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

第四十六章:无限

毫无疑问的,这个夜里萧云舟做了很多香艳绮丽的梦,在梦里,他自然的成为了主角,他激情澎湃的驾驭着梦中情人们,一次次的把她们,也把自己送到了巅峰.......后来,后来的结果大家一定也知道,悲剧啊,萧云舟夜里画的地图,直接把整个中东都沦陷了。

第二天,萧云舟早早的起来,刚出门,就听后面小梅叫了一声:“萧大哥,等等。”

“奥,有什么事情吗?”萧云舟站住了脚,很威严的问。

只见她走过来,笑嘻嘻地对萧云舟说:“你忘了什么了?”

萧云舟摸了摸兜,诧异的说:“手机在啊?”

“你在摸摸,鸡窝呢?”小梅说完,爆笑起来。

汗,萧云舟赶忙反身回了房间,他可是个随性的人,到哪里都习惯果睡。早晨走的急,靠,忘穿内~裤了!

等套上了内~裤,萧云舟到了公司,先把车开出来,在公司附近给赵巧馨和杨韵环买上两份早点,到别墅去接这两个女人。

快到别墅的时候,他看到了秦萍和罗老爷子的几个属下正在赵巧馨别墅外面装模作样的锻炼身体,他们在看到萧云舟的时候,也都笑笑,露出了欣慰的眼神,对他们来说,今天的工作也就到此为止了,整个白天他们是不需要再为赵巧馨和杨韵环做保卫工作的,因为有萧云舟在,他们绝对可以高枕无忧。

萧云舟拿出了备用的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这两个女人竟然不在客厅,他到餐厅又看了看,也不在,这倒是很稀奇的,过去每次萧云舟进来的时候,这两个女人都收拾妥当,在客厅等着他。

萧云舟觉得身为一个领导的贴身跟班,自己应该去叫醒还在睡懒觉的领导,他上了楼,打开了杨韵环的卧室,往里一看,萧云舟的心立马就沉了下来,卧室里空空如野,不仅没有看到杨韵环,而且还能感觉到,这里昨天晚上根本都没有睡过人,这一点是骗不过萧云舟的,他对空气中的许多残留的味道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感触。

这个房间显然整个晚上都没有住过人。

萧云舟的心咚咚的跳动了几下,莫非夏守逸能在外边众多的保镖眼皮底下把杨韵环和赵巧馨劫走?这不是没有可能的,比起夏守逸的人,秦萍他们的属下还是略差一筹。

萧云舟按捺住有点紧张的心情,快步走到了赵巧馨的卧室门口,缓缓的拧动了球型把手,不好!这里和杨韵环的卧室一样,门也没有反锁.......。

萧云舟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睛,拉开了赵巧馨卧室的木门。

里面的状况让萧云舟大吃一惊,天啊,怎么会是这样,这.......这太可怕了。

他看到了赵巧馨,也看到了杨韵环,这两个女人很危险,因为她们赤的躺在一张床上,毛巾被也让她们蹬在了地上,两具美轮美奂的身体,只有三点式的遮掩了一下,其他部位都完全是绝妙的,让人晕眩和犯罪的玉~体横陈在萧云舟的眼前,那样的诱~惑,那样的让人热血奔流。

萧云舟傻傻的看着,他已经没有了思维,满眼都是这两张各具特色的脸,她们实在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这样的光滑无暇的躯体,任何的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赵巧馨那结实的*带着一种青春的弹性的感觉,丰泽,柔和,细致的曲线,细腻柔滑的肌肤,如丝绸一般,萧云舟心醉神迷。

赵巧馨和杨韵环完整、优美、神奇的玉体美中至美,风~韵撩人,放射出强大的魄力,成~熟的肉~体无不充满了性的诱~惑。

萧云舟两支鼻孔同时留出了鼻血,他完完全全的傻了,一直想要见到的东西现在差不多都见到了,特别是杨韵环丰~满的乳,还有赵巧馨纤细的腰。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第六感觉的,当一个男人用刀一样的眼神在注视着女人的时候,她们往往都会感知到,赵巧馨也是一样的,她睁开了眼,看到了站在门口鼻血长流的萧云舟,赵巧馨有点不解,有点惊讶,还有点困惑,这个男人怎么了,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她一下坐了起来,说:“云舟,你流血了,啊,怎么会这样.......”

