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九十五章:什么是真正的手语

这是一个狂欢的夜,后来萧云舟到底还是醉了,不是因为酒醉,而是他被这样一个气氛熏醉了,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兄弟,战友,友情和义气是贯穿在他们骨子里的固有的秉性,他们是热血青年,他们向往的是多变而精彩的世界,从容、认真,拼搏、残酷,甚至是无谓的牺牲,或者这些才是他们的选择,槊血满袖,豪气干云,血气满怀的人生就是他们人生的宿命。

秦萍还是来了,因为她连续打了几次电话,萧云舟都没有听到,所以她赶了过来,她怕萧云舟会有什么不测,但看到萧云舟正在带领大家唱着歌,秦萍才放下了一颗紧张的心。

她的到来自然也迎来了一片的喝彩,对这个玉寒市大名鼎鼎的女魔头,没有谁不知道。

但秦萍只是关注萧云舟,她很少主动的和其他让搭腔说话,她的整个心智都在萧云舟一个人,那些喝的半醉的人说出的那些污言秽语更是让她不太舒服。

在酒宴结束的时候,萧云舟已经是摇摇晃晃了,没等别人上手,秦萍就用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萧云舟的一只胳膊,小巧细腻的手指谁也想不到会是如此的坚定有力,萧云舟在她的搀扶中,居然可以站的很稳。

秦萍的丰胸也紧紧的靠在萧云舟胳膊上,萧云舟是个热血男子,这些年花花草草的事情也没有少干,现在让这个冷美人在他酒后这样一靠,那单薄夏装里面的两团火热就冷不订的让萧云舟一阵战抖,他的头开始晕转,眼光也有了荡漾。

每走一步,萧云舟都可以感觉到秦萍的胸脯在自己胳膊上的变化,他的呼吸已经凌乱起来,脑海中那光润巍峨的小山展现在其中,在配上秦萍娇媚冷艳的面容,这一切都具有了不可抗拒的诱惑。

秦萍把萧云舟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到了这里,萧云舟不得不离开秦萍那柔美又丰满的地方,他坐在了那里,秦萍很快的帮他泡上了一杯浓茶,萧云舟说了一句:“秦萍,你也歇会吧,来坐过来陪陪我。”

秦萍嘴里答应了一声说:“我不累,你喝点茶。”

萧云舟伸手拉住了她,醉眼朦胧的欣赏着她,她是如此的漂亮,那血红色的套装衬着她雪白的皮肤竟有一种妖艳的美,特别是她漂亮标致的脸上粉黛未施,很快的就让萧云舟有一种久违的冲动。

秦萍静静地坐着,低垂着目光,似乎是等待着萧云舟的声音。

萧云舟有点口干舌燥,也有点急躁了,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是如此温顺和乖巧,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这样深情的盯着他,让他心慌意乱。

“来,到我怀里来。”

他拥抱住了她,他感受到了秦萍飘逸的绣发,平坦的小腹……他还闻到了一股香味,那是一种女性的特有的体香,还有香水的味道,他感觉这是女人的馨香和女人腥臊味,他就闭上了眼睛,开始幻想这怀中这女人的馨香,即使鼻子不灵的他也清晰地闻到了。

萧云舟一面体会这,一面问:“这是什么香味?”

秦萍娇媚的说:“讨厌……”

萧云舟不知道秦萍说的讨厌的是什么?是说她自己的体香,还是一会狂乱之后性的味道。

秦萍在灯光下扭动着如梦如幻的身影,配合着他的贴近,让他心旷神怡,逐渐兴奋起来,握起了秦萍纤细的小手,这小手不乏细腻柔顺,他不觉加快了抚摩,先嘴对嘴地亲了一下秦萍,说:“你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你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

“好吧,那今夜就是你的了。”

“好的,我会珍惜这个夜晚。”说完他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的红唇亲了下去,她浑身颤抖了一下。

萧云舟再也不想浪费时间了,他把她自然翻转,身体平铺,使他看到了她的全部身体。苗条的曲线如流水,眼角有一丝兴奋、快乐、激动的表情在流转,嘴角稍微抿紧,似是咬紧牙关,与人生抗衡,又似快乐幽远,无瑕温藉。

“啊!”萧云舟和秦萍同时发出了轻叫........。

清晨,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秦萍的房间里便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早晨,到处都是静谧的房间里的一切都笼罩在柔和的晨光中,淡淡的清清的雾气,润润的湿湿的泥土气味,不住地扑在萧云舟的脸上,钻进他的鼻子,他醒来了。

看着身边早都醒来的,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秦萍,萧云舟微微一笑,用手臂把她一下又弯进了怀里:“你醒了多长时间?”

