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六十五章:原来是他

在离那两部小车不到10米的地方,萧云舟站住了,他把赵巧馨和杨韵环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冷冷的说:“既然来了,何不出来。”

少顷,一部小车的门开了,一股子无形的煞气在车门打开的瞬间,一下涌动出来,逼的萧云舟邹起了眉头,他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干瘦老头,凝重的,缓缓的从车上下来,就见他银眉白须,容貌十分清灌,身形颀长,背插一柄通体发黑,毫无光泽的断刀,左右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功已入化境。

不用说,从这外貌上萧云舟已经能够断定了,这绝对就是久负盛名的,凭着手中一把断刀,挫敌无数让人闻名丧胆,走避不迭的叶老先生。

萧云舟听说,这个叶老先生性格奇僻,冷酷无情,不过为人还算正义,断刀门能在他手上发扬光大,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很多过人之处的。

叶老先生也在看着萧云舟,对这个年轻人,他还是很惊讶的,从表面来看,看不出他到底有多深的功夫,这样的人更可怕,自己也在暗中观察过他好几次,但还是无法确定他的底细,不得已,今天只能亲自试探了。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叶老先生盛气凌人,态度冷傲。

萧云舟平息稳定,犹如大海,深不可测。

在接着,皇甫少华也走出了小车,在他的脸上,闪动着一种兴奋的光亮,他的身后还有几个面色冷寒之人,个个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看他们的气度举止,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绝非泛泛之辈。

“呵呵,没有想到啊,连将如化境的世外高人叶老先生也到世俗中趟这趟浑水了。看来带的帮手不少。”

“小兄弟你是抬举我了,我算什么世外高人,不过会点三脚猫的功夫而已。”

“叶老先生如此过谦?”

“不是我谦虚,事实就是我的徒弟让人家打伤了,不得已,我这身老骨头只好来试试。”

“哈哈,原来如此,听起来倒也有几分道理。”

叶老先生面色一沉,这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自己谦虚一下,他还顺着杆子上来了。

“小子,我也不和你废话了,现在给你一条路,离开弘丰集团,我可以放你一马。”

“为什么离开?”

“为什么不离开?”

“因为我舍不得离开啊,我还要在弘丰集团挣工资吃饭。”

“哈哈哈,你是舍不得那个赵巧馨吧?昨晚上我可是知道,你一直都没有离开她的别墅。”

萧云舟眼中闪动出一抹寒意:“不错,我是舍不得她,我还喜欢她,所以对任何想要危害到她的行为,我都会豁出命来反击的。”

赵巧馨站在萧云舟的身后,本来听到这叶老先生的话,她还恼怒了一下,但萧云舟的坦然承认,让赵巧馨心里暖暖的,顷刻没有了怒气,反而暗自有了幸福和愉悦的感觉,自己实际上也在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不管最后自己怎么对待萧云舟,是报复他,还是接受他,但前提就是要他喜欢上自己,这一点是不能少的。

叶老先生点下头,缓缓的抽出了那支断刀,说:“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拿出你的兵器。”

萧云舟摊开双手,说:“我的手就是兵器。”

“你在蔑视我?”

“不用妄自菲薄,实际上心中有物胜似手中有刀。”

叶老先生一怔,对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定然不是等闲之辈,自己要小心应对,不过想一想这几十年里,自己纵横大江南北,力刃多少豪杰,又何必担忧。

“好。”

好字未了,叶老先生的人已像一朵云一般,飘了过来,身法从容而迅速,根本不像一个老者,他手中的黑背断刀更是夹杂刀风的凄厉和隐隐雷声,从上而下,漫天刀影,直奔萧云舟。

萧云舟也如一支箭般标了出来,冲天而起,击出一掌!

两人在半空手过了一招,各自退后落地,都暗自惊心,刚才很多人没有看清,萧云舟是用一双肉掌震开了那柄力如千钧的断刀,他只觉得自己从未经受过如此的反弹,一支手掌在落地时候依然是隐隐作痛,这太震撼了,自从自己学会了红云掌,还从来没有遭遇过这般强劲的对手。

要是放在一年之前,今天这一招之下,自己恐怕已经落败了。

而叶老先生一样的感到震惊,多少年了,敢用空手接自己断刀的人都是必死无疑,但这小子,不仅接住了自己的断刀,还能震得自己虎口发麻难受,差点就让断刀脱手,这太可怕,太恐怖,他才只有多岁啊,要是假以时日的话,自己只怕更难对付。

两人刚一落地,“霍”地一声,这柄断刀又向萧云舟搂头砍来,来势之炔,无法形容!

