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八十八章:夏守逸很不爽

赵巧馨也看到夏守逸,她的脸沉了下来,小声说:“讨厌的人来了,你对付他吧,我懒得说话。”

萧云舟眯一下眼,看都不看夏守逸那面,说:“ok,你休息,我来应付,他不过就是想来得瑟一下。”

很快的,夏守逸和皇甫少华已经到了跟前,夏守逸带着一种胜算在握的微笑说:“赵总和萧兄弟都在啊,呵呵,好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

“还成吧。”

“呵呵,萧老弟果然不同凡响,不过啊,我觉得形势会很快发生转变的。”

“这点事可以预期的,不过怎么变却很难说。”

“你很有自信,但有时候自信会让人变得不识时务。”

萧云舟仰天一笑:“哈哈,夏老板难道一点都不自信?这太让人失望了,本来我还对你有一点点的敬仰,现在看来,不用了。”

夏守逸脸上闪过一丝阴狠,他发觉,和这个年轻人对话自己并不能站到太多的便宜,他把矛头转向了赵巧馨。

“赵总啊,你养了一个好司机啊,不过司机终极还是司机,他代替不了丈夫,你应该早点成家了。”

赵巧馨的脸一下变得惨白,这个可恶的夏守逸,他又想拿自己结婚不成的笑柄来刺激自己了。

“司机也可以成为丈夫的,对我来说,可以选择的余地很多,所以就不麻烦夏老板操心了,倒是你应该多想想,你那个宝贝儿子恐怕以后没办法接你的班,你这偌大的一份家业,到最后会花落谁家呢?”

这也是夏守逸的一个心病,自己那宝贝儿子确实不务正业,没有一点真才实学,他经常都为以后的事情犯愁,怕自己百年之后无能的儿子会把这份家业败完,都说富不过三代,自己恐怕更掺。

夏守逸脸上青一下,紫一下的,恨恨的瞪了两眼赵巧馨和萧云舟,冷哼一声,愤然离开了,今天可是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他有些个郁闷了。

而萧云舟心情大好,刚才赵巧馨的话让他大受鼓舞,等夏守逸一离开,他忙问:“嗨嗨,巧馨啊,刚才你的话做数吗?”

“什么话?”

“就你说的司机也能做丈夫的话啊!做数吗?”

“肯定......不做数了,那不过是气夏守逸的,傻瓜才会当真呢!”

萧云舟一下从幸福的巅峰跌落到了谷底,恨恨的说:“靠,以后要气人,少拿我说事,这不是让人空欢喜一场吗。”

赵巧馨’嘻嘻‘的的笑了起来,说你萧云舟傻瓜一点都不错的,当初你要不逃婚,至于现在弄成这个样子吗,你现在已经成了弘丰集团的总裁了,哪能做个小司机,而且现在还屁颠屁颠的跟在我后面,想让我喜欢你,真是驴子一头,牵着不走,拉着倒退。

萧云舟一个人懵懵的生着气,哪里知道赵巧馨此刻的想法。

不过一会,看赵巧馨还是没有说话,萧云舟又有点担心起来,刚才夏守逸的话太毒了,伤着赵巧馨的心了,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孩到现在还没嫁人,再这样下去就成了老姑娘,那个可恶的负心人啊,害得赵巧馨不轻。

萧云舟偷眼一看,赵巧馨美艳的脸上果然有许多的苦涩,萧云舟于心不忍,在旁边安慰说:“巧馨啊,我到有个主意,你实在不行就来个假结婚好,这样就堵住了别人的嘴,要不我配合你一下,做你假丈夫怎么样?反正这样的例子有不少。”

“滚你的蛋。想什么呢,要结婚就来真的,谁和你来假的。”

“好啊,好啊,那我们真的结婚?”

“嘿嘿,你白天也喜欢做梦?”

萧云舟叹口气,这女人,怎么都不上钩啊,不行,这个问题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起来,不拿下赵巧馨誓不罢休。

随着拍卖会时间接近,现场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守时,是所有成功人士必备的重要条件,就算那些最后到场的官员领导们也都是掐着表最后来,几乎不会迟到。

萧云舟和赵巧馨正在闲聊等待慈善会的开始,就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英俊男走了过来。

“巧馨啊,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坐到这来了?”磁性而富有魅力的声音,让萧云舟和赵巧馨两人不由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走过来的男子大概三十岁左右,英挺的鼻梁,俊逸的脸庞,整个人充满了成熟男人的味道,非常吸引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们,他脸上的笑意也很浓厚。

赵巧馨眉头一皱,说道:“我坐在什么地方并不重要?”

