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九十四章:权利的征服

这叫什么嘛功夫,古时候有飞叶伤人,这萧云舟是飞水伤人,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其他人都全部被震惊住了,连那个钱进岩在哀嚎几声后,也不敢再放声大叫了。

萧云舟露出了逼人的杀气,冷冷的从罗汉床上站了起来,说:“谁在胆敢打扰我的谈话,我就绝不客气了,刚才都是看着吴松鹤兄弟的一点面子,我一直手下留情,接下来,不要怪我心狠手黑。”

萧云舟的身上渗透出了一股股让人窒息的冷酷来,看的那些人各各哆嗦一下,这个人的杀气太重,他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开玩笑。

这个大厅里立马就没有了声音,每个人都屏气凝神的坐了下来。

萧云舟看看吕重山,说:“吕老弟,你也坐下说话。”

吕重山点下头,默默无言的坐在了侧面的一张靠椅上,心中也是无限的凄凉,现在这连心盟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不要自己自己看不起有的人,就是外人都看不起连心盟了,哎,吴松鹤啊吴松鹤,你到底上什么地方去了。

萧云舟在冷冷的扫视了一圈这些人,才说:“我真看不惯你们这样,以我阅人无数的眼光看,这吕老兄的功夫,人品在你们这些人中应该算的上屈指一数,所以就算有一个临时的管事的,也自然非他莫属,所以你们还争个什么劲?嗯,是不是有的人想搞垮连心盟啊?”

萧云舟的话说的是声色俱厉,这些人都心中惊惧不已,唯独吕重山听得眼中热泪盈盈,连连的摇手说:“我不成,我不成,我没有统筹大局的那个能力,我啊,只是希望所有的兄弟不要为了一个盟主的位置最后闹得四分五裂。”

萧云舟淡淡的一挥手,说:“你也不用客气,现在我就说说我来这里的第二个原因。”

“萧老弟请讲!”

“大家看看这是什么?”

萧云舟从兜里拿出了连心盟盟主的令牌来。

这令牌一出,所有大厅里十多个人腾的一下都站了起来,一起涌向了萧云舟,吕重山结果了令牌,用手抚摸着,泪水满面,大家都知道,这个令牌从来不离吴松鹤的身,萧云舟拿出这个;令牌,那是不是意味着萧云舟见过了盟主。

吕重山有点哆嗦的说:“萧,萧老弟啊,这令牌你从何而来,你是否见过我们吴盟主。”

“不错,我见过他,而且还安排他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疗伤,本来我是受他的委托,前来接管你们连心盟的,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既然这里有吕重山这样的人,我就暂时把连心盟交给他来看管,等你们吴盟主身体恢复了,再由他的决定。”

“萧老弟,我不成啊,我们能不能见见我们盟主。”

萧云舟摇摇头:“现在还不成,吴松鹤身体没有康复,哪些想要他命的人正在到处找他,所以你们还要在耐心的等待一段时间,吕老弟,你也不要推辞了,连心盟暂时由你掌管,谁要是不服管,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和他好好谈谈。”

“这........”

萧云舟站了起来,看着另外的那些人,包括那个钱进岩,说道:“你们有谁不同意我这个决定吗?有的话现在就说,现在不说,过后捣乱的,别说我没有警告过。”

这些人听说了吴松鹤依然在世,一个个精神振奋,连连的点头,把过去那些私心杂念也都抛在了一边,连钱进岩也擦一下脸上的血迹,无可奈何的点头说:“既然吴盟主在世,我们当然没有人敢有非分之想了,不过刚才萧老弟你说吴盟主委托你来接管连心盟,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你们盟主是被别人突袭的,突袭他的人还有你们连心盟的兄弟,他现在心灰意冷,对手也太过强大,所以希望我能收编你们,但今天我觉得,只要你们不内杠,那就暂时先这样,等她以后恢复了在做决定。”

“你是说我们之间的兄弟在背后插刀。”

“是,那个王志效还没有死,这个人你们也不用去找,留给吴松鹤自己去收拾吧。”

“王志效?”

“这个逆贼!”

“早都感觉这小子鬼鬼祟祟的,天天就知道拍马屁。”

萧云舟看到大家同仇敌忾的样子,心中也踏实了许多,要说起来,他一直都不愿意现在收编连心盟,毕竟吴松鹤是自己救回去的,现在收编有点变味的感觉,在等等,相信连心盟在面对安逸集团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的时候,最后也必须和自己联手抵抗,到那个时候,水到渠成。

“好了,这时间也差不多了,想必你们也没有准备晚饭吧,那我就走了。”

“请萧老弟稍等片刻。”

“怎么?难道还真的管晚饭?”

