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四章:枭雄的末路

吴松鹤刚刚接过了扇子,就听山庄外面‘轰然’的一声,山庄那面铁门被一辆加重的悍马撞开了,随着悍马车的后面,又跟上了好几辆轿车,这些车肆无顾忌的一直开了过来,开到了离吴松鹤不远的地方,才嘎然而止。

好多束大灯一起照射在了吴松鹤的脸上,让他不得不眯上了眼。

接着,灯光骤然关闭,几辆车们一起拉开,从里面走出人来,当先一个老头,身背一把断刀,正是大名鼎鼎的叶老先生,在他身后,站着皇甫少华和另一个弟子,他们一步步的向着吴松鹤走来。

吴松鹤淡然的看着对方,没有紧张,也没有畏惧,有的只是一种蔑视。

“哈哈,吴盟主,玉寒市真的太小了,这不,我们又见面了。”

“但我并不想见你。”吴松鹤不亢不卑的说。

“当然,当然了,你怎么会愿意见我,你应该明白我此行的目的,所以我奉劝你一句,现在悔改还来得及。”

“哈哈,哈哈,悔改?这个词真的很新鲜,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需要悔改的。”

“有,只要你答应现在就和静安堂联盟,那么接下来我们还是朋友,我在你这里喝杯茶,转身就走。”

“否则呢?”

叶老先生脸色一沉:“否则今天就是你的大限。”

“奥,叶老先生这么有把握?你真的以为凭借着你一身的功夫,就能踏平我的山庄?”

叶老先生有点不屑的看看他:“难道我做不到?”

吴松鹤冷冷的一笑,手一抬,摆动了几下,就见山庄几个屋脊上冒出了几个人来,他们的手里都有武器,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但可以想象。

“老先生,不要认为我这连心盟就那么不堪一击,今天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还可以告诉你,在这个距离,他们的枪是很准确的。”

叶老先生面色一变,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吴松鹤手下还有炮手,自己固然不怕那几个飞弹,但带来的其他人呢?

他脸色连续的变了几变,鼻腔中冷哼一声说:“都讲吴盟主勇气过人,没想到还用这样的手段来求活命。”

“呵呵,见笑了。”

吴松鹤在自己的地盘上当然是无所畏惧的,就算自己的武功比不上叶老头,但自己占据着天时地利,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忧,自己的下属们正在赶来,会不会在半路上遭遇埋伏。

想到这里,吴松鹤对身边的王志效说:“通知他们,不要过来。”

“但是,吴大哥,对方人多势众。”

“我们也不弱。”

“知道了。”王志效退后几步,给其他下属通知去了。

叶老先生沉默了一下,说:“吴盟主,我也不以大欺小,这样,你要能在我手中走满十招,我今天扭头就走。敢不敢赌一把。”

“走不满呢?”

“那你就只能认命了。”

吴松鹤认真的想了想,虽然自己身后有所依靠,但真的打起来,恐怕山庄也会遭受到巨大的损失,别的不说,单单这个叶老头,枪弹未必能伤到他,那么就赌一把,豁上命来,未必不能抗他十招。

“好,要是抵不住老先生的十招,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不过其他的事情我不能作为赌注。”

“呵呵,其他的就先不谈,都说你扇子一挥,阴阳立判。我老头倒想见识见识。”

说话中,叶老先生抽出了通体漆黑的断刀来,虚晃一下,嘴里说:“一招。”眼中轻视之意流露无比。

吴松鹤也不说话了,举起了扇子,运上了功力,呼啸一声,扇子带着寒芒破空而去,扇锋砍至叶老先生的面门。

叶老头不慌不乱,刀身一抖,迎着扇子蹦了出去,这吴松鹤肯定是不会用扇子和他的断刀相撞,手一缩,竟倒飞而出,这一招不过是虚招。

叶老头一刀砍空,猛一沉身,手中寒芒再度飞出,追了上来,寒芒旋劈两圈,急风赫赫,快且有力,雷霆万钧!吴松鹤身形飘忽,让过了两刀,反手扇面张开,往叶老头咽喉划去,叶老头横刀相隔,就听的一声刺耳的铁器相交声响起。

吴松鹤没有想到,自己的反应这样快,可是对方一个老头,他的刀也能更快!

