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八章:重挫对方

萧云舟完成了自己声东击西的一招,趁着使飞刀的那人招式用老,他揉身又贴了上去,一把小刀对着对手疾刺过去,这兵器上有个说法,叫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现在萧云舟手里拿的是对方投来的飞刀,这刀就很短,但只要萧云舟靠近了对方,短刀也更为灵活,招式也可以变化莫测,很难防住。

显然的,对方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的断刀沉重,笨拙,所以他要发挥长刀的优势,那就必须保持住一定的距离,所以他开始后退。

而萧云舟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闪身,更近一步,手中的短刀也由刚才刺向对方的腹部,变成直指对方的咽喉,对方发出一声怒吼!迅速后退,手中的断刀连续的前劈,一连串的十余道星火在两人的兵器相交中闪烁,那柄小小的飞刀让对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对方已经只有招架之力的,根本无从还手,萧云舟的眼里露出了一抹冷酷,飞刀一震,快若闪电,在光影中直取对方!

“噗!”

一道白练,没入对方身体之中。

打斗一下停住了,他们彼此对视着,都没有动,萧云舟手里的短刀仍在对方的咽喉里,萧云舟冷冷的说:“你输了,输在自己的飞刀上。”

这人用一种致死也不相信的目光瞪着萧云舟,萧云舟慢慢的一寸一寸抽出来小刀来,血一下就喷出来了,这人用手抓住喉咙,喉管里格格作响,瞪着萧云舟,挣扎说出:“马勒戈……”

他倒下了,永远也说不出最后一个字了。

和罗老爷子对阵的那个小子也在秦萍和老爷子的的联手下,快速的解决了。

夜初静,人已寐,江边一片静谧,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萧云舟点上了一支皱巴巴的香烟,远远的离开了,他从来都不喜欢打扫战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认为,打扫战场的惨然比起杀人还要难受许多。

罗老头和秦萍没有这个顾忌,他们很快的处理好这里的一切,然后开动了对方的车,找了一个很深的地方,把小车沉入了江中,于是,夜色中一切有变的祥和起来,没有杀戮,没有鲜血,没有凄厉的哀嚎。

萧云舟返回了别墅,他知道,经此一役,自己绝对可以重挫叶老头和夏守逸的信心,以他们生性狐疑的特点,估计他们只能转入防守了,这样更好,自己可以从容的在夺取一些安逸集团的地盘,让自己的云鹏公司快速壮大。

别墅里三个女人都没有睡觉,她们在眼巴巴的等着萧云舟的归来,当萧云舟打开了铁门的时候,三个女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冲了过来,萧云舟大喜过望,张开双臂,想要来个温馨满怀,肉球滚动,但很遗憾,她们站住了脚步。

“你还知道回来啊?”

“你是不是在外面吃饭了,”

“你是不是和秦萍在一起,听老爹说,你最近和她有点不正常。”

萧云舟头上的黑线多了几根,这都什么事啊,你罗老爷子也真是的,这样的事情怎么能给小孩说呢?这不是把罗宛茹往邪路上教吗?要给她多讲讲自己光辉灿烂的一面啊,这才是正能量。

他只好一一的回答,还算这几个女人有点良心,给他留下了几个菜,特别是还有红烧肉,看到肉,萧云舟把什么都忘了,埋头吃了起来。

等萧云舟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萧云舟鼻中就闻到了一股香香的煎鸡蛋的味道,这一定是赵巧馨亲自做的,这女人做的煎鸡蛋真不是吹的,的确好吃。

他胡乱的穿上了衣服,到外面一看,吆喝,三个女人走围坐的客厅的茶桌上吃饭,再回头一看,我勒个去,那餐厅已经被五六张椅子封住了门,这些女人不是在埋汰人吗?我萧云舟能天天往冰箱里面尿尿吗?

“你不要过来,萧云舟,你醒醒,这里是客厅。”

看到萧云舟走过来,罗宛茹惊恐的大叫。

“额,我知道这里是客厅,你乱咋呼什么,我就是看看早上都有什么好吃的。”

“那你先到卫生间去解决了你自己的问题,然后再回来。”

"奥,放心好了,我这就过去。"

三个女人相互看看,确定萧云舟不会再发生昨天的情况,这才一起笑了。

今天还算比较顺利的,送完了赵巧馨和杨韵环,又把罗宛茹送到了学校,那个上次被歹徒吓得大小便失禁的戴同学,今天一看到萧云舟的车,老远就跑过来,点头哈腰的说了好多奉承话,最后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卡来,说:“我老爹的一个商场刚刚开业,这是一张贵宾卡,里面有几万元的代金卷,请萧大哥笑纳。”

“额,你想要腐蚀我?”

