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五十六章:化险为夷

“小子,你厉害,装萌吃像,骗的真好。”黑衣歹徒忿忿的说。

“嘿嘿,也不算骗啊,说真的,这个小妞的波波真的是e罩杯的,不信你问她。”

沈飞灵对萧云舟的敬佩之情刚刚升起,这一下,又被萧云舟给弄没见了,她瞪着萧云舟说:“你小子不要嚣张,等我腾出手来,第一个收拾你?”

“切,我好害怕啊,问题是你能腾得出手来吗?这个大哥啊,你抱紧一点,千万不要松手。”

“你.......。”沈飞灵真的无话可说了。

“我怎么了,奥,是不是你不想让他抱你啊,看上我了?不过说真的,我感觉自己比他长得帅多了,要不让我抱抱。”

黑衣匪徒见萧云舟边说边往前走,大喝:“站住,再往前一步,我敲碎她的脑袋。”

“你敲你的,和我什么关系,你没看到啊,这小妞恨不得吃我的肉,不过大哥啊,有一点请你注意一下,敲脑袋可以,不要伤了胸部啊。”

“我靠啊,你还是人吗?整天想着这些。”

萧云舟认为对方这个理论根本都不对,是男人当然要想,他正要反驳,罗宛茹却站了起来,指着萧云舟说:“萧云舟,你怎么见了美女都想入非非啊。这女人有什么好的,一脸的苦相,娘不疼,爹不爱的样子。”

沈飞灵没想到有人给自己这样的一个评价,马上反击了:“你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谁一脸苦瓜像?”

“说什么,就说你?谁知道你哪胸膛里面是真的假的,现在听说很多人都装的是硅胶。”

“你,你,你不要嫉妒别人,看看你的胸,太平公主一个,平的都可以在上面溜冰了。”

“我平怎么了,平的坦荡,我也总比装硅胶的人好。”

萧云舟实在是没有想到啊,这两人给干上了,他愣了愣,就抄起手来,站在旁边看起了热闹,看就看吧,这看热闹的不怕事大,他还添油加醋的说:“要不你们都证实一下,罗宛茹啊,你让她看看你,我觉得你胸膛里面还是有点货色的,这个女警官啊,你也让她看看你里面没有装硅胶。”

日啊,这一下两个女人一起调转了枪口,都对着萧云舟喷了起来:“龌蹉。”

“下流坯子。”

“无耻之徒。”

“.........”

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骂了起来,骂的萧云舟很没面子。

这个黑衣歹徒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这是在绑架人质啊,这可是生死关头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呢?根本都不把自己当个歹徒对待,这太瞧不起人了,太伤自尊了。

他手一抖,对着教室的天花板就开了一枪,嘴里骂着说:“你们他妈的都闭嘴,现在说说我们的事情。”

“我们有什么事情啊?不是现在都搞定了吗?六个人就剩你一个了,你还想闹腾啊,算了,大哥,你留下做个活口吧?”

“我靠,老子先毙了你在说。”

“嗨嗨,大哥,你怎么和我较上劲了,你总不会和这个两个女人是一伙的吧?”

这黑衣歹徒实在是受够了萧云舟这个人,他现在脑袋都快炸了,把手里的枪一下对准了萧云舟,狠狠的说:“老子知道你是个高手,你也不用给我装了,你去死吧。”

说完,‘啪啪啪’就是三枪。

萧云舟在刚才的那个过程中,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移动到了空处,身后没有学生,所以他在黑衣匪徒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头一仰,一个正儿八经的铁板桥使了出来,身体弯曲向后,堪堪的躲过了三粒子弹。

这黑衣歹徒哪里想过还有人能在这样近的距离里躲避子弹,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老子让你躲,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打不上脑袋我打*,他枪口朝下,对着萧云舟要害之处又连续的扣动了扳机。

让他再一次没有想到的是,已经呈现了铁板桥姿态的萧云舟却单脚在地上一顿,脚下的瓷砖龟裂粉碎,而他的人也在这一顿之间,身体骤然上跳一下,这一切都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黑衣人的几枪全部从萧云舟*下面打过了,哪里伤的了萧云舟分毫。

这就是亚洲人的好处,要是弄个欧洲人来,那玩意比较大,吊的老长,有可能多少能打到一点,萧云舟比较正常,于是也就幸免于难,所以说啊,不要羡慕别人,春兰秋菊,各有特色,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优点。

黑衣人完完全全的傻了,这都可以躲过啊,这还是人吗?