吴松鹤左手也不闲着,全力施出一击“锁喉指”来,但叶老头一拳击出,竟然后发先至到了吴松鹤的面门,一拳可说十分突然,根本都不和武功的章法,但叶老头就是使了出来,吴松鹤不及戒备,只好勉力侧身一闪,“砰”地一声,这拳击中了吴松鹤的右肩,好在此时吴松鹤也开始倒退,所以这一拳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他的人也借着这一拳之力,倒飞了出去。

而叶老先生毫不停留,如影随形的贴了上来,手中之刀风声大作,一片光华围着吴松鹤的身体,就听的几声叮当,叮当的武器相撞声,期间还有朵朵火花飞溅而起,不用说,吴松鹤已经不能再用灵巧的身法躲避了,他被叶老先生圈在了刀光之中,只能收起扇子,以快打快,以力化解。

这一下,形势对叶老先生就大为有利了,他的刀毫不间断的砍着,刀沉力猛,乘着一鼓作气,就要击毁吴松鹤的防线。

吴松鹤的压力倍增,且战且走,身形一闪,已闪到一颗树后,一口气还没有喘过来,“霍”的一声,断刀的寒芒砍入树中,树籁籁而动,轧轧倾斜,参天的枝极互相磨擦,发出嘎然杂响,接着树轰然而倒,吴松鹤惊魂甫定,这老小子这么厉害,今天只怕有的麻烦了。

咬咬牙,吴松鹤抖开了扇字,运起内功,斜切而出,扇面都铺了一层淡漾漾、幽森森的紫气,这扇子没有多少人能练得好,一旦练成,则柔可分水,刚可断金,现在吴松鹤豁出全身的功力施展开来,也很具威力。

叶老先生大吼一声,手中的断刀如电殛一般砍向扇子,吴松鹤想闪躲,但对放势猛速度快,根本躲不开,他只好以扇子格挡一下,但没想到,叶老先生此招竟然能生生的刹住,刀光下滑,往吴松鹤膝盖扫来,这完全让吴松鹤没有想到,等闲人怎么可以在这样大力猛砍的一招中突然变化。

吴松鹤不得已,只能手腕一沉,用扇子往下撩去,但终究还很慢了一点,一阵的疼痛从手中传来,他的无名指第二节骨起被断刀齐齐切去。

手中的扇子也脱手飞出。

叶老头冷冷的收刀站在了一边,说:“你败了。”

然后他瞪着吴松鹤,冷冷地看着他。

吴松鹤任凭手上的鲜血流淌,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叶老先生恐怕忘记了,这是第十一招。”

“胡扯,刚好十招。”

“我好像记得老先生最初凌空虚砍了一刀,而且嘴里还说了句第一招。”

叶老先生也是一愣,不错,自己是说过一句,但那个是不做数的,不过是自己为了羞辱对方才使用的,这怎么能算?

“怎么,老先生不会是准备赖账吧?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用再多谈什么了,我们也不用讲什么规矩了,都上吧。”

叶老先生有些犹豫了,要是单单和自己的几个徒弟在一起,耍点赖也没有什么关系的,问题是现在还有很多连心盟和安逸集团的手下,自己这老脸还是要的。

他阴冷的看着吴松鹤,好一会才说:“就算我放过你了,别人也未必能放过你。”

“那就让他们来吧。”

“既然这样说,那好!”叶老先生缓缓的提起手来,往下一挥,大喝一声:“动手!”

吴松鹤一下拱起了腰,准备反击,但奇怪的是,对方的人却都纹丝不动,吴松鹤稍微的一愣,心说不好,就觉得身后一凉,他知道,一把刀已经扎进了自己的身体,而且一定还是自己人下的手。

他悠然的转过身来,就看到了王志效一张充满着紧张,恐惧的脸。

在接着,吴松鹤的又看到了另一把刀从铁根的手中刺出,刺在了满眼惊讶的老六胸口,那个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六,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哀伤,缓缓的到了下去。

吴松鹤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他已经喊不出声了,他只能指着王志效和铁根,他抬头看看屋顶方向。

王志效的刀还在吴松鹤的后背上,他接过了铁根递过来的刀,说:“吴大哥,你不要怪我,你已经没有希望了,那房顶上的枪手也都被我刚才干掉了,所以你只好去死。”

吴松鹤有点站立不稳了,他脚步踉跄的退着,不相信的摇着头,身体碰到了身后的一个石桌,他努力的用手扶着石桌,强撑着,断断续续的说:“你......你,怎么.......”

王志效拿着刀,一步步的逼近过来,说:“我受过夏总的恩惠,这些年我在你身边都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你其实应该同意夏总的建议,那样的话,也许我永远都能做你的兄弟,可惜,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吴松鹤痛苦的摇着头,他没有想到,也难以置信,这个夏守逸如此的歹毒,早在几年前就在自己的身边安插下了这样一个人,比起这样的心机,自己只能输了,而且还输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