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极九天

第八章 戏耍

中年老板看了看武沐,又看了看赵査,很怕坏了这桩生意,出声调解道:“太子殿下,这斗兽确实是这位公子先看上的。不如您看这样,你看那剑齿虎的实力也不低于这头暴君熊,您看看那只怎么样?”

“死秃子,让你说话了吗?”赵査身边一个面堂发黑的少年喝道:“知道这是当今的太子殿下,还敢如此无礼,小心诛了你的九族!”

中年人提了一口气,想要辩驳回去,却还是止住了。没办法啊,对方他太狠了,这动不动就要诛九族,谁不怕!无奈之下,他只能缩了缩脖子,默默的退后。

这几人,他都惹不起,那就爱咋地咋地吧,只要不是砸了它的摊子,随他们闹去。

“这只暴君熊今天我也想要?”武沐淡淡的看了一眼赵査,道:“太子殿下还是看看其他的吧。”

“不,我也感觉这暴君熊很好!我就要这只!”赵査啪的一声打开了折扇,惬意的扇了起来。

“非要不可?”武沐问道。

“对!”赵査答道。

“他们这就是在找茬,我看还是算了吧。”黄胖子悲愤的骂了一声,却只能无奈的拉了拉武沐,劝他不要冲动。毕竟对方可是太子啊,而且身后还有那么多家族,他们可惹不起。

“我哪里找茬了?”赵査做出了一副无辜状,道:“大家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是公平竞争,对不对?”

“对!完全就是你武沐在颠倒黑白,血口喷人!”

“就是,我们太子殿下早就看上了这头暴君熊,你们还说你们先看上的,真不知羞耻!”

“你们这么有意找太子的麻烦,到底作何居心,是不是想要造反!”

赵査后方的一帮狗腿子,见杆就爬,冷言冷语瞬间把武沐和黄胖子推到了道德最底端。

四周围拢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原理,都是叫闹着。

“武兄,我看还是算了吧,就算真的打起来,到最后吃亏的也是我们!”黄胖子叹了一口气,谁让赵査出身皇族呢?唉,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咽吧。

“你想要买下是吧?”武沐没有理会黄胖子的劝阻,问道:“老板,这暴君熊多少钱卖?”

“二,二十五万两银票!”老板明显一愣,答道。

“三十万两!”武沐一声断喝,四周立即肃静了下来。

随后,便是纷纷议论声。

“你看,不愧是都城第一纨绔,你看这大手笔,啧!啧!”

“哼!哼!不过花的都是父母的钱,本身还是一个废物。”

“这货竟然敢跟当今太子杠上,胆子可真不小。”

听着周围纷纷的议论声,赵査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以为今天武沐和黄胖子定会吃瘪,露出一副丧家犬的模样,放弃购买斗兽,却没想到,不知怎的,今天的武沐突然变了性。

“我出三十五万!”赵査眯了眯眼睛,他想看武沐还能死撑到什么时候。

“四十万!”甩开黄胖子拽着自己衣袖的手臂,武沐喝道。

“五十万!”赵査不依不饶。

将一个暴君熊抬到了一个五十万的价格,真可谓算是天价了。

相信全天下的暴君熊能卖出这个价格,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再加下去,就是典型的冤大头了,可是武沐不能妥协。

“六十万!”武沐的目光里露出了几分寒气。

“八十万!”赵査冷眼道。

“八十五万!”武沐喝道。

“一百万!”赵査红了眼睛!

随着一百万的声音传出,四周的人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太子还真敢开口!

一百万的价格,可相当于一个城的总收入,就算皇宫每年的供奉,也不过如此!

到了这些纨绔的嘴里,竟然只变成了一串数字!

这就是纨绔子第的战斗!

众人有些兴奋,他们在等待着武沐继续加价!他们感觉,这场戏越来越有看头!

一瞬间,四周肃静了下来!

可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武沐没有说话,反而是有些怪异的看着赵査。

随后,他转过身,对着中年老板道:“一百万,我不争了,你卖给他吧!”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

黄胖子的嘴都裂成了碗口大小!

武沐的声音不大,却是极为清晰的传进了所有人的脑中!

随后,人群炸开了!

“哈哈,可笑死我了,没想到这都城第一纨绔还挺聪明的!”

“这小子,倒是有几分脑瓜!”

“不错!不错!我喜欢这小子,有意思!”

