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二章 武家的困境

武狂然抬眼仔细的看了一眼武沐,总发现后者有些变了。但仍是拒绝道:“这是父亲的命令,你一定要好好跟着高手学,听到没。”

武沐点了点头,武狂然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再拒绝就有点不礼貌了,道:“我听从父亲的命令!但是我也大了,不想再让父亲把我当小孩看。我只想知道,现在的武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这么两人对视了几秒,武狂然微微一笑,道:“与你说说也无妨,相信只有你父亲在,只要我不死,他们就不敢动我们武家人一根毫毛!”

武狂然的话语颇具气势,而这气势与实力无关,是只有上过战场,历经生死的人,才能具备的气势。

“孩子,你记住,父亲的心永远都是属于武家的。”武狂然道:“因为你也是武家的一员,即使这辈子注定不能有什么成就,但也要像个男子汉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活下去!男子汉大丈夫,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事,都只许笑不许哭!”

武沐洗耳恭听,今天武狂然的话特别多,但是却每一字都是饱含深情,饱含着爱意。

“你今天变成了这样,父亲也有责任。可你毕竟是我们武家的最后一条根,我不能让武家绝后。”武狂然叹了口气道:“我对你吼,对你施暴,都是为了能让你争口气!可是我现在想通了,就算你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我只想你能活下去!”

武沐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为武狂然如此语重心长的对武沐说话,从他下生到现在,是第一次!可以看出武家的形势是多么的严峻!

“现在的武家,在朝廷中已经孤立无援。”武狂然抬起了头,看向了无尽的星空道:“就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扁舟!”

“为什么会这样?”武沐道。

“在这之前,我极力反对大皇子登基,想立二皇子为储,可是如今,一切都完了。”武狂然道:“大皇子拉拢了大部分的贪官污吏,给了数不清的好处。这次只要先皇退位,大皇子登基,武家便会成为首个杀鸡儆猴的对象。”

“我们武家不知道为了赵国抛头颅洒热血死了多少人,立了多少战功,他就要这么对我们吗?”武沐悲愤道。

“这就是武家的悲哀!”武狂然哀默道:“武家人一生献给皇室,一生卖给战场,最后换来的却是如此,的确悲哀。不过一句功高盖主,就足够使武家走向灭亡。大皇子为人阴险狡诈,为了集权统治,为了震慑天下,不可能放过我们,这也许就是武家的宿命!”

看着平时冷静铁血的父亲,也会如此的悲痛神伤,武沐心里十分难受。同时他也不理解,那狗皇帝为什么如此对待武家!就算是让父亲坐上龙椅,以他为人,要他造反?他会吗?不会,绝对不会!

“如今皇帝年迈倚老,混淆视听,不问政事。这个国家在大皇子的统治下,早晚走向灭亡。”武狂然紧闭眼眸,伤心欲绝:“也许我也看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父亲……”武沐道:“你不要这么说,难道武家在朝廷失去了所有的亲信了吗?”

“现在朝中,站在武家这一面的已经寥寥可数。”武狂然道:“相信只要大皇子继位,这些人也会临阵反戈,反咬一口。”

“那大皇子,真要对我们武家斩尽杀绝?”武沐咬牙切齿道。

“皇帝不会那么亲自这么做,他会失去民心!”武狂然仿佛没有听到武沐口中的不敬,继续道:“以大皇子的手段,定会栽赃嫁祸给武家,收回兵权,将武家贬为庶民。可到了那时,我们武家与那案板上的鱼肉何异,只怕皇族的不会动手,往日的仇家也会报复吧。”

“难道就没有缓和的余地吗?”武沐希冀道。

“没有!”武狂然斩钉截铁道:“这一次下旨,把我从武家调离,怕是阴谋就已经开始了。”

“可是父亲,狗皇帝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替他上阵杀敌?”武沐十分不解的问道。

“孩子,你不懂。人不是任何时候都能为自己着想的,即使如今看透了一切又如何。武家这一辈子忠肝义胆,绝无二心,不能在我这一代毁掉武家列祖列宗的荣誉。”武狂然叹了口气道:”只要天下百姓知道我武家忠心不二,足够了。”

“难道我们就这么的等死吗?”武沐不解:“即使父亲失去了大半的兵权,我们还可以躲起来。只要我们手里有重兵,即使那狗皇帝再强,也不敢轻易动我们啊!”

“赵国边境已经岌岌可危,如果此时造反,违背武家道义不说,很可能置赵国与灭亡的边缘,天下百姓怎么办?视天下苍生于不顾,我做不到……”

武沐心里震动,因为直到现在,这铁血将军还在捍卫着家族的那一份荣耀!那份为国为民,坚贞不渝的精神!

