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八章:遇见了一个对头

到了公司的时候,萧云舟先到总裁办转悠了一圈,表示自己今天在上班,总裁办那个话很多的老女人看到萧云舟,她走了过来,一脸揶揄:“小萧啊,怎么来这么迟,看你脸色也不好,昨天晚上有活动啊?”

萧云舟笑着说:“没有,没有,就是最近事情多,睡不好。”

老女人嘿嘿笑着:“年轻人要多注意身体,可别搞坏了。”

前面坐着的一个小年轻女孩扭回头来说:“小萧,怎么,你有女朋友啊?”这女孩肤白貌美,身材还不错,就是牙齿有些突出,不过在当今这个狼多肉少的社会里,这样的女孩也算是大美女了。

萧云舟装作不理解,一头雾水说着:“啊?什么意思,我睡不好和我有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女孩立刻脸红,娇羞道:“讨厌,你在说什么呀,人家都不懂。”

这丫头她最近正在走小清新风格,说话总是夹杂着什么讨厌,人家等等,可萧云舟记得自己刚来总裁办的时候,她走的是奔放熟女风的路数,偶然可是会给萧云舟直接讲黄色笑话的。她要是不懂,自己就是纯洁的小绵羊。

几个人闲扯了几句,萧云舟忽然听见一阵细小的有节奏的敲击声,萧云舟有着傲人听力,马上分辨出来这是女人高跟鞋的声音,而且正在朝自己走来,这个女人正在逐渐靠近萧云舟,停顿了,显然站在萧云舟身后。

萧云舟回头一看,却是杨韵环,不过今天的杨韵环收拾的太漂亮了,萧云舟看过的美女不到一千也有八百,再加上那些静静躺在碟片里的女人,按理说他的审美品位应该已经被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一般美女已经无法撼动他的心灵,可是在他转过头的这个时候,他还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

这杨韵环一头乌黑长发慵懒的垂在胸前和背后,红色的连衣裙罩着上身,紧致*的双腿裸露在外,踩着黑色高跟,正在微微弯下腰,看着萧云舟,那火辣辣的沟呈现在萧云舟的面前。

萧云舟也算是个正人君子,这么多年来在原则问题上很少犯错误,可这不代表着眼前有便宜不占,他看着那惹火的沟,目不转睛,这是什么东西,挡到他了,闪开闪开,咦?五个手指头?

杨韵环正在他面前挥手,轻声问他:“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吗?”这声音,太好听了。

萧云舟几乎脱口而出:“想你了,所以就来了。”但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呵呵笑道:“我来上班啊。”

“那好吧,我们叫上总裁,现在就走。”

“好好,我去车库把车开上来。”

杨韵环哦了一声,站直了身子,萧云舟也没有沟可看,办公室其他几个人也都看向这里,他们太震惊了,这杨韵环的话怎么如此的温柔,而且还说的好像他们住在一起一样,这是什么节奏啊,难道这个新来的司机真的已经把杨助理给摁翻了??

两人离开了办公室,在走廊上,杨韵环才曳了萧云舟一眼说:“你就不能正经一点,看看你刚才那眼光。”

“什么眼光?”

“少假装了,不要以为我没看到,你对女人的胸部就这么喜欢。”

萧云舟摸摸鼻子,说:“胸部是什么?那是女人的骄傲、男人的爱好、小孩的饮料、情人的圈套……。”

“呸,滚你的蛋。”

两人嘻嘻一笑,到了赵巧馨的办公室。

赵巧馨对萧云舟的到来也感到意外,听说萧云舟中午饭都没吃,赵巧馨建议就在附近先吃完饭再回去,萧云舟和杨韵环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了,她们到了附近的一家四川饭店,这个店的老板是地地道道的四川人,饭店的名字叫小四川,味道很四川。

所以整个店在玉寒市还是很有点名气的,老板的刀磨得也不快,萧云舟四下打量了一下,这间饭店布置得挺古色古香,临街的橱窗里摆放着不少茶馆主人精心收集来的旧物,配合着现代化的灯光设备,营造出一种很有古意的文化氛围。

楼上楼下共有两层,她们就选择了二楼一个雅间,雅间虽然都没有门,但有竹帘子可以放下来,帘子很密,从雅间外面经过的人,是无法看清里面的。

“云舟,你先吃点东西垫个底吧。”赵巧馨端着装满点心小吃的盘子说道。

“好,我真的饿了,你们点菜,我先吃点点心。”

服务员在还没有上菜的时候,会不断的送上来一些春卷啊、南瓜饼啊和馄饨什么的,一会他们的菜就上来了,萧云舟还特意的要了三瓶啤酒,夏天的白天很长,快要下山的太阳将最后的余晖拉的长长的,透过窗户打进来,照在墙壁上,照在桌子上,照在金灿灿的油爆花生米上,萧云舟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失神,全然没有听到杨韵环在说什么。