“哈哈,萧老弟说笑了,听这个情况,我们吴盟主应该是萧老弟你救的,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自然要表示一下谢意,这酒是肯定要喝的。”

“是啊,是啊,请萧老弟留下吧。”打击也劝了起来。

萧云舟也不是一个难接触的人,就豪爽的说:“这.......各位兄弟啊,酒到无所谓的,但你们山庄的菜做的怎么样?”

吕重山‘哈哈’大笑起来,说:“不敢说北林省第一吧,但在玉寒市来说,还能名列前茅。”

“那就弄几口?”

“好好。把外面的兄弟都叫进来,大家今天好好庆祝一下。”

很快的,门外哪些人都被招呼进来了,一下子山庄热闹非凡,这些被萧云舟打倒在地的兄弟,实际上也没有受太重的伤,萧云舟一直都是手下留情的,所以这恢复了一会的时间,个个又生龙活虎。

山庄的厨师肯定忙不过来,好多兄弟被安排到了厨房帮厨,萧云舟和这些大哥级别的都坐在大厅中,品着茶,聊着天,这些人都是江湖儿女,性格豪爽的多,没用多长时间,彼此的隔阂也都尽然消融,大厅里气氛变得融洽,和谐。

慢慢的,有人谈起了最近玉寒市的一些传闻,故事,有人问萧云舟:“萧老弟,你的云鹏公司和安逸集团现在打的是难解难分的,干脆我们直接和你们合并了,一起对付安逸集团。”

“嗯,本来是有这个想法,不过现在先等等,那安逸集团一时半会也吃不掉我,等吴松鹤身体恢复了再谈合并的事情。”

“萧兄弟,刚才在大门口,我们四五十号的兄弟密密麻麻围着呢,摩肩接踵,几无空隙,但你慨然冲入,步伐玄妙,身形飘忽,来来往往,随意自如,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这点?“

钱进岩也说:“阁下莫非是神行百变的传人?”

萧云舟摇摇头,说道:“不,我以前在火车上卖过零食、盒饭、水果、饮料,所以适应人多的场合。”

这一下,所有人都放声大笑起来.......。

果然吕重山没有说假话,这山庄的菜肴真的不错,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萧云舟这样的土货,只要有大块的肉就够了,好坏他也分不太清楚的。

在宴会上,萧云舟首先端起酒来,给那些让他打伤的弟兄们道了个歉,说了几句客套话。

这些人哪能和他记仇?在说了,萧云舟的大名在玉寒市那不是盖的,现在连心盟正在危难中,有这样一个强援做朋友,而且他单刀赴会,挽救了连心盟的四分五裂,让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希望,心中也是踏实了不少,刚才那一点点怨气也都消散了。

整个餐厅里气氛热烈,酒是好酒,菜也不错,看着这喜笑颜开,豪爽直率的众多兄弟,萧云舟恍惚中似乎到了梁山伯的聚义大厅中,这心里一高兴,酒便喝的多了起来,本来萧云舟也是豪量,连心盟差不多有点头脸的人都过来给他敬了酒,碰了杯,但他丝毫没有醉意,任然是酒来不推,肉来不拒,看的连心盟的众人咋舌不已,这才叫真英雄,大豪杰。

萧云舟最初是客气的应付着别人的讨好和敬酒,他也在仔细的观察着桌子上的每一个人,以后,要是真的合并了连心盟,自己还要发掘他们更大的潜力,在用人方面,他有他的一套理论和方式。

看他貌似漫不惊心,实则察言观色,萧云舟在大家喝的畅快淋漓之时,他轻轻举起酒杯,毫不畏惧的向每一个人发出了邀请和挑战,把这局面推向了高潮,慢慢的,他就用自己手中的酒杯控制住了整个饭桌的局面,他的成稳内敛和大气凌然,在这一帮江湖豪客中别有一番气势,没有谁在敢于轻视和小瞧他,在他的身上,他们看到了一种不同于吴松鹤的性格和气场,萧云舟身上除了有吴松鹤的豪爽,更有一份不同于所有江湖人的睿智和淡定,这让他们好奇,也让他们赞叹。

但后来,萧云舟就不再去研究和考虑这些俗事了,他专心的让自己沉浸在了这群人中,他在张扬不羁,放浪形骸中高声唱起: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夸.......。

大厅里慢慢的响起了一片的歌声,所有人,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靠近了萧云舟,把他围在了最中间,萧云舟的豪气干云,萧云舟的大气狂放,萧云舟的盖世武功,让所有人都深深的折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