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六章:欺骗

萧云舟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强压住自己胸口的气血翻腾,他眼中露出了冷冽的杀气,假如这就是宿命,那就来吧。

刚准备反身迎战,赵巧馨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深深的看着他,用手背帮他擦掉了口角的血丝。

“你走吧,先离开这里,不要送死。”

萧云舟看着赵巧馨坚强的表情,也抬手摸了摸赵巧馨的脸颊,说:“我虽然有时候也很无耻,但却从来不会抛去女人。”

“我不是你的女人!”

“不错,现在不是,但说不上有一天就是的。”

“你为我们两个送命值得吗?”

“这话说的,我连你们身体都看过了,当然是要负责任的,是不是。”

赵巧馨和杨韵环都是一头的黑线,马勒戈壁,有这样说话的吗?就不能说点大义凛然,冠冕堂皇的豪言壮语啊。

“滚蛋,既然看过了,更不值得为我们送命了,你赶快走吧,他们未必敢要我们的性命。”

“那可不行的,看是看过了,还没摸过,更没亲过,所以我是绝不会抛下你们独自逃命的。”

“哎,你个色鬼,怎么就这样傻呢。”

“我本来就憨厚嘛!”

萧云舟这样说着话,暗自也在用功疗伤,只要再给他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完全可以恢复如初,那样的话,还是很有可能带着这两个女人离开这里的。

但叶老先生又怎么会给他这样的一个机会呢?他是厮杀过无数战役的老手,他知道什么叫乘胜追击,所以他打断了萧云舟他们的对话。

“小子,你总不会一直这样和她们说下去吧,你是想拖延时间吗?”

被对方看破了心机,萧云舟也只好不再说话了,他看一眼赵巧馨和杨韵环,轻轻的,但很坚定的掰开了赵巧馨拉着自己的手,看着她眼泪哗哗的样子,笑一笑,转身对着叶老先生走了过去。

叶老先生提起了断刀,眼中满是肃杀之色,他想好了,这次必须要让这小子毙命。

两人眼中的杀气都旺盛起来了,但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警笛,几辆警车风驰电挚的往这面开来,赵巧馨和杨韵环都露出了一种欣喜的笑容,看来,一定是那个过客给110打了电话。

叶老先生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警察来,真是不合时宜,但他目前还不想和警察明目张胆的对抗。

“萧云舟,你要是条汉子,我们选择换个地方再来打过。”

“好啊,我没有意见,不过时间要换一下,明天吧。”

“胆小鬼,有本事现在就打。”

“嘿嘿,老东西,你只知道自己无耻,却没想到我有时候也会无耻吧。”

这话说的叶老先生瞠目结舌,他恨恨的看一眼萧云舟,匆匆忙忙的上了小车,带着手下,离开了现场。

萧云舟也不敢耽误,他可是领教过警察的罗嗦,自己再不走,一会又要到警局去录口供了,关键最近要抓紧时间赶快疗伤,他拉着赵巧馨和杨韵环,上了小车。

“杨韵环,你开车,快一点,不要让警察留住。”

杨韵环也不多说话,一脚油门,小车就飞奔而去,警车倒是看到了他们的车,无奈要用桑塔拉去追凯迪拉克,这可难度太高,不一会,赵雅馨他们的车就把警车甩掉了。

一进别墅的门,萧云舟便觉得心口一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脚步虚浮地向前走着,随即倒在沙发上,唬的赵巧馨和杨韵环一起扑过来抱住他。

萧云舟有些虚弱的说:“没事的,没事的,你们扶我坐好。”

这两个女人一起扶着萧云舟坐正在了沙发上,他盘膝而坐,开始用功疗伤,眉宇间却是凝聚着浓浓的恨意,他紧闭着双唇,一口血猛然吐出,仰头嘶吼一声,大手一挥,双掌相交,一阵丝丝声响从掌中传出,头上也慢慢的有了一团白雾,久久不断,盘绕不散。

他用起了枯叶老人传授的虚灵内经,真气慢慢的流转起来,渐觉压在胸口的闷塞微有松动,真气所过之处,都传过来一股股的热气,缓缓散入自己周身百骸,胸口疼痛竟也稍减,这虚灵内经果然是灵异无比,不过萧云舟也不敢大意,丝毫不能怠懈,继续用功。

赵巧馨和杨韵环坐在一旁,看着萧云舟额前噙着汗珠,嘴角还有血迹,脸色森白,毫无血色,两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心里都是万般的怜惜,这个男人今天差点为了她们付出生命,她们除了感动,还有一片的柔情。

约莫十多分钟之后,萧云舟渐渐面色转红,气息也逐渐平稳下来了,他已经自行用功,疗好了内伤,

赵巧馨拿出纸巾,为萧云舟擦拭着额前的汗水,杨韵环也倒了一杯水,扶着萧云舟,给他慢慢的灌进了嘴里。

“云舟,现在好点了没有。”

“嗯,好多了。不过坐在这里还是全身乏力。”

“那你躺下休息一会。”

“现在还不能躺,那样会血气逆转。”

“那,那怎么办?”