“不是,不是,萧大哥啊,那天你斗歹徒的时候真是帅呆了,我决定把你作为我自己的偶像,以后萧大哥有什么用的着我的地方,只管说,我保证随叫随到。”

萧云舟装着沉思了一下,实际上他想要那个卡的,这样的凯子有的是钱,自己不要白不要。

“那好吧,但我真不知道能用你做什么?”

“大哥,我有钱啊,你缺钱了可以找我啊,现在这社会,泡妞啊,吃喝啊,购物啊,都要花钱对不,以后我就是你的小金库。”

“奥,这倒也是,那好吧,以后就这样。”

萧云舟收起了卡。

这小子一下笑得灿烂无比:“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我没事就找你玩。”

“额,好好,我先走了,在学校不要欺负罗宛茹啊。”

“怎么会,以后罗宛茹就是我的嫂子了,学校谁敢欺负她,我会保护她的。”

萧云舟暗自好笑,就你这胆量还保护罗宛茹,垃圾吧倒吧,不过看在钱的份上,萧云舟也不准备太让人家难堪了,笑一笑,就离开了学校。

刚跑了不远,就是一场狂风暴雨来临了,萧云舟当然是从不把狂风暴雨之类的天气警报放在心上,他总感觉自己不会受到风灾雨祸的侵袭,毕竟这二十朵年来他都一路走过,风,只是大得把他飘逸的发丝潇洒地吹起,让他更增添魅力;雨,也只是大到能湿透他强健的下半身而已,上半身依旧风干物燥,让哥更显干湿两重天、勇猛与温柔并存的完美结合体。

一会,萧云舟又接到了杨韵环的电话,说让他帮着带一点咖啡回去。

萧云舟把车开到了戴同学说的那个商场门口,这里果然是开业大庆,萧云舟摸了摸兜里的那张金卡,暗自说,哥哥有钱。

不过外面的雨很大,他也不急着回公司,就在商场里东游西逛了一会,好久都没有这样逛过了,也还蛮有趣的,手机响了,杨韵环那头以百万雄师扑将过来的声势吼到:“买好咖啡没有?买好了就赶紧给我滚回来!”

这一声怒吼,吓得萧云舟把刚想到要买的几样物品又给惊忘了,唉,这么远的距离啊,还逃不出她的威慑范围。

萧云舟赶忙买好了杨韵环喜欢喝的这个牌子的咖啡,真还不错,这戴同学给的卡很好使,不仅可以当钱用,连收银员都客气了许多,萧云舟一时高兴,就随便的挑选了好多女人用的东西,管他是什么牌子的,只要价钱高,他就买,一会把金卡里的钱就用的差不多了,这时候,萧云舟看看外面雨也停了,抱着一大堆东西准备回公司。

还没走上两步,这雨又开始下了,刚开始,雨温柔得像一个被揉了蜜刚从蒸锅里取出来的香糯糍粑,柔软香甜得刚含进嘴里舌头立刻就能体验到快感,可这种快感持续不到一个*者的时间,就在狂风的硖杂下哗啦啦地泄下一片片浓密的雨水,来势狂躁悲戚得像怨妇控诉负心郎的眼泪。

雨水争先恐后地落到水泥地面上,望眼过去,像无数只小虾在水泥地面上跳跃。

萧云舟拼命护住买来的一大堆东西,眼瞅这远处停车场的车,也是不敢冒雨过去,自己淋湿了不要紧,这一堆的东西呢,他只好栖身在商厦边缘避雨,眼巴巴地望着阴霾的天空,雨在下,心在估算着从这里到停车场冒雨过去,会不会把下半身淋湿,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定的。

萧云舟叹口气,要说一个人啊,这个命运很重要的,好的人什么都是不同,热了老天给你吹来凉风,冷了太阳会给你照暖,就是大便的时候,那地都是软的,小便的时候,风都给你停下来。

自己最近的运气可是一直都不太好,老爹天天在追自己,这安逸集团也没事找事的给自己为难,搞的自己现在是一点都不能清闲啊,现在也是一样,奶奶的,这么大的雨,你杨韵环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让我给你买东西,不是诚心和我过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