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七章:反击就在眼前

萧云舟已经恢复了身体,哪能随便的让她踢上,一把就掐住了沈飞灵的脚腕,另一只手摸了上去,嘴里还说:“三寸金莲啊,啧啧,这丝袜,真够性感的。”

夏天女警察穿的都是套裙,这腿被他抬着,又让他摸着腿,还不断的往裙下瞧着,沈飞灵那脸就红的和桃子一样了,心里一下子惶惶的,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全身,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情绪,从来都没有摸过自己的腿,任何事情的第一次都对带给人无限的冲击。

赵巧馨和杨韵环也一起过去,这才让萧云舟松开了手,本来以为沈飞灵一定会大发雌威,哪里想到沈飞灵脚一落地,看着萧云舟,用手指点着他,好一会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头一低,转身就出了别墅。

沈飞灵此刻的心情难以描述,这个男人,让她越来越感到恨意难消,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格外的生气呢?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轻薄吗?似乎也不完全是这样啊!也许,正是他这种与众不同的性格让自己越来越对他关注。

几个女人一起看着萧云舟,眼中都充满了鄙夷和不耻,萧云舟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了,这女人啊,都是骄傲和矜持的,自己当着全体女人这样做,实在是有点不地道,他只好尴尬的笑笑,不敢再看这几个女人一眼了。

但稍微的休整一下,萧云舟就拿起了电话:“秦萍,你告诉罗老爷子一声,带上我们的好手,另外给我追查到叶老头住的地方。”

“真是那老小子来了,你们见面了?”秦萍在那面担忧的问。

“嗯,见面了,还斗了一场。”

“那情况怎么样?”

“见面了再说。”

萧云舟放下了电话,眼色冷冽起来,好长时间了,自己都没有受过伤,这个仇不能不报,他站起来,准备出门。

赵巧馨和杨韵环一起挡在了他的面前。

“云舟,你身体好没有复原,现在过去会吃亏的。”

“我身体已经好了,至于时机,我觉得现在刚好,因为就算夏守逸和叶老头也一定会认为我元气大伤,需要休息,而我就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

“不用担心,用不了几个小时我就回来了。我晚饭还没有吃呢,你们赶快做一点,我回来了吃。”

“你,你要吃什么?”

“有肉就成。”

说话中,萧云舟拨开了赵巧馨的阻拦,匆匆忙忙出门而去。

在和秦萍,罗老爷子碰面后,这两人听罢萧云舟的介绍,都是震动不小,看来这叶老头果然了得,连萧云舟都能重伤,不过想想,这萧云舟更是厉害,重伤之后没多长时间,又恢复如初,这可是要极深的内功修为才能完成,看来啊,自己这一辈子是永远也达不到这个境界了。

“云舟,你确定你已经没事!”秦萍关心的问。

萧云舟点点头:“我真没事了,现在我们既然躲不过去了,那就也让他们胆战心惊一次。”

罗老爷子也凶狠的说:“云舟,你准备怎么做?说说你的计划。”

“很简单,让我们的手下对安逸集团的一些生意展开一次抢夺,当然,要有重点,而且还要便于进退,靠近我们总部的地方,这个你们熟悉,挑几个场子出来。”

秦萍和罗老头对玉寒市的各派势力分布情况了如指掌,很快选定了三个地方,这里面有两个是货运场,一个是江边的沙石场,都是利润不小的场子。

萧云舟一拳击在了桌子上:“好,就拿着三个场子作为补偿。另外,你们两人和我一起,到叶老头驻地埋伏,那面一动手,他们肯定要增援,我们就给他们来个围点打援。”

秦萍嘻嘻的笑了,说:“云舟啊,你这连兵法都用上了,你真有才。”

“嘿嘿,这算不得什么,我肚子里货多的很。”

“切,说你胖你就喘。”

萧云舟也不在多说,立马安排下去,展开了行动。

他带着秦萍和罗老爷子到了安逸集团下属的一个酒店对面停住了车,守候着叶老头的出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手下已经传来了消息,他们在货场和沙石场动手了,对方的反抗微不足道,已经控制住着三个地放。

这也是萧云舟早就预计好的,安逸集团的场子在玉寒市很多,很多,云鹏公司现在挑选其中的三个全力一击,以多打少,安逸集团肯定会手忙脚乱。

“云舟,我们得手了。”罗老爷子很满意的说。

“呵呵,明天就安排昨天收编的那百十号人过去,接手这几个地方,云鹏公司会发扬光大的。”

“好好,秦萍啊,现在你看到了吧,拉进云舟入伙,我们的生意蒸蒸日上啊。”

“哪里,哪里,都是大家的努力。”

三人正在互吹互擂着,酒店门口就出来了几个人,一起坐上了车,萧云舟一看,领头的正是今天用飞刀暗算赵巧馨的那个家伙,萧云舟冷哼一声,说:“便宜了叶老头,他不出动,我们就拿着几个小子杀威。”

一脚油门,他特意调来的这个越野加重三菱车就‘嗡’的一声咆哮起来,跟了上去。

前面的车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这辆小车,萧云舟问了一句:“估计他们是要援助那个点?”