萧云舟也缓缓的站直了身体,笑吟吟的往前走来。

黑衣歹徒眼中都是绝望的神色,他一下调转了枪口,对准了沈飞灵的脑袋,说:“你行,你厉害,但我想看看你怎么能阻止我打碎这个女人的脑袋。”

萧云舟摇着头说:“我觉得你打不碎这个女人的脑袋。”

黑衣匪徒迷上了眼,搂着沈飞灵退后一步,说:“你这样确定?”

“要不我们赌一把,你要打碎了她的脑袋,晚上我请你吃饭,打不碎的话.......对了,你有什么赌本呢?”

沈飞灵觉得今天是自己最窝囊的一天了,特别是这个叫萧云舟的年轻人,比起歹徒来,他还要让人憎恶百倍,他这一赌,不是要自己的命吗?狗小子,我是被你害死了。

“我没有什么赌本,我赌命。”

“那好吧,我们开赌。”

黑衣歹徒眼中满满的都是疯狂和绝望,今天也只能这样了,几个兄弟都死了,自己眼见的也活不成,那就去他娘的,杀一个警官罢了。

他手背上的青筋一条条显露出来,食指也因为逐渐用力扣动扳机而开始变白了。

沈飞灵在警队也见过无数的亡命之徒,她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个黑衣歹徒已经破釜沉舟,准备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沈飞灵没有害怕,不过心中还是多少有些遗憾的,原来,自己对这个美丽的世界还是有这么多的留恋啊,她想说点什么,但也根本不知道该给谁说,说些什么,她闭上了眼睛。

“大哥,等等。”

黑衣歹徒的手一抖,差点走火,勉强停住,问:“你有什么说的。”

萧云舟低头凝思了一下,才叹口气说:“大哥啊,我忘了提醒你一下,哎,这个转轮手枪啊,优点是可以有出色的二次击发性能,即使出现哑火也不影响下次发射,而且外形有威慑力,安全可靠,操作简单。但他也有缺点啊,弹容量少,你这个*是6颗子弹,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好像没子弹了。”

黑衣歹徒愣住了,还别说,刚才那两次射击都很紧张,他根本都没有算发射了多少子弹,现在一听萧云舟说,稍微的一想,可不是吗?天花板上射了一颗,还有三颗被人家用铁板桥躲过去了,最后打*的两颗也浪费了,自己手里这完全是废铁一块。

沈飞灵也一下的睁开了眼睛,她第一次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审视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这是怎么一个人啊,面对这样的危局,他谈笑自若,犹如在闲庭漫步般一一把难题解决掉,这是自己生平从未见过的一种人,摸不透,看不懂,想不通的人。

萧云舟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嘿嘿’的笑了起来。

“妹子啊,我怎么舍得让他打死你,你那个胸膛一定要在你活着的时候才有摸头,死了冰冷生凉的,再好的胸膛都失去了意义,对不对。”

沈飞灵眼前一黑,她终于被萧云舟气晕过去了。

而萧云舟也走近了黑衣歹徒,对着他微微的一笑,说:“好了,大哥,可以结束了,娘的,第一次送人到学校,都被纠缠进来这么长的时间,老板会扣我工资。”

说话中,萧云舟手臂一杨,带着一片凄厉的风声,一拳击在了这个黑衣歹徒的面门上,这黑衣歹徒也是被萧云舟今天气的头晕眼花了,根本都忘记了反抗,等他觉察到拳头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黑衣歹徒的鼻子找不到了,那是被萧云舟一拳砸扁,他的嘴巴看不清了,因为满脸的血迹,唯有两个眼睛大概能看到轮廓,不过显然的,也已经睁不开了,脸上的肉在快速的肿胀,就像我们陕北做馒头用的发面一样,不断的变大,变多,一会的功夫,把眼睛完全挤在了一起。

他摇晃了几下,轰然倒地,砸起了一片灰尘。

而沈飞灵也要倒下了,在这个关键时刻,萧云舟敏捷的弯下了腰,一个海底捞月,把沈飞灵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他的身体和沈飞灵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在萧云舟的耳边似乎想起了泰坦尼克号电影的主题曲......。

他是不是在这个时候乘机又占了一些便宜呢?这个很不好说,不过在沈飞灵苏醒时候,在所有警察都冲进来对她问寒问暖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胸膛前面最关键的那两个地方上,明显的有一个手掌的血印,而这里也唯有萧云舟带着一副憨厚的笑容,在擦着手上的血迹。

不用再多说了,自己昏迷的那会,萧云舟的双手肯定没有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