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五十八章:自投罗网

关键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沈飞灵一下清醒过来,这让别人看到会怎么想,她用另一只手从萧云舟的后背绕过去掰着萧云舟的手臂,想把另一只手放出来,但门开了。

门外是局长和另外几个局里的干部,他们都睁大了眼睛,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这也太快了吧?两人刚认识几个小时,这就亲上了,沈警官还把对方抱的紧紧的,现在年轻人怎么都这样啊?

沈飞灵好歹算是把嘴挪来了,带着哭声说:“赶快帮我把他分开,我可能打伤他了。”

这话一说,连局长的脸色都变了,刚才他知道沈飞灵肯定是要让这个年轻人难受一下,但仅仅是难受一下,他绝对没有想到沈飞灵会打伤此人,再一看,可不是吗,人家两眼紧闭,气若游丝,眼见是活不过来了,这要是在警局把见义勇为的英雄弄死了,自己这个局长都难脱干系。

局长和几个人冲了过来,一起搭手,把萧云舟和沈飞灵分开,放在了沙发上,给萧云舟展开急救,掐人中的,摁穴位的,忙成了一团,吓得沈飞灵也花容失色,都快哭出来了,凭良心说,她绝对没有重伤萧云舟的想法。

后来局长对一个长相难看的科长说:“刘科长,用人工呼吸试一下。”

“好!”

这个科长俯下身来,就准备给萧云舟口对口做人工呼吸了,也许是他早餐吃过大蒜的味道很呛人,所以没等他给萧云舟吹气,萧云舟悠悠的,自己醒了过来,茫然四顾,喃喃自语:“我还活着?”

“是啊,是啊,萧同志,你活着,我马上安排车送你到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局长啊,我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你们手上,你们这么辛苦的,再给你们添麻烦我还算人吗?特别是沈警官,这可是人民的好警察,我不能害她,让我自生自灭吧,我走了,我走了,你们保重。”

萧云舟在大家感动的眼光中,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

多么感人的一幕啊,看的沈飞灵眼泪在眼眶里转,她想,要是这个萧云舟以后没事了,自己一定要找到他,和他做好朋友,不,哪怕是做女朋友都可以,这个人太高尚,太伟大了。

局长也叹口气,批评了沈飞灵几句,不过对这个有着特殊背景的部下,局长也是能点到为止。

沈飞灵倒是很认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说自己不应该动手打人,要是萧云舟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一定会担负起责任。

“嗯,好的,你有这个态度就好,不过小沈啊,你还是把刚才打人的情况给副局长详细的汇报一下,万一以后出问题了,至少我们有个应对的准备。”

“好,情况是这样的,他骂我胸大无脑,所以我一时气愤就.......”沈飞灵详详细细的汇报了一遍。

局长们听得很认真,等沈飞灵完全汇报结束,局长沉默了26秒,站起来,从副局长的手里拿过这个情况记录,面无表情的揉成了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里。

房子里所有的人都看着他,充满了疑惑和不明所以。

局长摇摇头,说:“这小子,真够混蛋的。”

“局长?这是什么意思?”

局长勃然大怒:“你们都傻了,你们见过正面一掌把人打伤,对方还往前面倒的情况吗?”

日啊,所有人都一下傻眼了!

萧云舟出来之后,一刻都不敢耽误,飞身上车,赶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刚才他美美的想着,要是沈飞灵给自己做人工呼吸的话,自己一定还要多昏迷一会,没想到上来一个吃大蒜的老男人,这要是让他来一嘴,肯定会出人命的?

他是一脚油门就到了弘丰集团,这一看时间,也到了免费员工午餐的时间了,萧云舟不敢停留,直接到了16楼总裁层。

刚出电梯,就看到赵巧馨和杨韵环,还有罗宛茹三人准备上电梯。

她们一看到萧云舟,眼中露出了欣喜和激动,赵巧馨神情严肃的看了两圈萧云舟,说:“你没有受伤吧,我还说马上到警局去看看你。”

杨韵环也说:“看来没什么问题,这就好,这就好。”

“罗宛茹,你多嘴的吧,小事一桩,不要搞的紧紧张张的,你丫头怎么不上学,跑来干什么?”

