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七十二章:不知道

放下电话好长一段时间,萧云舟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三个女人也知道事情发生了变化,所以都不敢打扰萧云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客厅里只留下萧云舟一个人在沉思。

萧云舟有一种担忧,本来现在是一个均衡局面,一旦安逸集团拉住了吴松鹤,或者欧阳杰任何一家,都会对改变眼前的局面,给自己形成巨大的压力,至于吴松鹤这个人,萧云舟不知道为什么,对他还是有一种信任,但欧阳杰呢?自己只是最近听罗老爷子和秦萍介绍过此人,对他并没有任何深刻的印象,更谈不上对他的了解。

据说此人的老爹是玉寒市的欧阳副市长,也就是因为有这个巨大的靠山,所以欧阳明在玉寒市才能呼风唤雨,跻身于黑道大佬的前几名,要论本身的功夫,他是很差劲,可以说一点都不会武功,但这没有影响到他的凶残和冷酷,因为他手里有所有帮派都缺少而渴望的东西,那就是权力。

萧云舟慢慢的点上了一只烟,他喜欢在思考的时候点燃一支烟,在那缭绕而上的烟气中,让头脑暂时的空白一下,然后心绪漫无边际地游走,于是吞吐中,就会有一种自由,一种轻松就来临了,这大概是不会吸烟的人永远体味不来的!

萧云舟喜欢烟,尤其是在烟燃起的瞬间,吸进去,烟气刺激着味蕾,然而神经此刻却异常舒缓。当吐出的烟轻轻的升起,慢慢的消散,仿佛某种苦闷随即稀释,满口就留下一种苦涩的混杂着植物燃烧的熟香气,这就是烟的味道。

萧云舟笑了笑,不在去考虑现实中即将出现的麻烦,他回忆到了过去,当年,那辛辣烟气呛的他是鼻涕眼泪一大把,但他依然在学,以至于,在阴郁的下午,和伙伴在露天楼顶大口的喷云吐雾,灰蒙蒙的天空下,带着某些无知的叛逆,那时,味道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那种标志,换句话说,吸烟的姿态如此忧郁,是那种能让别人感觉出来的成熟。

萧云舟自嘲的笑了,把思绪在收拢回来,认真的思考起眼前的问题了......。

最后,他还是决定先观察一下,沉住气,以静制动。

几个女人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这些天了,这个男人虽然有时候很可恶,也很龌龊,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别墅里的三个女人就是没有办法真正的恨他,讨厌他,有时候忍不住也会大骂和惩罚他,但一会的时间,她们又会忘记前嫌,这种讨厌,憎恶和喜欢,离不开的感觉就一直这样围绕着她们,连她们自己都无法解释,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见萧云舟的眉头舒展开了,罗宛茹就最先跑下来,看着萧云舟说:“事情想完了?”

“想完了。”

“想出什么结果了吗?”

“想出来了,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当然了,但你会告诉我吗?”

萧云舟狡默的一笑:“当然,不过不能让她们知道,我悄悄的告诉你。”

说完,萧云舟就勾勾手指头,让罗宛茹的耳朵贴近自己,然后他煞有其事的伏在罗宛茹的耳朵上,说:“事情很复杂啊,我决定了,派个人用美人计去诱惑他们。”

“啊,这样老土的办法你也想得出来。管用吗?”

“这你就不懂了。越是简单的方法,有时候越管用。”说到这里萧云舟长吸了一口气,这丫头,为什么身子里散发出来的味道这么好闻,和红烧肉的味道都有一拼呢。

萧云舟在低头一瞄,我的个乖乖啊,罗宛茹侧脸轮廓柔美,显得异常纯情,在扫一眼她的身子,那微凸的馒头,还有穿在身上的那带点透明的裙子,以及裙子里面粉红色隐隐约约的小内内,萧云舟一下就难以淡定的。

他在靠近了一点过去,嘴里东拉西扯的解释着,身体上那挤压,摩擦必不可少,使劲,*也在所难免,这思想简单的小丫头还真的以为萧云舟在认识的给她解释呢,一次都没回头看看萧云舟那憋的通红的脸。

“云舟哥哥,你裤口里装的什么啊,硌拧的很。”罗宛茹很无知的问。

萧云舟龇牙咧嘴的说:“额,这个啊......哥哥这里有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啊?是香蕉?”