众人嬉笑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听着众人的嘲笑声,赵査的脸羞得通红,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被戏耍的猴。

此时他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武沐,如欲吃人!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武沐茫然道:“我说这暴君熊让给你了!嗯…难道你要谢谢我?那倒不用,我平时就是这么有礼貌的人。”

赵査当真气的牙痒痒,心里暗道:“我谢你八辈祖宗,我谢!老子今天就是反水了,就是不买了,我看你能把我怎样?”

“难道你想出尔反尔?”武沐学者赵査眯起了眼睛,道:“你是不是在想,老子就是不交钱,我看你那把老子怎么样?怎么样倒是不能怎么样,只不过现在可是有那么多人看着呢!你想耍赖皮,谁也管不着,可就怕你丢的是皇族的脸!难不成,是你家现在很穷,付不起这一百万?”

这一句话当真狠毒,赵査的家,就是赵国!说赵国拿不出这一百万,绝对会失去民心,一个泱泱大国还拿不出这么点钱,绝对会成为人们的笑谈。

更会成为临近几个敌对国家,茶余饭后的笑料!

这一记高帽子带过去,可是把赵査至于的风口浪尖上,现在他是想买也得买,不想买也得买。

此时黄胖子的心理别提有多舒服了,今天可真是扬眉吐气了,哼哼,叫你们以前欺负我,活该!

只是他不明白,武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局势一瞬间变的严峻起来,赵査随时都处在发飙的边缘。赵査本身就是一个急脾气,在皇宫内就像温室的花朵,没受过什么气。

本来脾气暴躁,加上心头有怒火,他的身体也气的颤抖起来。

太子一旦发飙,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次跟随赵査来的,还有一个老头,一身灰袍,眼睛如同死水,这人外号‘吴老’,也就是黄胖子口中的驯兽‘专家’,这人也算是皇帝身边的老人物了。

此时吴老一看局势不妙,立刻站了出来道:“武公子也不要咄咄逼人,大家不过都只是为了玩,不妨给个笑脸,这样反而能玩的更开心一些。”

这句话说的极有分寸,更是把赵査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一句大家只是为了玩,轻松的化解了紧张的气氛。

武沐心中暗骂了一句老油条,道:“说的倒好听,我也想给个笑脸,可是皇室之人貌似没什么气量啊。”

你说我们在玩,我就偏偏牵扯到你们赵家,以为自己年长就可以欺负人嘛?

老头皱了皱眉,却是没想到这所谓的都城第一纨绔竟然是如此不好对付的角色,这可是与传闻大不相符啊。

无奈之下,只能劝了劝赵査,两人小声嘀咕了几句。

片刻后,赵査的脸色才显的好看了些,但仍是不依不饶道:“不管怎么样,今天这暴君熊我要了。但是,必须是二十五万两!”

武沐皱了皱眉,这赵査还真是给脸不要,在他的心中,赵査已经被列入了黑名单。

“不过,我贵为太子,也不屑与你这等人争抢。倒不如让我们比试比试,看看谁更适合做这暴君熊的主人。”赵査冷眼的看着武沐,挑衅道。

“怎么个比法?”武沐问道。

“驯服斗兽!”赵査眯了眯眼睛,道:“我们各派出一人,驯服斗兽,只要能驯服的了这头暴君熊,他就可以归其所有。”

赵査心里暗道,吴老年轻时乃是赵国好多届的斗兽冠军,收拾你一个小小的武沐,还不是手到擒来。

闻言,武沐没说什么,黄胖子说话了:“你们这不是在欺负人嘛,谁不知道吴老的实力!摆明着说是比赛,实际上就是不讲理!”

“哼!”赵査冷冷道:“没那实力,就别在这叫嚣!”

“你们……”本来心里舒服了一些的黄胖子,又突然有些火大,但还是压制住了,对武沐道:“算了!这暴君熊,我不要了。其实现在想想也有什么好,我才不喜欢熊那圆滚滚的身体!”

其实黄胖子就是在给武沐找台阶下,而且他怕武沐再冲动,接下这挑战。

看着黄胖子隐忍的表情,知道后者心里绝没有这么想。想想在开始看到暴君熊的时候,黄胖子那副欣喜的表情,再想想此时他这言不由衷的话语,武沐内心真的火了。

“这暴君熊,你不要!我要!”武沐目光坚定,看着对面眯着眼睛戏虐看着自己的赵査,微微一笑,淡淡道:“这场比试,我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