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十一章 伴君如伴虎

武沐在送走了黄胖子之后,一路上,总感觉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

他感觉自己被跟踪了!

而且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背后那人不怀好意。

因为他有意经过一些人多的地方,所以那人也一直没敢露面。

武沐想了想,现在与自己有仇,会派人跟踪自己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洪总管的人或者太子的人!

可是不管是什么人,他最近都要注意一些了,还有要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才对,如果哪天真要拼斗起来,自己这点实力肯定不够看的。

武沐回到家中,向父母报告了一下行踪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龙角狮王则被放在了门外,并交代任何人没经允许,不得入内。

而那只奇怪的小鸟,则放到了茶几上,后者没有动作,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武沐盘腿坐在了床上,暗暗思量道:“这个世界,只要拥有功法,就可以修炼,成为修士。而经过不断吸收天地灵力,才能进步,实力变强。除了功法之外,便是武技!”

“前一世,我自创的天陨八荒,只有到了淬体境才能勉强使用。我现在的这副身肉体,不堪负荷啊。可能连最简单的三暗刻,都会让手臂爆掉。”

武沐烦躁的挠了挠头,心里道:“我现在是空有一肩膀子的力量使不出来,可咋办才好?”

“在这世俗界,又是一个这么小的国家,想找到一个好一些的武技太难了。如果真要用那些威力弱小的武技将就,别说是在灵界,我想就算出了赵国,都只能是给人挠痒痒的份。”

归根结底,还是赵国太小,没有一部能拿的出手的武技供给武沐使用。

而武家能拿出武技,在武沐看来,甚至还不如他自己研发的练体拳更实用。

“都是些华而不实的武技。”武沐回想着前一世的记忆,喃喃道:“如果能把前世的一些天级武技改良一下就好了!”

“怎么办呢?”武沐有点困惑:“一个强大的武技,有的时候甚至能帮主人逃离火海,甚至保住一条命都不为过。”

想想自己前一世,天陨八荒带给无数敌人的噩梦,武沐又禁不住有些感叹。

“什么武技,都比不上我的天陨八荒!如果想要改善天陨八荒,我还缺一个契机。算了,明天去宫廷的藏书阁看一看,碰碰运气。”武沐摇了摇头,不再回忆,就这么入定起来。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随着武沐的呼吸平稳,天地灵气缓缓在他的周身聚集。随着他的百会,任督二脉进入全身,沿着本源功法的脉络,游走一周天后,被其纳入丹田。

虽然本源功法与前一世功法修炼大不相同,但那和武沐对于吸取天地灵气,走心,走脉的灵活度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再加上功法的神奇,吸取灵气的时间,节省了很多。

不过这些时间,也都被武沐利用的起来,就像是有强迫症一般,将吸收的灵气,一遍又一遍的提炼,直到不能再提炼为止,他才将其纳入丹田。

这不但保证了灵气的精纯度,而且对以后的突破,或是战场杀敌,都有好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沐丹田内的灵气量,已经积攒到了一个地步。而根据他前世的经验,这些灵气已经足够他作进一步的突破了。

随后,他便调动着丹田内的灵气,游走经脉,来到了第二道脉门前。

轰!

毫无悬念的,第二道脉门,应声而碎,此时武沐那不断被提纯的灵气的效果,便发挥了出来。

本应该出现突破后的力乏的现象,并没有出现。反观这些灵气,倒像是意犹未尽的欢腾起来。

武沐咂了咂舌,尽然发现上一次吞服的完脉丹,在经脉里竟然还有些许残留。

而这些药效,只要挥发,就能提供给武沐更多的灵气本源。

“说不定,今天能一举突破到通脉境第五段。”他在内心暗暗激动道。

通脉境一共八段,第五段是一个小分水岭。资质低的人,卡在这个阶段的不计其数。就拿锁阳城来说,百万人口的大城,能打破第五道脉门的,只有百人而已。

武沐小心翼翼的将经脉中没有完全挥发的丹药遗留,通过灵气的冲洗,慢慢溶解掉,最后将其混合着天地间吸收而进的灵气,一起游走全身经脉,回归丹田。

不得不说,本源功法,在溶解过程中,再次表现出了神奇之处。溶解的速度,提纯的过程,无疑不让这个有些挑剔的三转至尊,都是挑不到毛病。

灵气量再次提纯,再次的游走全身,天地间的灵气也是保持着一定的速度,缓缓进入武沐的身体。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灵气量再次饱和到了武沐满意的程度,他准备突破第三道脉门…

