我好好照顾照顾你,下手轻了怎么能行,你就等着遭殃吧!”

武沐一个机灵,眼神看了一眼吕老头,又看了看身后的武狂然,没有说话。不过身体确实挺的笔直,马步扎的出奇的好!

武狂然赞许的点了点头,自己儿子想做还是能做到的。

“腰在放低些!屁股给我收回去一些,你拉屎呢?”吕老头道:“胳膊要垂直,自然下垂不会吗?你是猪吗?”

啪!

又是一大鞭子抽了上来!

这一鞭子的劲道比前一次又是加大了几分,而且还是抽在了同样的位置,就是打开了四道脉门的武沐,都感到了一阵刺痛。

看着武沐的身体倾斜了一下,吕老头喝道:“不许给我动,动一下,一鞭子!”

说着,又是一鞭子抽了上来!

这哪是练功啊,整个一个调教奴隶呢。此时的武沐,却没有说一句话。

哼!哼!臭小子,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吕高手心里暗笑,再来几鞭子就让你站不起来,到时候三殿下的旨意也完成了,钱也到手,而且还不用跟你这么一个笨蛋在这里浪费时间。到时候再用这钱买点好酒,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的鼻子都痒痒了。

武沐看着驴高手的模样,心中明白了几分。

“给我站好了!不对,手的动作不对!不对,腿不要前倾。刚才我教你什么了,故意找别扭是不是!”吕老头又是扬起了鞭子,啪的一声抽在了武沐的身体上!

武沐吃疼,向前倾斜,强忍住脚下没动。

“哼!还有点骨气!”吕老头道。

武狂然看到武沐的表现,赞许的点了点头,只要能让把武沐这块烂泥扶起来,受点罪是应该的。他也没想到吕老头的心理是多么的阴暗。此时想到自己还有事,便转身走开了。

武狂然的离开,使得武沐和吕老头心理都乐了。

武沐乐的是,父亲走了,就没人在这里监督了,他就能放得开了。

而吕老头则心想,武狂然在这里,为了后者的面子,他下手还是要留点情面的,这会走了,他就能毫无顾忌了!

“愣什么楞,扎稳了!”吕老头暴喝一声,直接恶狠狠的瞪向了武沐,一鞭子加上通脉境四段的威力,狠狠的抽了过来。这一鞭子,要是抽下去,普通人定会皮开肉绽。

可是预料中的声音却没有响起,钢鞭却被武沐紧紧的转载了手中!

“我不说话,你还抽上瘾了是吧?”武沐冷哼一声,道:“我说吕‘高手’,练了这么长时间的扎马步,该还一点新鲜的了吧。”

吕老头惊讶的一愣,道:“你怎么……”

他不明白,武沐是怎么在一瞬间握住自己的钢鞭的,不过此时他的心里感觉那就是巧合。

“也好,那老夫就教教你反击术!”吕老头心里阴笑,既然你这么想找死,我便成全你!

武沐转着眼珠想了想,摆开架势道:“好啊,来吧。”

“吕某成名已久的刁钻反击术,让你开开眼界!”吕老头心想,这一回,就让你倒地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