萧云舟再也不敢用单掌轻易去碰这柄断刀,猛一吸气,往后倒退!

抬手一掌,遥击叶老先生的面门,掌风凄厉夺魂。

好一个叶老先生,陡然止步,飞落在丈外,脸上充满不信与愤怒,形状煞是可怖。

“你会隔空掌?”

隔空掌就是不用和对方直接接触,就能用内力打伤对方,这个掌没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但必须要有极强,极深的内力,否则是没有半点作用。

萧云舟笑一笑,说:“会不会不重要,你可以亲自试试。”

“好,老夫再来试过!”

叶老先生挥舞断刀,舞得个风雨不透,周身上下都隐藏在了刀光之中,使上浑厚的内力,往萧云舟逼了过来。

萧云舟提一口气,双掌翻飞,“啸”地一声,一掌破空袭至,掌力和刀光碰触一下,发出了一阵的金戈相交之声,那黑色的刀光也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拉开了一个间隙,萧云舟并不停留,双掌直逼叶老先生的胸口而去!

这样的速度,对方理应避无可避!

刀光把叶老先生面容,映照得一明一暗。

手中单刀回撤,护住胸口,另一手托住刀面,挡在了萧云舟这一掌之上,但觉得身形一震,刀掌相交,都皱了皱眉头,全身的功力被他运用在断刀上,确是非同小可!

断刀漾起一阵抖颤!改为剑式,瞬间刺出!

只是萧云舟似料定他会刺出这一刀,身形一侧,挪动了一点,“嗤”的一声,刀尖从脸颊掠过,萧云舟同时“拍”地一掌,打在了刀面上,另一掌又奔向了叶老先生的面门而去,叶老先生这刀是式已老,无法收回,他立时大喝一声,发出一掌!

这一掌,声势凌厉,直奔萧云舟的那一掌,萧云舟眼中煞气大显,两人交手五六招了,都没有直接用掌相博,现在总算是抓住了一个机会,以自己的长处,博对方的短处,这老小子只怕要吃点亏了。

这情景不仅萧云舟看的出来,其他的人也看的出来,明显的萧云舟长于双掌,而叶老先生更胜在刀法,在皇甫少华的身边一人,肩头动了动,“嗖”的一声,发出了一柄飞刀,却不是对着萧云舟,而是对着远处的赵巧馨而去、

萧云舟面色一沉,也来不及停顿,收掌,只能猛然的散去几成内力,“轰”的一声,双掌相交的发出雷鸣般的响动,萧云舟也借助着对方这一掌的反弹,往后飞去,在那柄飞刀只差几十公分就要射进赵巧馨胸膛的时候,一把抓住了飞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扑到在地,刚才的对掌他明显是吃亏了,但不收回一些劲力,就算击倒了对方,自己也不能借助对方的力量反弹回来救赵巧馨,他也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萧云舟的嘴角渗出了一缕血迹,赵巧馨和杨韵环一起搀扶着他。

“云舟,你没事吧!”赵巧馨花容失色,她虽然不懂功夫,但这样浅显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萧云舟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

萧云舟苦笑了一下说:“没事,还能挺的过来。”

话是如此说,但此刻萧云舟体力已经是气血翻腾,这老家伙手上的功夫也是不错的。

杨韵环大声说:“无耻,你们暗箭伤人,算不得英雄好汉!”

萧云舟差点笑出了声,喘口气说:“杨韵环,你这是在那本书上看的话,说的还像模像样的,不过这些人,也就只配用鸡鸣狗盗的招数,原来断刀门就是如此壮大起来的,啧啧,今天算是领教了。”

眼前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萧云舟用起了激将法,想要单打独斗。

没想到,叶老先生却笑了,说:“小子,你现在知道已经有点晚了。”

“看来你们一直都是这样无耻?”

“这要看情况了,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就算看到这种情景的人,也都已经不再人世间了,胜者王侯败者寇。”

“你认为就算这样一定能杀掉我?”

“本来是杀不掉的,你要逃跑的话,确实很难抓住,但是,你忘了,你身后还有两个女人,留住他们,也就留住了你。”

萧云舟眼中的忧虑开始浓郁起来了,不错,自己是不可能单独逃跑的,自己不能让赵巧馨和杨韵环落在他们的手上,但是,不逃跑自己此刻已经很难打败叶老先生了,他不会给自己运功疗伤的时间,因为这个人原来和传闻并不一样,他比自己还要无耻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