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九章:添乱的人

萧云舟坐在赵巧馨的身边,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欣赏和观察赵巧馨,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有意思的,他就那样扭着头,笑嘻嘻的看着。

赵巧馨的余光也发现了这点,她有点脸红,但想一想身边看着自己的这个年轻男子本来就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夫,所以她也就不再感到脸红了,看就看吧,最好你早点爱上我。

这时候,主办方拍出了一个一个清末明初的铜镜,大概有一个巴掌的大小,做工刀痕精美,但没有太多的历史和传奇故事,所以起价很低,1万开拍,5千一个档次的叫价,不过萧云舟却看到了赵巧馨眼中一亮,紧紧的盯住了那面镜子。

显然的,赵巧馨很喜欢这面镜子。

萧云舟也认真的看了看那面镜子,古香古色的,还不错,但市场价格最多也就是3万元撑死了,当然,在这样的拍卖会上,一般价格能高出一倍左右。

“一万起价,这可是一个好古玩啊,谁来跟上?”主持人喊了一句。

“一万五。”

“2万!”

有些人就慢慢的叫起了价格,对很多人来说,刚开始叫价的人不过是图个热闹,真真的到了价格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就收手不要了,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当价格叫道四万的时候,没有人在跟了。

主持人也准备在这个价格上放锤敲定。

赵巧馨却第一次喊了个价格:“6万!”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赵巧馨,这里大部分人也是认识她的,见她叫上了这个价格,大家也都各自收手,一个是本来这6万的价格已经到顶了,再叫就是乱要,另一个,既然知道了这个美女是弘丰集团的老总,大家也都要给一点面子,谁会跟她抢?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但还是有个别的人不这样认为,夏守逸就是如此,他不屑的笑笑,举起了牌子:“8万!”

会场上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了,看样子安逸集团的夏总是要和赵巧馨杠上一下。

有热闹看了,每个人都并住了呼吸,等着赵巧馨和夏守逸接下来的火拼,当然了,主持人心中暗自高兴的很,好好,你们两家弄起来了,好啊,好啊,今天能卖一个好价格了。

“这位夏先生出手豪爽,叫道了8万?赵小姐,你跟不跟?”

赵巧馨冷哼一声:“10万、”

“好啊,好啊,赵小姐叫到十万了,夏先生你还跟不跟呢?”

夏守逸肯定是不会示弱的,马上也跟了上去,这一下,你来我往的,把这个本来就三两万元的东西炒到了20来万。

萧云舟看到赵巧馨眼中露出了愤怒,有那么几次,赵巧馨都想放弃的,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斗气,摆阔显富的人,但现在这个局面让她骑虎难下,不要吧,从气势上线输给了夏守逸,假如两个公司没有发生那么多的事情,赵巧馨早都收手不跟了,可是最近的局面不一样,自己必须顶下去。

夏守逸从远处飘过来一丝讥笑,他今天就是要让赵巧馨难受一下,这个破镜子对夏守逸来说,一钱不值,但你赵巧馨想要,我就偏不给你,让玉寒市的人都看看,到底是安逸集团厉害,还是你弘丰集团厉害,至于那三几十万根本算不得什么?

赵雅馨咬咬牙,继续叫了下去:“24万!”

“25万!”

夏守逸咬的很紧。

会场上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每个人都在推测着最终这面铜镜会花落谁家。

就在这个时候,萧云舟一把夺过了赵巧馨手里的牌子,举了起来:“50万!”

萧云舟的喊价让整个会场为之一震,这谁啊,这么财大气粗的,就这一个破玩意,已经有两个大款在抢夺了,这人还把价格翻了一倍,这不是添乱吗?

夏守逸犹豫了,这个价格实在是不值得,但是,但是自己难道就这样输给这个臭小子吗?

还没等他想清楚这个问题,萧云舟傻乎乎的说:“喂,怕了吧,我告诉你,我们赵总想要的东西,玉寒市还没有谁能抢的过去,你什嘛东西啊,不知道弘丰集团的大名吗?跟不跟,只要你跟,老子每次多叫五十万。”

那个主持人也愣住了,这人本来手里是没有牌子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主持人笑着问:“这位老兄啊,你怎么称呼.......”

“你叫我萧师傅,我是赵巧馨总裁的司机。”

全场又一下傻眼了,这是个司机啊,司机也这么嚣张?

主持人邹了一下眉头:“赵小姐,你看这,这个萧师傅报价算数吗?”

