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九十二章:独挑连心盟

萧云舟大概的看了看,对方约莫有四五十人之多,不过对萧云舟这个等级的人来说,人多少并不是主要的问题,他所观察的是这里面的人有没有真正的高手,很遗憾,他没有发现这样的人。

“你刚才说的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是啊,敢到我连心盟地头来撒野,你也不看地方。”

这伙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说就说吧,刚才那个光头还动手推起了萧云舟。

萧云舟绝对不能让对方得逞,这关乎着以后自己对连心盟的统治问题,所以在对方的手臂刚要触及到萧云舟胸膛的时候,萧云舟立刻展开了反击。

他的手快如闪电般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稍微的一用力,这个看似五大三粗的光头青年就‘哎呦’一声,跪在了地上,周围那些人也被萧云舟这个举动惊呆了,奶奶的,真不想活了,到连心盟总部门口还敢动手打人。

那些刚才还彼此防范,彼此提防的人一下子,放弃了分歧,在面对外敌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便是选择了一致对外。

七八个拳头都照着萧云舟打了过来,还有六七条腿也踢了过来,对刚才这个人一举制服了自己的人,他们认为那不过是个意外,是那个光头大意了。

所以虽然拳头很多,腿也不少,但还是有些漫不经心的。

这又给了萧云舟一个快速反击的机会,他心中暗自好笑,这些人真的有点不长记性,他们的一个人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他们还如此不以为然的,也活该他们倒霉了。

萧云舟冷哼一声,身形有了变化,先是滴溜溜的在中间转了一圈,在转圈的同时,放开手里抓住的那个人,两手不轻不重的击出了7.8拳,每一拳都刚好迎接住这些人打来的拳头,不偏不倚,不快不慢,恰到好处。

几乎也就是在转圈的同时,他的一只脚离开了地面,就是那样一扫,挡住了下盘而来的6.7条腿,在接着,萧云舟就开始四处出击了,东一下,西一下,来去自如,双掌也是连绵不绝的击出。

一刹那,像是突然中的爆发一样,很多人开始鬼哭狼嚎的喊起了疼,惨嚎、惊叫、哀号、痛呼之声,不绝于耳。更多的人也都倒地不起,几十个人啊,这一起呻吟着,场面蔚为可观,但萧云舟还是不肯停留,他在人群中往返穿梭,双手不断挥动,忽高忽低,忽急忽缓,或左或右,或前或后。

哪些勉勉强强想要站起来的人,又一次次的被他击倒在地上。

这样游走了几分钟之后,绝大部分的人都明白了,这个让人胆战心惊的年轻人并没有对自己下重手,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不能站起来,谁站起来,他的面前肯定会鬼魅般的出现这个年轻人。

明白了这一点,聪明一点的人就都趴下不动了,就算本来可以站立,但也不敢招来第二次打击,虽然这不是重手吧,但打在身上一样的很疼。

而且啊,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在面对这样的一个人的时候,你根本就耍不起横来,因为这实力的差距太大,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他就像闲庭漫步般,潇洒的,巡视在这群人中,更如雄狮阔步在羊群之中,直到每个人都明白了他的用意,对那些实在太笨的,那只能麻烦一点,不好意思了,萧云舟在他面前也就多出现几次,打到他站不起来为止。

等山庄门口只留下一片匍匐在地,哀嚎不断的人群的时候,萧云舟才站停住了身形,悠悠的从兜里摸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来,慢慢的点上。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了,自己在外面闹得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片哀嚎呻吟之声,只怕能传出2里地去,所以萧云舟一点都不急,他要那些连心盟野心勃勃的家伙出来见自己,而不是自己去拜见他们,这个下马威应该算是分量足够的一个见面礼了。

萧云舟的烟才抽了不到两口,山庄的大门轰然打开,从里面涌出了十多个人来,其中5.6个人看起来神情冷硬,体格彪悍,走路咚咚着响,不用说,这几个应该就是连心盟的实力人物了。

当先一个40来岁的男子,双目炯炯有神,长眉黑髯,样子十分刚正,萧云舟心想,这人脚步声如此沉重,内力必高,在数十米外,脚步声便沉若行雷,已属难得,而来人不因行近而使步声叠增,仍保持一样,这份内力,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这人在离萧云舟6.7米远的地方站住了,他环顾了一下这里的状况,看着萧云舟犹如鹤立鸡群般的站在哪里,身段颀长而略瘦,但眉字之间,十分精明锐利,犹如琼瑶玉树,丰神英朗。

