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四十九章:井水不犯河水

包间外传来了若隐若现的古筝声,如泣如诉,而茶杯里,晒干的茶瓣遇到水,以一种绝美的姿态舒展开来,透过有些透明的绿色叶瓣,看到茶叶的灵魂与水缠绵共舞,这似乎是一场美丽的相遇,萧云舟没有急于的和这个盟主说什么,他眯着眼睛,慵懒似猫,迷离若梦的身姿靠在宽大的藤椅里,看着远处窗外的风景,真美啊,就像是一副画卷。

两人就这样奇怪的看着窗外,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他们也许都沉淀在了自己的思绪中,谁都不想轻易的打破这个局面,直到好久之后。

“你就是萧云舟。”

“是的,你是吴松鹤。”

“是的。”

“可惜了这壶好茶了。”

“此话怎讲?”

“一个堂堂的大盟主,竟然为几个欺压良民,敲诈勒索的混混出头,这实在有点大煞风景。”

“错,我没有想要为他们出头。”

这个一直看着窗外的盟主转过了头,冷冽的目光在萧云舟的脸上划过,一双眼睛放射着幽幽的光芒。萧云舟看到了他的相貌,这是一张年轻的脸,精致深刻而又棱角分明,轮廓清晰,眉宇间浮动着淡淡的忧虑,然而,他的唇部菱形也勾勒出淡漠冷峻的弧度,嘴是微抿着,叫人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他们彼此审视着,同样的,这个年轻人也被萧云舟震憾了,萧云舟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他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同时,萧云舟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少有的克制与疏离,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人不知如何靠近。

“你不是为他们,那是为什么?”

“我只想见见你而已。”吴松鹤拿起了茶壶,给萧云舟斟满了一杯茶。

“我有什么见的必要?吴盟主太抬举我了,我不过是一个司机而已。”

“哈哈哈,你是司机,这点不错,但一个司机敢于挑战静安堂,这才是你不同寻常的地方。”

“奥,你是说夏守逸的静安堂啊,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吧?不过仗着人多而已。”

吴松鹤死死的盯住萧云舟,他在品味着萧云舟的话,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敢于如此轻视和挑战雄踞玉寒市多年的静安堂?并且他还成功了,者绝不是偶然。

“萧先生,据说你伤了夏守逸手下的第一员大将皇甫少华?”

“吴帮主消息灵通啊。”

“我是本地人,还有众多的手下,所以信息不会太差。”

“是的,我打跑了皇甫少华,至于伤没伤,我到没太注意,估计问题不大,休息调养一两个月就没事了。”

“那么请问你用了多少招。”

“多少招啊,还真记不太清了,好像两三招吧?”

吴松鹤一下就眯起了眼,心中的惊惧在无限度的扩大着,难以想象,以自己‘上清’级别的功力,要收拾皇甫少华,恐怕没有三五十招也拿不下他来,这个萧云舟却只用了几招?这是什么节奏。莫非此人已经修炼到‘入途’境界,这太不可思意。

吴松鹤端起了萧云舟的茶水杯,在手中把玩起来,两人又都不说话了,这样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可以看出来,吴松鹤的头上冒出了丝丝汗水,他长吁一口气,把茶杯递给了萧云舟,说:“我敬你一杯。”

萧云舟低头一看,刚刚还热气腾腾的一杯茶水,就在吴松鹤手中把玩之后,已经变成了冰块,接在手里寒彻入骨。这样的茶水肯定是无法喝下去的,看来对自己的传闻,这个年轻盟主还是心有疑虑的。

萧云舟微微一笑,说:“谢谢吴盟主客气。”

说话中,那杯水又开始冒出了热气,等萧云舟准备放到唇边喝的时候,茶杯里的水又恢复到刚才热气腾腾的状态,萧云舟稍微的抿了一口,觉得有点烫,放在了桌上。

吴松鹤不能不心悦诚服了,自己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使出了全身十成的功力才凝结成冰的茶水,在萧云舟的手里,用了不到一分钟,而且他还是在说话,一点都没有用功的表现,这样多高的功夫啊,或许,自己设想他达到‘入途’的修为并不准确。

沉吟了片刻,吴松鹤说:“那么萧先生和静安堂的事情准备怎么了结。”

“这在于夏守逸,他要再起事端,我只好灭了他?”

吴松鹤想了想,又问:“你们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只怕没有,我和他迟早会有一战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两类人,夏守逸是把欲望当理想,把世故当成熟,把麻木当深沉,把油滑当智慧,我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是一定要站出来和他拼一下的。”

吴松鹤也很明白什么叫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理。

“而后呢?”