“好一会了!”

“那怎么不叫我?”

“看着你熟睡的样子,其实也很惬意!”

“谢谢你!”

“为什么谢我?”

萧云舟真诚的说:“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夜晚,在给我说说你的故事吧。”

“不,我今天想听你的。”

萧云舟就给秦萍述说起了一些最近过去的事情,他们躺在床上,很温馨的感受着彼此的身体和气息,直到后来萧云舟的手不老实的乱摸。

秦萍抓住他手:“你在干吗?”

萧云舟说:“我想跟你的胸脯说会话。”

秦萍脸儿红晕的说:“哦,那你说吧。”

然后萧云舟就摸、揉、捏……。

“嗨嗨,萧云舟,你不是和胸说话吗?怎么这样?”

萧云舟说:“额,我这是手语……手语……”。

房间里响起了他们两人欢快的笑声。

看看时间也也不早了,萧云舟和秦萍起了床,在萧云舟洗漱出来的时候,几样精致的早餐就摆在了萧云舟的面前:“哎呀,怎么快啊,这以后要把你娶回家了,是不是每天早上都给我做早餐啊。”

秦萍幽幽一笑,说:“只要你敢娶我回家,我肯定会帮你做早餐。你愿意娶我吗?”

“额,愿意,不过你不能做正房,你要知道,我家老头子封建的很,但小二,小三还是有机会的。”

“滚你的蛋,老娘才不做二奶呢?”

“哎,其实你不懂啊,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最美的歌:伟哥;最甜的奶:二奶。”

“拉倒吧,我宁愿做呢的情人,也不做二奶。”

“秦萍啊秦萍,那都不过是一个名称上的差异,实际上,待遇是一样的。”

两人东拉西扯的嬉笑了一会,萧云舟就到弘丰集团上班去了,没想到刚到大门口,就见罗宛茹的那个戴同学屁颠屁颠的从旁边一辆白色奔驰车上下来,讨好的问:“萧大哥,你来上班了,我等你好长时间了。”

见识这货,萧云舟没好气说道:“废话。当然是上班了。”

这戴同学很是谄媚的说道:“还是你好啊,晚上没事睡得好,早上就能起来,我就不行。”

萧云舟‘哈哈’笑道:“是是是,您戴大少爷多忙啊,日理万鸡的。”

戴同学显然听出了萧云舟说的话,贱笑着说:“不是日理万机,是夜理万鸡。”

萧云舟很文雅的回他:“滚*。”

但这戴同学是人贱无敌,一点都不生气,还从兜里又掏出了一张卡来,说:“我老爹一个酒店新开业,这是一张贵宾金卡,上面有十多万元可以消费,请萧大哥你笑纳。”

“额,又是卡啊,你老爹怎么经常开业,真他娘的有钱啊。”

“呵呵,不过啊,今天还想请大哥出面一下,帮我一点小忙,以后只要有这样的卡,我都给你弄过来。”

“奥,什么事啊。你戴大少爷还需要我帮忙?”

“需要的,需要的,萧大哥,这次事情很简单,我老爹经过上次的绑架事件,决定给我找个师傅练一点武功。”

“那好啊,练练也不错,强身健体。”

“不是啊,关键这个师傅太严格了,口气也很大,我想请你教训一下他。”

“靠,想什么呢,这卡你拿回去,老子又不是打手,人家没惹我,我教训人家做什么。”

“这......这,萧大哥,我给你一百万,你帮我教训一下他,可以吗?”

萧云舟懒得理他,扔下了卡,转上就走了,这也太小看自己了,虽然对付一个教练肯定不在话下,但也不能随随便便是人不是人的叫自己动手自己就动手吧?

那身后戴同学可怜巴巴的看着萧云舟,也不敢追进去。

上电梯的时候,萧云舟一个不小心,把一个人撞了一下,这汉子西装革履的,一副高干派头,可就被轻微撞了一下,立刻怒气冲冲扭回来,说:“你干甚?为什么撞我?”

萧云舟本来是想要道歉的,毕竟和平年代主要靠嘴,可这汉子根本不给我解释机会,嘴巴像是放了鞭炮一样炸开:“你说啊,你说啊,你为什么撞我,啊?就是因为我站在你前面?你很急着上电梯,难道我就不急?”

萧云舟邹邹眉头,伸手将他拉到一边,说:“让我给您鞠个躬道歉吧。”

他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萧云舟真的要鞠躬了,眉开眼笑的往后退了几步,萧云舟一个箭步跨过去,冲进了电梯,直接按了关门。

心里想,谢谢你的让位兄弟,下次见面我让你撞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