“呵呵,当然,当然,不管你坐在什么地方,都依然会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话好像经常听你对别人说。”

这男子有点尴尬的笑笑,说:“但我对你的感情又不一样?”

赵巧馨就看了萧云舟一眼,萧云舟多聪明的人,忙站起来,说:“哈哈,这位老兄啊,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谈情说爱,再说了,巧馨明显的就不想搭理你,识趣的话,请便吧?”

“你是什么人?”这白衣男子扫了萧云舟一眼。

“我是赵总的专车司机。”

“司机?那你觉得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玉寒市商会戴会长的儿子,人称戴公子,你觉得你配和我说话吗?”

萧云舟一听,咦,这不是罗宛茹那个尿裤子的同学戴闻钟一家人吗?看来是戴闻钟的大哥了。

“奥,你这个同志啊,这就是你不对了,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你是商会会长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觉得很牛吗?你要是商会会长的老子,那还有点稀奇,当个儿子就把你高兴成这样了,真没出息。”

“你.......”

“你什么你?好好的当你的儿子吧,老子才没空和你扯皮。”

赵巧馨在一旁听得连连乍舌,这小子,又占人家便宜了,这面叫着人家儿子,他自己到成了老子了。

那戴公子气的正要发作,却听远处传来一个沉稳而威严的声音:“嗨,你也在这里。”

戴公子转头一看,见玉寒市的欧阳副市长正带着一大帮子市里的领导往这面走来了,戴公子赶忙堆起了一脸的笑,讨好的点着头说:“是欧阳市长来了,欢迎,欢迎。”

说话中,他就伸出了手,迎接着欧阳副市长的手。

不过情况让他很尴尬,欧阳副市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的过来和萧云舟握手了,两人寒暄几句,欧阳副市长又和赵巧馨聊了几句,虽然都是一些没有实质意义的话,但依然在大厅里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开玩笑呢,这可是玉寒市的父母官,就算你腰缠万贯,就算你财大气粗,但在权力面前,这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下子,萧云舟他么就成了大家的焦点了。

戴大公子感到很是无趣的,刚刚还说萧云舟不配和自己说话,但现在人家欧阳市长拉着萧云舟的手问长问短的,那个亲热劲啊,比起和自己老爹在一起的时候还要亲热,他脸上红红的,走又不好走,站着又很尴尬,只能陪着笑。

这里欧阳副市长和萧云舟有聊了一会,才客客气气的告别了。

萧云舟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戴公子。

戴公子轻轻吸了口气,说:“不好意思,打搅了。”然后很从容的离开了,不过在转过去的脸上说不尽的阴沉。

十一点准时到了,在经过红十字会的官员,还有市里领导和主办方的一阵简短发言后,拍卖会正式开始了,而欧阳副市长等人也都悄然离开了,他们不过是来赶个场子,给这次慈善捐款活动壮威一下。

今天拍卖的东西真是五花八门,从花鸟鱼虫到传统的古代书画、从瓷器、玉器到饰应有尽有。

比如第一件拍卖就是一个根雕收藏名家提供的,起拍价50万,每次加价最低1万。

萧云舟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的根雕图片,煞是好看,不过想想这个价格,萧云舟就没有太多的兴趣,这也太贵了吧,50万买这玩意,实在是有点浪费。

但对其他有钱人来说,50万的起价根本都不算什么,主办方也自然是胸有成竹的,他们能将根雕放在第一位就证明有这个信心,毕竟从古至今附庸风雅之徒比比皆是,他们买的不是这个根雕的价值,而是一种名气,在家里来客人时“不经意”的顺便谈一谈这个根雕,来炫耀一下自己的的富贵而已,当然了,这些都是一些隐形的展示资本,这和公司买豪车是一个意思,只是展现的更加含蓄。

后来果真是如此,那个根雕最后拍出了118万的价格,讨了个不错的好彩头。

有了一个好头,接下来的气氛就开始热了起来,像什么金鱼、比较稀有的鸟儿之类的,都拍出了还算不错的价钱,很少有流拍的。

萧云舟今天就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的,他并不好奇,也不惊讶,对这些奢侈的生活和状态,他早就看透,如果说他在今天还有一点点兴趣的话,那还是身边的赵巧馨,他看着她的美丽,看着她的仪态,感觉自己的心情格外的轻松。

喧嚣的大厅,吵闹的声音,却一点都没有打扰到萧云舟的思绪,对身边的这个女人,萧云舟真的有点难以放下,这也许就是自己一直留在弘丰集团做司机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