他浓眉一皱,大声说道:“请问这位朋友是什么来路,怎么和我连心盟过意不去,今天要不说个一二三来,纵然你武功不错,也绝不能全身而退。”

这中年男子的中气十足,说出来得话铿锵有力,犹如重锤击鼓,声声回荡,久久不散。

萧云舟暗自点点头,这才算像模像样,看来啊,这连心盟还是有点实力的,此人的功夫只怕和吴松鹤相去不远。

萧云舟深深的又吸了一口香烟,这才发出了一阵长笑,朗声说道:“云鹏公司的萧云舟在此,先不说其他的原因,谁不服气,只管放马过来,单挑群斗都可以。”

萧云舟也在来的路上想好了,这些个江湖人士,你只有显出出了你强大的实力,他们才会服气。单单靠一个令牌,靠自己的嘴,那绝对是没有太大的用处的。

但‘萧云舟’这三个字一出口,这些人却真正的震惊住了,刚才看着手下几十号人倒地不起,他们也感到惊讶,但尚且能掩饰住自己的表情,但‘萧云舟’这三个字在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响彻玉寒市了,不说他一个人独斗六名持枪歹徒,单单是他带领云鹏公司和安逸集团杀得个平分秋色,这就不是其他任何人可以比拟的了。

不要说目前的连心盟这种四分五裂的局面,就是吴松鹤当盟主连心盟最极盛的时候,也不敢和安逸集团相提并论的,所以现在这个响当当的人突然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出现,也不知道是凶是吉。

场面有了几秒种的沉静,在寂静中,另一人约三十余岁,但样子十分世故,却又谦和冲虚的人说话了:“奥,原来是萧大哥,幸会,幸会,只是萧大哥也太不把我们连心盟放在眼里了吧,就这样直接打上门来,我倒想知道,我们连心盟和你云鹏公司到底有什么过节。”

“实话实说,过节是没有,但我萧云舟看不过眼,看不下去,所以要来发泄一下。”

“看不过眼,此话怎么讲。”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依然不紧不慢的问。

而最初那个长相雄壮的四十多岁的男子却冷哼一声,说:“萧云舟,你这恐怕有点霸道了吧,我知道你功夫好,我打不过你,但如此藐视连心盟,我即使命伤你手,也要和你打上一场。”

“呵呵,好啊,你应该叫吕重山吧,果然是勇气不凡,重如泰山,哈哈,好,我给你十招的机会。”

这吕重山仰天一个‘哈哈’,笑道:“我老吕混迹江湖也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如此小看过我,今天不请教一下也不成了。”

萧云舟淡漠的摇摇头,说:“给你十招我已经很客气了,要是真到了一命相博的阶段,恐怕还会少几招。”

吕重山一下脸色涨红,怒气冲冲,在所有连心盟手下面前如此蔑视自己,这真有点太过份了,他一翻手,从腰间摸出一个链子锁来,亮出一个很规矩的起手式,冷冷的说:“请萧总赐教。”

萧云舟也笑了笑,缓步向前,在对方两米的地方站住了,既没有摆出什么架势,也没有拿出什么兵器来。

“萧总不会空手赐教吧?”

萧云舟微微的抬起手掌,让吕重山看了看,说:“这就是武器!”

“好,得罪了。”

萧云舟但觉自己身前无风自荡,这吕重山飘然抢入,几乎下盘不动,人已经到了面前,手中那条精钢链子锁呼的一声,就往萧云舟的头上砸来,气势恢宏,劲风凄厉。

萧云舟知道,吕重山手里的这个链子锁在当今这个时代并不多见,就算过去,也属于奇门兵器,有点像软鞭,也有点像流星锤,但都又似是而非,能用这样兵器的人,功夫必须很扎实,一般都是从小就练功的,不然很难掌控这样的软兵器。

萧云舟似乎在深思什么,对这一击竟是全然未觉。

直到那几斤重的锁头将要砸在头上的时候,萧云舟突然一动,一缕烟般闪了过来,大家根本看不清他有何动作,吕重山只觉眼前人影一花,,萧云舟就到了自己跟前,吕重山那一锁也就失去了方向,连别人的衣角也不沾一下,对他来说,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后退,因为软兵器必须要有一个适当的距离,当对方冲入自己怀里的时候,软兵器也就丧失了它所有的威力。

可是,想要摆脱萧云舟这身法,速度,又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