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三章:形势突起变化

包间里只剩下萧云舟和吴松鹤两个人了,所有的前来准备伺候他们的小姐都被打发走了,几个精致的小菜只是象征性的摆在那里,两人都没有去动筷子,一向都好吃的萧云舟今天也装模作样的表现出了应有的风度。

“萧兄弟,我请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刚才,夏守逸召集我和欧阳杰会了面,他给出了一个很优厚的条件,让我们和他一起对付你。”

“这样啊,那么松鹤老弟你是怎么考虑的,我想,你并没有答应他吧?”

“是啊,我没有答应,但我也给夏守逸做出了保证,不会帮你。”

“嗯,这可以理解,那么你觉得欧阳杰会做出什么反应来。”

吴松鹤点点头,说:“这正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欧阳杰已经答应了夏守逸的要求,决定和他一道,对你展开攻击了。”

萧云舟的眼睛一下眯了起来,好一会都没有说话,这样的话,正如自己预料的一样,但就算自己料想到了这个结果,形势还是很难化解,天枰已经向夏守逸倾斜过去了。

“你觉得这个欧阳杰是真想和夏守逸联合,还是应付一下。”

“据我的判断,恐怕是真的了,这个欧阳杰很贪婪,他前一阶段坐山观虎斗,其实等的就是现在这个结果。”

“那么你觉得他的实力能对我形成多少威胁?”

“实力暂且不论,但他可以调动权力,接下来不管是你云鹏公司,还是弘丰集团,可能都要面临一些权力机构的干预。”

“奥,这倒真的很麻烦。”

“是很麻烦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吴松鹤给萧云舟斟上了一杯酒,端给他说:“很可惜,我不能帮你,这不是我胆怯,我要为手下的几百号弟兄负责。”

萧云舟朗声一笑:“不用这样客气,你今天能告诉我这些,已经是对我很大的帮助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很多的无奈。”

“谢谢你能理解我。”

“来,我们碰一杯,不管现在怎么样,以后只要你松鹤老弟有什么需要我援手的,尽管说,我一定竭尽全力。”

吴松鹤深深的看了一眼萧云舟,轻轻的碰了碰酒杯,一口喝完了手中的酒,他们没有太多的语言,但心里依然升起了一种猩猩爱猩猩,猴子爱猴子的感觉。

不过吴松鹤还是没有想到,他自认为和萧云舟这次很隐秘的见面,却完全的落在了安逸集团的耳目里,信息很快的就汇报到了夏守逸和叶老先生那里,这个信息让夏守逸异常的愤怒。

他对坐在沙发上品茶的叶老先生说:“这个吴松鹤,下午吃饭商谈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问题,说什么他最近人手不够啊那些借口,一听就是在推辞。”

叶老先生也皱着眉头说:“关键在于他一旦和萧云舟联手,我们刚刚获得了几个小时的优势又将化为乌有。”

“不是化为乌有那么轻松,老先生啊,你是不知道,这个吴松鹤的实力比起欧阳杰来,还要略强一点,所以.......”

“所以形势会对我们更为不利!”

“是的,的确如此。”

“那么,我们应该采取一个必要的措施,先拿下吴松鹤的连心盟,让萧云舟得到一个毫无用处的盟友,只有这样,才能继续保持我们的优势。”叶老先生冷冷的说。

“老先生的意思是现在就对连心盟发动袭击?”

“难道你埋下了多年的棋子永远让它闲置?”

夏守逸‘嘿嘿’的笑了起来,不错,是该用一用了,这些年自己苦心经营下来的优势,绝不能让别人破坏,谁都不行!有人胆敢以身相试,自己必定让他灰飞烟灭。

夜色深深,萧云舟和吴松鹤都喝多了一点,他们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几乎没有再谈什么危机和形势,他们一起缅怀和回忆着自己曾经有过的辉煌,他们的谈话范畴也很广,从武功,再到生活,从女人,又谈到爱情,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有太多的像似之处,他们都刚刚从幼稚中走出,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美丽,他们也都雄心勃勃,想要在这个世界上建功立业。

酒逢知己千杯少,他们想不醉已经不成了。

萧云舟是被吴松鹤安排人开着他的车送回别墅的,回到别墅的萧云舟醉意朦朦,好在几个女人都一直担心着他,一直守候在客厅里,见他醉成了这个样子,都手忙脚乱的忙了起来,给他泡浓茶的,帮他拿毛巾擦汗的,扶他到沙发上休息的。