秦萍想都不想,说:“砂石场,肯定是这个位置。”

萧云舟加足了了马力,很快的越过了那辆坐着对方几人的小车,往砂石场方向去了。

砂石场在城外的玉寒江边,走到后来,都是土路,也没有路灯,天也黑尽了,到了江边的河堤,萧云舟找个拐弯的地方,停住了车,熄灭大灯,点上烟,等待起来。

时间不长,那辆赶来增援的小车就从他们的身边开过,萧云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启动了汽车,跟在那辆车的后面,把对方返回的退路堵死了,前面那辆车上的人马上警觉起来,在这个地方,突然的多出了一辆小车,本来也是让人奇怪的,他们减缓了速度。

萧云舟的车也一样的慢了下来,直到对方完全停住。

两辆车上的人都坐在车里,谁都没有出来,不过虽然还没有动手,萧云舟他们已经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前面不远处有他们众多的属下,而他们的车又在对方的身后,完全可以冲撞对方,何况他们是重车.......。

前面的车门打开了,从里面走下了三个人,这三个人萧云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可是从今天这个人发射飞刀的手法看,一个都是叶老头的亲传弟子。

萧云舟和秦萍,罗老爷子也下车了,他慵懒的招呼了一句:“嗨,我们又见面了。”

对方领头的正是射飞刀的那个人,他借着月光,一下看清了萧云舟,脸上露出短暂的惊恐来,这小子不是让师傅弄伤了吗?怎么现在就活蹦乱跳起来,不好,今天晚上自己三人只怕是凶多吉少了,这小子的功夫已经达到不得设想的地步了。

但只有的惊慌也只是很短的时间,作为一个在江湖上打打杀杀了多年的角色,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信仰和勇气,他缓缓的抽出了身后的一柄断刀,对身边两个师弟说:“今天我们要拼尽全力了。”

“师哥不用担心,杀不掉他,难道还不能让他杀掉我们啊,哈哈哈。”

萧云舟在夜色中眼里放射出一种冰冷的光来:“看来你们很勇敢,也已经预计到了自己的结果,很好,我可以成全你们。”

“废话少说,来吧,老子几个这一辈子也过够了,死在刀下的人不在少数,女人也玩过上百,值了。”

话音未落,这小子故伎重演,左手一扬,一把飞刀直奔萧云舟的面门而来,刀光在月夜中发出清冷的光芒,而他的人,也在这飞刀脱手的一瞬间,冲了过来,断刀卷起了一股凄厉的风声,搂头砍下。

这里的每个人都察觉到了一片杀气,也似乎嗅到血腥味,萧云舟没动,在他们相隔只有数尺之遥的时候,萧云舟抬手抓住了迎面而来的飞刀,略一停顿,用手里的飞刀往上一格,一片金戈相撞之声骤然响起,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尤为刺耳。

那把断刀被震荡到了一边,萧云舟手里更不停留,用不长的飞刀反手一撩,划向对方的手臂,对方也是身经百战的好手,他自知不是萧云舟的对手,所以每招都没有使实,留有后手,一抛手腕,断刀反转护在了肘下,和萧云舟手里的飞刀又一次碰撞,兵刃相交,发出难听刺耳的响声。

萧云舟冷哼一声,这叶老头果然不简单,训练的弟子竟然能连续躲避自己几招,而那面两个弟子也和秦萍,罗老头交上了手,双方打的是难解难分,但萧云舟心里清楚,时间一长,秦萍和罗老爷子肯定就不是对手了,所以自己这里要速战速决。

这时候,对方那断刀一颤,从肘下横扫而过,直逼萧云舟的胸腹,萧云舟却不接招,身形后撤,去势极快,往秦萍哪里退去,看都不看,一拳击向了和秦萍对阵的那人,那人正和秦萍打的性起,突然觉察到身后一股大力用来,知道有人暗算自己。

但他来不及转身迎敌,嘴里喊了一声:“卑鄙”。

这两个字也就刚刚说完,身后的压力又完全消失了,这不过是萧云舟一个虚招,就是为了扰乱他一下,他刚要合上嘴,但唇间那仅有的一丝缝隙中,突然塞入了一柄又细又薄的刀,从后颈穿出,这是秦萍的刀,她抓住了这个机会。

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弟子,他还来不及惊恐,只觉喉咙一甜,便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