“今天学校乱成马了,上什么课,不过我也给表姐和韵环姐说了,你对那个警花很有企图。”

“你,你这烂嘴,什么话都说,算了,算了,我吃饭去了。”

萧云舟既怕耽误了自己免费的午餐,又怕这几个女人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要是他们知道刚才自己和沈飞灵的那一幕,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把自己杀了。

这三个女人哪里能让他跑掉,三面夹击,揪耳朵的揪耳朵,捏鼻子的捏鼻子,萧云舟只好乖乖的就范了。

而此时此刻,在北林省的省政府省长办公室里,何省长刚听完了一个市长的工作汇报,正要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红色电话是各地主要领导作为机密通话使用的防盗电话,这样的电话一般情况不会让秘书来接,而且通常下级在看到领导接红色电话的时候,都会主动的回避。

现在也是如此,那个市长赶忙站起来,恭敬的说:“何省长,那我先下去了,今天的汇报要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省长多批评。”

何省长挥挥手,点头说:“行吧,先这样,我在考虑一下,尽快给你答复。”

说完就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硬朗而威猛的声音:“老何啊,你知道我们党最怕哪一种人吗?”

何省长也露出了笑容,看着那个市长走出去,关上门,就说:“萧部长,这个问题答案很多啊,你说说,我们党最怕那种人。”

“最怕叛徒!”

“哦,有道理,不过这也不仅限于我党吧,好像所有组织,所有人都不喜欢叛徒。”

“是啊,是啊,但为什么有的人就愿意做叛徒呢?”

“这又是一个很高深的问题了,关系着道德,心理和世界观等等原因。哈哈哈哈,说吧,萧部长,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我可忙的很。”

“切,少给老子装,我儿子都到你北林省了,你怎么也不给我通个气?还有一点阶级感情和同志友情吗?”

何省长‘嘿嘿’的一笑,说:“你儿子到不到北林省,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也从来没有让我监视你儿子的行踪啊,我给你通的什么气,莫名其妙嘛!”

“嗨,你个老何,真是扶正了,现在连老哥的话都不听了。”

“哈哈哈,少东拉西扯的,实话告诉你,你儿子找过我,也求我不要告诉你他到北林省的情况,我答应了他,只要你不主动问起,我绝不会主动告诉你,不过老萧啊,我要说你几句,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包办婚姻,这可是你不对。”

“咦,这小子连原因都告诉你了,行,我不怪你,但你说说他现在的情况,我刚刚知道,北林省公安厅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到我们这里查询过萧云舟的资料,他是不是惹祸了。”

“这倒没有.......”何省长在刚才也接到过声公安厅的电话汇报,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他大概的知道一些,所以现在就给对方简单的介绍一下,最后说:“还不错,你家云舟这次可是帮我们解决了一次重大的危机,省厅还准备表彰一下他。”

电话那面沉默了一下,传来了带着惊讶,带些好笑的声音:“你是说他现在在弘丰集团做司机,还是赵巧馨的专用司机?”

“是啊,这个问题我也有点奇怪,他怎么能做司机,不过我还是劝你啊,先让他在玉寒市呆一阶段,婚姻的事情慢慢做他的思想工作。”

“呵呵,呵呵,好好,让他在玉寒市继续呆下去,你也不要告诉他我知道他在玉寒市,这小子,嘿嘿,让我想起了一句话。”

“什么话?”

“自投罗网!”

电话‘咔’的一下挂断了,何省长看看话筒,嘴里嘀咕了一句:“这老小子,连个再见都不说。”

对面那老小子现在心情好的很,在他的脑海中立马出现了什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还有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等等的词句,他忍不住的想要放声大笑,因为不要看他浓眉虎目,外表粗犷,身材高大,你就把他等同于一般的大不咧咧的,头脑简单的人。

如果你这样看待了他,你最后会大错特错,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这个人有着少有的敏锐和精准的判断力,他的思维能力比起那些戴眼镜的绍兴师爷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一个掌控着华夏大地最复杂,最凶险,最隐秘的国安部的部长,那绝非浪得虚名,所以他已经判断出,那个宝贝儿子自己傻乎乎的躲避到了未婚妻的手下去了。

而且,毋庸置疑的说,赵巧馨是一定认出了他,那么,剩下的事情以常理推测,赵巧馨肯定是要对萧云舟假意示好,最后当萧云舟喜欢上她的时候,再给他一次迎头痛击,这是必然的,但是,世间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赵巧馨或许算的上一个很理智,也很有谋略的女子,不过,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感情这玩意,未必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走,有时候啊,情到深处人变傻,最后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只怕由不得你小丫头了。

萧部长‘哈哈’的笑着,拿起了电话:“我萧啊,对云舟立即停止搜寻,已经有他的消息了,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让他在国内待一段时间。”

“那不行啊,老板,没有他带队,我们国安部的铁鹰大队群龙无首。”

“克服一下吧,把他过去手上的工作让别人先顶一阶段。”

“这........”

“这个屁,执行命令!”

“是!”

放下电话,萧老头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各位读者啊,周一冲榜啊,请把你们手里的红票,月票砸过来吧,过一天也是浪费,何必留在手上呢,来吧,来吧,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