萧云舟也是第一次享受到了这种待遇,本来还残存的一点点清醒,也在美女们的呵护中被融化了,他美~1美的享受着这样的照顾,多少年了,他一直是铁汉血男,从来都不去碰触这样的温柔之情,但今天他什么都不想了,就想好好的感受这个温馨。

怎么回的房间,他不知道,怎么被脱去了衣服,他也不知道,他只记得他做了一个很浪漫的梦,阳光柔柔的海滩,风儿清清,自己的眼前有好多个美女,有赵巧馨,还有杨韵环,还有其他所有自己认识的美女们,他挨个的用手抚摸着她们飘舞的长发,他轻轻地对她们说:“我带你们去寻找梦想”。

萧云舟的的心在他自己的话语中飞扬,他暖暖的手牵着她们的小手,她们都紧紧地跟着他,在森林中穿梭,这是幸福的味道......。

在连心盟的总部里,吴松鹤也在躺着,他今天喝的喝萧云舟一样的多,不过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有女人照顾,这些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有人说那是因为他一直在惦记着他的师妹,那个因为救他而被杀手打死的女孩。

这应该是一个可靠的推断,因为就是现在,他不管是高兴的时候,还是伤心的时候,也或者是烦躁的时候,他都会到师妹的坟头去坐坐,在那里抽上一支烟,痴痴的坐上好久。

所以他又是孤独的,朋友虽然很多,但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寂寞。

就像现在一样,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口,看着夜色中的那隐隐约约的北山,默默的想着心事,在那个山上,就埋葬着他的师妹。

“铛铛铛”,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吴松鹤没有回身,只是淡淡的说:“进来。”

从外面走进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跟随了他好几年的弟兄,领头的一个叫王志效,这个人曾经在好多次行动和搏杀中立过功劳,而且有一次还为吴松鹤挡过一刀,吴松鹤也从来都没有把他当作属下,在他的心中,这就是兄弟。

而另外两个人,也都是连心盟重要的头目,他们和其他头目一起,支撑着连心盟的运作。

“吴大哥,我收到线报,好像安逸集团正在准备着什么,他们连夜在调集人手。”

吴松鹤的头脑是清醒的,酒精固然可以麻痹他的动作,但绝对不能影响到他的思维:“现在调集人手?他们要干什么?难道是要突袭萧云舟?”

“吴大哥,我看有点不像,他们没有往那个方向而去,我反而感觉,他们的目标似乎对准的是我们!”

“我们!”吴松鹤肃然一惊,他快速的思考了了一下,这不是没有可能,从自己拒绝联合对付萧云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有过这个心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夏守逸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立即请其他管事的兄弟到这里来。我们也要防备一下。”

“好的,我马上通知。”

王志效拿出了电话,传达了吴松鹤这个通知。

吴松鹤一面思考着现在的局势,一面走出了房间,这个连心盟的总部是在郊外的一个农庄里,农庄以度假山庄的形势出现着,但往来于此的几乎都是他们连心盟的属下,客人也有偶然前来的,不过都被告知已经没有房间,或者没有厨师什么的话,让客人们悻悻离开。

这里的院子很大,足足有十亩地,加上一些房间,大厅,规模就更大,这里平常也有十多个人守卫,可以说既方便,又清净,还安全。

吴松鹤站在院中的一珠月季花旁,依然在沉思着,但很快的,他缩紧了眉头,他听到了远处有好几辆车的马达声,这绝不是自己召唤的属下,因为他们不可能来的如此之快,看来又是不速之客了。

吴松鹤冷冷的眯了下眼,对身后的王志效说:“告诉其他弟兄,加强戒备,另外,拿我的扇子来。”

王志效也听到了外面的声响,脸色一变,大声对身边的两个人说:“老六,你把山庄所以的人招呼起来,守住各自的岗位,铁根,你不要离开吴大哥身边,一定要保护好大哥。”

这两个人都点点头,一人赶忙去安排人手了,另一人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军刺来,护在了吴松鹤的身边。

王志效反身回到了吴松鹤的房间里,把吴松鹤的那柄铁扇子拿了出来,这可是吴松鹤成名的武器,每一片扇骨都是精钢打造,而扇面也是一条片片薄钢片连在一起,前段开刃,散开之后,锋利无比,合起来又能当短棍匕首使用,普通的扇子是扇风,而这把扇子却可以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