武狂然的心是属于天下苍生的,即使武家付出了生死的代价,,他也义无反顾!

这份大道义,在他的心中,胜过自己的生命,亲人。

自私容易,心怀天下难,武沐怎能不震惊?

武沐突然深深的跪了下去,转生以来,直到今天,他终于认可了这个父亲。这个忠心耿耿,矢志不渝,胸怀天下的铁血将军!

这样的人,即使前一世的武沐,也同样尊敬!

这样的人,虽然傻,但傻的可歌可泣!

这样的人,值得一跪!更不要说,他是自己的父亲!

武沐朝着地面,深深的磕向了自己的头颅。

他知道,父亲选择了家族荣耀,选择了黎民苍生。注定要放弃家族利益。武狂然不爱家吗,爱,肯定爱,但是他又能怎样,相比较于遗臭万年的造反者,他只能选择保卫心中的最后一份乐土,他的国家。

即使这个国家已经背叛了他,即使他的心中很凄凉。

提起刀反戈容易,坚持自己的信念难!

也未有期望百年之后,千年之后,亦或万年之后,有这么一段武家人忠肝义胆的传说,流传下去,就足够了。

武狂然的期待,真的不高!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武沐却是个意外。

因为武沐是自私的人,他才不管他人生死。他只想自己的亲人,平平安安就足够了。

正是由于前一世的经历,告诉了他,只有活着,才有可能!死去,将会一无所有。所以,他不想去想留给世间什么,他只会想,我能得到什么。

皇帝不仁,就别怪他不义!

即使与天下为敌,只要武家人平安,他会不择手段!

亲人,大于一切!

如果连自己现在的亲人都保不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去找寻穆柔,就算找到,他能给予幸福吗?

武沐抬起了额头,看向了深邃的夜空,那里有一个亮闪闪的星星,却突然从天边,缓缓坠下……

…………

此时的皇宫,太子书房。

一个面色阴沉的美男子,正斜靠在一把雕龙大椅上。一身金花镶嵌的衣服,衬托出一身的贵族之气。只是面色上的狠毒,让他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和善,甚至有着几分毛骨悚然的意味。

这人乃是赵国的大皇子,赵国下一班的继承人,赵均。

他的下摆拱手站着一个老者,武沐在这里一定能认得出,因为这是他的熟人,洪总管。

“回禀陛下,对付武家的事,已经全部安排得当了。”洪总管满脸堆笑的道。

“我跟你说过什么?在我还没有登基之前,不要叫我称呼我为陛下!”赵均运用瞥了一眼洪总管道:“这次事情办的不错,我听说皇宫里头那些墙头草,也都是倒向了我们这边。这次的行动,你功不可没,可要好好的赏赐你才对。”

“为陛下办事,是老奴的福分。”洪总管谄媚道:“怎敢邀功请赏呢!”

“呵呵!”赵构将书放在了桌子上,站了起来道:“你那点小心眼,我还不知道吗?只要你听我的,好处自然少不了你。可是我最近怎么听说,武家那小纨绔没有死?而且还在斗兽市场大出风头?我记得,刺杀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吧?”

“这……”一提到武沐,洪总管的心脏都死莫名的一揪,道:“老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派去的刺客绝对没有问题,而且也确认过死亡无误!老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那小子未免命太大了一些。”

其实洪总管不是听到消息大吃一惊,而是那天见到武沐本人的时候,就非常惊讶了。不过他才不会说与武沐见过面,毕竟那一天发生的事,可关系到他的性命。

“一个废物纨绔,也不必这么在意。”赵均无所谓的看了洪总管一眼,拿起了茶杯,小小的啄了一口道。

“陛下所言极是!”洪总管转了转眼珠道:“老奴心想,若是把武家这最后一脉给断了,是不是就能对武家造成强有力的打击,而且实施计划也能更容易些?”

“哦?你与那武沐有什么过节吗?”赵均挑了挑眉,道:“不过只是一个纨绔,怎么感觉你对他很上心。”

“没有,只是老奴也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洪总管阉咽了口唾沫,差点吓出一身的冷汗。

赵均看了几眼洪总管,方才道:“这几天三弟也一直在烦我,想我帮他出出气!就一并解决了吧!但是,这回绝不能再有半点差错,若是被武狂然那老家伙追究起来,可就麻烦了。”

“是,陛下。”洪总管道:“这次,武家小子能不能由我全权处置!”

“准了!别忘了收拾干净点。”赵均点了点头,道:“还有事吗?没事就先下去吧。”

“是,老奴告退!”洪总管转身走出书房。嘴角的弧度越裂越大,在他心中,一种复仇的快感在蔓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