“喂喂,你思春啊。”杨韵环敲着桌子,萧云舟才反应过来。

萧云舟端起啤酒,喝了一口,笑道:“有玉寒市的两大美女在身边,我思个什么春,直接都快发情了。”说完‘嘿嘿’直笑。

赵巧馨一筷子敲了过来:“萧云舟,你找死啊。”

“不要动手,有话好说。”

三人笑闹着吃了起来,倒也其乐融融。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萧云舟膀胱有了压迫感,他准备到卫生间去减轻一点压力,刚好赵巧馨也说要去一趟,两人聊着,就到了走廊,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引人瞩目的男人身影,在这个男人的身后,还有两个长相彪悍的男子。

萧云舟远远的就见此人上身富于节奏和力度的摆动,幅度夸张,以至于狭窄的走廊已严重限制了他横晃的膀子;脚步也异常有弹性,腿是向前甩着迈进的,全身各部件上下左右前后的三维抖动相得益彰,综合流露出的就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意念,似乎他有过于充沛的能量憋在身体里,不得不用这种得瑟的状态来消耗一部分,就如同啮齿类动物要不断啃咬东西来磨短过剩的牙齿一样。

萧云舟的视线紧赶慢赶才捕捉到此人剧烈晃动的头部,锁定后追踪,见到的是一张持续用力过猛的脸:嘴角力撇,牙关紧咬,使腮部突显出一个刚毅的棱角;眉头深锁,双眼紧眯,把目光夹得如刀片之锋利,如激光之聚集,如寒风之刺骨,这就是所谓的“酷”吧?

萧云舟对这个新词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冷峻阴郁?玩世不恭?桀骜不驯?吊儿郎当?满不在乎?流里流气……但他就觉得这个男人是处于非自然状态,这是崇尚纯朴真实、随性放松的萧云舟所不喜欢的。

该酷男人那激光刀一般的眼神一直毫不掩饰地上下切割着赵巧馨,虽丝毫没有撼动她雍容华贵的神态,却令萧云舟很不愉快,太没礼貌了!尽管他知道赵巧馨这绝美的形象确实很抢眼,但心里还是不要太舒服。

最后那目光终于切到萧云舟身上,令他受宠若惊而又心生忐忑——人家一定会诧异自己这样一个土气邋遢的人竟跟一个时髦高雅的女人走在一起,他的虚荣心很有些满足。

酷男接近赵巧馨时,激光刀最后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赵巧馨旁若无人,酷男擦肩而过,随后与她侧后方的萧云舟错身,萧云舟侧身避让以免碰到他横晃的膀子。但酷男不但没有礼让之意,反倒突然加大了晃动的幅度,肩头还是撞到萧云舟身上。

萧云舟分明感受到他挑衅的力度,但无心理会,继续前行。

“你他妈眼睛瞎呀!”后面传来恶狠狠的骂声。

萧云舟惊诧地回头,问道:“你是说我么?”出于礼貌要确认一下。

“傻*!装什么傻?不说你还能说谁?”答案相当肯定。

萧云舟浓眉一扬,瞬间如条件反射般胆汁喷涌上冲,淹没了大脑,导致严重短路,火星噼啪乱响,烧毁了细腻的神经,却如闪电般照亮了大势和决策,他如野人突然挣脱锁链,转身,一把死死掐住酷男的脖子,悬空提了起来,这男子伸臂向两边徒劳地乱抓,但上身还是被萧云舟的手紧紧钉在墙上。

这男子身后的两个人大惊失色的冲了上来,萧云舟看都没有往后看一眼,抡起脚两下,都猛踢在后面这两人的小腿上,这两人疼得嗷嗷叫了起来,抱着腿坐在了地下。

酷男仍有一丝顽抗之意,溜一眼萧云舟的脚,就见萧云舟那双硕大且近乎刀枪不入的大头鞋终于清晰地充满眼帘,酷男的双眼立刻流露出惊恐之色:天呐!这哪里是鞋?这分明是凶器!

赵巧馨也不想惹事,急忙拽住萧云舟的胳膊,说道:“算了,咱们走吧!”

萧云舟这才松了手,那小子用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他说话有些困难:“你,你小子够狠的,在玉寒市还没有人敢对我欧阳杰动手的,小,小子,你算第一个”。

“欧阳杰?你就是欧阳杰,是那个号称玉寒市第一公子的欧阳杰?”

萧云舟的脸上出现了惊讶,不会吧,就这号怂人也算玉寒市第一公子。而且还是找不和夏守逸联手来对付自己的强敌,靠,真让自己大跌眼镜。

“你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小子,你会为你刚才的举动付出代价。”

说完,这小子就拿起了电话,准备叫人了,一般情况,他出来不太带人,因为在玉寒市,听到他大名还敢动手的人实在找不出几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