“要不你们谁抱着我吧。”萧云舟虚弱的说。

赵巧馨咬咬牙,过去把萧云舟揽入怀中,用自己的胸膛支撑着萧云舟摇晃的身体,萧云舟也不失时机的抱着赵巧馨的嫩腰,两只手悄悄的游动起来,从腰间逐渐的摸到了屁股上,太舒服了,他身体感受着赵巧馨柔软的身躯,鼻中嗅着她幽幽的体香,手里摸着人家的身子,慢慢的心旷神怡起来,嘴里不知不觉的哼起了18摸来。

正在要死要活之际,罗宛茹开门走进客厅,一看这个状况,张大嘴傻愣着。

“这,这,你们也太开放了,旁边韵环还在啊,你们都敢亲热。”

“瞎说什么呢?”杨韵环很严肃的说,她也觉得赵巧馨现在抱着萧云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怎么?你一点都不惊讶,莫非,莫非你们已经三p了?”

赵巧馨脸一红,不得不说:“瞎扯什么?云舟为我们受伤了,我正在帮他疗伤。”

“受伤了?”

罗宛茹赶忙过来,一下看到了萧云舟衣领和嘴角的血迹,她哇的一声就苦哭了出来:“怎么这样啊,怎么这样啊,那我也帮他疗伤。”

说着,就也过来抱着萧云舟,这下可好,萧云舟直接就成了肉夹馍了,不过前后都有暖暖的*顶着,这感觉,不是一般的爽啊,萧云舟真想放声长啸,以宣泄自己兴奋的心情。

可惜啊,好景不长,门外有传来了车辆的马达声,接着,别墅的门就被敲响了。

萧云舟叹口气,对着两个拥抱住自己的美女说:“可以了,可以了,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你真恢复了。”

赵巧馨用手摸摸萧云舟的胸膛:“还疼吗?”

“不疼了,真的好了。”

赵巧馨也长吁了一口气,今天萧云舟这个样子把她真的担心死了,总算挺过来了,她的手就滑了下来,一愣,她摸到了一个滚烫的大虫,她一下就想到了萧云舟在冰箱前站着,手里提着这条胖大虫的样子,她的手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手立马一甩,满面通红的站了起来,看着萧云舟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萧云舟也是被弄了一个突然袭击,面子上有点讪讪的,不过他心里说,这可不怪我啊,被你们两个美女这样抱着,就是一块石头,只要石头是公的,它也肯定能长出一个角来,何况是自己这样风流倜傥的多情人呢。

杨韵环打开了门,她就看到了玉寒市警局的警花沈飞灵,沈飞灵脸色冷冷的走了进来,看着萧云舟说:“刚才是你开的那辆凯迪拉克吧?”

"怎么了?"萧云舟换个姿势坐着,掩饰着自己怒目圆睁的胖大虫,绝对不敢站起来。

“刚才有人报警,说在公路上聚众斗殴,你跟我们到警局去趟。”

“靠,这可都是要真凭实据的,你哪个眼睛看到我斗殴了。”

“少废话,我们是有警必出,既然有人报案,你就得回去配合我们调查,这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站起来,跟我走。”

萧云舟哪里能站的起来,他就耍赖说:“我不起来,除非你有证据。”

“你想抗法?”

赵巧馨也已经镇定下来了,这个时候她可不能让沈飞灵把萧云舟带走,萧云舟刚刚受了重伤的,到底好没好谁知道呢?

“警官同志,刚才不是他开的车,是我开的,要是需要配合调查的话,我跟你去。”

“你开的车?”沈飞灵根本都不相信。

“是我开的,萧云舟和杨韵环都可以作证。”

沈飞灵皱起了眉头,本来她是打算把萧云舟弄到警局去,先关上一晚,让他手电罪,等到明天在审问,别的不说,就他车辆超速这一条,就能再关他几天,上次这小子当着局长的面调戏自己,还亲了自己一口,这两天自己见了局长他们,都不好意思的很。

不过现在赵巧馨一口揽过去了,再把赵巧馨带回去就没有多少意义了,这赵巧馨可是玉寒市的知名企业家,自己用不着招惹这个麻烦。

“好,算你萧云舟狠,连老板都帮你扛事情了,你等着,总有一次你要落在我的手上,到时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警官,你这什么话,你是想表达欲仙欲死这个含义吧,行,改天我们试试。”

沈飞灵飞起一脚,照着萧云舟就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