赵巧馨有点为难,但她绝不能让萧云舟丢人现眼,今天赵巧馨也准备豁出去了,管他娘的,百万,千万今天都认了,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拖萧云舟的后腿。

赵巧馨凝重的点点头,说:“算数。”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不会吧,这么大的数字,司机喊了也算,而且感觉这个司机是第一次来参加这样的活动,哪有对方加叫一次,他就加50万的,根本没有过先例啊。

“好,既然赵小姐都这样说了,那成,萧师傅的五十万第一次.......”

萧云舟很鄙夷的看着夏守逸,嘴里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说着脏话。

没等人家主持人落槌,他都急不可待的站起来,准备过去拿东西了。

夏守逸觉得自己的头有点大了,本来是想耍笑一下赵巧馨的,但现在变成了自己难堪,你看着萧云舟那大大咧咧的样子,他的话真难听。

夏守逸冷冷的举起了牌子:“51万!”

“靠,老头子,你还跟我干上了,奶奶的,100万!你再跟,老子跟你拼到底,就你一个老头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弘丰集团的钱,多的可以压死你。”

在这样的场合,还从来没有见过嘴里说脏话的人,但人家正在为一个2.3万的破玩意用百万收购呢,谁有这样的魄力,谁又资格指责萧云舟,没人,大家的容忍都开放到了最大的限度。

要是一般的人,不用说,皇甫少华马上就会过来教训他一下,就不说教训了,皇甫少华过来瞪上一眼,恐怕这人回去三天都不敢睡个好觉了,但偏偏这个人是萧云舟,皇甫少华是不会自讨没趣的过来讨打的。

夏守逸这个气啊,牙一咬,冷静,平淡的喊:“101万!”

“150万!”

“........”

两人拼上了,这一下热闹大了,破铜镜的价格一路飙升,到了一千二百多万,萧云舟和夏守逸现在都成了骑虎难下之势了,谁退出,面子上都会很难看的,但不退出,这样咬下去,谁受的了啊,而且,这里还有总多的媒体人,明天这个消息肯定会成为玉寒市的一大新闻。

不能退,绝不能退!

他们继续的喊价,终于,价格喊到了一千五百万了。

夏守逸脸色都有点变了,他快顶不住了,虽然一千五百万对他来说,也拿得出来,但谁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萧云舟这小子是老鼠吃秤砣,铁了心了,恐怕最后自己还得认输,这事情搞得实在是没有意思,夏守逸心中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后悔,他想好了,在加一两百万,自己就收手,算了。

“一千五百零一万!”夏守逸狠着心喊出了这个价格。

萧云舟却把牌子放在了屁股底下,看着赵巧馨说:“怎么样,过瘾吧?不过现在必须收手了,不然这破镜子真就烂到我们手上了。”

赵巧馨刚才也一直是心惊胆战的,总算看到萧云舟恢复了正常,忙点点头。

夏守逸听到主持人已经喊到第二次报价了,但对方还没有举牌,夏守逸一下紧张起来,他心咚咚的跳,不会吧,萧云舟,你怂了吧,你继续举牌啊。

主持人也是很期待萧云舟能继续举牌的,这对他来说,已经达到了自己事业的顶峰,能把2.3万元的东西卖到1500多万,会成为拍卖界的一个奇迹,一个辉煌,一个传奇。

“夏先生最后喊价1501万,还有人跟吗?萧师傅?你还跟吗?”

萧云舟‘嘿嘿’的笑了起来,很大声的说:“跟个辣子啊,我就是逗夏老头玩的,也为这次慈善捐助多弄点钱,要说起来啊,这破镜子,最多就值个2万元钱,他傻逼的很,有钱也不能这样乱花啊,哎,什么智商。”

夏守逸傻了,真真的傻了,他绝没想到萧云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错,这样一来,就算萧云舟没有跟下去,但弘丰集团一点都不会难堪的,相反的,人们会感到自己的愚昧和好笑,反而会对萧云舟和赵巧馨大加赞赏的。

主持人不能老不落槌啊,虽然他还想让夏守逸他们火拼一下,但当喊出了第三次报价后,他还是落槌定性了,那个破镜子就算到了夏守逸的手中,夏守逸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心里也是隐隐作痛,一千五百万啊,那也是钱啊,手下的弟兄们要跑多少路,收多少个商铺的保护费才能达到这个数字呢?

他觉得自己又一次的败在了萧云舟的手中,败得很窝囊,一点壮烈的样子都没有,还成了人们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