说着话,罗宛茹就用一只手摸了过去。

萧云舟一头的黑线啊,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不过让她捏住那里的感觉真好。

这小丫头也好像真的不知道那玩意是什么,就使劲的捏啊,扯啊,捻啊,让萧云舟一下就有了一种想飞的感觉,萧云舟在也忍不住了,全身就是一颤,一股热流冲出了虎口,罗宛茹惊讶的大叫了一声:“云舟哥哥,对不起,我把香蕉捏烂了。”

萧云舟那叫一个尴尬啊:“额,额,没关系,哥哥收拾一下。”

萧云舟用近乎是狼狈的样子离开了房间,到卫生间收拾香蕉去了,身后那罗宛茹就‘丝丝’的笑了起来:“小样,真把妹妹我当成傻瓜了.......”

等萧云舟出来的时候,赵巧馨和杨韵环都坐在客厅里,倒是罗宛茹那丫头占了便宜,回自己房间玩游戏了。

“云舟,你刚才和宛茹做什么呢?”杨韵环不怀好意的问。

萧云舟心里一紧张,刚才的事情该不会让杨韵环这女人看到吧,自己骗骗罗宛茹没问题,那丫头傻着呢,但杨韵环要成熟许多,她要看到了,事情就要露馅。

“没做什么啊,就是她有好几道数学题不会做,我给他辅导一下,哎,这孩子啊,学习成绩太差了。”

赵巧馨走了过来,无限怜爱地抚摸着萧云舟的脸,痛惜地说:“真苦了这张脸了!一路上主人抡着你劈荆斩棘,无坚不摧,人生能得此脸足矣!”

萧云舟愤然将赵巧馨的手甩开,他的脸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不是肉体,而是一种精神!

“巧馨,打住,打住,你是想说我脸厚吧,明说啊,咱哥们一点都不生气的。”

“你当然不会生气,刚才你哪样靠近罗宛茹,是不是想揩她的油。”

萧云舟露出了真正的痛苦之色,明明是自己被罗宛茹个揩油了,但这委屈只能埋在心头啊,他摇摇头:“没有,我就想闻一下她身上的味道,因为我觉得你们三个女人的体味差别太大了。”

杨韵环和赵巧馨都一步步的逼近过来,眼中露出了让人发虚的寒光,萧云舟赶忙后撤,准备逃跑,但他在面对女人的时候,动作总是不那么敏捷,他的耳朵被赵巧馨掐住了,他肉多的腰间也被杨韵环抽冷子掐住了,这女人,指甲比钳子都夹的紧。

萧云舟只好大喊求饶起来,当然,这并不他管用。

不过好的一点,在这个时候,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两个女人悻悻然的放开了手。

萧云舟接上了电话:“你好,我萧云舟,奥,是松鹤老弟啊,好好,成,我现在就过去,恩,好好,一会见。”

萧云舟脸上冷峻起来,他装上了手机,说:“我要出去一下。”

赵巧馨有些担心的问:“是吴松鹤约的你?”

“是啊,看来安逸集团果然是针对我们。”

“但这时候过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多带一些人?”

“那倒不必要,对吴松鹤这个人,我还是准备信任的。”

赵巧馨不解的问:“你和吴松鹤并没有太多的交情,你们好像也就是见过一面而已,你的信任从何处来?”

萧云舟若有所思的说:“有的人天天见,但还是不会喜欢,有的人见一面,永远都不会忘记,就像我见你一样,这是不是叫着一见钟情?”

赵巧馨一下愣住了,她觉得自己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她努力的克制着,睁大眼睛,不敢眨眼!但赵巧馨看到的萧云舟却是由清晰变成了模糊,赵巧馨心里的泪水却在这一刻变得清澈明晰……。

萧云舟走了,他开着赵巧馨的车到约会的地点去了,吴松鹤约的地点是一个酒店,酒店倒也不大,萧云舟到的时候,吴松鹤在门口带着好几个手下等候着,两人见面没有太多的寒暄,径直去了包间。因为他们两人都清楚,今天肯定要谈到很多敏感的问题,同时,他们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们在一起。

在玉寒市里,小酒店的一大特色就是配备陪酒小姐,酒店的那个老板娘,脸面经过隆重涂抹后,风韵残存而骚意颇盛,性感不多却欲望不少,至于她的胸脯,以萧云舟的观察,那其实是三层文胸在那里硬挺,换句话说,她的胸脯,其实只能作为身体部位的泛称,而决不能作为器官——尤其是女*的指代,因为它的发达程度实在比萧云舟的胸还不如!

但胸脯不行并没有给老板娘带来任何的自卑,此刻,她又抛起媚眼发出嗲声,指挥着小姐进入岗位,于是她手下的小姐就挺着胸,端上一盘盘菜肴,而守在包间外面的吴松鹤的几个手下,你拧一下腰身,我摸一下脸蛋,他揽一下胳膊。

继而就引出一串串经过夸张了的“哎哟”声和经过修饰了的“哈哈哈”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