赵巧馨一下抱住了已经差不多走光的*,大叫起来。

她这有些恐怖的叫声,惊醒了杨韵环,她也一个跟头爬了起来,看看萧云舟,觉得赵巧馨有点小题大做了,这萧云舟见了美女当然会留鼻血,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再后来,她发觉自己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在接着,她看到了赵巧馨,也看到了自己裸~露的身体,她傻了,连惊叫都不会了。

她只是发觉萧云舟的两只眼像灯泡一样圆睁着,眼光在自己的胸膛上黏住,对,还在用舌头舔着下嘴唇,恶心,龌蹉,流氓。

床上的枕头,毛巾,还有床头柜上的水杯,电话等等都向萧云舟飞了过来,两个女人有些竭斯底里的狂怒起来,这个时候的萧云舟要是再不撤退的话,那他真是自寻死路。

他飞一样的离开了卧室的门口,跐溜的一下,就到了一楼的客厅,闭上眼,再一次的回味和牢牢的记忆着刚才看到的一切,他甚至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不拿出手机照两张照片呢?但想到这点,萧云舟又鄙视自己了,自己可不能弄一个艳照门出来。

他在下面惴惴不安的等了有20分钟的样子,才听到楼上悉悉索索的有人下来,萧云舟也做好准备了,自己今天这便宜是占大发了,但后果一定很严重,面对两个失去理智的女人,自己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不过出乎萧云舟意料之外的是,当赵巧馨和杨韵环下来之后,她们两人反而小脸红红的,很不好意思,也很娇羞的躲在萧云舟的身后,赵巧馨说:“昨天晚上的宴会我和韵环喝多了,是公司同事送我们回来的,后来我们也就迷迷糊糊的睡了,也不知道怎么就脱了衣服。”

杨韵环也不好意思的说:“云舟,今天你就当什么也没看到,我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做红烧肉,还有东坡肘子。”

“对对,我也有拿手的一个菜,是和四川师傅学的,叫水煮肉片。”赵巧馨也说。

萧云舟本来是紧紧张张的,现在却发觉形势出现了一个大逆转,她们心虚了,哈哈哈,哈哈哈,奶奶的,也该本少爷拽两天了。

他很严肃的转过头,看看这两个忐忑不安的女人,说:“都过来,站好,站好,你们想想,这多危险,要是进来的不是我,是夏守逸的人,那会是一个什么后果?你们肯定后悔终生。”

“云舟,我知道错了。”

“接什么话啊,特别是你杨韵环同志,你作为总裁的助理,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对不对?”

“对,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了。”

“嗯,还有你赵巧馨同志,你是总裁啊,怎么能喝的晕晕大醉呢?你的形象关系着弘丰集团几百员工的形象,我今天看到你们这个样子,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要是换个人,换个场景,会发生严重的错误的......。”

“云舟,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着的,但你先把鼻血洗一下吧,已经流到领口上了。”

“啊,还在流鼻血啊,这大热天,人就爱上火。”

说话中,萧云舟匆匆忙忙的到了卫生间,一照镜子,我勒个去啊,这还是自己的脸吗?自己刚才说的劲大,手还在脸上来回的蹭了几下,现在脸上横的,竖的都是血印子,整个一个大花猫嘛。

等他收拾好了,擦干了血迹,斗志昂扬的出了卫生间,这两个女人也都吃了早餐,提上包准备上班了。

“你,杨韵环,今天你开车,我要休息一下。奶奶的,流了这么多的血,这要吃多少肉才补的回来。”

杨韵环转过了头,狠狠的瞅着萧云舟,说:“你做梦呢,好好的开你的车。”

“咦。你不怕......。。”

“怕你个头啊,你有什么好怕的,去说我没穿衣服睡觉,谁信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爷了,滚一边去,把我包提上。”

“哎呀,你们还反了。”

赵巧馨说话了:“萧云舟,再不开车这月扣你的奖金,快把我们包提上。”

日啊,萧云舟心里那个悲催啊,这女人的情绪怎么变化的这么快,就自己进去擦了一把脸的功夫,这两个女人又恢复了自信,开始对自己耀武扬威了。

没办法,萧云舟提上两个包,没精打采的发动了汽车。

不过到了公司的之后,萧云舟还是得到了他来玉寒市最大的一笔收入,集团财务部长笑嘻嘻的找到了他,说:“萧云舟啊,接到总裁的指示,为奖励你力挽狂澜,稳住了中心广场这个项目,集团特奖励你50万元的奖金,以资鼓励。”

接过那个沉甸甸的银行卡,萧云舟苦笑着摇摇头,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东西,假如不是因为自己对赵巧馨有了那么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就算给500万,自己也绝不会出面的。

(好消息啊,最近我存了一点稿子,也希望大家支持一下,每天红票过20张,或者月票过5张,两者有一项达标,我就会加更一张,希望大家给予支持,没办法,网站是要数据指标的。)