……

夜已深沉。

锁阳城的上空,出奇的幽深。

没有高手横掠而过,也没有庞大灵兽身过留影。

只有眨眼的星星,和不知疲倦照耀大地的月亮。

锁阳城的夜,像是秋水。

武沐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感受到身体内充满了力量。

“终于到通脉境四段了,不过距离第五段还有一段差距,这小分水岭的名头还真不是盖的。不过以我对过去的了解,打破第五道脉门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武沐抬起了胳膊,就这么的在狭小的屋子内,打了一套连体拳。在额头些微的出了一些汗后,停止了。

“身体已经完全的复原了,肌肉也充满了力量感。相信这回刑泽敢在我面前撒野,即使不用那种手段,也能让他站不起来。”

武沐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照了照镜子。果不其然,以前苍白的脸色,已经消失不见。此时的他,脸庞红润,容光焕发。本来有些阴沉的面相,已经有了些阳刚之气。

现在的武沐,很帅!

“现在的我,即使不是万中无一,也是百中无二了。”武沐对着镜子,自恋的向后拢了拢头发,笑道。

而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细细碎碎,根据经验,武沐知道是丫鬟来了。

“公子,老爷有事召见您到正房!”丫鬟在门外道。

“好,我这就去!”武沐应了一声,心想这都深夜了,父亲召见自己所为何事?

出了房门,武沐看到龙角狮王已经睡了,问了问丫鬟,才知道自己已经修炼了三天之多。

“这几天,父亲有问过我的事吗?”武沐疑惑的看向小丫鬟道。

“回公子的话,没有!”丫鬟低着头,仿佛在戒备着武沐一般的道。

“那你知道父亲这次叫我有什么事吗?”武沐继续问道。

“奴婢不知!”小丫鬟紧了紧胸前的衣服道。

武沐无奈的看了丫鬟几眼,心想这前任就是太好女色,而且还荤素不济,使得身边的这还没发育的小丫鬟,都是恐惧到了这种程度。

武沐摇了摇头,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仔细想一想,这几天武家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没?”

不知道为什么,武沐的心感觉有些不安。

看着武沐和善的眼神,小丫鬟方才转了转眼珠,回想道:“老爷昨天早上离开的将军府,今日下午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似乎有点不高兴。”

“哦……”武沐仿佛瞬间明白了一切,这老头子是在宫中受到了什么气,准备拿他撒火呢,武沐苦笑道:“看来我这次是跑不了了。”

丫鬟将武沐领到了正房,便下去了。

武沐则是心惊胆战的向着背对着自己的武狂然,走了过去。

“父亲,您找我!”看着武狂然那宽厚的肩膀,武沐道。

“沐儿,来了。”父亲转过身子,神情有些憔悴。

武沐一愣,从小到大,武狂然都没有如此称呼过自己.记忆里,叫自己一声大名,都是难得,今天竟然叫‘沐儿’!

“父亲……您怎么了。”预料中的雷霆之怒并没有出现,此时的武狂然展现出了一片颓色。

武狂然摆了摆手,仿佛在尽量掩饰什么,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威严一些:“孩子,父亲对不住你。”

武沐张开了嘴,有些惊讶,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不苟言笑的父亲,竟然会想自己道歉!?

武沐掐了自己一把,随后咧了咧嘴,发现不是在做梦。

“父亲,你……”武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孩子,父亲也是身不由己啊。”武狂然还是掩饰不住的叹了口气,一瞬间仿佛老了许多犹自在感叹道:“武家已经大势已去,必定会成为案板粘肉,受人宰割……”

武沐纳闷的看了看武狂然。

“孩子,有些事,我不想对你说,是因为怕你有压力。但若不对你说,还怕你被别有用心之人陷害。”一向果断雷厉风行的武狂然竟然也纠结起来:“孩子,我没能保住你……两个月后的比武大赛,你还是要参加。但为了让你不至于那么丢脸,父亲这几天为你请来一位高手,教你一些东西。”

看着有些愧疚的武狂然,武沐心里也是内疚。他知道父亲这次请高手,一定花了不少钱,武沐道:“请高手的事还是算了吧,我自己能行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