萧云舟眯起了眼,他总算明白了吴松鹤的想法,他今天叫自己来就是想要做出防范:“而后?没有而后,除非你的连心盟也惹我,通常情况下我是不主动发起战争的。”

“今天萧先生的话可算数,只要我不攻击你,你也不会对我展开剿灭?”

“当然了,我不是嗜杀成性的人,不过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一下,天河帮和罗谦道已经合并了,并且由我领头。”

吴松鹤眼光变换着,有点吃惊,但还是很决然的说:“好,成交,以后我们和天河帮他们也井水不犯河水。”

吴松鹤端起了茶杯,和萧云舟的茶杯碰了一下,他也相信,以萧云舟这样修为的人,说话是一定算数的,这些天来,他一直对着萧云舟的各种传闻在研究着,他要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

这时候,萧云舟也笑了笑,他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冷峻和漠然,仿佛就是这样一瞬间,已经变换了一个人,他的笑容也出来了,很灿烂,很爽朗,他很大气,也很豪爽的说:“行啊,希望以后的玉寒市能够平平静静。”

吴松鹤却摇了摇头,难以猜测的笑笑说:“未必!”

“哦,你是说静安堂还会找事?”

“不错,我已经得到了可靠的消息,皇甫少华准备请动他师傅叶老先生来助阵了,不用我细说吧,叶老先生的八方斩早在几十年前就名动华夏了,他来了,只怕有你一壶喝的了。”

萧云舟的神色总算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他没有和叶老先生交过手,但早就听说了断刀门叶老先生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有的人说他修为达到了‘炼化’阶段,还有的人说已经到‘云游’境界了,反正和他交过手的人现在没有一个活着的,所以到底这叶老先生修为到那个阶段,谁也说不清楚。

这个消息对萧云舟来说很重要,他必须认真思考,做好各种预防准备了,不要看他平常大不咧咧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实际上在关键时刻,在他觉察到危险和陷阱的时候,他比起常人更加的心思缜密。

吴松鹤没有说话,他看着萧云舟,知道他在思考。

所以当萧云舟用深入潭水的眼光看向他的时候,吴松鹤静静的一笑:“放心,我不会帮他们,但也不会帮你。”

“我就是需要你保持中立。不然你会后悔的。”

吴松鹤淡然一笑,说:“我不至于那么愚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对这一点我还是懂的,哈哈哈。”

“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好,那今天就这样的,我一会还要送我们总裁回家呢。”

吴松鹤露出了第一次的不以为然的表情,他实在搞不懂,既然这萧云舟已经成为了天河帮,罗老头的大哥,他又何必做什么司机,莫非他是看上了弘丰集团的哪些美女了?嗯,这倒有可能,弘丰集团美女可是在玉寒市出了名的。

“你准备做多长时间的司机?”

“看情况吧?现在不好说。”

“嘿嘿,不过弘丰集团的总裁赵巧馨据说名花有主了。”

“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不过玉寒市商界的人可都知道,她让自己的情人给甩了,哎,可惜。听说她到现在还对那个情人念念不忘,所以整个玉寒市的少爷,大腕,官员,大款们,没有一个人能获得她的青睐。”

这事情上次萧云舟从秦萍哪里也听说了一点,但更多的详情秦萍也说不清楚,萧云舟就想问问吴松鹤。

“对了,吴盟主,我们赵总的情人到底是谁啊?”

“这我还真不知道?”

“我去,你连静安堂那么机密的事情都能探听到,这事情怎么不知道?”

“哈哈哈,萧老弟啊,可静安堂是在玉寒市啊,赵巧馨的情人据说是京城的,我哪能探听得到。”

“我日啊,和我还是老乡?狗日的,等老子以后能回去了,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这狗东西,给赵总出口恶气。”

萧云舟说的义愤填膺的样子,看的吴松鹤越来越明白了。

“萧兄弟,看样子你真是爱上赵巧馨了。”

萧云舟一愣,自己爱上赵巧馨了吗?不会吧?喜欢她是真的,说到爱上,可能还差得远,不过,不过为什么自己直到现在还不想离开弘丰集团?难道仅仅是对赵巧馨的那个承诺?再一个,为什么自己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赵巧馨?

这个想法吓了萧云舟一大跳,他从来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爱上别人的人,自己更多的喜欢逢场作戏,但这次,情况似乎真的有些不同了。

离开了茶楼,在返回公司的一路上,萧云舟忘记了叶老爷子可能会出现在玉寒市的事情,他的脑袋晕晕的,更多的是赵巧馨不断转换的身影和笑容,他第一次胆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